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究极战神

都市究极战神小说

都市究极战神

  • 作者:甘于
  • 分类:都市
  • 来源:七悦
  • 状态:已完结
  • 时间:2020-06-11 17:29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萧淡尘是什么小说?萧淡尘小说叫做《都市究极战神》,是网文作者甘于精心打造的热血都市小说。小说情节一气呵成,作者文笔精炼生动,推荐大家阅读!浴血十年,征战四方,多年来,萧淡尘用自己的势力屈服了动乱份子,低调回归都市的他在众人以为他还是曾经的那个毛头小子,其实他已是手染鲜血的战士。

精彩节选:

果不其然,萧淡尘闻言,一只手搭在下巴上,缓缓摩挲,抿嘴片刻,道:

“先等等,后日清晨,我会告诉你。”

对待下属的时候,萧淡尘向来很亲切,尤其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白玉。

他当然要闹点大动静,不然不是他萧淡尘的行事风格。

暂时看定的,是那门口两个不开眼的,但,动静还是小。

故而,暂定。

如若后日清晨,赵、薛二家未曾上门,那便算他们倒霉。

怪不得,萧淡尘!

……

车子缓缓驶入南环小区,这个时间,各家亮起灯火,是晚饭休憩时间。

萧淡尘乘坐的商务车,驶入小区,弯弯绕绕,停在了23号楼下。

南环小区,在江东算不得高档小区,甚至地处偏僻,只能算作普通居民楼,连电梯都没有。

而这个地方,就是萧淡尘生活了快要二十年的地方。

这里,有着温馨。

按照萧淡尘现在的身份,住在这里的确掉价,但萧淡尘愿住。

“去休息吧,有事我会通知你。”

褪去外套,拿在臂弯,萧淡尘留下一句话,下了车。

“是。”

白玉一直目送萧淡尘进去楼道,方才发动车子,离开南环小区。

萧淡尘,一路上楼,来到四楼东户,看着熟悉的门口,略有些唏嘘。

十年!

十年风云变幻,他萧淡尘沐浴血雨,征战四方,若浮萍,漂浮不定。

哪里想过,有一天,他还能回家!

深呼吸一口气,用以平复内心激动的心情,萧淡尘抬起手,略带些颤抖的轻轻敲了敲。

“叩叩叩。”

“来了。”

出乎萧淡尘意料的,里面说话人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听声音,应是一个小女孩,可是养父家,哪有小女孩?

很快,门打开,萧淡尘定睛一看,果然是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体态娇小,扎着两个马尾,眨着两只大眼睛看着萧淡尘,身上穿的衣服虽整洁,却不是什么好衣服,地摊上随随便便几十块钱一件的便宜货。

“你是谁呀?”

小女孩愣愣的问萧淡尘,看萧淡尘的衣着、长相,以及无时无刻不玩法的那股贵气,莫说跟小女孩,就是跟身后的楼道背景都格格不入。

小女孩并不认识萧淡尘,故而问。

萧淡尘愣了愣,显然也没想到养父家会有这么一个小女孩。

他便问:

“小妹妹,请问这是萧东伟家吗?”

小女孩天真的点点头:“是啊,叔叔你找谁啊?”

萧淡尘皱起眉头,既然是养父家,这小女孩是谁?

想想,养父母不可能再生育,除了他家中就只有……家姐萧佳兰!

难不成,这小女孩是萧佳兰的女儿?

他的外甥女?!

想到这里,萧淡尘的脸上,掠过几抹激动,就问:

“你妈妈是不是叫萧佳兰啊?”

小女孩闻言很呆萌的皱起眉头:

“你怎么知道我妈妈的名字?”

萧淡尘脸上满是狂喜,竟真的是家姐的女儿,他的外甥女!

没想到,十年未见,回来外甥女都有了,真是令人唏嘘。

他宠溺的摸摸小女孩的脑袋说:

“我叫萧淡尘,你舅舅。”

“舅舅?”

小女孩一愣,还是没反应过来,她从哪蹦出来个舅舅?

萧淡尘也不着急解释,就问:

“妈妈呢?”

谁知,听了萧淡尘的话,小女孩的脸上竟掠过几分伤心,看的萧淡尘心底一沉,小女孩道:

“外公外婆说,妈妈……出远门了。”

“嗯?”

出远门,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便是许多人骗小孩子大人去世时说的谎话。

不过萧淡尘可不敢瞎想,说不定真的出远门了呢。

萧淡尘正瞎想,小女孩的话,令他的表情当场凝固:

“其实我知道,妈妈……去世了。”

“轰!”

此刻,萧淡尘的心里,仿若被五雷轰顶一般。

脑海中,回荡起十年前,家姐的一颦一笑。

十年后的她,本应为人妻,温婉、柔和,是萧淡尘觉得她本应有的姿态。

萧淡尘甚至想过,家姐见了他,得知他如今的成就,会对他说一句:

“我真为你现在感到骄傲。”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了!

瞬间破灭!

他与家姐萧佳兰,天人永隔了!

这……

一时间,纵使是见惯生死,杀伐果断的萧淡尘,都愣在当场。

搭在小女孩脑袋上的手,都耷拉了下来。

……

“若晴,谁啊?”

这会儿,里面传来妇人的声音,一位衣着朴素的妇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女孩道:

“外婆,是一个叔叔,说是我舅舅。”

“舅舅?”

陈容芳一愣,接着抬眼看去,那一身白色西装,面容白净的男子。

嘶——

一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陈容芳倒吸一口冷气,指着萧淡尘,愣了片刻,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是……淡尘?!”

此时,萧淡尘也已经缓过些来,强行冲养母陈容芳挤出一丝笑容:

“妈,是我。”

非是他无情,十年征战,战场上,他见惯了生死,懂得如何快速压制自己的情绪。

如若他身边人身死他陷入悲痛无法自拔,便不可能坐上如今少尊之位。

他须得顾大局,就得有大心性。

在萧淡尘承认自己身份的时候,陈容芳又是倒吸一口冷气,紧接着眼眶红润,小心的接近萧淡尘,抬手,摸摸他的肩膀、手臂,颤抖的说:

“淡尘,真的是淡尘!快进来。”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萧淡尘进来,并关上门。

这才来得及细细打量萧淡尘。

十年时间,铁杵尚能磨成针,萧淡尘的变化,可不仅仅是铁杵跟针之间的差别,那是璞玉跟翡翠之间的差别!

十年前的他,爱笑,却是个傻小子。

如今的他,在熟人面前,仍旧爱笑,但不再是个傻小子,而是将手握万千权势的战神!

“咳咳咳……”

正在陈容芳愣神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一阵咳嗽声,一位得有快60岁的男人扶着墙走了出来:

“谁来了?”

当萧东伟走出来,看见萧淡尘的时候,两只眼睛骤然瞪大,如陈容芳一般,倒吸一口冷气:

“淡尘?!”

萧淡尘冲养父萧东伟露出一抹微笑:

“老萧,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