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开学季不可错过的甜宠文

开学季不可错过的甜宠文

发表时间:2019-09-06 13:30
挽竹文学为您带来精品专题书单开学季不可错过的甜宠文。该专题包含了甜宠文现言推荐,娱乐圈甜宠文现言推荐,女主软萌的甜宠文等内容。专题收录了苏静初、海带结、南国媄人、红叶知羞、罗衣对雪等多位作者的优秀作品,其中有《与你一诺相许顾欣连章睿》、《宠溺暖萌小甜妻》、《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大佬你有桃花劫》、《跟乔爷撒个娇》等小说。超级甜腻的言情小说,不可错过哦!
  • 跟乔爷撒个娇小说
    作者:罗衣对雪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摩卡
    状态:未完结

    《跟乔爷撒个娇》是罗衣对雪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叶佳期乔斯年。跟乔爷撒个娇主要讲述:八岁那年,叶佳期被后妈赶出家门,十四岁的乔斯年用一根棒棒糖将她骗回了家。自那时起,她就赖上了乔斯年。二十岁生日宴上,叶佳期喝醉了,一不小心就爬了男神乔斯年的床。

    精彩节选:

    气氛有点僵。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四周的气压下降得厉害。

    叶佳期心口不安,她又说错话了吗?

    她背着双手,不敢看乔斯年那张阴沉、冷漠的脸,就好像她欠了他很多钱似的!

    “乔爷……”

    叶佳期刚想说“乔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但就在这时,乔斯年的手机响起。

    震动声打破寂静,在这空旷的室内显得有几分突兀。

    乔斯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转身接起,避开叶佳期。

    “喂。”

    “爸爸!”

    一道清脆、欢脱的童声从手机里传来。

    乔斯年大步往更衣室的方向走,脸色不再似刚刚那样阴沉。

    站在原地的叶佳期愣住了。

    这里太安静,安静到她听见了手机里的小孩子叫乔斯年“爸爸”。

    她绝对没有听错。

    原来,他早就结婚了?

    也是,她早就听说了,乔斯年和方雅的感情很好,方雅是乔宅上上下下认可的少夫人。

    她在乔家生活了十几年,虽然没有见过方雅,但乔斯年经常去英国,她早有耳闻。

    开始阅读
  • 大佬你有桃花劫小说
    作者:红叶知羞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潇湘书院
    状态:未完结

    《大佬你有桃花劫》是红叶知羞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顾乔贺骁南。大佬你有桃花劫主要讲述:商业大佬贺骁南连累顾乔上了一条胳膊,许诺她一个条件作为补偿。但让贺骁南没想到的是,软萌无害的顾乔竟会以婚姻作为条件。

    精彩节选:

    她不客气的推开顾霆寒的手臂,面露嘲讽:“顾少是在害怕吗?”

    男人脸色阴沉得可怕,“我怕什么?”

    “怕什么?在云城,能胜你顾家一筹的,贺家是为数不多的一个,所以——”

    顾乔故意停顿了一下,盯着顾霆寒阴鹜的脸,一字一顿:“你难道不怕我攀上贺骁南,借助他的力量,将你顾家这些年欠我的,都替我讨回来??”

    顾霆寒的眸色陡然一深,牙关轻轻挫了挫,顾家欠她的!

    是啊,顾家的确欠了她的!

    只是,之前的那些年,她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所以他轻视了这一点,他不曾想,小丫头终究会长大,甚至已经到了难以掌控的地步。

    “顾乔,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贺骁南那个人,没有你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烧死了,那我就浴火重生好了!”

    顾乔满不在乎的回应,转身,推门进了花园。

    顾霆寒还没说出的话哽在喉头,气竭又无处发泄,只得铁青着一张脸,跟在后面。

    姚倩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段顾霆寒会回来。

    看到两人一起进门,姚倩先是愣了一下,连忙放下手里的礼服,热切的朝男人打着招呼:“霆寒,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顾乔是透明人。

    对母亲这种跪舔的态度,她已经司空见惯。

    顾霆寒冷冷的嗯了一声。

    大概是不想当着这母女的面流露太多的情绪,男人没做停留,迈着长腿直接上了楼。

    见他离开,姚倩才轻轻松了口气,转身看了一眼垂立在门口的顾乔,发现她眼眸里的光,分明是在嘲讽自己热恋贴了冷屁股。

    姚倩有些挂不住面子了。

    她轻咳一声,敛了笑意,缓缓说道:“过几天是唐家老太爷的生日宴,我想着你应该没有礼服,一早就让他们备下几条,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叫你过来试试!”

    顾乔扫了一眼沙发,上面果然有一条香槟色的长款礼服,旁边还有几个未开包装的礼盒。

    养父顾平康打算跟云城唐家合作一单生意,拉锯战进行了几个月一直未谈成。

    姚倩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说唐家大房里有个病秧子的唐大少。

    听说还是单身。

    顾乔心里清楚,邀请她参加贺寿宴是假,想必相亲才是真。

    毕竟,顾家参与的大大小小的宴会,什么时候特意会给她备过礼服?

    “衣服我拿走,晚上回寝室再试吧!”

    她白皙的指尖挑了挑礼服的肩带,反应平淡。

    姚倩知道女儿执拗,也不勉强。

    她们的关系,维持表面的平和还可以,说多了就是互呛。

    她让佣人把礼服包起来,又从角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制作精美的请柬,递给顾乔。

    看了上面的日期,是在两周后。

    “到时候学聪明点,见了唐老太爷,嘴巴甜一些!你要知道,顾家待你不薄,你顾伯伯对这门亲事也很重视……”

    姚倩有点不放心,这是她提出来的和亲,为此还得到了顾平康的赞扬,如果顾乔不配合,她的脸就丢尽了。

    “妈,唐大少是个瘾君子,你知道吗?”

    顾乔突然打断母亲暗含警告的言论,打量着姚倩。

    这个问题,在顾乔的脑袋里已经盘踞了一阵。

    她今天被人绑架的事,顾霆寒那边都已经清清楚楚,可是自己母亲,眼中看到的,似乎只有利益。

    她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与她无关。

    姚倩一怔。

    唐家大少是瘾君子的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唐家那样的门户也未必会就低,迁就她带过来的这个拖油瓶。

    开始阅读
  • 暖妻入怀小说
    作者:夏染雪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落尘
    状态:未完结

    《暖妻入怀》是夏染雪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言欢陆秦。暖妻入怀主要讲述:言欢为了陆秦,从影后甘愿为人妻,用自己的人脉,自己的金钱,将他捧到最高的地方。在他功成名就时,却将她一脚踢开。原来,他要的只是她的熊猫血,是她只有六个月孩子脐带血。

    精彩节选:

    悦然说过,她是极好上妆的一个演员,也可以说是天生就适合这个舞台的,脸小,身高当然也不矮,皮肤极好,脸上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瑕疵,可塑性十分的强。

    悦然突然间来了灵感,哦,小金蚕吗,要不他试一下,能不能变出来一个金蚕小仙女出来?

    而他的手指飞快的拿过了各种的大小的刷子,开始在言欢的脸上抹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他抱着自己的胸口,向后退了一步。

    “完美……”

    言欢微微的侧了一下脸,化妆台上都是有着一圈微白的光线,如同在给她的脸上洒上了一层淡薄的珠光,镜子里在年轻女子明眸皓齿,红唇轻向上扬了几度,带着年轻岁月特有的青春与白净,眼睛明亮,却也如雾似幻,她的头发本就不短,梳成了两个很简单的包包头,上面坠着两颗金铃铛,她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有种叮叮铛铛的声音,清脆入耳。

    她站了起来,白色的衣角也是无风微扬着,那笑清清落落,眉稍亦染上了一些清灵。

    “谢谢,”她对着悦然弯了一下腰。

    悦然微一抬下颌,笑道,“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面。”

    “会的,”言欢笑着,可是却是了心里了加了一句。

    一定会的,因为我们是,是……未来的朋友……

    她走了出去,突来的光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她微微的眯起双眼,迎向头顶上方,那轮刺眼的红日,哪怕是如此,她还想要继续的看着。

    能够生活在阳光下面真好。。

    “你……”导演都是有些震惊了,这么漂亮的小金蚕啊,不会是把主角的光都隐下去吧,言欢的五官如果在平时,是美,可是如果上了妆,那就是惊艳。

    “导演好,”言欢不好意思的扯着自己的裙角,我是不是哪里不好,她眨了一下眼睛,明明是不安表情,可是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清澈入目。

    开始阅读
  • 与你一诺相许顾欣连章睿小说
    作者:苏静初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掌阅
    状态:完结

    《与你一诺相许》是苏静初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顾欣连章睿。与你一诺相许主要讲述:无权无势的顾欣在学校遭遇导师陷害,陷入人生低谷。幸好遇到英俊帅气的心理咨询师连章睿。在顾欣以为命运如此眷顾她,让她得以遇见连章睿时,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早就编织好了一个温柔陷阱。

    精彩节选:

    欧阳茹家境不错,丈夫继承家产,听着也是个相当有能力的人。

    两人算是家族联姻,却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婚后感情挺好,却也没特别深厚。

    抑郁并非发生在丈夫去世后的半年内,而是半年后,这就奇怪了。

    连章睿不动声色旁敲侧击,第一次咨询只是了解来访者的基本情况,再把握方向进行下一次的咨询。

    也让来访者看看跟咨询师是否合适,不合适下一次就不用继续来了。

    欧阳茹对连章睿显然相当满意的,来的时候郁郁寡欢,离开的时候脸上难得多了点浅浅的笑意。

    送走她,连章睿问顾欣:“看出什么来了吗?”

    顾欣的疑惑并不比他少,丈夫去世后,欧阳茹没接手公司,但是每年能拿一笔数目不小的分红,就连女儿也有一份,两人算是衣食无忧,又不用烦恼怎么接管公司。

    女儿又乖巧听话,听着欧阳茹骄傲的语气,怎么看也不是女儿教育上的问题。

    “我觉得她有所隐瞒。”

    连章睿笑了:“怎么说?”

    “她把现在的生活形容得很好,没什么烦恼的地方,却导致失眠,这很奇怪。”

    既然是很好的生活,怎么会失眠呢?

    而且还有抑郁的征兆,这逻辑根本说不通!

    “第一次见面还没建立深厚的信任关系,她有所隐瞒也是应该的。”连章睿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让顾欣替他做好咨询记录。

    “晚饭来不及,宵夜还是赶得上的。”

    可惜他们刚出门,就被人拦下了。

    顾欣一眼就认出面前这个白发苍苍又憔悴的老者正是她的大学老师,几个月没见,他就像是活生生老了二十岁一样。

    不过也是,听说老师年纪差不多,经验和资历也够,校长身体不好准备提早退休,他很有可能会继承这个位置的人选之一。

    风光了半辈子,现在却在最辉煌之前摔一跤还再也起不来,任是谁都要崩溃。

    导师老泪纵横,给顾欣鞠躬:“是我的错,你师母得了肾病,需要换肾,手术和术后护理的费用庞大,对方愿意出这笔钱。如果我不答应,就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她跟我结婚这么多年,也就最近十年才能安稳下来,还没能好好享福。”

    他哽咽着一再道歉,请求顾欣原谅自己。

    看着曾经的老师痛哭流涕,顾欣很难不心软,但是原谅两个字却如鲠在喉,怎么都说不出来。

    为了师娘这样做,她能够理解,却不能够认同。

    毕竟救了师娘,却也害了无辜的袁珺,还有她一手创立的公司,险些因为这件事股票大跌而直接破产。

    老师可能说师娘要救的是命,袁珺失去的只是一家公司。

    但是公司里那么多的员工,很可能其中有家庭里的顶梁柱,失去这份工作,妻儿以后的生活就得不到保障,谁知道会不会也有等着这份工资救命的人在呢?

    她迟迟没出声,导师轻轻叹气说:“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都是我的错,现在澄清了,你也不用继续留在这个小工作室,可以去医院工作。有学校担保和介绍,去三甲医院是绝对没问题的。”

    实在不满意,他也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卖掉,偿还顾欣这段时间的精神损失费。

    顾欣嘴唇一颤想开口,肩膀却被身后的连章睿压了压。

    她不知道为何,虽然连章睿没开口,自己却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没吭声了。

    连章睿对导师笑笑:“霍老师是吧?谢谢你大学的时候对顾欣的照顾,现在她毕业了,想去哪里工作是她的选择。既然霍夫人正等着这钱来救命,顾欣怎么好强人所难。霍先生可以放心,精神损失费顾欣要的不多,只会要一块钱意思意思。”

    一块钱的赔偿,意义更多在于证明顾欣的清白,而不是为了这笔赔偿金的数目。

    “天黑了,霍先生还要回去照顾夫人吧,我们就不多留你了。”连章睿示意顾欣跟上,两人很快离开工作室去附近二楼的餐厅包厢。

    包厢的窗户正对着工作室,顾欣看到导师等了一会才转身走了。

    “注意旁边路上的车子,黑色那一辆。”

    她看到车窗放下一半,似乎跟导师说了两句,才开车离开。

    连章睿一边点餐一边解释:“那辆车里的应该是记者,是那位霍先生特地叫来的。”

    顾欣浑身血液就跟冻住了一样,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老师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当然,他现在晚节不保,只能示弱。如果刚才你说错一句话,比如收下那笔巨大的精神赔偿金,他找人公开出去,原本受害者被同情的角色就要调换过来。”

    一边是等着肾源的结发妻子,一边是相处几年的学生。

    他都放低姿态来求学生原谅,这个学生居然反过来要拿走师母的救命钱!

    新闻题目连章睿都能立刻列出来,顾欣哭笑不得:“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帮忙列标题?”

    “放心,刚才你没开口,都是我说的,没什么问题。”他既没代顾欣收下这笔巨款,只要一块钱作为象征意义。

    顾欣没说原谅,却也没有咄咄逼人,就算记者拍下来公布出去,谁都挑不出什么问题。

    最多说顾欣太冷漠了一点没立刻开口,但是说她看到老师变成这样子太震惊一时没回过神来也说得过去。

    “这里的烤串不错,吃辣吗?”

    “能吃一点,”见连章睿气定神闲地点了一堆,顾欣也跟着镇定下来。

    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就不会有事。

    连章睿点的都是最辣的,顾欣以为他能吃辣,后来发现这人吃一口就喝一口冰啤酒,明显是吃不了辣,却又喜欢吃辣。

    真是矛盾,却又莫名的可爱。

    明明前一刻连章睿还是运筹帷幄的样子,下一刻就吃得嘴唇通红满头大汗,一口接一口地灌着冰啤酒。

    顾欣原本对他更多的是尊敬的师长和前辈,现在终于有点同辈的亲近了。

    看到连章睿吃得那么痛快,她的胃口也变好了,两人一起干掉了一大盘的烤串,最后还一人点了一碗凉面,撑得快走不动回去。

    连章睿把她送到门口,又看了外面一眼:“明天休息,你可以睡个懒觉再起来。”

    顾欣有点疑惑,还是乖巧地点头道了晚安,目送他离开才关上门睡觉。

    第二天她看到大门口守着的导师就明白了,他显然没死心,顾欣心里对这位一直尊敬的老师简直失望透顶。

    昨晚自己没发现导师的陷阱,现在仔细想想,导师出去开个讲座至少二十万打底,师母的医药费是不缺的。

    他根本就没必要铤而走险,不过是因为这笔钱赚得不费劲,又有个现成的替罪羊。

    往外一推,导师既得了大笔钱,又能撇清干系,何乐而不为?

    东窗事发,他的苍老和憔悴,还有上门来道歉,都是为了做戏,挖了个大坑等着顾欣跳进去。

    要不是有连章睿在,她说不定又跳进同样的大坑里,这次未必还能再翻身了。

    顾欣躲在窗帘后面看了一会,导师打定主意要等下去,日头渐渐热了,他满头大汗在工作室门口暴晒,既不打伞也不戴帽子,路过的零星几个路人有认出他的,似乎看导师可怜问了两句。

    开始阅读
  • 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小说
    作者:南国媄人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落初
    状态:未完结

    《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是南国媄人所写的一本都市爽文小说,小说主角是权谨墨擎天。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主要讲述:曾经极度丑陋、自卑的权谨,一夜之间灵魂变换。成为了高高在上的预言女王。“神曰:墨氏集团,三秒内!查封!”三秒一道,墨氏集团即可被查封。从此,再也没人愿意招惹权谨。

    精彩节选:

    “上面突然下来指令,说要查封墨氏。”

    “订婚宴上的事情我都看到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心脏不好,也不会惹得他误会你,我替他向你道歉。”

    权谨停下脚步,沉着一张脸盯着眼泪汪汪的女生。

    二流安家的安云暖。

    倒是长了张让权谨一看就想抽的脸。见权谨‘吓傻’在原地,安云暖紧抓着权谨的手腕,哭诉道:“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权谨,你快去求求伯父吧,只有你们权家能救......”

    神经病!

    权谨反手抓过安云暖的一把头发,接着就是一个后空翻。

    只听到重重地一声响,安云暖猝不及防被甩倒在磨砂地面上,骨头都差点被摔断了。

    “嘶......”

    “你怎么.....”安云暖神色痛苦地倒在地上,溢着血丝的手掌捂着膝盖,满脸错愕与不可置信地盯着权谨。

    直到这时,安云暖才注意到......

    听到墨家出事的消息,权谨她.......没有半点的反应!

    一双眼睛就这么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安云暖,那一种傲慢的神情,是安云暖认识权谨这几年以来,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硬生生让你觉得,低她一等!

    就连权谨出口的语气,都充满了藐然:“墨氏集团,就是我下令查封的!丑东西,再碰我就弄死你!”

    就这么几句话从权谨口中说出来,劈得安云暖脑子嗡嗡作响,直接傻眼了:“墨氏,墨氏被查封.....是你干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开始阅读
  • 宠溺暖萌小甜妻小说
    作者:海带结
    分类:霸道总裁小说
    来源:小说520
    状态:完结

    《宠溺暖萌小甜妻》是海带结所写的一本霸道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苏南庭顾莎莎。宠溺暖萌小甜妻主要讲述:一场阴谋,顾莎莎被血亲送上形似陌生人的苏南庭的身边。当阴谋暴露,保护她的,却又只有苏南庭愿意保护她。

    精彩节选:

    “你还是知道叫我姐夫的人啊,那为什么在我和你姐的新婚之夜爬上我的床啊。”苏南庭其实不想说这样的话的,可是内心又觉得这个样子让一个女人数落自己,又有点没有面子。

    顾莎莎被苏南庭的话说的也是一愣一愣的,因为这话从苏南庭的嘴里说出来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听着觉得这一切就像是自己的错一样。

    毕竟自己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道理能够再去反驳苏南庭的话,自己只好无言的低着头坐在那里。

    最让人觉得尴尬的事情就是空气突然安静,顾莎莎真的是不太喜欢这个没有声音的场面,觉得自己怎么样做都是尴尬的。

    苏南庭倒是觉得没有什么,毕竟这件事情自己本来就是站在上游的,所以当看到顾莎莎那个女人不在说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是胜利了。

    “怎么?被我说中了,所以觉得没有颜面了?既然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还害怕别人去说你吗?”

    苏南庭继续对着顾莎莎进攻着,反而觉得这个样子的顾莎莎显得是那么的可爱,一瞬间的这样的想法就让苏南庭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怎么可能这样想呢。

    使劲的摇了摇头,远离顾莎莎的面前,不能在继续在她的面前呆着了,否则的话自己真的就肯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了。

    顾莎莎看到苏南庭已经远离自己,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瞬间觉得远离苏南庭的空气是那么的舒服。

    苏南庭四处打量着顾莎莎的房间,觉得这么小的空间竟然能够让自己有种依赖的感觉,总之这种感觉是很奇怪的。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如果你没什么事情,只是来看我笑话的话,那么你已经成功了,所以你可以走了。”

    开始阅读
  •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小说
    作者:葉雪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落尘
    状态:完结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是葉雪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宋楚颐晏长晴。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主要讲述:晏长晴到医院检查,结果没想到来了一个男医生。在长辈的撮合下,两人皆为我夫妻。虽然开始不是因为爱情,但晏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

    精彩节选:

    “…嗯,后天上午应该能抽出点时间,我们十点钟民政局门口见,关于拜访你家人的事后天晚上吧,本来我应该提前去的,主要是这几天有几个大型手术要做,实在没有时间”。

    “没事…”,反正长晴对这段婚姻也没抱什么想法。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对方那方面不正常,应该也不用她履行夫妻义务,以后各过各的。

    扯证那天早上长晴睡过了头。

    最后还是保姆张阿姨上来敲门:“小姐,有位宋先生打家里电话来找您”。

    长晴猛地惊醒,赶紧下楼,接电话的时候看了下钟表,十点过五了。

    “晏小姐,从早上九点我打了你不下五个电话,就算不打算扯证了是不是也应该给个电话回应”,宋楚颐声音有种敲击玉石的冰冷。

    “不是的,我…睡过头了”,长晴小声解释,“手机关机没听到”。

    “……你来民政局吧,我在这等你,记得带上户口本”,宋楚颐沉默了下说。

    长晴车子到达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已经看到宋楚颐站在大门口,单手抄裤兜,剑眉斜飞,挺拔清华的身形足以将周围的一切都成为他的陪衬。

    长晴心里压了大石头似得。

    她从小到大想嫁的是傅愈那种,不过傅愈有女朋友了,她也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戴上口罩走过去,宋楚颐清眸浅浅,“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以为你会失眠,没想到你还能睡过头”。

    长晴嘴角抽搐,“我是失眠了,昨天晚上三点才睡”。

    宋楚颐睨了她眼,转身,“进去吧”。

    “等等…”,长晴叫住他,心里头微乱,“你要答应我条件我才能跟你扯”。

    “说”。

    长晴略微高傲的抬头,“婚后不能对外告诉任何人我们结婚的事,不准你亲我,也不准你碰我,要分房睡,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不能干涉彼此的生活”。

    “好”,他回答的干脆,眸光泠泠。

    开始阅读
  •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小说
    作者:沈欢欢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潇湘书院
    状态:未完结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是沈欢欢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姜繁星霍寒嚣。霍太太她千娇百媚主要讲述:四年前,她还是上京市上流圈里万人拥簇的小公主,可惜一夕突变,姜繁星这三个字成为脏乱的代表。四年后为了拿回一切她撩上了权势滔天的无冕之王霍寒嚣。

    精彩节选:

    “哈哈哈哈,笑死人了。”陆飞突然大笑起来,“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抢人男人又抢人家产么?这么缺德就不怕天打雷劈?”

    姜南烟几乎快要崩溃了,此时她已经来不及细想姜繁星为什么会有这段视频,她只知道不能就任由姜繁星这么欺负人!

    要尽快结束这场闹剧才行!

    “笙瑞哥哥……我……我的头好晕,你扶我去休息好不好?”靠在傅笙瑞的身前,苍白的样子我见犹怜。

    傅笙瑞环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轻蔑的样子,心头狠狠的颤了颤了,今天的事情怕是蓄谋已久了。

    “傅少,你明明都已经姜南烟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和姜繁星交往?你这样一脚踏两条船的行为是不是为了姜家的财产?”突然一名记者毫不客气的问道。

    “你只不过是利用姜繁星姜家大小姐以及当红影后的身份来给傅家造势对不对?”

    “其实你私底下早已经和姜南烟暗度陈仓了!”

    记者的问题很犀利,一点面子都不给傅笙瑞留。

    傅笙瑞被问的哑口无言。

    因为,事实却是如此。

    “你们不要这么为难笙瑞哥哥,他有不得已苦衷的!”姜南烟一副母鸡护犊的样子将傅笙瑞护在身后。

    “这位记者朋友能不能帮个忙?”姜繁星走到记者的面前,问。

    记者被姜繁星明艳的笑容恍到了,有明显的呆滞后才应声,“什么?”

    “等这对‘苦命鸳鸯’从我的酒店消失之后,在采访他们。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哦哦,好的好的!”记者点头。

    然后一副期待的眼神看着姜南烟和傅笙瑞,似乎询问他们什么时候走!

    “陆飞,把他们丢出去!”霍寒嚣剜了一眼记者后,对陆飞吩咐。

    霍寒嚣的话刚刚说完,便有一群黑衣黑裤黑墨镜身形高大魁梧的男人从门外涌了进来,直直的走向姜家人和傅家人的面前。

    “你们想要做什么!”姜明松气的脸颊肌肉都在颤抖,他姜明松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大的羞辱!

    黑衣人并没有理会他们,在两家人错愕的眼神中将他们提溜了起来,往门口的方向走。

    “姜繁星你这个不孝女,不孝女!”姜明松大声辱骂着。

    “等一下。”姜繁星突然叫住了黑衣人。

    黑衣人停下来。

    “姜董事长,今天的消费一共是三百五十万,按照合约来算,违约金是三倍,我希望你二十四小时之内将一千零伍拾万以现金的方式支付给我。”

    “违约金?姜繁星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丁雪琴大吼。

    姜繁星翻个白眼,“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你女儿用了我的酒店却中途中断,难道不需要赔的?”

    姜南烟咬着嘴角,委屈之际,“姐姐,一定要闹的这么难堪么?”

    “你一副‘天下皆是你妈’的表情是几个意思?你包场我提供服务,现在中途毁约赔钱合情合理。”

    “你这是霸王条款!”

    “那你去告我喽。”

    姜南烟,“……”一千零五十万说多不多,但也是她一部广告代言的价格了,凭什么给她!

    “姐姐,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可以么?”

    姜繁星知道,她又要作妖了。

    反正今天无论她怎么折腾,她姜南烟抢姐姐未婚夫的罪名是跑不掉了。

    对黑衣人点点头。

    黑衣人看了一眼霍寒嚣。

    开始阅读
  • 星河迢迢只见你小说
    作者:墨子悠
    分类:豪门总裁小说
    来源:摩卡
    状态:未完结

    《星河迢迢只见你》是墨子悠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苏绾傅时寒心。星河迢迢只见你主要讲述:三年前一场车祸让傅时寒的母亲双腿瘫痪,纵使傅家有钱有势也无力回天。而酿成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爱了十几年的苏绾心。

    精彩节选:

    时隔几年,苏绾心还以为他多少会有些变化,至少对自己的未婚妻会手下留情一点。

    谁料他这人真是坏透了,没救了。

    “所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傅时寒微微皱眉,怎么看她都觉得像是在偷偷骂自己。

    “不敢不答应。只是不明白傅总想让我怎么搞定?”

    苏绾心笑得勉强。

    “正常走程序的话,ST一定不是对手。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招标会上定输赢不就可以?”

    让她出面拒绝申晓晨的讨好,傅时寒这是变着法子给自己树敌啊。安的什么心!

    “可以,但是无趣。”傅时寒靠在椅子里,慢慢摘下眼镜。“ST近年来野心不小,想抢的太多。我要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苏绾心愣了愣神,震惊。“你……!你想吞掉ST?”

    傅时寒沉默不语,但苏绾心已经明白他就是这个意思。如此一来,她倒是有点心疼申晓晨了。

    订婚吗?要你家破产的那种。

    苏绾心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桌上电话响起。

    傅时寒接起,应了两句,看向苏绾心。

    苏绾心无奈一笑,转身离开。

    屋外,秘书已经等在那里。她带苏绾心去了小会议室,推开门,申晓晨已经在里面。

    开始阅读
  • 那个学渣要上天小说
    作者:直上青云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落尘
    状态:未完结

    《那个学渣要上天》是直上青云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时宁陆识安。那个学渣要上天主要讲述:出身显赫的世界顶尖级学校博士时宁穿越成了一个被家人捧杀的学渣。学神时宁表示,她要洗心革面,好好学习!挡她路者,杀无赦!

    精彩节选:

    坐在窗台的小姑娘语笑吟吟说着,清清冽冽的声口跟说戏般,分明是件让人难过的事,她说出来偏生夹了几分趣味,听着都入神。

    “万幸我命大,没有被你爸一巴掌抽死,阿弥陀佛,感谢菩萨保佑,此难一过,当后福绵绵。”

    说完,她还正儿八经合什感谢菩萨保佑,连动作都到位。

    仰头望着老爷爷、奶奶瞧着那胖到讨喜的姑娘做着老辈儿的合什,虽有点滑稽,可又莫名觉得心酸,这孩子……应该还没坏根。

    且,她口音很正,字正腔圆的,没有一点南边儿的音调儿,清清楚楚,方方正正的,有着水的包容,又夹着雪的冽劲,真真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声音了!

    时家有名的蛮横姑娘,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说话有条有理,不急不徐的,挑了重点一口说完。瞧着,不像在说慌。

    时宁磊落坦荡,但说人坏话,被当场逮个正着的时煜,他脸色红的、白的,分外好看,羞恼到想逃。

    脸厚老太太瞧着局势不利,害她长大要当官的金孙丢脸,眼珠一转,捂着胸口“哎哟哟”叫疼了,“我这是造了什么业啊,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闹腾成这样,你不相让,我不相让,这是要对薄公堂吗?”

    “一个受伤,一个骨折,不好好去医院,还有功夫扯嘴皮子!”

    是哦,还得先去医院!

    时煜强撑着脸,忍着疼,向高高坐上的时宁道歉,“宁妹妹,今天都是哥哥的错,看在往日哥哥照顾你的份上,原谅哥哥。等从医院回来,哥哥给你买汽水。”

    糟了,还有汽水没喝!

    严露荷捂着止了血的眉骨,朝家门口喊声,让柳云岚让得把汽水给时宁。

    外面一场你来我往,坐在客厅里慢慢喝水的柳云岚看了眼洒了一地的桔子汽水,温婉老实的她露出一丝轻冷的笑。

    汽水,是得喝。

    跑出巷子喊了车过来的时关山带走了严露荷和时煜,不放心的老太太跟着挤上车。时宁关了窗,拉上窗帘把灯打开,悠哉悠哉翻阅起课本。

    数学、英语、化学、物理,这四门她略略一过就成,需要硬背的历史、地理、政治,她也不担心。

    再看看语文,里面的课文她已经忘记了,同样需要温习。

    做个学习计划表,把历史、地理、政治、语文该背的,该默的一个月内完成,数理化英做试卷,每天做个十来套的试卷,也就不用担心了。

    现在是六月十六号,周五,暑假期间她想回九城看看,看看军区大院是否还在,她最亲最敬的亲人是否也在……

    电话是空号,可时宁并没有死心。

    十分钟后,做完学习计划表的时宁习惯性伸了伸懒腰,合上作业本,趿着鞋下了楼。

    楼下有浅浅的说话声,柳云岚正温柔的叮嘱放学回家的女儿,“时宁今天脾气不太好,你当姐姐的,别去招惹她,出了事,老太太只挑你骂。”

    柳云岚生有一儿一女,儿子时耀上高三,女儿时可上高一,学习成绩一般般,重男轻女的老太太偏疼时耀,对时可很一般。

    时可性子有些阴沉,闻言,垂下眼帘“哦”了声,“知道了,谁叫我是个赔钱货呢。比不上时宁家有钱。”

    开始阅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