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小说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

  • 作者:茶转转
  • 分类:古代
  • 来源:掌中云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2-05-11 17:27
开始阅读
简介
《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小说近期正在全网热推,挽竹文学为您带来帝王无情本宫的复仇日常小说全文阅读。该小说主角是叶琼羽百里深行,作者是茶转转。正如尔安所说,叶琼羽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从那以后,尔安和莫欣近距离为叶琼羽服务。本来,莫欣是唯一一个能靠近她的人。现在突然又多了一个人。她还担心莫欣会适应什么。没想到,这个女孩很适应。

精彩节选:

事实上,叶琼羽也不记得自己是哪天夜里哭过了,宫中时日尚久,她只能把自己的仇恨强压心底,也就在前几日,她从巴齐那里得知芸柏已经寻到了小妹,正想办法将她安置在香城后,她心中大石落定,一连好多日夜里都梦到爹娘与兄长,与他们诉说着思念之苦。

且,再过几日便是梁家兄长的祭日,叶琼羽梦里情景变幻无度,时不时会看到兄长被万箭穿心,浑身是血的惨状,惊醒之时忍不住会涰泣几声也是常有的。

这些事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茉心说的,再加上荣妃的生辰马上就要到了,她心里再苦也不能放在明面上,否则让别人瞧了指不定要如何揣测呢,她是不大在乎这些的,可她并不想自己和荣妃才建起的友谊就这样翻船了。

毕竟,荣妃在那日福阳宫之后对她还是很真诚的。

“尔安有心了,茉心你也没有什么疏漏之处,我夜里惊梦也不是常有的事,若是赶上你值夜你也一定会查觉的,为这点子事自责实在不该。”

茉心:“从今晚开始还是由我一人值夜好了,尔安你就白日里多做些吧。”

茉心这是醋上了,直接夺了尔安值夜的权利,叶琼羽也不好驳她,只笑着让她多拿一床被子在外间,别晚上冻着了。

——

荣妃生辰这一日,叶琼羽早早的便穿戴整齐,带着茉心和尔安,还有贺礼到洛妃宫中去道喜,却是冤家路窄,在门口遇到了洛妃。

洛妃如今已经被降为了嫔位,听闻如果不是她兄长在前朝尽心得脸,又联络好多人为她说情,她指不定要被降为答应的。

“洛妃,嫔妾失言,洛嫔娘娘安好。”

叶琼羽看了眼她身后的宫女子燕,先前不觉得,现下越瞧子燕和子琴越像,难不成是姐妹俩,怪她从前眼瞎,一心只盯着狗皇帝看,竟没察觉她身边被人安了那么大个棋子。

“听闻洛嫔姐姐宫里的人被罚的好重,不是进了慎刑司便是打残了赶出宫去,怎么子燕和子琴身上打的板子都好了么?能跟着出来侍候了?”

洛嫔脸色铁青的瞪着她,手上的帕子绞的死紧,大约是忍着不想与她冲突。

“都说宫中的主子无情善变,想来这话最是冤屈洛嫔了,若不是您违抗圣意求情,这子燕这会儿指不定在哪里受苦呢,怎么还有福气跟在姐姐身边侍候呢?不过想想也不对,跟着姐姐未必就是有福,指不定哪日姐姐发了疯把谁推下水,身边的人又得被发落了。”

叶琼羽有心挑起洛嫔的火,她便是想忍也忍不了的。

“叶琼羽,本宫自认与你无怨无仇,你又何必这样栽脏陷害呢?”

洛嫔气的咬牙切齿,叶琼羽却笑的一脸无辜:“无怨无仇么?我是从靖王府里出来的人,家宴上洛嫔娘娘百般刁难,我倒想问问你,究竟是看我不顺眼还是看靖王不顺眼,若不是皇上心里明白,我岂不是要被你的三言两语给污了清白了?”

话落,叶琼羽便甩着衣袖先一步走进了荣华宫,身后,子燕一边安抚快要气炸的洛嫔,一边说着:“娘娘,她小小一个答应便敢与娘娘这样放肆,想来不过是仗着她身后有靖王的扶持,娘娘母家哥哥同在前朝为官,咱们有的是日子还回去,何必急于这一时。”

“说的对,靖王再得太后宠爱与皇上的信任,他也不过是个王爷,他安份守已便罢,若是敢生有二心……”

“娘娘说的是,洛大人不是一直都在暗中调查靖王的事么?想必会有结果的。”

主仆二人不过耳语几句后便又恢复了来时的神色,仿佛并没有在门前与叶琼羽发生不快似的。

——

荣华宫里,荣妃一身桃红色的裙装更加衬的她肤色白晰,头上戴的珠钗是皇上命人连夜赶制的凤舞九天,金丝缠绕宝石点翠,别提多耀眼了。

叶琼羽瞧着那一套珠钗便觉心口一阵於堵,这样的荣宠,曾几何时她是不屑挂在心上的,因为在她认为,皇上原本就该对她这么好,如同她把心掏出来送到皇上面前是一样的。

“姐姐,你今日好漂亮。”

荣妃当着众嫔妃的面拉着她的手走进内室,转瞬脸上的笑意便淡了几分。

“今早,宫外传来消息说本宫的父亲欲从南疆回京,却是还未启程时便有南部铁骑再犯南疆,本宫的父亲只好暂留南疆,结果却遭言官弹赅,说父亲违抗圣命。”

“南部铁骑一向喜欢强掳豪夺,若不是哥……早些年被我越国挫了锐气,怕是连这几年安份都没有,荣妃姐姐的父亲自前年起便镇守在南疆,几次降退敌军,此番虽得了圣意回京,可哪能由着南部铁骑进犯,自然是先留下稳了军心护了国土再议,即便未能及时上报朝延,又怎能是违抗圣命呢?”

叶琼羽情绪激动,显些说错话,她梁家兄长当时便是被这样的事情给冤了,如今荣妃的父亲也遇上同样的为难,都是为国捐躯的将门之后,她哪里能不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