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公主狂炸了

重生公主狂炸了小说

重生公主狂炸了

  • 作者:爱夏
  • 分类:古代
  • 来源:阳光非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2-05-14 14:26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姬凌月言胥小说叫什么名字?姬凌月言胥小说名《重生公主狂炸了》,是爱夏所写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在节奏把控得当,高潮起伏,引人入胜。郭秦氏被怼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凌月也没给她思虑的机会,只继续道:“二叔,你亲自去京兆尹府报案,本公主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火这么会烧,只烧咱们皇族人!”京兆尹府统管京城治安,调查此事名正言顺,省得有心之人说姬明掣越俎代庖。

精彩节选:

郭秦氏被怼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凌月也没给她思虑的机会,只继续道:“二叔,你亲自去京兆尹府报案,本公主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火这么会烧,只烧咱们皇族人!”

京兆尹府统管京城治安,调查此事名正言顺,省得有心之人说姬明掣越俎代庖。

姬明掣狠狠瞪了郭氏母子一眼,一字一顿道,“公主放心,包在我身上!”

凌月奉旨监国,她的话等同于圣旨,任何人都反驳不得,郭秦氏肠子都悔青了,只后悔没有直接去找皇后,不过好在知道内情的人都被一把火烧死了,剩下的都是郭家心腹,不可能出卖她,倒也踏实了许多。

只待凌月一无所获,她就穿上诰命服在宫门口哭诉凌月跋扈护短,肆意欺辱他们郭家,这样闹上一出,凌月顾忌天下悠悠之口,只能对他们多加安抚。

蕙质兰心?聪慧无双?天下闺阁表率?

敢跟她作对,她必要把这小贱,人的好名声按在地上摩擦!

郭秦氏打着什么算盘,凌月心里一清二楚,只见她把姬明掣叫到近前,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姬明掣起初还有所疑惑,听到最后不由眼前一亮,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公主高明!”

有了这个良计,必能把这帮吃里扒外的东西统统收拾了!

姬明掣是个行动派,得了好主意半刻也等不了,立刻转身往外去了。

“郡马连自己的发妻都不能善待,若再续弦娶了别家女子,岂不是要祸害人家一辈子?”姬明掣离开后,凌月迎着郭灏惶然不安的目光,面无表情地继续道:“即日起,郡马就去家庙里带发修行,一辈子吃斋念佛为荣蕙郡主祈福吧!”

她最痛恨渣男,这样的处置只是第一步,待查出郭家故意纵火的证据,定要一把火把这郭灏给点了,让他也尝尝荣蕙郡主受的苦!

“......”

听到这话,郭氏母子大惊失色,郭灏正哭丧着脸要出言哀求,却见郭秦氏暗暗拽了他一把,低声顺从道:“有劳公主费心,臣妇母子告辞。”

打发走了又惊又俱的郭氏母子,凌月正准备用早膳,却是凤栖宫的小宫女前来禀告,“公主,皇后娘娘早起旧疾发作,身子正是难受的时候,郭夫人来了凤栖宫,一进来就抱着皇后娘娘的大腿哭哭啼啼,搅的皇后娘娘头疼不已又不好撵人,林嬷嬷让奴婢请公主快去瞧瞧!”

郭秦氏好大的胆子!

看来她适才的惩罚太轻,既然如此,就别怪她辣手无情了!

凌月重重把筷子往桌上一撂,向玉痕吩咐道:“传轿撵,即刻去凤栖宫!”

听到这话,不等玉痕吩咐,已有机灵的小内监打了个千儿出去传软轿,玉痕则凑到凌月身边安慰道:“难怪公主生气,皇后娘娘这些娘家人实在太不成个样子,可偏偏娘娘最是个宅心仁厚的,经不起她们念叨,一会儿少不得还要劝公主撤了对郡马爷的惩处。”

“她们这般无法无天,还不是吃准了母后的和软性子。”儿女不言父母是非,凌月虽然对自家母后这处处偏袒娘家人的行为很是头疼,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淡淡道:“传令下去,母后身子不好,即日起,不许任何外命妇进宫请安,以免影响母后安养。”

至于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舅舅,也要着人去好好敲打一番,他们能浪子回头也罢了,若还如上一世那般一味叫嚷着要投降保命来动摇军心,她一定亲手杀了他们!

“公主说的是。”玉痕自幼跟在凌月身边,比谁都了解这个主子,很明显感觉到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压低了声音关切道:“公主,您这般费心筹谋,可是前线......前线出了什么事?”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明日会怎样,本公主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凌月没有说实话,并不是信不过玉痕,而是自己也不确定父皇到底是不是还活着,只道:“如今京里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宫里你也留意着些,若发现什么异动,立刻来告诉我。”

见凌月说的郑重其事,玉痕连忙点头应下,“是,奴婢知道了。”

说话的功夫轿撵已经到了,一刻钟后,凌月就到了凤栖宫,她是皇后最宠爱的掌上明珠,从来就是无需通报就能入内,进了内殿,就见脸色煞白的皇后披着中衣斜倚在床榻之上,皇后尚在病中,郭灏一个外男自然不能入内,只余郭秦氏一人跪在床榻前嚎啕大哭。

这郭秦氏也是下了血本,哭的发髻散乱,妆也花了,因着凌月之前的凌厉言行,郭秦氏对她颇有几分畏惧,见她进来哭声下意识小了许多,只垂泣哽咽。

凌月并没有立刻发作,不动声色地扫了郭秦氏一眼,径自来到皇后床前行礼道:“月儿给母后请安。”

“快过来。”皇后被郭秦氏哭闹的正头痛,见着宝贝女儿自然欢喜,亲昵地拉着她在床前坐了,笑盈盈道:“可用过早膳了?”

“才用过了。”

因着皇后怕冷的缘故,凤栖宫里足足烧了五个火盆,凌月进来都觉得热的受不了,但皇后的手还是冷冰冰的,可见体寒之症有多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