首页 > 古代 > 

农家有女:异能王妃不能惹

农家有女:异能王妃不能惹小说

农家有女:异能王妃不能惹

  • 作者:烈酒和清茶
  • 分类:古代
  • 来源:原创书殿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5-14 09:16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农家有女:异能王妃不能惹》小说主角慕玫顾温卿,是由作者烈酒和清茶所著,全文讲述了:慕玫到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家人不靠谱就准备后溜走,遇上了顾温卿收获一生的爱情,最后还发现他的身份是如此显赫。

精彩节选:

“玫丫头!”杨氏有些担心的看着慕玫,她心知梅娘可不是个好说话,正相反是个嫉妒心强,蛇蝎妇人。

“小贱蹄子,你要是敢动我,明天就让你不得好死!”梅娘指着慕玫叫骂。

慕玫则是无视梅娘的警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让我死?”

“啪啪啪!”一阵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小艺和带梅娘看店铺的小贾看的心惊肉跳,恨不得现在立马逃离现场,生怕明日遭殃的是自己。

梅娘娇嫩脸蛋转眼变成个猪头肿起来,最可笑的是梅娘还没有反应过来,双眼怔愣无神。

“一个小小的侍妾,还是个蛇蝎女人在我面前有什么好嚣张的!”

“不就男人有实力有钱,把你当个玩物,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宝,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慕玫冷冷丢了话,转身拉着杨氏走出门,临前冷冷扫了一眼小艺,对方回神连忙跟上去。

刚刚那一连串的事故发生的太快,一气呵成,小艺被震慑的不敢对慕玫不敬,恭敬的带着二人去了其它几个店铺看了去。

这次路上很顺利,慕玫看中了街上一个十字路口,是繁华街道的尽头,连接着富豪们住宅区。

这是一间两层楼,房间有点老旧,不过一年租金下来也得五十两银子,买的话就一百五十两,慕玫就直接干脆的买了店铺。

“慕姑娘,这是店铺的地契,你收好。”小艺拿着一张纸说。

慕玫看了一眼收起来,然后带着杨氏回了院子,天色也已经晚了。

“玫丫头,你今日这样,我担心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杨氏拉着慕玫手说。

慕玫今日敢这样做,已经做好了梅娘报复的准备,不过根据这两日她得到的情报来看,于大人应该是忙于职务,根本就不会理会梅娘的报复。

“姨母安心,我们先回去看看你那边的人有没有什么消息?”慕玫淡定说,自始至终的冷静对待事物。

杨氏被慕玫传染了一些,担忧的情绪减少了些,心静了下来。

还没有进门,就见到门口停了一辆普通的马车。

慕玫目光沉了沉,带着杨氏下车。

“是慕姑娘回来了吗?”马车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听着像是四五十岁的女人。

杨氏一下就听到了这是她奶妈的声音,激动的拉了拉慕玫衣服,慕玫心下领会:“是。”

马车走下来一个老嬷嬷,气色很精神,只是面容憔悴了不少。

“老奴旬嬷嬷,听说慕姑娘有一手好医术,最近身体不适,时常失眠多梦,还请姑娘帮忙看看。”旬嬷嬷一连串说。

慕玫知道立马听出来旬嬷嬷是找借口,配合对方演戏。

“行吧,只是我今日出门有点累了,还请旬嬷嬷不要嫌弃寒舍进来先坐坐稍等一会。”

“慕姑娘还是以身体要紧。”旬嬷嬷关心的说。

三人进了门,拉着慕玫的车夫已经走了,只留了旬嬷嬷的马车还在门口等着。

进门后,慕玫连忙拉了门关上,带着旬嬷嬷进入房间,杨氏这才脱了冷漠伪装拉着旬嬷嬷说。

“奶娘,我终于见到你了,最近辛苦你了。”杨氏眼泪流转激动说。

旬嬷嬷看着陌生的脸,有些怔愣起来,随着听到杨氏的声音立马激动的抱着对方哭起来。

“夫人,老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幸好夫人福大命大,老天爷也收不走,不然老奴死后有何颜面去见老夫人……”

“奶娘,你这是什么话,你还能活很久,怎么老惦记死不死的!”杨氏越听越觉得心里酸涩委屈,可嘴上还是安慰旬嬷嬷。

“这是老奴心里话,可怜老夫人走得早,不然怎么可能让夫人这么辛苦,这余绍德就是个品行不端,宠信小人的人,害得夫人为此差点丢了性命不说,他现在还有心情去应酬那些个人……”

杨氏安静的听着旬嬷嬷数落,说了一刻钟后,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旬嬷嬷润了润喉才停下了。

“奶娘,今日让你来可不是说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杨氏无奈的说。

旬嬷嬷也懂了自己确实是闹得有点多,理了理情绪。

“昨日我说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杨氏主动问起。

相比较之下,她还是想知道自己吩咐查那日去郊外游玩的事情线索来的感兴趣。

至于夫君余绍德,她现在对这个男人彻底死了心。

旬嬷嬷听了杨氏的话,脸色立马变得冷起来,眸光透着怒意:“已经查到了,车夫和一个丫鬟被那个贱女人收买,给夫人下了药,引夫人到了山崖。”

“那贱女人对夫人捅了一刀,被两个丫鬟亲眼所见,梅娘要将那些人斩草除根,幸好夫人说的及时被我们的人救了,明天就可以揭发那贱女人。”旬嬷嬷一句不落说。

慕玫在一旁看了,心下觉得这古代形势真得迅速而有序,只不过一天不到就将人救起来,连带着审问都出结果了。

古人还真的不能小看,不是每个人都像梅娘那种空有美色没有脑子的人。

旬嬷嬷又说了一会儿,与杨氏安排了明日揭发的事项和于大人回府的时间日程,这才离开了。

慕怀柯回来时,见到慕玫房间里有人说话,就安静的回房温书。

慕玫出来做了饭菜,端去给慕怀柯时,对方正在轻声细语的读书。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

一段段读的有头有脑,字字句句沉稳认真。

慕玫心下不仅高兴,弟弟读书真的是快,昨晚上还在看三字经等,今日就看论语了。

“怀柯,开门。”慕玫打断慕怀柯的朗读,敲门说。

慕怀柯声音一停,放下书扬声道:“姐姐,稍等一下。”

不一会门开,慕怀柯穿着一身青色童子衣,周身儒雅带着书卷气。

“今日累不累?”慕玫问,端着饭进屋。

慕怀柯见到要接过,被慕玫拒绝:“我来,你从早就去李举人那里,回来都天黑了肯定很辛苦。”

“不辛苦,其实读书很轻松的,没有姐姐想的那么累。”慕怀柯回想这两日李举人对他很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