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小说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

  • 作者:酥点
  • 分类:现代
  • 来源:万读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1-09-14 14:46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中的主人公是汝慕言奢青龙,作者是酥点,小说以汝慕言奢青龙视角展开。挽竹文学为您提供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汝慕言奢青龙全文阅读。“沐姑娘,你要是这么走了,主子他……”

精彩节选:

得知汝慕言回城,送帖子的时候,特意多送了一张,这不三位小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奢染月是皇后的皇长女,自小就是娇生惯养着,性格也是跋扈的很,处处都是要拔尖的,汝慕言估摸着皇后是见汝语茹身子没事,现在打算从其她身上下手,算计一下汝家,才会把她这个宝贝公主给派了出来。

不过汝慕言是谁啊!天下最爱找麻烦的人,与其等着被人找麻烦,还不如直接去找别人麻烦来的好,打定了这个主意,汝慕言心底对今天的事情也就有了几分期待的意思。仙雅阁自太祖开朝后就有,向来是是风流雅士,文人墨客写诗作赋的好地方,经过几百年的演变,这仙雅阁从最初的三层小楼变成了雅韵天成,楼台画角处都透着文人笔墨的地方,不仅如此,在仙雅阁的三楼还设立的红袖楼。

这红袖与下面的文雅楼,墨画楼不同,不是留给文人墨客的,而是留给京城中小姐们切磋斗舞的地方,若是哪家小姐想出了新的舞蹈都可以到这红袖楼上来一场斗舞。

今天奢染月到这里来就是要炫耀一下自己新得的古舞谱子,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打压一下丞相府里的气焰,而且为了办好这场宴会,奢染月特意让奢希睿帮忙,寻了京城里最后的乐器班子来。

汝家的四姐妹到了这里之后,一直坐在后面的角落里,几个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心底都明白,奢染月今日就是冲着她们四个来的,从四个人一上楼话里就是捏算带刺的,尤其是见到汝慕言之后。

瞧着汝慕言的目光露出几分不屑的神情。“汝六小姐是从澄灵庵回来的人,常读佛经拜佛的人,心也不似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般,不知道六小姐对这个舞蹈有什么见解吗?”

这话说的像是在赞美汝慕言从佛寺归来心灵通透,又带着关怀的意味,可是仔细想就能觉察出这话里满是讽刺的味道,嘲讽汝慕言自山野小庙而来,不懂这里的规矩。

“咱们这些人自是比不得公主的眼光。”坐在汝慕言身侧的汝敏茹是四个人中最大的,既然家里的长辈都不再,她自然要拿出做姐姐的样子来护着身后的三个妹妹才行。

“谁都知道汝三小姐琴技绝佳,想不到这嘴皮子也是溜得很,怎么这汝六小姐就这么金贵,连句话都不能说了吗?”听了汝敏茹的话,奢染月冷笑一声,端起旁边的茶杯故作优雅地啜了一口里面的茶。

“不是说今天到这里设宴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点子吗?怎么又这么大的脾气呢?”奢染月的话音刚落,就从楼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汝慕言不常在京城自然不知道是谁。

可在京城里长大的小姐们,听到这个声音都站了起来,汝敏茹也起身顺便把汝慕言给拉了起来。“给成王殿下请安!”

汝慕言只是跟着众人站起来,就听到身边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奢希睿来了,汝慕言微微地抬头,这个人她不陌生,在江湖上见过,不过那个时候她用的是汝小沐的脸,估摸着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二哥,你来的正好,妹妹刚说道汝六小姐自澄灵庵中长大,整个人都透着沉静的气息,若是六小姐能舞一曲,必定与我们这些人不同,可是妹妹的面子不够大,这六小姐总是不肯呢?”

这话说的就有点没皮没脸了,刚刚只是问她的意思,现在好了,竟然说自己不给公主面子,这要是传出去,那岂不是对皇家人的侮辱,到时候这对兄妹回宫,到皇后跟前吹吹风,来一道藐视皇权的圣旨。

别说汝慕言没有好日子过,丞相府也会被人压制一头,虽说不是什么大事,可万一皇后和奢希睿接着这个理由,无限扩大这个责任,比如自己藐视皇权,完全是因为爹娘教导所为,以自己波及到全家,让皇上一位是丞相不把他放在眼里。

加上二姐姐和二姐夫刚刚打了胜仗回来,更有机会被小人反咬一口,要是皇上脑子一抽风,冒出什么功高震主威胁到他江山社稷的论调来,那还了得。

“皇妹这话就不对,汝丞相忠心为国,六小姐是汝丞相的女儿,怎么会有不尊重皇家的意思呢?”果然汝慕言的脑子里还没有闹不完这对兄妹接下来的阴招,对方就开始了。

“若不是藐视皇权,六小姐何故不肯舞一曲呢?”斜睨一眼汝慕言,奢染月心底是百分百觉得,汝慕言这种寺庙里长大的人,肯定不通歌舞,当然对国家大事也不会懂,才会弄了这么一场宴会来压汝家的威风。

“公主高看我,慕言一个民女哪里敢藐视皇权,如二皇子所说,家父自小就教导我们姐妹要忠君爱国,只是慕言实在不善舞蹈,还请公主殿下见谅。”原本要出头的汝敏茹和汝辛茹都被汝慕言的小手悄悄地拉了回来。

汝慕言往前走了一步,不就是玩嘛!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哪怕这公主不惹事她还要借故挑事呢!既然这公主给她找了借口,她干嘛要浪费。

“既是如此,那六小姐舞一段好了。”奢染月不屑地冷哼一声,站在身子望着靠在窗口的汝慕言。

“六小姐的话严重了,汝丞相为国事操劳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不过今日也没有别人,六小姐又何必如此谦虚呢!”奢希睿安抚地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奢染月,轻柔的语气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眼底还透着丝丝淡笑,可话却说的尖酸刻薄,什么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也就是说汝慕言刚刚都是在耍嘴皮子,心底并不用是忠臣与帝王的。

汝慕言暗暗撇唇,微微地抬头却瞧见楼下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在靠近,瞧着那个人心底笑了。

“公主和王爷大可不必如此明褒暗贬,慕言刚刚回京,的确有许多规矩不懂,今日王爷如此逼迫小女,我到是记得,父亲教过我,若有一日被人污蔑,他会以死来示清名。”

这话说出来汝慕言自己心底都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不过不管理由为何,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小沐!”听她这么说站在汝慕言最近的汝紫茹忍不住蹙眉,小沐这话说的听在她的耳朵里怎么怪怪的。

“几位姐姐,请回去告诉爹娘,慕言不孝不能侍奉父母终老,今日只有以死来明君了。”说完提着裙子就跳了出去,不要说奢染月和奢希睿没有想到,就是站在她身边的三个人都搞不懂。

不就是一曲舞,至于小沐这么拼命吗?又不是什么大事,这岂不是小题大做,不过想归想,今日小沐这么一闹,的确是表示了汝家对皇上的中心,奢染月和奢希睿也没有借口留下几个人羞辱,陷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