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短篇精品

短篇精品

发表时间:2019-09-29 10:24
挽竹文学为书迷带来短篇精品小说,短篇精品包含了短篇精品推荐,男主疯狂黑化短篇精品和短篇精品合集等精彩内容,其中收录了星满天、郑团团、白衣、半糖等优秀作者的作品,和他们的《如若不曾相遇过》、《沉沦》、《何如当初莫相识》、《依依深情寄凉心》等优质小说。错过了的书迷,千万不要后悔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何时了春风小说
    作者:时生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何时了春风》又名《风花雪月何时了》是时生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叶微芮陆宁烨。何时了春风主要讲述:叶微芮原本是陆宁烨最钟意的另一半,视为亲人的存在。一场陷害,让她成毁了他家族的罪魁祸首。他为了报复她,跟她解除婚约,娶了别的女人,折磨地她生不如死。

    精彩节选:

    这一切要不是因为许泽,她跟陆宁烨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陆家人也不怕一个接一个死去!

    “啪!”又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许泽容不得叶微芮顶撞自己,他上下打量着叶微芮,目光停在了她的肚子上。

    “肚子里怀了孩子是吧?只可惜他可能见不到这个世界了!”他戏虐着道,说完不顾叶微芮惊恐的眼神,一脚狠狠朝她肚子踹去。

    “不要!”

    叶微芮惊恐的尖叫声传入了陆宁烨的耳朵里,他的心仿佛都被揪在一起。

    “混蛋!”他狠狠的握着拳头,满是愤怒。

    这一脚踹得叶微芮接近昏厥,疼痛传遍全身,她咬牙受着这一切,如今,眼前的许泽像是个恶魔,让人害怕。

    一系列折腾下来,叶微芮都是咬牙承受着,倒是许泽,累的粗喘息着。

    “许总,累了吧,要不要我们几个帮帮你?”一旁看热闹的人坏笑着道。

    许泽看了看几人面露着色相,冷哼一声,“也罢,这个女人就给你们了,她不配得到温柔的对待!哈哈哈!”

    许泽话音一落,几人早就迫不及待的上前解着衣扣了,要说这叶微芮,人和名字一样,长得水灵灵的,会所那些女人自然是不能和她相比,众人早就心痒痒了。

    可他们又担心这是许泽的独宠,自己开口索要,只怕会乱了分寸,得罪了他,看着许泽将她当成玩物一般玩弄,他们只觉得有戏。

    对于许泽来说,看着叶微芮求饶一般的模样,心里别提多畅快了,再说,这香艳的一幕被陆宁烨看见了,再解气不过了。

    看着朝自己走来纷纷解扣的众人,叶微芮当即明白了她们要做什么,她宁愿自己受到的是拳打脚踢也不想被他们……

    她不断的摩擦着帮着自己的绳索,想要逃开绳索的束缚,“你们不要过来,知不知道你们这是犯法的!”

    她试图用法律来遏制住他们,可是换来的却是他们嗤之以鼻,“法律?我们就是法律!哈哈哈,跟我们谈法律!”

    叶微芮绝望了,她愤恨的朝一旁的许泽望去,他只是抽着烟,看戏一般的看着她们。

    “许泽!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一切,分明都是你的错啊!凭什么!凭什么!”她带着哭腔喊道。

    许泽冷冷的撇了她一眼,语气阴冷,“错只能在你身上,怪就怪……呵呵……”他朝她肚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不在说话。

    眼前的一行人有些迫不及待了,“女人,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谁不知道许总向来宅心仁厚,关于女人,从来不当回事,你还指望什么呢!”他说完就朝叶微芮扑了过去。

    视频里,叶微芮娇小的身躯被一个人接近裸露的男人遮盖住,只剩下她的头在不断偏转躲避着男人的亲热。

    开始阅读
  • 也曾嗜你如命小说
    作者:温宁
    分类:都市言情
    来源:悠书阁
    状态:完结

    《也曾嗜你如命》是温宁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温宁陆晋渊。也曾嗜你如命主要讲述:温宁的十八岁对于她来说是无比惨痛的,一场诬陷,她受了十年的牢狱之灾,出来之后她不再是以前那个眼角明媚的女子。

    精彩节选:

    没想到,还是个熟人。

    温宁沉着脸色,不想理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赵雅琳和她的外甥女刘莉莉。

    当年赵雅琳成功小三上位,带着张家一群人得道升天,这个刘莉莉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没少踩着她向赵雅琳示好。

    真巧,倒是在这儿碰上了。

    “温宁?”赵雅琳看到她,有些诧异。

    温宁在陆家不是应该受苦受累吗,怎么看着没缺胳膊没少腿,面色红润有光泽,气色比那天走时还好了许多,完全不像狠狠受了折磨的样子?

    在温宁回陆家以后,赵雅琳天天诅咒她赶紧死在那里才好,这样,她的女儿才能一生无忧。

    现在,看到温宁活得好好的,她心里一口气憋着,很是难受。

    “你怎么会在这儿?”刘莉莉本以为温宁还在监狱,语气很狂妄。

    “你都可以在这儿,我怎么不行?”温宁一点没客气,怼了回去。

    刘莉莉这种人都可以来,她凭什么不行?

    “你还以为你是温家的大小姐呢?”刘莉莉气得很,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温宁那副高傲冷静的神情,一个囚犯而已,哪来的底气对她逞威风。

    “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进来是来买东西的,买得起就好,还要论出身?”

    转脸,温宁看了看一旁看戏的导购,“不好意思,这件裙子是我先看上的,麻烦你让她们还给我。”

    温宁本来不打算和人争,一件裙子罢了。但见到刘莉莉这副咄咄逼人的架势,便决定不再忍让。

    “买得起?”刘莉莉冷嗤一声,赵雅琳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却装出一副温婉大方的神情,“胡说什么呢,宁宁,你才刚刚出狱,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上次温启墨给温宁的支票,当场就撕了,温宁要是想在这儿赌气,她也不介意让她出个丑,认清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份。

    导购本来还在犹豫,因为温宁的样子太过镇静,她也不敢贸贸然得罪,但,一听见赵雅琳说她进过监狱,立马,嘴脸就变了。

    “对不起小姐,我看到是这两位女士先拿到的,要不,您去别家看看?”

    进过监狱的女人,想必不怎么好惹也没什么钱,所以,导购直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算把温宁赶出去。

    “原来,你们店还有往外赶客人的规矩。”温宁冷冷看她一眼,什么叫狗眼看人低,她是见识到了。

    开始阅读
  • 深情不变念经年小说
    作者:小仙球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麦子云
    状态:完结

    《深情不变念经年》又名《一念情深,再念成殇》是小仙球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夏时漪顾北曜。深情不变念经年主要讲述:夏时漪在最无助的时候被顾北曜带回家,从此以后,他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深深的爱着他,渴望着他的怜爱,可他心中藏着白月光,从未正眼看待夏时漪,当她不择手段成为了他的女人。

    精彩节选:

    “漪漪,你怎么能去相亲!”顾北曜怒气冲冲的说道,口腔里满是酒气,他该是醉了。

    “我为什么不能相亲?”我说。

    “你还是我的妻子。怎么敢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会?”他呼吸沉重,下巴磕在我的肩窝处。

    我努力掰着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徒用力气罢了。

    “顾北曜……唔……”

    他翻过我的身,将我带进怀里,一下子堵住了我的嘴,不顾我的挣扎,狠狠的搂住我的腰。

    我咬紧牙关愤怒的瞪着他。

    他把我抵在路灯的杆子上,舌头顶着我的牙齿。

    “顾……”

    半晌,他松开我,拖着我,一把将我塞进车里,锁上车门,高大的身躯袭上来,将我压在后座。

    我害怕极了,“顾北曜,你要干什么?!”

    “漪漪,你惹怒我了!”他说。

    我全身颤抖不已。

    顾北曜沉浸在怒火里,“漪漪,你是我的妻子,只能是我的。”

    燃烧着我的全身,我忽然不争气的大滴大滴的掉眼泪。

    这眼泪并非是因为此时顾北曜的强迫,全然是一种没来由的伤感。

    他骤然的停下来,“漪漪,别哭。”

    “顾北曜,你从前也是这么强迫我的吗?”我问。

    他失笑,伸手将我的衣服收拢,抱着我坐起来,冷静了下来,“我从来没有强迫你。漪漪。”

    “那是我主动引诱你的?”

    “……”他将我抱进,轻柔的吻着我的额头,“你真的变了,漪漪。”

    “哪里变了?”我问,已是猜到,“从前真的是我引诱你?”

    开始阅读
  • 依依深情寄凉心小说
    作者:半糖
    分类:短篇虐恋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依依深情寄凉心》的主角是秦涵依纪凉睿,是半糖写的一本短篇虐恋,小说讲述了:秦涵依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但是殊不知在这个兵祸年代,哪有什么所谓的爱情存在,当她将自己的一切交给纪凉睿的时候,才是彻彻底底输了这场游戏。

    精彩节选:

    秦木棉披着单薄的睡衣,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暧.昧后的痕迹。

    见到秦涵依,她似乎很是吃惊,随即,娇美的面上又浮起了一抹冷笑。

    她故意用她叫破了的嗓子说道:“哟,姐姐啊,你刚刚被少帅用家规罚了,还敢到处跑啊?”

    秦涵依擦掉嘴上的血迹,望着面前的女人,眸底都是恨意:“秦木棉,你别得意!你不是他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现在的我,就是将来的你!”

    秦木棉冷笑:“渍渍,姐姐,你可别污蔑少帅!他是真心待我的,你看,他娶别的姨太的时候,有用过八抬大轿和这么大的排场吗?”

    秦涵依脸色一僵。

    是啊,之前的四个,又有哪个是这样娶回来的?

    她在这里听了一夜、看了一夜,也该死心了。

    “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伺候少帅的!”秦木棉娇笑着:“本来少帅不让我说的,但是马上也快天明了!少帅说,今天他去南城政府拿了章,就会给你写一份离婚书!以后,你就只是少帅府里最卑贱的奴隶了!”

    秦涵依的心猛地一颤。

    “知道谁会成为他的正妻吗?”秦木棉说着,凑到秦涵依的耳边,低笑:“是我!因为啊,他说本来谁都可以,但是恰好你和我有仇,所以就是我了!姐姐,我还要感谢你呢!”

    秦涵依霎时眸色猩红。

    纪凉睿是故意的!他明知道当初要不是秦木棉的母亲进门,气得她母亲得了病,她又怎么可能三岁丧母?!

    他不是没有见过她那些年的伤,都是拜这对母女所赐,可是,却还是要给她们荣耀!

    这一刻,秦涵依清晰地感觉到,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碎掉了。

    “是吗,秦木棉,那我祝你能够坐稳现在的位置,不要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秦涵依说完,冲鸢儿道:“我们走。”

    只是,二人才刚刚转身,身后的秦木棉就猛地抬脚。

    鸢儿扶着秦涵依本就十分吃力了,这么一来,顿时没有站稳,一起摔到了地上。

    鸢儿的痛呼声似乎惊动了门内的男人,房间门再次打开,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蹙眉望着地上的主仆二人,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少帅,姐姐专门跑过来听我们洞房,听了一.夜晕倒了,我想扶她,她却骂我……”秦木棉娇滴滴地道。

    “听我们洞房?”纪凉睿眸底燃起兴味,心头涌起愉悦。

    开始阅读
  • 蚀骨情痴小说
    作者:纳兰松松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云起
    状态:完结

    《蚀骨情痴》是作者纳兰松松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傅景辰乔安然。蚀骨情痴主要讲述:她爱他十年,却换来的是,他带着其他女人在她面前温柔缱眷,耀武扬威,他与她相恋是他蓄谋已久的报复,他恨她入骨,然而当乔安然被婚车撞飞,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傅景辰觉得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灰,然而时光不能倒流,一切不能重来。

    精彩节选:

    “宇琛,我想吃雪糕,你去给我买好不好?”乔安然看着前面的小卖店,轻声恳求。

    “好,你在这等我,我现在就去。”她这么忧伤,这么绝望,明知道她身体不适,但他不忍心拒绝。

    华宇琛下了车,向着前面不远的小卖店跑去,买了一个她最喜欢吃的雪糕,当他折回来的时候,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乔安然开着他的车走了,他的心顿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安然,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今天是乔安然的爸爸出殡的日子,也是傅景辰和韩紫雪结婚的日子。

    坐在豪华奢侈的婚车上,傅景辰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高兴,沉黑的俊脸,布满了寒霜,深邃的锐眸透着不耐烦的寒意。

    “景辰,今天是我们的大好日子,你不高兴吗?”韩紫雪看着他那烦躁的样子,心里又恨又嫉妒,一定是因为乔安然那贱人,他口口声声说不爱她,但他的情绪却极容易被那女人牵动。

    “怎么会,别想那么多。”傅景辰敷衍地说着,伸手扯了扯领带,把脸转到车窗外,蓦地,一抹红色的人影闯进了他的视线里,他的动作一顿,瞳孔蓦地放大,随即发出了惊恐焦急的大吼,“停车,快停车……”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长空,随着砰地一声,一个穿着大红裙子的女人,撞在了车上,反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殷红刺眼的鲜血宛如雪地里的红梅,在路上绽放。

    “啊……”撞死人了,看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女人,被吓坏了的韩紫雪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看着女人被车撞飞的那一刻,傅景辰的心就像被千刀万剐般,他如受困的猛兽,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还没有等车子停稳,就推门跳了出去,向着那倒在血泊里的女人嘶吼:“乔安然……”

    “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突然跑出来……”司机惊恐地摇着头。

    是她,是乔安然那贱人,韩紫雪瞠大眼睛,愤怒地瞪着被傅景辰紧紧抱在怀里的女人,气得握住拳头,猛捶座椅:“贱人,你要死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为什么偏要破坏我的婚礼?”。

    这个女人是骄傲的,就算在最难堪的时候,她都不会容许自己低下头,但傅景辰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会选择这么极端的办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开始阅读
  • 何如当初莫相识(顾微微傅景琛)小说
    作者:白衣
    分类:都市言情小说
    来源:悠书阁
    状态:完结

    《何如当初莫相识》是作者白衣创作的言情小说,又名《许你情深共余年》《余生共度》《如何当初莫相识》,小说主角是顾微微傅景琛,何如当初莫相识主要讲述:一场车祸,顾微微变得血肉模糊,怀孕身孕,危在旦夕之时,作为家人的傅景琛却主张放弃顾微微的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腹中的婴儿已经九个月,顾微微不愿自己惨死,更不愿孩子惨死,还没得到他的爱,怎么甘心撒手人寰。

    精彩节选:

    第二句才唱完,她就捂着嘴跑去了洗手间,干呕了起来。

    校长是个年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见女老师这样的情形,马上就明白了,忙上前去递了一张纸:“微微,你的身孕有几个月了?”

    顾微微漱了漱口,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三个月了,真闹腾,我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可没这么辛苦。”

    校长一惊:“你已经有一个孩子了?面试的时候没听你说起啊。”

    顾微微眼中的神色暗淡了些:“嗯,后来没保住。”

    校长闻言,为此感到抱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没事的,您不用放在心上,这事儿都已经过去三年多了。”顾微微说着,双手搭在尚未隆起的小腹上,“现在能有这个宝宝,我已经赶到很知足了。”

    顾微微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微乱的发丝,冲校长笑了笑:“那我先回去上课了。”

    “唉,等等。”校长却是伸手拦住了顾微微的去路。

    顾微微不解,校长示意她跟自己的回办公室。

    校长见顾微微坐稳当了这才说:“当初你来应聘,也没有教师资格证,我们是看你有海外留洋的经历才考虑让你来教孩子们一些英文的。”

    顾微微点了点头,对于校长的收留之情,她很感激,所以工作的时候也格外的卖力。

    开始阅读
  • 沉沦小说
    7
    沉沦
    作者:郑团团
    分类:短篇小说
    来源:平治文学
    状态:未完结

    《沉沦》是郑团团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燕晚慕廷琛。沉沦主要讲述:战火硝烟之中,燕晚曾经相信过慕廷琛许诺过的永远,可是这乱世之中朝不保夕。又哪会有什么永远呢?!相信这话的她不过是一个笑话。

    精彩节选:

    民国十三年,少帅府。

    “夫君可会好好疼惜燕晚……啊!”

    天旋地转之间,燕晚猛地被男人压在了身下,他伸手覆上她的手,十指紧扣。

    “燕晚,安分地做我的副官不好么?”他看着她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你就没想过,做我的女人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代价?

    燕晚秀眉微蹙。

    下一刻,血红的嫁衣被无情撕碎,刹那间,撕裂的痛楚铺天盖地传来,他对她没有任何温情,有的只是粗、暴和折磨。

    “慕廷琛,你!”

    燕晚咬牙忍受着他带给她的疼痛,心里茫然极了,自己不应该被他捧在手心温柔对待吗?

    “你们燕家一日日做大始终是我的心腹之患,而你更不该肖想少帅夫人的位置……”

    话音未落,燕晚只觉得眼前白光一现,锋利的匕首瞬间划破她的右手手腕。

    鲜血喷射,红的刺目。

    燕晚瞳孔骤然瞪大,满眼不可置信,“你,骗子!”

    她想问为什么,可出口的质问却只化作这悲愤的三个字。

    樱花树下,白首之约,他都忘了吗?

    “骗子?”慕廷琛施虐般地拽起她的头发,语气带着彻骨的冷,“你们燕家人还真是够无耻,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反咬一口。当燕北尧以燕家军不出战江东为由逼我娶你,放弃心儿之时,你就该料到有此下场!”

    心儿又是谁啊?

    燕晚忽然低低笑了起来,笑出了血泪。

    原来,如此折辱她,给燕家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只是因为她霸占了原本属于他心上人的位置而已!

    可,是谁曾说,不在乎这江北十三省,只在乎她是否安好?

    又是谁说,若江北十三省和她冲突,他宁愿舍了这十三方地界也只要护住她?

    誓言犹在耳畔,而他却已另结新欢!

    看着燕晚眸中悲凉的泪,慕廷琛只觉得异常讽刺,他用力握住她鲜血淋漓的手腕,狠力碾压:“你如果愿意说服燕北尧那个老匹夫放下军权,将手下的军队整合到我麾下,我可以送你们到国外安养晚年,否则……”

    “否则怎样?”燕晚已然痛到麻木,她收起悲凉的笑,静静地看着盛怒的慕廷琛,“届时父兄手上没有兵,没有枪杆子,恐怕我们燕家就是你砧板上的鱼肉,任你砍杀殆尽!”

    跟随慕廷琛作战三年,她深谙他的手段,绝不给敌人任何反扑的机会,向来都是斩草除根。

    他已经将燕家视作眼中钉,又怎会轻易留下活口?

    慕廷琛恼怒她的不配合,也恼怒自己的心思被她看透,他愈发用力的碾压她流血的手腕,燕晚痛的几欲昏厥。

    “你们燕家就没有一个省心的东西,燕北尧两父子几次三番阻扰我对江东的作战计划,而你燕晚更是让我成了负心人,违背了对心儿的誓言!”

    燕晚嘴唇翕动,一张一合:“可你也对我……发过誓啊。”

    “什么?”

    慕廷琛听的不真切,正待追问时,视线陡然落在燕晚身下洁白的绢帕上,白的刺眼。

    下一瞬,慕廷琛咆哮的怒吼响彻整座少帅府。

    “贱人,该死!”

    开始阅读
  • 如若不曾相遇过小说
    作者:星满天
    分类:都市言情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如若不曾相遇过》又名《无情不似多情苦》是星满天所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易欢明泽。如若不曾相遇过主要讲述:结婚三年,易欢与明泽之间根本不像是夫妻,却像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易欢喜欢了明泽十一年,而明泽喜欢的一人一直都是她的妹妹。如果不是因为三年前的一场算计,此时明太太的位置本该是那个被他放在手心上的人的。

    精彩节选:

    他的声音好轻好温柔,伴着嘴里腥甜的血丝,都被融进了她的身体里。牙关的咬合力在慢慢缩小,是注射的镇定剂发挥了作用。

    明泽看着缩成一团泣不成声的易欢,心房一阵阵收紧。

    斩草除根真的是太有道理了,他有意退让一步,让易家自身自灭,没想到还是死不悔改,兴风作浪!

    明泽将被子盖在易欢的身上,便走出了房间,他一身阴戾气,让靠近的人都感觉空气冷了三分。保镖诚惶诚恐的跟着,明泽冷声道,“如果找不到小姐,你们统统都别回来了!”

    白婷扛着装有檬檬的大口袋,一路小跑,躲进郊区一个废旧的仓库,一路上檬檬都在哭喊。

    她的腿因为三年前的枪伤落下了残疾,办事非常不利索,光是打听易欢的住处和假扮清洁工就花了她不少的财力和体力,好在人是抓到了,今天就是报大仇的良机!

    她打开袋子的时候,檬檬的脸上身上已经被磕磕碰碰撞的青紫。

    白婷早就被小孩的哭喊声逼的心烦意乱,迎上来,就一巴掌厌恶的打在檬檬肉嘟嘟的脸上!

    “小贱人!跟你妈妈一样招人烦,不许哭!”

    檬檬从没见过这样的坏人,惊吓和脸上热辣辣的疼痛感让她哭得更加凶猛,“妈妈!妈妈!”

    白婷把檬檬往一堆破布上一扔,“别叫你那个下贱的妈妈,要不是她,老娘也不会有今天,现在就让你来替她赎罪吧,不准叫!再叫我就割断你的舌头!”

    檬檬摔在布料上,很软很厚,没有大碍,

    她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睡觉的时候,是妈妈抱着的,醒来就装在一只大袋子里,还以为是要玩躲猫猫的游戏,直到被撞疼了,妈妈也没哄她,她就害怕的哭了起来。

    檬檬快三岁了还不会走路,她一边撕心裂肺的哭,一边顺着布料堆往下爬,突然间从布条堆滚落,摔在了水泥地上,额头着地,“砰”一声响。

    然后她艰难的用力,也只是坐在地上,委屈的伸着双手要抱抱,嘴里不停的喊着,“妈妈,妈妈……”声音越来越大,撕心裂肺一般的喊着,“抱抱,抱抱檬檬。”

    白婷回头看着她,这孩子个子这么高,少说也有三岁了吧?“这么大了你还不会走路只会爬,你是瘸子吗,小贱人,就是因为你的贱人妈坏事做多了,才会让你变成瘸子的!”

    她的模样倒是像极了易欢,白婷内心更是憎恨,她冷不防拿出刀片,靠近檬檬的脸,“我要是划花你的脸,你就不用长得像你妈妈了,来乖乖……”

    檬檬因为早产出生,不仅先天发育有问题,过敏体质,还容易生病,几乎是在陆原和易欢的溺爱里成长着,所有危险的东西,易欢都要一遍遍的告诉她不能靠近不能触碰,比如滚烫的开水,比如插孔,比如刀和尖锐的针头。

    开始阅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