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总裁的花式甜宠

总裁的花式甜宠小说

总裁的花式甜宠

  • 作者:落箫
  • 分类:现代
  • 来源:掌中云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0-05-13 17:30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总裁的花式甜宠》,主角:杨初夏郎绍康,作者:落箫。总裁的花式甜宠讲述了:杨初夏直接被郎绍康问多少钱,杨初夏是既委屈又生气,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呵,这个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的臭男人。

精彩节选:

杨初夏反而轻松了很多,回到家里,祁恩影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

“初夏,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祁恩影想说,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什么,苏晓红和龙少军竟然同时找我,真是稀客,可是已经被一个毒舌打发了。”杨初夏害怕祁恩影担心,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祁恩影满脸的不敢相信,那样毒舌的话,是他们的高冷总经理说出来的?

而且,朗总经理为什么要帮杨初夏?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恍惚了,到底杨初夏是怎么跟佟奕辰和他们的郎总经弄到一起的,怎么觉得这其中有很多故事呢。

杨初夏没有过多的解释,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值得一提。

只是跟祁恩影说着,自己没事,一定不会让她担心。

祁恩影知道,她应该是心里有些别的事情,所以也不勉强她说出来。

对于杨初夏来说,今天对郎绍康说的那些话,似乎是有些重了。

不过,谁让他几次三番的羞辱自己,折腾自己呢。

自己这样说,没有直接把咖啡泼在他的脸上,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晚上,杨初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些事情,但是却整理不起来。

佟奕辰今天早上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难道出过国的人,都是这么直接?

自己已经很委婉的拒绝过他很多次了,可是,他这次竟然这么痛快的在公司人面前跟他表白。

虽然她不了解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才相处了一百天不到,也不是每天见面,光是地位和家世的差距,就足够让给她又拒绝的理由了。

而郎绍康这个大灰狼,关他什么事,自己拒绝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又不是因为碍于他的情面。

他还夹着尾巴在那里装上什么大人物了,他可以主宰公司要不要自己,可是不能主宰自己的感情。

自己不喜欢的,谁也灌输不赖。

而佟奕辰也是有些好笑的反思着今天早上,他的行为到底差在哪里,按理说,一般女孩子面对这么猛烈的攻势,而且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就算是为了感动,也会体会到自己的良苦用心。

可是,杨初夏竟然难得的清醒,知道感动不等于感情。

看来自己如果想要赢郎绍康一次,还真的要费些脑筋了。

至于公司里面的人怎么看待他,他是无所谓的,反正自己又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和眼睛里。

自己就算被八百个人拒绝,也照样比他们活得风光。

倒是郎绍康,躺在自己家里的豪华大床上,怎么都觉得牙齿直痒痒,想要咬人。

如果现在杨初夏在他面前,他一定会让他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无理了,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也确实越来越能吸引他的目光了。

他不是个懦弱的人,不怕喜欢上谁,也不怕拿不下谁。

一切,都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他如果想要采取行动,一定不会像佟奕辰那样优柔寡断,对与杨初夏这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就要有点强硬的手段。

她说自己是狼,那她就注定是一只绵羊,无论跑到哪里,最后一定会被自己吃到肚子里。

第二天,杨初夏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跟祁恩影来到公司。

公司里的人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一直偷着看杨初夏,而且有人还在窃窃私语。

米经理听到之后,一顿呵斥,她倒是开始欣赏杨初夏了,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任何时候,对于感情都很清醒。

这样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至少不会有什么原则性的错误。

在这样的公司,最忌讳的就是讲人情,如果人人都讲人情,那还要规矩干什么?

所以,她难得主动维护了杨初夏一次。

而当时那个面试官罗经理,虽然上了年纪,可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他此时也觉得,似乎总经理的决定是对的,当初就应该留下杨初夏。

至少,杨初夏的出现,让佟奕辰回国之后,没有选择他自己姑姑的公司,而是留在了这里。

虽然之前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佟奕辰是为了杨初夏才留下的。

像这种不缺钱,条件又好的公子哥,如果真的对一个人有兴趣,是不介意走一些常人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的。

而郎绍康一早就通知杨初夏的领导,让她去自己的办公室。

公司里的其他人还以为是因为佟奕辰的事情,总经理觉得杨初夏太不给自己兄弟的面子,所以想要从中调和。

只有杨初夏自己知道,郎绍康根本就不是大家心目中那个什么禁欲男神。

他如果碎嘴起来,简直让人发指。

这是杨初夏第一次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室。

总经理的秘书,她已经见过了,就是上次在走廊,郎绍康强吻她的时候,那个突然出现的人。

秘书已经知道了杨初夏的来意,所以,直接说着:“总经理在里面等你,好自为之。”

杨初夏报以感激的微笑,原来郎绍康的秘书都知道他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这是嘱咐自己小心呢。

“谢谢,我会活着出来的。”杨初夏不知道是不是大脑短路,竟然回了这么一句。

秘书当时就愣在了那里,随后就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这个杨初夏,还真是有意思。

怪不得佟少爷和总经理,都会她另眼相看。

她跟之前他们接触的女人一比,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杨初夏看着他惊愕的表情,自己也觉得似乎有些说错话了,于是赶紧越过他,朝郎绍康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出于基本的礼貌,她还是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郎绍康有些冷峻的声音。

杨初夏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于是仿佛全副武装一般,走了进去。

看着杨初夏深深伪装起来的表情,郎绍康有些玩味,自己就那么吓人,她这是在掩饰什么?

“别装了,昨天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现在怂了?”

杨初夏就知道,这个总经理应该是工作太无聊了,所以一大早上就找自己来消遣。

只是他每天的生活,是有多枯燥啊。

不是说他们有钱人,都会定期举办个宴会之类的,然后盛装出席,女的尽量穿得露一点,把自己的优势都表现出来,生怕别人别人不知道他们的性别一样。

然后男人就像是一群色狼一样,道貌岸然的聚在一起喝着红酒,假装谈着声音,其实眼睛都在看着在场那个女人长得比较漂亮,身材比较棒。

她甚至可以想象,如今的苏晓红,身价不一样了,应该也会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是一只插着偷来的羽毛的老母鸡一样,带着自己的外甥女司幻蝶,出席这种上流人才能出入的宴会。

一方面是找寻下一个目标,一方面也可能是要给司幻蝶换个男人。

毕竟龙少军那样的人,对他们来说,应该很难满足他们过上好日子的需求。

对于贪得无厌的女人来说,男人光听话,是不够的。

不过她不会同情龙少军的,就算他真的有被抛弃的一天,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跟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郎绍康看杨初夏虽然人来了,但是心思明显不在这里,有些生气。

自己就那么不值得她全神贯注一次吗?

“杨初夏,你看着我。”郎绍康说着。

听着他冰冷的声音,杨初夏有些缓过神来,刚才自己又神游去了,而且貌似还挺远。

“郎总,你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她迅速调整自己的仪态。

反正只要她在这个公司一天,郎绍康就是她的老板。

这个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也是她承认的。

不过除此之外,别的不会再有了。

“以后离佟奕辰远一点。”郎绍康说着。

从现在开始,他要全面开始侵略了。

而这句话却瞬间激怒了杨初夏,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凭什么一次两次跟自己这样说话。

别说她吃软不吃硬了,就算是习惯了别人命令,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资格跟她提什么要求吧。

“郎总,你说什么,不觉得可笑吗?”杨初夏神色淡然。

郎绍康却往后一靠,说着:“不觉得。”

看着他那副欠揍的样子,杨初夏真是生气,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当上总经理的?

一定是有个有钱的老爹,搞不好还有个有钱的爷爷,富不过三代,他要是还这样跋扈,总有一天会知道什么叫失败。

“你不用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只要你在我的公司,我就有办法折磨你,直到你服软为止。”郎绍康说着。

杨初夏眉毛一挑,这个人,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这个玩笑有些过了,郎总。”杨初夏后面的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可是郎绍康却是一脸的认真,说着:“我当然不是在开玩笑。”

“我不是任何人的傀儡,我有自己的想法,就算你是我的老板,也无权干涉。”

“我偏要干涉。”郎绍康一脸的傲娇。

他倒是想看看,杨初夏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是不是自己轻易就能碰到的。

“郎绍康,”这是杨初夏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你喜欢玩,就自己慢慢玩吧,我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