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小说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

  • 作者:诺小颖
  • 分类:都市
  • 来源:微小宝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5-13 15:59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是作者诺小颖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讲述了女主梁以沫和冷夜沉之间的故事。梁以沫根本没把那个荒唐的一夜放在心上,她以为那一次过后她与他也不会再有交集,当再次遇见冷夜沉时,梁以沫只想远离他,最后她还是沉迷于他的极致宠爱中了。

精彩节选:

而她梁以沫则比较勤快且淡泊名利。

梁以沫有一个男朋友,而且还是她的高中同学,两人去年高考后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两人虽然因成绩差异分别考入不同的大学,但是好在是同城,每个周末都能在一起聚一聚。

因为梁以沫读的是大专,课余时间比就读于本科大学的何明旭要多,所以,梁以沫从大一入学起,就在勤工俭学,肩负起她自己和何明旭两个人的生活费。

何明旭说,因为他在校成绩优异,班主任向学校申请了让他提前考研,梁以沫便从学校里请假出来打工,除去自己的生活开销后,剩余的大部分钱,她一分不少,全给了何明旭。

梁以沫和何明旭之间,在一起至今也快一年了,属于柏拉图式的爱情。

在这快一年的时间里,两人每次见面,仅仅只是牵手和拥抱,感情纯真得犹如白雪般圣洁。

对于梁以沫的那个男友何明旭,苏漫雪虽然知道得不多,但是打心底里不看好他两。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何明旭和梁以沫一样,都是农村出身,连自己要读研的学费都要女朋友打工提供,这样的男人,将来又能有什么出息?!

现在办公室里还有一大堆的客户单子,正等着她梁以沫去做。

梁以沫不得不苦笑:“没办法啊!今天有个客户的装饰设计图急着要出来,我得赶时间!”

“那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对了!我的洗面奶没了,可以把你的先借我用用吗?”苏漫雪接着问道。

苏漫雪顺道拿起一个杯子,朝饮水机那边走去。

她要是像梁以沫那么勤快,那她岂不是得“累死”?!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苏漫雪有些鄙视梁以沫这种来自农村的女孩。

虽说她两是老乡,老家的的确确是在一个村上,但她苏漫雪跟着她爸妈住在县城里。

她好歹是在县城里长大的城里人,哪像她梁以沫这种土里土气,又毫无家庭背景的乡村女孩。

苏漫雪在临海城这样的一线大城市里,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以及交际圈范围,都混得像是在大城市生活的女人样子。

至于她梁以沫,虽然长得天生丽质,但是她不注重打扮,又不注重穿着,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居然还妄想通过努力工作来麻雀翻身,飞上枝头当凤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苏漫雪明里虽以梁以沫的闺蜜自称,但她并不了解梁以沫,也不想去了解梁以沫。

因为,她觉得,自己和梁以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苏漫雪将来,一定会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所以,她懂得浓妆艳抹,梳妆打扮自己,会对有钱的男人抛媚眼。

至于她梁以沫,素颜淳朴,每天只知道努力工作,不会为自己的美丽腾出时间来打理,所以,哪会有什么有钱的男人看得上她?!

如今,也就只有何明旭那种与之家境背景相当的穷男人,看得上她梁以沫了。

对于苏漫雪的心思,梁以沫不知道,但是她懂自己,她从未觉得自己是麻雀,当然,也不会想着当凤凰。

梁以沫只是在脚踏实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天!

梁以沫见苏漫雪并未提及昨晚家里是否有什么异常事发生,心里想着漫雪昨晚一定睡得很好。

漫雪不知道昨晚在她房间里所发生的事情也好,免得卷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梁以沫释然地笑了笑,穿好鞋子后,拉开了大门:“在我的卫生间里的洗漱台上,你自己去拿吧!我先走啦!”

“嗯,拜拜!”苏漫雪跟梁以沫挥了挥手,喝完水后放下杯子,便只身进了梁以沫的房间。

她径直走进卫生间,在洗漱台上拿洗面奶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一旁有一块碧绿的东西。

苏漫雪定睛一看,见是一块翡翠玉坠,便好奇地拿起来看了看。

玉坠晶莹剔透,内有翡翠绿的纹路,绝对是A货!

“以沫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一件价值不菲的宝贝啊?!”苏漫雪惊赞地自言自语。

她家里是卖高仿货的,对于翡翠珠宝她还是有一定的鉴别度。等待会去了公司,她一定要问问以沫这块玉坠是怎么得来的。

苏漫雪心里想着,情不自禁地就把玉坠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站在洗漱镜前对着镜子臭美。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苏漫雪走出梁以沫的房间,只身去开门。

她嘴里还碎碎念叨着:“以沫那丫头肯定是忘记带办公室的钥匙了!”

苏漫雪随手打开门后,只见两个身着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你们找谁?”苏漫雪眨巴着眼睛干笑,莫名其妙地有所警惕。

为首的男人上上下下将苏漫雪打量了一番后,见她脖子上戴着那块冷家的祖传玉坠,连忙欠身颔首,毕恭毕敬地问候:“大少奶奶,您好!”

“大少奶奶?!”苏漫雪惊怔,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这男人,“什么大少奶奶?”

为首的男人会心一笑,接着解释道:“您脖子上戴着的,是大少爷留给您的祖传玉坠!”

祖、传、玉、坠!

苏漫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胸前的这块玉坠,惊喜的同时,又意识到了另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对方似乎大有来头,但这块玉坠却是梁以沫的……

该怎么办是好?要不要跟这人说玉坠其实不归她所有?

苏漫雪思前顾后,决定先探探对方的底细:“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大少奶奶,您好!我们是冷氏集团的人,我是冷家大少爷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刘叔,我是大少爷派我来接您的。”对方非常有耐心地跟苏漫雪解释。

大少爷有吩咐,务必要将这位救了大少爷的女人接回去。

“冷氏集团?!”苏漫雪震惊,喜上眉梢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产业扩及娱商政三界,净利润称霸全国连续十年第一的冷氏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