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闪婚秘爱甜妻

闪婚秘爱甜妻小说

闪婚秘爱甜妻

  • 作者:一鹿小跑
  • 分类:现代
  • 来源:掌中云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5-13 17:30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闪婚秘爱甜妻》,主角:云抒霍司寒,作者:一鹿小跑。闪婚秘爱甜妻讲述了:头顶青青草原的云抒在医院随手捡了个有隐疾的男人闪婚,这男人摇身一变居然生了帝国总裁,从此十八线小明星云抒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精彩节选:

云抒:“......”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不许瞎猜啊,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跟苏里里说了闪婚的事,但是略过了是在医院“捡”到霍司寒的,更没说他那方面不行的事情。

这是霍司寒的隐私,就算是最好的闺蜜,她也不能随便说。

“哈哈!我开玩笑的,你有分寸的,不会这么随便跟男人那个。”苏里里大笑道,“抒崽,你们刚刚干嘛了,居然挂我电话!”

“不是我挂的。”

“那就是你老公挂的呗,你俩挂上电话到底干嘛了?”

云抒想起刚刚那个吻就脸红心跳,“没......没干嘛......”

“哈哈,你敢骗我?”苏里里一眼看穿,“抒崽,你不老实哦,因为你一心虚就咬手指,一撒谎就结巴。”

云抒:“......”

“不想说算了,等我回国就知道这个把我们家抒崽迷得五迷三道的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崽崽,你等我哦。”

“嗯,你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

云抒挂上电话,去了趟洗手间,无意中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差点吓了一跳。

她的脸红得不像话,都能滴出血来了!

合着刚刚霍司寒吻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鬼样子的!

难怪霍司寒当时看她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合着是在取笑她!

云抒感觉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要是这会儿旁边有人,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临近中午,孙妈做好午饭,才终于去敲了敲主卧的门,“太太,你是在睡觉吗?该起来吃饭了。”

“来了。”云抒去浴室照了照镜子,确定脸蛋已经恢复了正常,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太太,你看,你早上提了一下说想吃蛋糕,先生转眼就买了送回来了呢,只是不小心打翻了,先生叫我扔了,说晚上他会再买回来。”

孙妈是个有眼力的,特意把蛋糕留着增进夫妻两个的感情,不然这个蛋糕才是真的浪费了。

果不其然,女孩不自觉地弯了弯唇角,打开蛋糕盒子,“就是没型了,还能吃的,等吃完饭我吃一块,不然浪费了。”

“好。”

云抒坐下吃饭,视线时不时往蛋糕上面瞄,今天早餐的时候,她的确随口跟孙妈说了句很久没吃蛋糕了,没想到霍司寒就去给她买回来了。

孙妈给女孩夹着菜,看着她时不时偷笑的样子,忍不住也跟着笑,“太太,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啊?”云抒回过神来,急忙收起笑容,“没有啊,没开心啊。”

孙妈道,“刚刚先生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心情好像很好,你们在里面说什么悄悄话了吧?”

云抒:“......”

“孙妈,你可真八卦,没有的事。”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

“......真的没有,你不许取笑我。”

“我不笑,快吃吧,吃完好好睡个午觉,医生说你要多休息的。”

“嗯。”

云抒吃了七分饱,又吃了一大块的蛋糕,差点没撑着,在屋里走动了半个小时消化,才回到客房躺下。

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是陶烨发来的一个链接。

烨子:【云抒,果然不出你所料,乔予希的公关团队这么快就想出对策了!】

云抒点开链接,是一则新鲜出炉的娱乐新闻。

先是八卦媒体偷拍到全副武装的乔予希出入一处普通住宅,有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来停车场接她,两人成双成对进出。

媒体自然闻到了八卦的味道,穷追不舍暗中跟踪,又拍到了第二次,便直接曝光说他们住在一起了。

乔予希很快发微薄澄清,说这是自己很重要的一位家人,希望媒体不要去打扰对方。

越是这么说,越有人深扒,很快挖出当年的事情,原来是乔予希的弟弟开车撞死了这家人的女儿,也就是这个男人的妹妹。

网上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谩骂声和批判声不断,虽然不是乔予希撞的人,但骂她的人不在少数,她便一下子被推倒了风口浪尖上。

就在这个时候,受害人一家却站出来为乔予希说话,称她弟弟已经接受了法律的制裁,当年该判的判了,该赔的也赔了。

可尽管如此,乔予希依然没有忘记过他们一家人,这些年经常会去探望,把他们当家人照料,在经济上比对自己的家人还大方。

紧跟着营销号开始力捧乔予希,网上的骂声很快变成夸奖,把乔予希吹上了天。

云抒冷笑,她知道乔予希动作快,但没想到这么快,算算时间,从她们那天见面后的第二天,乔予希就着手布置这一出了。

与其让把柄落在别人手上,不如自己主动曝光这件事情,化被动为主动,劣势变优势,不得不说,她干得漂亮。

陶烨打来电话,劈头盖脸地一顿吐槽:“云抒,我问过公司内部的熟人了,乔予希这次可没少花钱,砸了五百万买通那家人呢,我就说呢,她恨人家当年不放过她弟弟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照料他们!”

云抒笑笑,“这件事情她转危为安,原本也在意料之中,不然她就不是乔予希了。”

陶烨气恼的道,“不作妖才不是乔予希呢!你知不知道她现在仗着这件事情对她没有危害,你威胁不到她了,就跑去跟上头嚼舌根,说你威胁她,迫害同公司的艺人,现在大老板已经下令,不许再给你安排任何工作,你接下来也只有《破尘》可以拍了!”

云抒风轻云淡,“这样也好啊,我一个十八线,没有压戏的资格,专心拍好一部戏,也是我希望的。”

“云抒,别人这么说你就算了,你怎么也能一口一个十八线说自己呢?”陶烨恨铁不成钢,“要不你跟我一样,去改个名字吧,说不定就能火起来。”

云抒:“......”

陶烨原名陶华,非得迷信说带个火字旁可以帮助自己的艺人大火,硬是去改成了陶烨。

“陶姐,我的名字是我妈妈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改名的。”

陶烨惊觉自己说错话了,“对不起啊云抒,让你想起妈妈了。”

“我没事的,你也不要再生气了,公司这么对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全是因为乔予希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