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师兄总是要开花

师兄总是要开花小说

师兄总是要开花

  • 作者:韩易水
  • 分类:古代
  • 来源:掌阅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0-06-11 17:37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韩易水最新原创作品《师兄总是要开花》来袭,小说主角是赵坦坦崔尘。挽竹文学为您提供师兄总是要开花韩易水小说全文完结阅读。赵坦坦跟随师父修行了十八年,还没有见过他的天才大师兄。初此遇见他,本以为他是凡人。后来才知道他额头有朵魔花,动了情就会开花,开花就会堕魔。从此,她就踏上了拯救师兄之路的艰辛之路。

精彩节选:

洞中仙气缭绕,赵坦坦张望了几下却无法看清里头的情形,不禁又走近了些,立刻感觉到寒气阵阵逼人。而洞内冰玉床的位置处,依稀有个人形盘坐在上面一动不动。

她按捺不住朝里头大喊:“师兄,你还有知觉吗?师兄,你还能蹬腿吗?师兄,你莫不是想不开了,在这里绝食吧?虽说这里的饭食味同嚼蜡,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喊了两遍,里头什么动静都没有。

赵坦坦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闯进去算了,里头突然传来崔尘的声音:“住嘴。”虽然隔着山洞声音有些沉闷,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确实中气十足令她放下心来。

停了停,里头的声音又响起:“多谢三位师妹送饭,云轻修炼之中不便相送,烦请见谅。”

这是下逐客令了。刚刚燃起希望的三位师姐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依依不舍地分别向着洞内道了声别,才一步三回头地御剑离去。

赵坦坦才刚驭剑过来,需要缓一缓力气,另外需要思考一下今日的观察所得,便留在了原地。

今日三位师姐来送三餐,结果崔尘明明好端端在洞里,却窝着不出来。这是否代表他对那三位中的任何一位都没有那种想法?

赵坦坦摸下巴。

这三位可都是清源剑派各方面综合条件最好的师姐了,明日之后送饭人会按照排名品质逐次下降。难道崔尘喜欢的并不是相貌极美、温柔无比、资质顶尖的姑娘?

她将地上沙橖留下的灵酒斟了一杯,倚着梅树慢慢品了一口慢慢思忖。

梅花潋滟暗香萦绕,置身这不染世俗尘埃之地,再饮一杯极品灵酒,感受那琼浆玉液带着清醇的灵气从喉间慢慢滑入,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周身毛孔全都舒爽地张开。

果然是好酒!

赵坦坦闭上眼极为享受地叹了口气,觉得刚才驭剑上青云峰耗去的灵力在这一刻都恢复了过来。忽然感到有什么轻轻地撞着她的肩膀,她睁开眼,发现是只传信用的纸鹤。

用口诀打开纸鹤,赵坦坦便听到师父平日碎碎念的声音,从她私出山门到今日搞得门内女弟子们一片闹腾,从她不勤于修炼到她再不修炼下次仙剑大会一定会被打成趴地蛤蟆,丢尽师门的脸面……师父果然不愧为元婴老怪,连送只纸鹤传话都能支持到如此冗长的境地,修为之深厚可见一斑。

什么都念叨完了一遍之后,赵坦坦终于艰难地领会出了他老人家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师父要她在这青云峰上陪崔尘一起闭关,好好地在这位炮仗般天才的师兄指点下认真修炼成功筑基!

赵坦坦突然觉得一个头变作了两个大。

要知道,这个青云峰顶天寒地冻,鸟不拉屎鸡不生蛋……

要知道,这里唯一的一个大活人崔尘,随时都有可能入魔……

最关键的是……

“不行,我待这里,谁来给我送饭!”她对着纸鹤大叫着抗议。崔尘至少还有她给安排了一整个月的佳人送饭行动。可她自己怎么办?难道要她天天在崔尘用餐的时候,蹲在他面前流口水?

纸鹤当然没有自动回应的功能,在将师父的话传完之后,便十分干脆地化为灰烬,留下赵坦坦独自站在梅树下的一堆瓶瓶罐罐间张大了嘴。

傍晚青云峰上的寒风格外凛冽,赵坦坦在风中瑟缩了下,忽然听到洞里传来崔尘的声音:“吃饭?”慢悠悠的脚步声响起,一袭炼气期弟子专属白衣的崔尘自洞中步出,额间的红花衬得他神情高渺,但他的话很不中听。

他走到洞口,双手负在身后淡淡道:“你可以服辟谷丹。”

辟谷丹这玩意儿纯粹就是初级修真者填饱肚子用的,毫无口感可言,哪里及得上大嚼人间美食的那种满足感。

赵坦坦吸了口气,结果差点被寒风呛到。咳了两声,她委婉道:“师兄,师妹我还是回去向师父禀明情况,此事再做商议。”

“不必了。”赵坦坦才抬脚,就被他的话止住,“师父已与我商议过,你的修为滞留在半步筑基已经太久,却整日不思进取,不是私跑凡间惹事,就是搅得门内天翻地覆……”

咦?师父跟崔尘什么时候商议这事的?而且她的修为滞留半步筑基才两月都不到,这都算时间久的话,叫那些动辄卡在炼气期大圆满几十上百年的修真弟子们情何以堪?

果然有个太天才的师兄作为对比,是她人生最大的悲剧!

但习惯了被比到尘埃里去的赵坦坦,最不服气的却是:“私跑凡间是有,但我什么时候搅得门内天翻地覆了?”

崔尘嘴角勾起个浅浅的笑,赵坦坦却觉得背后一冷。他墨黑的眼微眯,额头的红花在白雪间分外红艳:“听说……今日你把我卖了个好价钱?”

“你怎么知道的?”赵坦坦脱口而出,然后立马在崔尘阴测测的眼神里收了声。

天杀的!究竟是谁那么大喇叭,居然这么快就让崔尘知道她把替他送饭的机会,全都用来同师姐妹们交换好处的事了?

事已至此,只有争取坦白从宽。

赵坦坦将储物袋取出来往地上一倒,唉声叹气地指着在满地瓶瓶罐罐间不断滚动的丹药和法器,以及四下飘飞的各色符箓:“其实,要说到好价钱……师兄,我很想说,你冤枉我了。你瞧我找了这么多师姐给你送饭,结果连个高级法宝都没换到,到手的还不如沙橖师姐在你洞前供上的这些丹药值钱……”

“赵坦坦!”崔尘笑容清浅地唤着她的大名,打断了她的话,但说出的话怎么听都像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我身为你大师兄,怎能放任你如此顽劣?从今日开始,我便代替师父每日好好教导你,令你早日筑基!”

她很顽劣吗?赵坦坦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从小生活在天才大师兄阴影之下的可怜孩子,这辈子至今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被人拿来跟师兄做对比评价。在这些评价之中,说她资质一般、道心一般、修为一般的都有,就是还没人说过她顽劣。

她该感谢崔尘大师兄让自己又多了一个定义吗?

赵坦坦又瑟缩了下,嗫嚅着转换话题:“师兄,洞中空间太小,估计两人修炼太挤,万一互相影响的话就非常不好了……”

崔尘却背着手径自转身走了进去:“无妨。”

赵坦坦看着他颀长的背影,炼气期弟子的白色衣衫穿在他身上却分外有味道。

在他迈进洞里那刻,赵坦坦忍不住叫住了他:“师兄,你知道自己额头那朵花是怎么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