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神偷狂妃:摄政王,约么

神偷狂妃:摄政王,约么小说

神偷狂妃:摄政王,约么

  • 作者:王大波大王
  • 分类:古代
  • 来源:微小宝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1-05-02 19:32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神偷狂妃摄政王约么》是近期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由王大波大王精心创作,讲述了主人公沉碧和君撷之间的故事。挽竹文学为您提供神偷狂妃摄政王约么沉碧君撷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王大波大王。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但是你要知道,‘血玛瑙’上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作为海盗,天生的警觉和敏锐不会比我们差,况且他们人数和武力都远远在我们之上……而且,钻石是否在这艘船上也无从可知,只是一小部分情报员才刚得知这个消息,消息

精彩节选:

“身体可有觉得好些了?”权金芳带着几个丫鬟前来探望。

夏荷与冷霜屈膝行礼:“大夫人。”

沉碧见一个面目和蔼的妇人询问自己,想必是主人了,她便礼貌答道:“好多了,就是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是夫人救了我嘛?”

权金芳温和地笑起来:“是我的儿子在湖边发现了你,这才救了你。”

“对了夫人,我叫沉碧,为什么她们叫我少夫人啊?”沉碧这才觉得不对劲,少夫人不就是这位夫人的媳妇的称呼吗?难不成还是这里的风俗?

权金芳听了,挥手让下人们都出去,坐到了床边拉着沉碧的手道:“沉碧姑娘,我的撷儿很是喜欢你,他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所以我做主救了你,希望你能嫁给他。”

沉碧震惊得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了,气的不行:“你……你们这不是逼婚嘛?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儿子!虽然你们救了我,但是恩情归恩情,跟成亲这本就是两码事啊!”

“姑娘,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几句。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或许一下子很难接受,但我也只是个母亲。撷儿虽然是我收养的孩子,他得了病,时而正常时而心智宛如孩童,但撷儿心地纯良,容颜也非常人可比,魏府的财力雄厚,姑娘若是嫁来,后半辈子定是衣食无忧的。”

什么?她不是亲生的儿子竟然还是个智障?沉碧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谁稀罕他们家的钱财啊,“我并不想要这些。”

权金芳看着沉碧不情愿的样子,叹了口气:“沉碧姑娘,我知道你很委屈,我不逼你嫁给撷儿,但是你能不能尝试着和撷儿相处,如果你真觉得无法忍受,三个月后,我自会放你出府。但如果你觉得撷儿还不错,三个月后就安排你们的亲事,如何?”

沉碧皱眉思考,虽然她真的很讨厌别人没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擅自替她做决定,还因为救了她就逼迫她嫁人。但是她看得出来这位夫人对自己的确没有恶意,听到她没有恶言相逼,而是用一种商量的语气,沉碧心念一转,“那好,就按你说的,以三月为期,如果我对你的儿子还是没有好感,那我肯定是要走的。这三个月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我可以在你们府上干活。”

见她答应,权金芳笑逐颜开:“沉碧姑娘,这三个月也不用你做什么粗活,只要一直陪在撷儿身边照料他即可,你们也可以培养培养感情。”

沉碧不由得暗叹老奸巨猾,看来不想见她儿子都不行,还要朝夕相对,这万一三个月到了她儿子更加不肯让自己走了怎么办?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就不信她还奈何不了一个心智七八岁的孩子:“成交!”

权金芳笑吟吟道:“姑娘既要贴身照料撷儿,所以一会儿还要搬去撷儿的宁景轩。你放心,宁景轩上下都吩咐好了,都会听姑娘的话。”

感情是有备而来,沉碧咬牙切齿:“知道了,我一会就去。”

权金芳知道沉碧心情不好,便也没再多话,识相的离开了。

沉碧生了会闷气,便决定起床,拿了夏荷放在柜台上的衣服穿了。衣服是明丽的浅蓝色,并不繁琐,反而显得简约大气。她叫了夏荷冷霜进来给自己梳头,一番整理后,一照镜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本就精致的五官越发楚楚,流云小髻仙气非凡,沉碧看呆了,这张脸,与自己穿越前有几分像,又有些差别。究竟是这铜镜的视物问题,还是她其实是魂穿?

两位丫鬟也都看呆了:“少夫人,你失忆以前肯定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吧。”

“是啊少夫人,我从没见过比你还标致的闺秀了。”

“别叫我少夫人了,叫我沉碧好了。你们的少夫人不一定是我。”沉碧对这个强行被冠上的称呼并不喜欢。

两位丫鬟对视一眼,还是应承着:“是。沉碧姑娘,大夫人吩咐了,你整理好就让我们带你去宁景轩,到时候会由宁景轩的采儿服侍您。”

沉碧点了点头:“走吧。”

“对了小姐,这是你的配饰。”夏荷把一枚通透的玉佩递给了沉碧,只见那玉佩有着十分莹润的质地,白色的玉璧中间有一抹亮丽的红色,像一柄利刃,除此以外再无特征。

沉碧潜意识里觉得这玉佩一定是个十分重要的东西,便接了过来别在了自己的腰间。

宁景轩名副其实,是个安宁又景致不错的住处。鹅卵石小道曲径通幽,沿途种着竹子和兰花,散发着十分清新的香气。再绕过一处拐角,只见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显露了出来,沉碧细细一看,这木质极好,不但光滑得没有裂痕,还散发着积淀的古朴幽香。

一路走来的所见都使人觉得宁景轩的主人必定是十分雅致之人,可是那君撷不是个傻子吗?怎么品味还如此高?沉碧有些纳闷了。

夏荷与冷霜将沉碧送到了写着宁景轩牌匾的门口就福身退下了:“姑娘,少爷好清静,我等未经允许是不得进入的,就此别过了。”

沉碧点了点头,心中的疑惑更甚,瞥了一眼门口的两个小厮,见他们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她便迈腿进了大门。

第5章君撷其人

一路走去,沉碧发现宁景轩的仆人都很少,不同于别家宅院的吵吵闹闹,反而十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