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嫡女无双裴元歌

嫡女无双裴元歌小说

嫡女无双裴元歌

  • 作者:白色蝴蝶
  • 分类:古代
  • 来源:阅文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2-06-23 23:52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裴元歌宇泓墨裴元容小说名字叫做《嫡女无双》,是网络作者白色蝴蝶近期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挽竹文学为您提供裴元歌宇泓墨裴元容小说by白色蝴蝶,嫡女无双全文阅读。明锦死亡之谜,让老爷子对舒雪玉自始至终怀着隔阂,而裴元歌作为明锦的闺女,却这般维护保养蒹葭院的婢女,倒要听一听她要怎么圆这一谎?如果她无法一概而论,老爷子一定会起疑心,即便一时意想不到这一裴元歌是假的,但是了这颗种籽,自身当然能让它越长越大,

精彩节选:

原来如此!裴诸城连连点头,越发觉得裴元歌的灵秀聪慧,总是出人意料。

接下来这批女孩进来后,裴元歌依旧问话。裴诸城却突然一怔,目光落在其中一名十四五左右的女孩身上,神思微有些恍惚,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司瑾。”那女孩又惊又喜,从头到尾都是那位小姐在挑人,这位官老爷却单单点了她问话,难道说他看上她了?进来前,赵婆子曾经说过,这次要挑人的是尚书府,难道这位老爷就是尚书大人?看他年纪也不大,长得又好看,又有威严,如果能被他看上,做了姨娘,她就能飞黄腾达,再也不用受苦了。因此,答话时,特意带了几分妩媚,秋波暗送。

“思锦吗?”裴诸城喃喃道。

“是,司掌的司,瑾瑜的瑾。”司瑾的父亲曾是落魄秀才,因此她也念过几本书,此时更是竭尽全力地表现。

裴诸城这才回过神,点点头,没再说话,只低头喝茶,对裴元歌道:“歌儿,你继续。”

这司瑾一进门就探头探脑的打量屋内的摆设,眸露艳羡,举止轻浮。裴元歌原本十分不喜,但见裴诸城注意她,心思一转,转头去看章芸,正好捕捉到她眼眸中的恼怒和疑惑,看来这司瑾不是章芸安排的,而且也十分厌恶她得了父亲的青眼。转念间已经有了定论,命紫苑记下司瑾的名字。

就这样,百余个女孩子,裴元歌只留下了二十四个。

原本听说裴元歌要自己选,章芸还担心她又耍花招,但现在见混进去的十六名丫鬟,有六人都被她留下,看来并未察觉到异样,心中得意。这六人都是聪慧灵巧之人,日后必得裴元歌重用,到时候会让她死得很惨!

裴诸城见状,以为裴元歌挑完了,便让裴元容和裴元巧挑人,却听裴元歌道:“父亲,等一下,女儿还有最后一关要考她们。”说着,低声对紫苑说了几句话,紫苑点点头,来到这些女孩子面前,命她们伸出双手,低头仔细查看过,又命她们低了头,一一看过,回去对裴元歌低声说了几句话。

裴元歌点点头,取过紫苑所记的名册,又划去六人,这才道:“好了,父亲。”

裴诸城懵然不解:“歌儿,你这又弄什么玄虚?”

“女儿不能把绝招都告诉父亲,总要留一两手才行,这个啊,不告诉您!”裴元歌转头看了眼章芸,嫣然而笑。

章芸竭力掩饰,却还是忍不住目露惊愕呆滞之色,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被划去的六名女子,竟都是章显派人混进去的,一名不多,一名不少,显然不是瞎蒙的,而是有针对性的!可是,这丫头怎么知道这六个丫鬟,是她安排的人?到底是她见鬼了,还是她身边有了内鬼!

该死的裴元歌,小蹄子,小贱人……功败垂成,章芸忍不住在心中恶狠狠地咒骂着。

裴诸城指着司瑾,道:“既然歌儿留下了你,就改个名字吧!从今往后,别叫司瑾了,叫……叫司音吧!”他本来想随口说叫司银,后来想到女儿身边的人,名字不能太俗,便取了同音的司音。

听到裴诸城竟亲自为她改名,司瑾激动不已,更确定她是得了裴诸城的青目,忙磕头谢恩,从此便叫司音。这番模样落入章芸眼中,自然又是一番咬牙切齿,只恨不得将这个裴诸城亲自改名的丫鬟碎尸万段。

接下来轮到裴元容和裴元巧挑人,裴元容安心想要压人一头,专挑漂亮伶俐的丫鬟,裴元巧则挑了几个老实本分的丫鬟。就这挑选丫鬟的光景,也耽误了大半天,裴诸城原本是担心裴元歌单独挑人,会出问题,这才告了假,见已经挑完了丫鬟,便起身去了刑部,继续折腾那些让他头昏脑胀的公文。

裴元歌却故意落了后,与章芸并行而出,见四下无人,停了脚步,笑道:“多谢姨娘为我费心了,可惜,姨娘的人,我实在不敢要,倒白费了姨娘的苦心!”

裴诸城不在,章芸也不再做戏,咬牙切齿地道:“裴元歌,我奉劝你,别高兴得太早!”

“我也有句话想要奉劝姨娘,”裴元歌笑吟吟的模样忽然消失,神色冷凝冰绝,眸光如刃,“姨娘的手别伸得太长了,再试图插手我的静姝斋,我就剁了你的手!”说着,冷冽一笑,杀气四溢,充满恨意地看了眼章芸,这才转身翩然离开。

而这一切,都落入了不远处,浓密的树叶里所隐藏的一双精湛眸中。

走在回静姝斋的路上,紫苑再也忍不住好奇,问道:“小姐,你怎么知道那六个人是章姨娘安排的?”

裴元歌微微一笑:“我让你去闻那些女孩的头油脂粉味道,其余人都是一样的,只有那六个人跟别人不一样,香味细腻许多,显然比别人的贵重。我很难想象,同在一起,都是要卖出去的女孩,牙婆会费事到给她们分派不同的头油脂粉。唯一的解释就是,其余的女孩都是原本就在牙婆那里,因此头油和脂粉的味道都是一样的,而这六个人是从别处新送到的,虽然换了衣裳,却还是在细节处露了马脚!”

“原来如此。”紫苑恍悟,暗暗佩服小姐的心思细腻,又问道,“小姐为什么要留下司音呢?”

那女孩一看就很不安分,以后八成要生事儿。

“这个司音,我自有用处。”裴元歌说着,微微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比较倾向和舒雪玉联手,但暂时恐怕不太可能。温夫人是舒雪玉的好友,郑重地到裴府来,很可能是为舒雪玉出院而来,听她临别时的意思,显然是失败了。那一时半会儿,她也不好在父亲面前再提此事,看来只能搁置了。

回到静姝斋后,十八名新丫鬟已经候在院子里。

“府里的规矩,紫苑以后会慢慢教你们,我只说一句话,我这静姝斋,容不下胆大妄为,欺主叛主的人,谁若不信,可以来试试我的手段!”裴元歌没说半个字刀山油锅的恐吓,但只这寻常的一句话,边让众人心中发寒,不自觉地战栗惊悚,越发拘谨恭敬,“不过,凡事忠心护主的人,我也不会亏待她们。”向紫苑递了个眼色。

紫苑边疆准备好的荷包一一分发,都是五十文的赏钱,丝毫不露薄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