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白月光的掉马日常

重生白月光的掉马日常小说

重生白月光的掉马日常

  • 作者:格拉司
  • 分类:现代
  • 来源:潇湘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5-13 17:02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重生白月光的掉马日常》小说主角顾南竹林离,是由作者格拉司所著,全文讲述了:林离身为许多大佬的白月光,为了不被发现只能藏好自己的的身份。谁能想到小时候随手一帮的人长大后个个都成了大佬,但是大佬太多她只要抱好顾南竹的大腿就好。

精彩节选:

“欢迎知名原创歌手蓝子言!欢迎您!”

“大家好!”蓝子言笑着起立转身,孩子气地把手举很高打招呼,是非常有辨识度的声音。

观众席瞬间一片尖叫欢呼,人气很高。

林离没想到这一世第一个见到的故人是蓝子言。

蓝子言是当年她演的校园剧主题曲的唱作者。

当时他还没什么名气,听说是因为他和投资人是亲戚,才拿到这个资源。

而且金主爸爸吩咐剧组可以不用给他费用,后期宣传打歌的钱还加了。

只是有个要求,接下来几个月他会跟组找灵感,剧组给他管吃管住就好。

省了一大笔钱,剧组当然乐意啦。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林离和蓝子言拥有了几乎天天偷溜出去吃宵夜的饭友情,中间偶尔还会有其他人的加入,但总是有他俩。

剧组的伙食并不好,林离当时又是第一次离开粤城,有点水土不服,胃口不好,经常吃不完盒饭。

蓝子言发现后仿佛找到了知己,每晚都来拉着林离出去搓一顿,声称一个人的宵夜太孤单了。

林离当时被他自来熟的态度搞懵了,去了一次还有下次,直到养成习惯了。

后来她问蓝子言为什么一开始不找其他人,偏偏找她。

结果他说当时整个剧组都问遍了,有些人觉得他是关系户,怕得罪他所以就婉拒了;还有嫌胖的,拉都拉不出来。

蓝子言也是富二代,喜欢写歌唱歌。

他不是家中独子,上头有哥哥姐姐,凡事不用他愁。

经商他不感兴趣,放弃家族生意反而是更好的选择。于是他就在外面到处跑,找找灵感,历练历练。

他说自己不仅在剧组住过,还去寺庙、医院和报社等等这些烟火气很重的地方待过。

他喜欢在生活中找写歌的灵感。

林离很羡慕蓝子言。

在很多个有星星的深夜,他俩邋邋遢遢地坐在路边的小摊,满是孜然蒜香的锅前,大谈人生理想。

蓝子言拿着他的破吉他,在寂静的街边,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她就在旁边跟着轻哼。

不过剧拍完后,林离以为自己不会再进娱乐圈了,就删了联系方式。

等她大学再入娱乐圈时,他已经靠歌红遍全国,而她只是个活得狼狈匆忙的小角色,也就没有交集了。

没想到再遇见是这种方式!人生无常啊!

——————————

今天晚上是北城一中的校庆,黎琅峥早就接到了校长亲自的邀请,回复确定出席。

但突然有台紧急的手术,冲突了。

他这样冒冒然推掉典礼不好,何况校长和黎家还是世家,要是校长心里记下一笔,回去向他父母告状他放鸽子,他肯定会被爸妈念死的。

这可怎么办好!

黎琅峥灵机一动,找个人替他去吧。

他打电话给好友顾南竹,“南竹,今晚有空替我出席北城一中的校庆吗?去当嘉宾看看表演就可以了!我临时有台手术走不开。”

顾南竹咖位不比他小,说不定校长还要感谢他请来这位爷呢!

“我开会到晚上八点。不怕迟到我就过去。”

“正好正好,晚会八点开始,你结束之后再过去不迟!替我露个面就行。”

顾南竹开完会后前往京城一中,看见校长带着几个人特地出来迎接。

“顾总,幸会幸会!您能来真是蓬荜生辉啊。”校长满头白发却中气十足。

“哪里哪里!顾某非北城人都久仰贵校学风!恰好琅峥今日有台紧急的手术,顾某才冒昧前来打扰。也替琅峥给你赔个不是。”

校长看着眼前仪表堂堂的顾南竹,明明地位不低,却温和有礼。

“琅峥那小子能请您来,确实给足我老家伙面子了!”

随行人员主动牵引说,“顾总,里面请,晚会已经开始了!”

为了不打扰正进行的表演,顾南竹在前排角落落座,台上刚好是艺考班的民国话剧。

校长搭话,“顾总觉得学生演得如何?”

他在林离死后的某段时间,反反复复观看林离演戏的片段来度日,熟悉到每句台词他都可以一字不差地复述。

珠玉在前,故而对演员的演技水平可以有个基本判断。

这群学生演得的确不错,特别是男女主演,其他人多少会被人感觉到紧张,但他俩很流畅很自然,只是少了点感染力,显得单薄。

顾南竹礼貌回复,“不错!贵校培养得很好!”

此时,林离上台了。

顾南竹起初并没有注意到她,还在与校长攀谈。

林离一开口,他就猛地抬头惊讶地盯着台上的人。

是和阿离完全不一样的人,但这念台词的语调和口音,和阿离简直一模一样。

“顾总,怎么了?”

“没事,只是这剧好像越来越精彩了。”他和校长说着话,眼睛却没离开舞台。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他还未细看,林离已经演完第一幕戏下台了。

他心绪不断翻涌,马上就到林离的第二幕。

他看着她鲜活生动的一张脸,愤怒地骂,卑微地求,最后无奈地笑。

这个学生表演的感染力明显高于其他人,但是局于角色篇幅,没有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个演妻子的学生,很有灵气。”顾南竹点评到。

顾林集团也有涉足娱乐圈特别是影视产业。有些手下人揣摩他的心思,专门找了和林离样貌相似的花旦来捧,但演戏时的姿态,都没有眼前这个人来得像。

他以为看过阿离的表演,不会再有能让他用“有灵气”来形容的人了。

但眼前这个人,真的当得起灵气二字。

小小年纪演着和年龄不符的角色,却几句话就把人拉进角色的处境,使人共情。

他甚至在台上这个学生的举手投足间,看到了阿离的影子。

他轻呼口气,按下心里的隐痛。

同样觉得台上人熟悉的,还有坐在前排中间的蓝子言。

他想到了十八岁的林离,眼底还有藏不住的温柔和痛惜。

当年每晚拉着她吃宵夜,结果戏一拍完就把他删了,完全失联,小没良心的家伙。

后来偶然知道林离还是进了娱乐圈,他想帮她一把,结果她根本不和他联系,就像忘记他这号人,他只能暗戳戳找她的剧来看。

她那时的资源真是惨不忍睹啊。

蓝子言还在纠结要不要厚着脸主动去找她时,得知她因为抑郁症自杀了。

真是傻子。

如果他早点去找她,告诉她…自己喜欢她,她会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爱她的人,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林离不知道。

他会在每场演唱会,给她留个位置。

当年在街边大言不惭承诺请她来看自己的演唱会,没能做到,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蓝子言从回忆抽身,注意到坐在他附近的女性,都因台上妻子这个角色而有些动容。

这个小朋友演得好啊,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