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佳神婿

最佳神婿小说

最佳神婿

  • 作者:征战星野
  • 分类:都市
  • 来源:七悦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1-05-02 15:06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最佳神婿》中的主人公是韩信,作者是征战星野,小说以韩信视角展开,讲述了韩信波澜壮阔的精彩人生。挽竹文学为您提供最佳神婿韩信全文阅读。什么?你们敢赶我们走?你的胆子真大!快把苏运莹那个贱人给我叫出来,别说她病了,只要她还有一口气,爬也要爬出来!”苏定邦终于忍不住了。这家伙居然还敢爬到他头上作威作福?!欺骗人!

精彩节选:

“就是啊!你管人家用的什么手段拿到的文书呢!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如今可好,耗子没抓着,猫都死光了……”

看着堂下一片“哀鸣”,苏家老太太将龙头拐杖狠狠的往地上一跺。“咚”的一声儿,一阵阵龙吟从龙头口中传出,让所有人立刻胆寒,怨怒之声也顷刻平息。

“全都给我住嘴!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你们一个个便大哭小叫的,凭你们这种做派如何能够振兴我们苏家!没用的东西!”

老太太怒骂众人之后,转头看向苏光耀和苏定邦父子二人,道:“这次的事情都是由你们父子二人而起!若不是你们无端猜忌运莹,又哄骗我食言!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妈,您怎么这么说呢?这事儿您也是同意了的啊……”苏光耀嘴里嘟囔着。

“是啊,奶奶。这个钟贤的反应如此强烈,更说明我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苏运莹一定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才会将钟贤迷住!如此寡廉鲜耻,简直丢尽了咱们苏家的脸!您应该……”

“够了!你给我闭嘴!”苏定邦还没说完,老太太的拐杖已经到了。狠狠的杵在苏定邦胸口,让他在地上又翻滚了几圈,停住身子之后一口血吐了出来。

老太太看着苏定邦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分不清轻重吗?!你如此心性,让我怎么放心将苏家交给你!!!”

“你们父子给我听好了!立刻去运莹那里负荆请罪,将她给我请来处理这次的危机。事情如果圆满解决也就罢了!若因此丢了与韩家合作的机会,你们爷俩儿也不用回来了,从此赶出苏府,族谱之上除名!我就当从来没有你们这种子孙!任由你们两个自生自灭去吧!”

一听老太太这么说,二人都害怕了。老太太之所以在苏家说一不二,地位无人能够撼动,就是因为她心性果决。她说了逐出苏家,那就一定会做。

一想到失去家族的支持,自己浪迹街头。两个人全部都脸色煞白。他们对自己的斤两还是有数的。你让他们贪污亏空,他们是行家里手。若说安身立命的本事,那是一分都没有的。但谁家缺“蛀虫”啊?如果离开苏家,二人铁定冻死在街头!

“奶奶……”“妈……”俩人还想再求求情,老太太却已经拂袖而去。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爹,怎么办?”苏定邦苦着脸问。此时他的伤都已经不重要了。

“还能怎么办?拉下脸去求苏运莹呗!难道你愿意露宿街头?!我估计二弟一家人应该不会太难求。毕竟合作成功了,受益最大的还是他们家。而且老二那么窝囊,我这个做大哥的说话,他是不敢不听的。”

苏光耀胸有成竹。对于老二一家人,他可是非常有把握拿捏的。

“好!我去!苏运莹你给我记住了,今日我所遭受的耻辱,它日我会百倍、千倍、万倍、百万倍让你偿还的!!!”苏定邦神色恶毒的道。

片刻之后,苏光耀两父子便已经来到了苏运莹的家。

“切,您瞧他们家住的这破地方!简直就是贫民窟!身为苏家子孙,混到这种地步,也真是丢尽了祖宗的脸。”苏定邦看着苏运莹家的宅院撇着嘴不屑的道。

苏光耀也是赞同的点着头。自从苏家几兄弟分家以来,苏光耀还没来过自己这位亲兄弟的家,可见他心性之薄凉。

叫开了院门之后,他们俩也不等下人通报,直接便闯了进来。

“大哥?今天不是设宴迎接韩家那位小师爷吗?你们怎么有时间来我家?”看到苏光耀,正在中堂里喝茶的苏广耀一脸的疑惑。

“大哥,难道你们是来请我们一家去赴宴的吗?说来也是,这文书本来就是我们家运莹谈下来了。设宴款待韩家的负责人,怎么的也不能少了我们家运莹这个大功臣不是。”

蒋云的话中有些怨气,但她还真想去参加这次宴会。这可是苏家几十年不曾有过的大宴啊。听说家族珍藏的百花酿都被老太太拿出来款待贵客了,这级别可是比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做七十大寿时还要高呢。

“弟妹,我们这次来,确实是想找运莹的。你把她叫出来,我们有事和她说。”苏光耀一如既往的居高临下。他是苏家长子,权威在这里呢,不由得你不听。

“这……有什么事吗?我看大哥你脸色不太好啊。出什么事情了吗?”苏广耀一脸的谨慎。

“让你叫她出来就叫,哪儿那么多的废话?!”苏定邦着急啊,他可不会跟这个不成器的二叔客气。

“呦呦呦,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大哥你可养的好儿子啊!”蒋云可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主儿。本来这次的事情她就憋着气呢,这会儿正好发作。

“弟妹,定邦说话虽然冲了些,但事关重大。你还是快将运莹叫出来吧。如果耽误了咱们苏家的大事儿,恐怕你们会被逐出苏家的。”苏光耀冷声厉喝。

别的蒋云都不怕。反正自己家已经是苏家一众亲属中混的最惨的了,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唯独这“逐出苏家”是她的软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家运莹不是已经放弃总管事的头衔了吗?你们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不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蒋云说着就要哭闹,这是她的拿手绝活儿,一哭二闹三上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