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心内科医生

心内科医生小说

心内科医生

  • 作者:佚名
  • 分类:现代
  • 来源:追书神器
  • 状态:未完结
  • 时间:2020-06-11 17:19
开始阅读
简介
目录
徐亮是什么小说?徐亮小说叫做《心内科医生》,是网文作者佚名精心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情节一气呵成,作者文笔精炼生动,推荐大家阅读!景云儿的父母是医生,父母从小向她灌输长大以后一定要到南川省立医院工作的人生理念,她也终于不负所望,只是到了这里之后的生活仿佛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精彩节选:

大师兄第二天没有讲课,我被昨天那等八卦弄得还没缓过神来,唤过来帮忙的实习规陪生,让他们好好看着会场,拉着大师兄到酒店楼顶继续八卦。

原来谢主任是文革恢复高考后的少年大学生,后来也到了中华医科大学。好像谢主任当时是有女朋友的,据说还是女富豪,但女朋友莫名其妙的就跟他分手了。后来就是昨天说的那些了

当时谢主任在美国心情激动的陪着张待产,结果张居然生了个印度人出来。当时单位有很多人在霍普金斯学习,都知道了,在90年代末的中国可谓闹得沸沸扬扬。后来谢主任辞职到了我们单位。

我愤愤不平的对师兄说:“谢主任表面风光,实际上真是太惨了,居然被伤得这么重,怪不得平时经常下班不回家,睡在医院里。”我对谢主任表示无线同情,内心多少还有些心痛。但也有些纳闷,什么,前女朋友居然是女富豪?难道是vip病房的狗血剧?

其实我第一次报道见到谢主任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寻常的感觉,这种感觉和我对徐亮的感觉是不同的,我对徐亮是一见钟情,奋起直追,而对于谢主任不是。作为独生子女的我,从小就很羡慕那些有哥哥的的人,我数次在头脑中幻想过我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也许谢主任有点符合我心目中对于哥哥这个角色的定位吧。所以不知不觉我对谢主任也多了一份关心

这时师兄大惊到:“那不是谢思博和张启芬吗?”我顺着师兄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是他两个,一前一后,鬼鬼祟祟,并不想被人看见。谢主任上了天台,面朝天空。而张启芬走有点想挽住谢主任,但是被谢主任不动声色的甩开了。

我两立刻躲起来,我心下暗想:如果谢主任如此犯贱,还跟这个女人恢复交往,那么就叫自作自受。“我和年龄相差悬殊的师兄之所以能如此投缘,重要原因就是喜欢八卦。我觉得我们两个当狗子都绰绰有余了。

我们两个躲得远,但还是隐约能够听到谢主任和张启芬的对话。张启芬说:“以前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们在一起吧。”

谢主任说道:“以前我也有责任,对你不够关心。不过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

张启芬听了,说:“思博,这么多年我才想明白了,我真正爱的是你。我们复合吧。”

谢主任说:“不可能,我不爱你了。”

张启芬说:“我不在乎,只要能够更你在一起。”

谢主任说道:“不可能,我忘不了那件事。”

张启芬咆哮道:“思博,我错了,我爱你”说着便要跪下去

躲在墙角的我和师兄看得是大眼瞪小眼,过了半晌师兄才小声对我说:”小景,你冒充思博的女朋友把他给拉回来啊。张启芬又来这套了。”

我大惊,气愤的说到:“你有病啊,我们都是一个科室的,要是传出去怎么混啊。徐亮把我休了又怎么办呢?要不你装基友把他拉回来,因为他是同性恋,所以对女的没兴趣,合情合理。”

这时张启芬拿了一把刀出来貌似要割腕,我当时都呆了,这比我看的狗血小说都还要狗血。。。我们两个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张启芬真的割了一道口子,谢主任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又回过头去长叹了一口气。。。。我正在研究剧情将会如何进展,大师兄再次说道:“师妹,求你了,救人一命。”

我义正言辞的说:“绝对不行。”却冷不防被缺德事做多了的大师兄把我给硬推了出去。我差点摔倒,幸好扶住旁边的墙才站好

谢思博和张启芬二人看到我,都愣住了。隔了半晌,谢主任问我:“小景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本来想说是被无良的大师兄给推出来的,但转念一想,反正都这个样子,如果实话实说,今天这个事情该怎么收场。算了,算我倒了八辈子的霉,速战速决,就算学雷锋做好事帮谢主任一把算了。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豁出去了。我快步走过挽着谢主任,假账生气的说:“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走。”

聪明的谢主任突然明白了我的用意,打算跟我一起离开。我心里正期盼着楼下众多心内科人士正在就各大医院送上来的病案展开如火如荼的讨论,可千万不要看到啊,否则我将成为21世纪的窦娥啊。

张愣住了,突然间抓住谢主任的衣领哭着说:”我说你怎么这么无情,原来是勾搭上了一个小婊子。”然后如同怨妇一样离开了。我想这个样子倒真相是不像张启芬给主任戴绿帽,反而是谢主任当负心汉把张启芬给甩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真和谢主任在一起了,这也是男未婚女未嫁啊,正常恋爱怎么变成婊子了啊?这种女人实在惹不起,我再次感叹时运不济啊,怎么这么倒霉啊

我本来想跟张启芬骂回去,但想到本来也不关我半毛钱的事情,而且楼下正在开年会,要是被人看到,我可就名扬全国了。算了,还是赶紧走了了事。没想到张气呼呼的捂着貌似还在流血的伤口走得更快,等她走远后谢主任苦笑了一下,对我说:”小景,谢谢你哈。让你见笑了。”

我当时也很尴尬,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怕,谢主任已经单身了快10年了,万一谢主任对张就情未了,如果有一天谢主任脑袋进水原谅张启芬搞个世纪大复合,那我就死定了。越想越气,也顾不得长幼尊卑了,直接把我那还躲在墙角的师兄给拉出来了,狠踢了两脚,走掉了。留下了他和谢主任面面相觑。

张启芬要主委会立刻给她定机票,可悲的是主委会那几个神仙居然是派我送她去机场。我们大概开车走了不到5分钟,张启芬让我停车,自己打车去机场了。还说我是狐狸精,小三。我真的醉了,暗骂张启芬活该被印度人甩了,所谓学术权威,就是人渣一个。而我则是惹不起,总躲得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