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万里长宁

万里长宁小说

万里长宁

  • 作者:深夜狂奔鹿
  • 分类:古代
  • 来源:潇湘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5-13 18:44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万里长宁》小说主角李暄苏柒,是由作者深夜狂奔鹿所著,全文讲述了:付出真心或许能收到回报,对于苏柒来说她的此生都是不停的在算计,算计别人也算计自己,而李暄则是心甘情愿的愿意被她算计着。

精彩节选:

“阿柒。”

察觉到不对,李暄先是让高朗在院中找了苏柒,无果,便和崔修元一同出来寻找。远远的看到李朝宗带着家仆侍卫跑了,这才注意到这里。

看到苏柒站在原地,抿唇看着眼前的马车,李暄两人连忙赶了过来。

他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李暄的马车,微微一顿,唤道:“弘承?”

车上的小窗帘被撩起,露出了李弘承容貌。

“兄长。”说着,李弘承看向一旁的崔修远,目光显然易见的冷了下来。“你怎么在这?”

李暄快步走到苏柒旁边,瞥了李遗一眼,后者顿了顿,拎着重刀站远了一步。

苏柒则撑不住的扶住了李暄的手臂,在对方担忧的目光里柔弱的笑了笑。

据说这样最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果然李暄直接伸手揽住她的肩,让她整个人都可以靠在怀里。

而崔修元对李弘承及其敷衍的行了礼,皮笑肉不笑。

“君上要草民和父亲回君仪,草民岂有不从之礼?这不就早早的回来了。”

“哼。”李弘承冷哼了一声,根本不想理他。

李暄没有直接提及方才的事,只是问道,“弘承出来,是有要事?怎么不多带些人?”

“咳,”闻言李弘承面上闪过一丝羞赧。

“孤出来办一件事。”

说着,凑巧前面人群里跑来一个手捧食盒的小侍卫,颠颠的冲李弘承谄媚。

“君上,漱华斋的桃酥买回来了。”

此话一出,李暄挑了挑眉,看向他。

李弘承假咳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小侍卫一眼,低声训斥。

“知道了,闭嘴。”

漱华斋是百里街的一家做糕点的,价格贵,但味道也是出了名气的好,日日都是排队十几仗远,谁来都不给面子,想吃就只能排队买。

但是李弘承从不喜欢甜点,这糕点给谁买的,便让人深思了。

“君上喜欢就好。”李暄不点破,唇角含笑。

宫里的魏良人升了明容之后,时常出入宣仪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少年人脸皮薄,此时便迫不及待的转开话题。

“燕昌侯家的在君仪一向肆意惯了,下回见到他绕着走。”李弘承没好气的对苏柒道,“最好待在靖王府里,少出门。”

他虽然不喜苏柒,但既然李暄纳了她为妾,关在府里看紧点,他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完,又看向李暄,顿了顿。

“他家的陆沉一向知轻重,孤已经敲打过他了,不日肯定会去靖王府赔罪。此事……”

李暄了然,只道。“他若老实来赔罪,我便不再提。”

闻言李弘承这才点了点头,他不能出宫太久,买到了东西,便让李遗驾车护他回去。

马车掉了头,像来时一般晃晃悠悠的往燕宫驶去。

其实不怪李弘承偏袒李朝宗,燕昌侯掌管工部,脾气大的很,整日跟建造师过不去,也跟户部的银子过不去。

而户部的人则是李暄做主,两方私下里偶有争执。李弘承在中间缓和,两人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

燕昌侯骄纵儿子了些,但好歹是李弘承手下的人,对燕君来说,颇为忠心。

“说来奇怪,李朝宗这厮玩的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陆沉从来只保他命不替他做事的,这次怎么对苏柒动手了?”

李弘承疑惑道,也隐隐觉得有些蹊跷,指尖微微点了点车厢,若有所思。

若两方因此而撕破脸,这事,就不太好办了……

陆沉下手还是有轻重的,苏柒腿虽然疼的厉害,但摸上去骨头应该没有她想的碎掉那么严重。

李暄蹲着身,温热的手仔细检查后才离开她的小腿,苏柒还坐在石阶上。

燕昌候倒地的家仆早就爬起来跑了个干净,原地只留下一个棍子,和刻着雀鸣的玉禁步,后者被崔修元捡了起来,拂了拂灰尘,递了过来,笑着打趣她。

“没想到宿川兄的夫人这么厉害,敢和家仆动手?”

苏柒接过来禁步,耳根适时的红了红,轻声道了句“多谢。”

李暄看向她,伸手理了理她耳边的发丝,只问。

“可还有哪受伤?”

苏柒抬了抬手臂,委委屈屈的看着他。

“胳膊疼。”

李暄替她撩开衣袖,果不其然青紫了一大片,在白皙的皮肤下格外刺眼。

他低着头,两人距离颇近。不是那日纳妾时露出的内怀阴沉凶狠的气势,只是云淡风轻,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这般好看的容貌,没有表情也是令人耳红心跳。

苏柒眨了眨长长的睫羽,呼吸轻缓,有些不敢动。

“下手这么狠?”崔修元看到那伤之后脸色都变了,捏着剑柄愤愤道。

“陆沉是吧?对小丫头都下得去手!真是枉为男人!我下次见到了一定揍他一顿!”

“哦对,李朝宗也不能放过!”

李暄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只道“此事我自有打算,你不要管。”

崔修元无权无势,不宜搅进来。

话落,李暄对高朗道,“去租辆马车或小轿吧。”

“哎哎哎何必这么麻烦,”崔修元拦下高朗,看了眼苏柒的小身板,又看了看李暄。

“既然都是自己人了,王府又不远,宿川兄背着夫人回去不就好了?”

闻言连苏柒都是一愣,忍不住唇角上扬笑了出来。

崔修元还在加油添柴,“哎呀有什么王爷架子的,大丈夫能屈能伸,背一下又有何妨?”

李暄笑了笑,将手里的扇子交给了高朗,便蹲下身。

苏柒原以为只是逢场作戏,李暄不会放下身段,惊了一下,“真的可以啊?”

“上来吧。”李暄这般美人蹲在面前,宽厚的背脊看起来可靠而有安全感。

于是苏柒缓缓的,趴了上去。

李暄利落的抄起她的腿弯,便稳稳的直起身。耳边细不可闻了一声苏柒的痛呼。

“高朗,去燕昌侯府。”李暄吩咐道,“将阿柒的伤处如实告诉燕昌侯,他知道该怎么罚李朝宗。”

“是。”高朗应声去。

崔修元对此拍手叫好,“还是宿川兄厉害,让老子收拾儿子。”

李暄稳了稳背上的人,和崔修元向王府走去。

一个相貌堂堂的公子背着个姑娘,街市的路人有些投来羡慕的目光,有些女子还嗔怪了一眼身边的丈夫。猜想这么温情,两人一定是对恩爱的夫妻。

苏柒从来没有过这般,害臊的不得了。忍不住将脸埋在李暄的颈窝里,试图掩耳盗铃。却闻见了男子身上清淡的冷香,混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霎时苏柒埋着的脸滚烫,透过衣衫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阿柒,”李暄低声道,声音透过骨头轻微的震动传来。

“你心跳好快。”

扑通扑通的,活像脱兔一般,和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

苏柒感觉自己四肢僵硬冰凉,但脸和耳根却是火烧一般,更不敢动了。

从背脊的震动传来了李暄的低笑声。

街市繁华声阵阵,崔修元跟着两人旁边,却也没听到他们这般低声的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