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月初书荒必备书单推荐

月初书荒必备书单推荐

发表时间:2019-05-10 19:42
挽竹文学为您带来精品专题书单现代言情甜宠系列推荐。该专题包含了月初书荒必备书单推荐,月初书荒现言小说推荐,月初书荒女生必看小说推荐等内容。专题收录了阿姻、团子爱吃糖果、三文钱、盈袖、未岚等多位作者的优秀作品,其中有《再见,不负遇见》、《瑾色流年,许你一世安然》、《韶光与你皆不负》、《余生无你也欢喜》、《朝花夕拾却已迟》等小说。最容易书荒的月初,这些推荐可不要错过哦!
  • 再见,不负遇见小说
    作者:阿姻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再见,不负遇见》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再见,不负遇见》主角是楚宁沈君瑜,是阿姻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再见不负遇见讲述了:爱你,曾是我青春年少的梦,曾为了你,我楚宁背负骂名,再见,是你沈君瑜亲手拉我出了地狱深渊,但也是你生生敲碎了我的傲骨,当我幡然醒悟时,你却早已不在原地,还娶了他人为妻,真好,就这样吧,再见,不负遇见!

    精彩节选:

    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以前跟在她后面的哈巴狗也敢这么欺辱她了。

    “啧啧,爬上了沈君瑜的床你就了不起了是吗?”他钳着她的下巴还不解恨,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楚宁感觉嘴角火辣辣的疼,脸别过去好半天没回的来。

    勾住她的内衣,他把她拉到面前直抵着他胸口,“我还以为你楚小姐有多高尚,谁都看不上,怎么为了活命,还不是抱住了你老相好的大腿,听说你是从皇庭会所出来的,伺候男人的本事学到不少吧,要不你让我爽爽,我要高兴了,帮你回楚家,怎么样?”

    他说着闻了闻楚宁的脸,一脸陶醉。

    “你做梦。”楚宁咬牙,又气不过,顶着头撞上他的脑袋。

    蒋瀚文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就给了楚宁一脚,她直接被他踢飞,胸口痛的好像要碎掉一样。

    “妈的不识好歹,给我弄死她。”蒋瀚文啐了一口,嘴里骂骂咧咧,“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小姐呢,现在你就是倒贴我,我都不稀罕看你一眼,操。”

    楚宁蜷在地上像浑身是刺的刺猬,那五个男人逼近她,她心里绝望。

    今天沈君瑜在结婚,他不会来救她了。

    “让她张开嘴,好好尝尝我的臭袜子。”

    她鼻子被死死捏住,快要窒息的时候她只能张开嘴巴,就在那人要把臭袜子塞到她嘴里去的时候,封闭的车库门忽然升了上去,一道强烈的光线射了进来。

    犹如眼光撕裂乌云,楚宁抬手遮住眼睛,从指缝里看到沈君瑜挺拔笔直的身影。

    他款款而来,冷峻的脸上满是戾气,双拳头握紧。

    “来的真快啊。”

    蒋瀚文满意的拍拍手,扯下皮带走到楚宁面前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

    这个姿势让她只能挺起上半身,碎裂的衣服根本遮不住旖旎风光,沈君瑜眼神阴鸷,手关节都在咔咔作响。

    “姐夫,婚礼结束了吗?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跑到这里来,让我姐独守空房多不好。”蒋瀚文笑着说完,手上一个用力,楚宁蹬着双腿拼命挣扎起来,声音嘶哑,脸色煞白。

    极力不让自己去看楚宁,沈君瑜的眼神落在蒋瀚文身上,嘲讽的勾唇,“你一个蒋家不认的野狗,哪里来的胆子管我的事,放开她。”

    蒋瀚文严丝合缝的表情还是有了丝恐惧,但是他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下这个手。

    “抱歉了,姐夫,如果是我自己,我的确没那个胆子,可要是我们家老爷子呢。”他说着朝沈君瑜扔过去一把匕首,“老爷子说了,如果你不找过来也罢,如果你来了,那只有你亲手解决了她,他才能相信你和蒋家合作的诚心。”

    “我和蒋希文结婚,还不算诚心?”沈君瑜捏拳。

    “那是真心,否则就凭你沈爷,谁还敢逼你结婚呢。”蒋瀚文轻笑,胸腔震动,楚宁眼眶的眼泪就被震了下来,“姐夫,你放心,尸体我会帮你处理好的,我知道你以前喜欢她,反正也玩了几个月了,适可而止啊,想想你藏在码头的那艘船,三个月了,都没敢一下,她一死,你的烫手山芋立马就可以出手了,你要知道,除了我们家老爷子,没人敢担下你那一船的东西,上面要查下来,每一层都是掉脑袋的罪。”

    车库里一阵沉默,越沉默楚宁心越冷。

    突然脚步声踏然而至,是沈君瑜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匕首。

    楚宁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她和货,他到底选择了货。

    她知道蒋家捏到了他的七寸,可当自己变成牺牲品的时候,她还是满心失望和痛苦。

    蒋瀚文把她推了出去,她跌在沈君瑜怀里,匕首横在她脖颈之间,丝丝凉意直钻入她心里。

    她以为他是来救她的,可到头来,他却是来要她命的,男人在床上说的爱,能信几分?

    楚宁缓缓闭上眼睛。

    “阿宁。”

    沈君瑜手一收紧,楚宁脖子上传来刺痛,潺潺的血顺着她白皙的脖颈蜿蜒而下,她恐惧的瞪着眼睛撞进他幽深的眼底。

    “你爱我吗?”

    开始阅读
  • 瑾色流年,许你一世安然小说
    作者:团子爱吃糖果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瑾色流年,许你一世安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瑾色流年,许你一世安然》主角是颜沫纪浩然,是团子爱吃糖果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瑾色流年许你一世安然讲述了:三年婚姻,她颜沫以为的幸福,都没有发生,反而只剩下纪浩然对她无穷无尽的折磨,后来终于心灰意冷,离婚居然成了最好的解脱,而她却不只是离婚,还差点搭上了自己和女儿的性命。

    精彩节选:

    这四个月以来,她为了让孩子保证足够的营养,她使劲的吃,使劲的吐,吐完了再吃再吐,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只要孩子能够健康。

    她的身体每况日下,她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分娩,她努力这么久,坚持了这么久,他却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轻易夺去它的生命!

    纪浩然走到门口对着两个保镖冷声道,“把他给我带过来,我要让他亲眼看着他的孩子去死。”

    江宇看着颜沫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她的眸子睁的很大,整个人无声无息的,只一眼,就足以让他的心都要碎了。

    得到消息的颜沫父母赶过来就看见了这么揪心的一幕,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疯了似的痛哭,拽着纪浩然求他住手。

    “浩然!你是知道的,颜沫她那么喜欢你,她怎么可能会怀别人的孩子啊!你不是不知道她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她不可能背叛你的!我知道颜暖的死让你很伤心,可是那也不是颜沫造成的啊!那只是一个意外啊!”

    “你们看到颜沫现在的样子就如此的悲痛欲绝,那你们对待颜暖的时候呢,又是怎么下的了狠手的呢?”纪浩然怒气冲冲的朝着颜沫父母吼道。

    颜母吓得顿时栽在了地上,他都知道了些什么。

    就在这时,里面的护士拉开门走了出来,颜母赶紧拉住护士问怎么样。

    “你们是在拿人命开玩笑吗?病人都四个月的身孕了,并且还有宫颈癌,现在强行引产,导致病人大出血,我要去血库拿血。!”

    说着护士匆忙的离开,隔着长长的玻璃窗,江宇终于挣脱开保镖的制缚,一拳打在纪浩然的脸上,“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她四个月前就查出患了宫颈癌,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她现在应该做完了子宫摘除手术在家里修养,而不是在这儿被你指责她怀的是孽种!”

    江宇的话让纪浩然瞬间睁大双眼,“你说什么?”

    四个月……四个月!

    不,颜沫肚子里怎么会是他的孩子!不,她更加不可能有什么癌症!这是什么鬼医院,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颜母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一阵阵钝痛,真的是报应吗?为什么要让她的孩子承受这些啊,她一下子倚着墙瘫坐在了地上,捂脸嚎啕大哭。

    纪浩然的大脑则是轰的炸开,一片空白,耳边所有的嘈杂声都变成了嗡嗡声。

    眼看着护士跑进跑出,手上都是沾满了鲜血的手套,纪浩然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

    颜暖见纪浩然这么久还没有回来,给他打了电话问去,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赶紧赶了过来。

    手术室外,颜暖看见纪浩然一脸迷茫的蹲在那里,上前拥抱住她轻轻安抚。

    眼前这个女人和记忆中的颜暖的脸渐渐重合,颜父颜母一脸的惊愕。

    怎么……怎么可能?颜暖不是已经死了吗?

    眼前这个人是谁?

    颜暖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勾唇轻轻一笑,朝着颜母走了过去“是不是很惊讶我竟然没死?呵呵,我命大呀,因为我还要活着回来见我的浩然呢。”

    开始阅读
  • 韶光与你皆不负小说
    作者:三文钱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韶光与你皆不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韶光与你皆不负》主角是莫清顾屿森,是三文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韶光与你皆不负讲述了:每个女孩都会有一个于她而言特别特殊的一个存在的吧,而对于莫清来说顾屿森就是一个连听到他的呼吸声都能感觉到幸福的存在,可在他顾屿森的眼中却从来不会有她的存在,好像她就如同卑微的蝼蚁一般。

    精彩节选:

    顾倾儿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我嗓子很哑,低头处理着茶几上的咖啡渍,“离婚协议书我会尽快拟好的,从顾家搬走应该也就这两天的事情,我会尽快,如果你没有什么事就离开吧,我们今天见面的事情,还是不要让顾屿森知道为好。”

    顾倾儿喃喃叫我,“莫清……”

    “只要你不背叛他,我祝你们幸福。”我低声说着,彻底阻挡了顾倾儿想要继续说话的念头。

    我已经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

    好在顾倾儿没有将我逼到绝路,我也不知道她坐在沙发上看了我多久,或许是一会,或许是很久,总之足足等我把茶几上的咖啡渍清理好,她才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匆匆离开了这个家。

    那一瞬间,整个房子都空了。

    我仿佛没什么事情可做一样,在沙发上足足坐了好几个小时。

    天渐渐黑起来,我这才终于清醒过来,抬眸看向窗外。

    今夜的星星很多,月亮又大又白,像极了当年那个顾屿森突然为我套下戒指求婚的飘雪夜,我哭得一塌糊涂,他笑着将我拥进怀里,手指温柔覆上我眼睛。

    “阿清,不要再哭了,再哭就要成小花猫了,从今往后,顾屿森再也不会让你哭。”

    此刻,我抬手捂上眼睛,一手的湿润。

    拟离婚协议书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只要和他解除夫妻关系就好了,别的东西我通通都不要,要了也没用,我很快就要死了。

    至于在顾家的东西,更是少得可怜,我收拾了好半会,也才能收拾出来半个行李箱。

    这真是可怕,原来早在我搬进来时,冥冥中就注定了这不会是我家,而我却还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莫清,你终于有了家……”

    原来,什么都没有。

    一无所有,就是一无所有。

    顾屿森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所有。

    不过这些我并没有打算让他看见,我只想找个他不在的时候偷偷离开,那样,最起码掩饰了我不是为他和顾倾儿的爱情让路,我只是因为想离开所以才离开。

    他不会那么的内疚,我也不会那么的难堪。

    顾屿森以前总说我古灵精怪,糊里糊涂,所以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我竟会考虑得这么周全。

    顾屿森回来,我正洗了澡准备睡觉,脸上的表情也尽量表现得和平常并无二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有异常的竟是顾屿森。

    外面下着雨,我刚准备进浴室给他开热水,他却眼神腥红,快步抓住了我手腕,“倾儿出事了。”

    我愣了一下,好半会才反应过来。

    “在哪家医院?怎么会这样?”

    不怪我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在不久之前,顾倾儿才刚刚告诉我她肚子里怀上了宝宝,都已经有了身孕,竟然还做出割腕自杀这样疯狂的事情,是她疯了,还是谁哪一点又惹上了她。

    我脸上的惊愕不是装的,可看着我这样,顾屿森抓住我的手腕不由得更紧了,“莫清,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装?”

    “我装什么?”我立刻反问,更加丈二摸不着头脑。

    “莫清!”顾屿森终于忍不住低吼,“倾儿突然大出血,肚子里的孩子快保不住了!”

    开始阅读
  • 余生无你也欢喜小说
    作者:盈袖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余生无你也欢喜》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余生无你也欢喜》主角是夏雪陈亦然,是盈袖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余生无你也欢喜讲述了:能嫁给他,让夏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而她的丈夫陈亦然却对她厌恶至极,没关系,因为夏雪觉得嫁给他就是嫁给了爱情,可是这个傻姑娘却忘记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不是她自己的独角戏。

    精彩节选:

    一顿饭吃的惊险无比,我坐在陈亦然的车上,只觉得胃里异常难受。

    我小心翼翼的揉着,不敢出声。陈亦然面无表情的开着车,我偷偷望他,他脸上的红印已经消了,丝毫看不出任何的不悦。

    “那个,酒会什么时间,需要穿什么衣服,你,你提前跟我说,我好准备一下!”我忐忑的再提起,一来是自己不相信他真的会带我去,二来是想打破车里尴尬的气氛。

    “好!”陈亦然惜字如金,我心中沮丧,胃里越发难受。

    静默片刻,陈亦然却主动开了口,“夏雪,真的去找你了?”

    我心里越发委屈,果然,只有夏雪的事情,才能让陈亦然记在心上。

    “是!”我却不想多说,淡淡回了一个字,转头看向外面。

    “你没有为难她吧!”陈亦然又道,那小心的语气让我瞬间炸毛,我猛地坐直身体,“陈亦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为难她?”

    陈亦然皱眉,显然很不喜欢我这样的状态。

    我知道,他喜欢温柔娴静的女人,像夏雪那样。

    可是我不是,我是李凡凡,从小生活在吃人不吐骨头的所谓上流社会,我必须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我自己,而不是像夏雪那样,永远温柔地微笑就可以。

    “没有为难最好!”陈亦然脸色阴沉下来,车速也陡然提升。

    我再次想起夏雪脸上的那一巴掌,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挑衅地转头看她。

    “我没有为难她,我只是打了她!”

    车子戛然而止,后面瞬间响起激烈的鸣笛声和谩骂声。

    陈亦然怒不可歇,死死的盯着我,片刻后重现发动车子。

    暴雨来临之前的压抑,让我的胃无法舒展。而陈亦然却在这时掏出手机给夏雪打了电话,声音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我没事,你怎么样?对不起,连累你了!”

    我死死握着拳头,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我才是你老婆,救你的人是我,将来要面对记者追问的也是我。你怎么不说连累了我!

    我在心里吼的歇斯底里,可是一句话却都说不出来,因为陈亦然说,“你下车自己回去,我有事!”

    我抬头瞪着他,看着他渐渐皱起来的眉心,一字一句的问,“陈亦然,我不重要,爸的嘱咐也不重要,甚至ST集团也不重要,这个世界上,只有夏雪重要对不对!”

    “李凡凡,你不要无理取闹!”陈亦然眉心皱的更紧。

    我抑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无理取闹?陈亦然,你知道我真正无理取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为了当好你的陈太太,我学会了委曲求全,你却来怪我无理取闹。那我就无理取闹给你看看吧,陈亦然,我给你的机会已经够多了……”

    “李凡凡,你确定要继续闹下去吗?”陈亦然的脸越发难堪。

    我也气到了极点,猛地扯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停在门口狠狠地瞪着他道,“当年,我喝醉了,你也喝醉了,可是,凭什么要我承担所有的错误。陈亦然,你个王八蛋,你会后悔的!”

    我吼完,猛地甩上车门,转身就走,脚下还是那双拖鞋,我还是身无分文。

    那一股对抗他的勇气瞬间崩塌,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满脸,霓虹初上,我躲在灯光下,假装自己很快乐,嘴咧着,拼命去擦自己的脸。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我不敢回家,甚至不敢堕落。

    我不知道暗处是不是也存在着这样一个摄像头,偷偷的拍下我落魄的样子,和夏雪陈亦然幽会的照片放在一起,讽刺我的失败。

    胃扭曲在一起,食物好像不会消化一般,卯足了力气和我抗争,折磨的我连走回家的力气都没了。

    行人很多,灯光很亮,音乐很响,而这一切,和我无关。

    我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无比狼狈的到了家,我喘着粗气,踮着脚看脚底被磨起来的泡,不远处却响起熟悉的声音。

    开始阅读
  • 朝花夕拾却已迟小说
    作者:未岚
    分类:现言虐恋小说
    来源:落尘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朝花夕拾却已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朝花夕拾却已迟》主角是颜以晨林开启,是未岚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朝花夕拾却已迟讲述了:颜以晨暗恋林开启七年,他是她心底里最美好的梦,可这个梦却在他跟她至亲的妹妹订婚那天起,碎得四分五裂,她以为他对她是无情,殊不知,他对她早已爱入骨髓!

    精彩节选:

    颜以晨离开江城已经一月,她去了些自己喜欢的地方,可到了,却发现根本谈不上喜欢。

    “以晨,你现在在哪呢?最近我经常见到项左,他和公司的合作还在继续,他还向我打听过你。”

    “以晨,林总最近脾气特别不好。”

    “姐,你快回来了吗?”

    ..........

    一路上,颜以晨接到最多的就是沈雨的电话,颜以晨告诉沈雨,自己大概不会再回到江城。沈雨一声长叹,说:“那也好。”

    暗恋是爱情的另一种模式,爱与不爱都是你的事,与对方无关。开始和结束也是你的事,与对方更加无关。

    颜以晨接到林开启电话的时候,正在藏区高原上,那是她离开江城的第二个月。

    颜以晨看着那串号码呆愣了许久,才接起。

    “喂。”

    “以晨,以暮去世了……

    高原藏区的信号实在不好,电话断线了,后面的话颜以晨没听清。

    可是那句“以暮去世了”,犹如五雷轰顶。

    江城医院

    沈雨,项左,林开启都在,颜以晨从机场一路狂奔,她希望飞机快点,的士也能快点。

    “暮暮呢?”颜以晨用着严肃的语气询问。

    林开启看着她带着高原红的脸颊,看着她仍不愿接受事实的眼神。他想着拥抱,可是他没有这个资格。

    “在冷冻室。”林开启垂眸说道。

    颜以晨脸一下晦暗:“你有病啊!好好的人为什么要放在冷冻室。”

    沈雨握上了颜以晨的手:“以晨,你清醒点。”

    颜以晨一下抽回手,仓惶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越过他们往医院病房跑去。

    她觉得她妹妹只是生病住院,在奔跑途中,她经过了太平间的冷冻室。

    每个抽屉柜都标着名字,颜以晨一下就看见了颜以暮的名字。

    她止住了脚步,林开启走到管理员旁边,示意把柜子打开。

    抽屉柜生硬的一点点拉开,颜以暮清秀的脸庞已经发青,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暮暮,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起来,姐姐回来了,姐姐带你回家。”颜以晨扑到抽屉柜前。

    微微发抖的手在触碰上冰冷的遗体时,一下变得有力,就想把颜以暮从冰柜里抱出来。

    项左和林开启见状立刻上前去拉,颜以晨此刻的力气大的出奇,像发了疯一样难以控制。

    “暮暮,你起来啊,我答应爸爸照顾好你的,你快回来,不然姐姐没脸去见爸爸妈妈了啊。”颜以晨哭嚎着,哭声凄离。

    颜以晨的记忆里没有妈妈,听人说她是抑郁症自杀死的。她只记得父亲在她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撒手人寰的,他告诉颜以晨:“以晨,你是姐姐,一定要照顾好暮暮。”

    颜以晨双眼无尽空洞,继续扑倒在冰柜旁,双手也已冻得发紫。

    “颜小姐,敢问你家族是否有精神病史?”医生问

    颜以晨毫无生气目光聚焦到医生身上,就好像魂魄又回到了身体中一样,随着天空一声雷鸣,颜以晨哭得沙哑的嗓子发出了声音:“嗯,我妈妈有抑郁症。”

    医生抚了抚眼镜:“颜以暮小姐是自杀,伤口在手腕,你是直系血亲,现在请你在死亡证明上签字。”

    医生身边的护士伸出一张纸到颜以晨面前,颜以晨黑白分明的双眼盯着那纸上的黑字。

    “抑郁?我妹妹很开朗,她不会的.......”颜以晨搓着黑发,遮住自己眼前的世界,她还不愿面对,为什么她才离开不足两月,却迎来了这样的天人永隔。

    她的人生果然在错过,母亲自杀那天,如果自己不贪玩早点回家,可能母亲还有生还的可能。如果她不去旅行,在身边多陪着妹妹,她可能也不会这样。还有,如果林开启.........

    “抑郁症是心理疾病,很多患者平日是没有任何异常的,甚至很多人都比正常人开朗。”医生解释道

    颜以晨微微仰头看向林开启,他的未婚妻走了,他有多伤心,会不会比自己还伤心。

    可林开启面上毫无表情,像异常平静的深海。

    开始阅读
  • 宁以情深共此生小说
    作者:南音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宁以情深共此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宁以情深共此生》主角是简宁叶深,是南音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宁以情深共此生讲述了:本以为,他最恨的人就是简宁,可就在她真的离他而去的时候,叶深才惊觉原来,对她更多的不是恨,而是爱,如果可以宁以情深共此生。

    精彩节选:

    五年后,叶氏大厦。

    新来的秘书正一脸为难地拿着市场部总监哭丧着脸拿给他的调研报告,站在总裁办的门口不敢进去。

    这些年叶总的性情越发喜怒无常,沉默寡言,独来独往,每天就跟疯了似的拼命工作,秘书都受不了换了好几人,就连叶总本人都越发的阴鹜。

    要让他知道公司的游戏项目竟然比不过一个网络工作室开发出的游戏,这年,大家是别想好好过了!

    左思右想,他还是准备换个时间报告,可没想到刚准备挪步,总裁办的门便被突然打开。

    啪!

    手中的报告就这么落在地上,正好翻到市场部拍到开发游戏那女人的照片。

    “对不起,叶总。”

    秘书脸色一慌,立刻弯腰去捡报告,而叶深却比他更快一步地捡起来,紧接着,目光死死地锁着那张照片,半天没说话。

    秘书心想完了,可脸色还是尽可能的保持平静,稳着声音说,“叶总,这个市场部的报告数据有些问题,我正准备给他们反馈,等数据更新后再送您审阅。”

    说完,伸手就去拿报告,可却没拿到。

    “叶总?”

    秘书不明所以,只见叶深将那份报告紧紧地攥在手中,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那骇人的气场瞬间释放出来,让秘书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像是被什么点燃了光亮,越来越亮,脸部的线条越绷越紧,极具侵略性的五官压抑着浓烈的情绪,显得有些扭曲。

    此刻的叶深,不再是平日里那个冷酷不可亵渎的工作机器,而是像被重新注入了血液和生气的人,瞬间散发出生机!

    他幽暗深邃的眼里波涛汹涌,一字一句地开口问他。

    “这个女人,现在在哪里!”

    ————

    蓉城的日子安逸而又清闲,网吧的生意越来越好,而简宁也重拾大学时的专业,和陆琪联手开发了一款手游在网吧小范围的推广,没想到居然得到了风投的看中,不少人前来网吧谈项目。

    对外接洽都交给简易,而简宁则专心照顾女儿唯一。

    今天蓉城下了场大雪,幼儿园正好组织家长和小朋友在蓉城新开的雪场进行亲子活动。

    唯一和一群小朋友堆雪人堆的不亦乐乎,小鼻子都被冻的红通通的,可还一个劲地朝简宁招手。

    “妈妈,妈妈,你看我堆的艾尔莎公主,漂不漂亮!”

    简宁轻笑,看着眼前那个圆滚滚,胖乎乎的雪球,点头夸奖,“很漂亮,妈妈再给她做一个皇冠,就是真正的公主了。”

    “好!好!我还要堆一个雪橇男孩!”

    简宁瞧着唯一甜甜的笑容,心里分外温暖,提着装好的雪,微笑着走着孩子身边。

    可她没注意到,就在不远处的乐园停车场内,一辆贴着黑膜的车已经在那停了很长时间,而车上坐着一个双眼灰黑的男人。

    车内很安静,秘书偷偷看了叶深好几眼,有点不太能理解自家老板此时的做法。

    从一个星期前他们火急火燎赶到蓉城,看到那对母女开始,叶深就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他特地去查了一下这个女人,却没想到她居然是老板五年前就已经出意外身故的妻子。

    死而复生的人就这么出现在眼前,老板却只是派人保护这对母女的安全,暗地里解决想骚扰母女生活的无良奸商,而自己,却不敢出现在这对母女的面前。

    就像现在这样,只是隔着车窗远远地看着,一坐就是一动不动的好几个小时。

    叶唯一堆雪人堆的满头大汗,简宁生怕她着凉,连忙用纸巾给她擦干,叶唯一对着简宁咯咯笑,心满意足地欣赏自己的杰作。

    突然就看到妈妈身后,不远处的一片雪白中,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叔叔。

    这个叔叔,长的可真好看。

    叶唯一冲他扬起大大的微笑,那个叔叔看见她朝他笑,像是被吓到,有些踉跄地向后退了几步,却砰的一下撞到了身旁的电线杆。

    叶唯一被逗笑,却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地道,又冲着他喊了一声。

    “叔叔,你小心点啊!”

    那个叔叔听见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了,有眼泪顺着他的眼眶涌出来,一滴一滴的。

    叶唯一有些心疼,那么硬的柱子,肯定是撞疼了。

    “叔叔,别哭,吹吹就不疼了。”

    简宁帮她擦干汗,转头看向身后,却没见到什么叔叔,随即笑着问她。

    “唯一,你在跟哪个叔叔打招呼呢?”

    开始阅读
  • 素色年华相决绝小说
    作者:锦儿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素色年华相决绝》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素色年华相决绝》又名《白色生死恋》主角是白芷徐子彦,是锦儿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素色年华相决绝讲述了:一场错认,本来白芷才应该是当年救了徐子彦一命的救命恩人,却阴差阳错成了他的仇人,既然不能相爱,那便以爱为名互相残杀!

    精彩节选:

    接下来的几天,徐子彦每天都会接到白蕊打来惊慌失措的电话:“子彦快来救我,家门口有血,好多好多血,我吓死了!”

    白蕊每天开门,雷打不动,地板上都会出现滴落的血迹,一直延伸到电梯处。

    这样的情况以及持续了三天,白蕊都快疯了,急切道:“一定是白芷,一定是她干的,她现在肯定躲在某个角落,想要害死我,子彦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啊!”

    徐子彦从公司赶去公寓,门口处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

    屋内,白蕊惊慌地抱作一团,见徐子彦到来,更是哭泣着扑到他怀里:“子彦,救我,她肯定是想杀了我!这些血只是一个警告,她要杀我!”

    “别担心,有我在,我不会让她伤害你。”徐子彦安慰她,轻轻拍着她的背部,可白蕊情绪没有得到半点平缓,依然很激烈,“子彦,我要搬家,我不能住在这里了,她会杀了我,她真的会杀了我!你忘了三年前,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真的死在她手里了。”

    徐子彦怎会忘记那一幕,白芷举着刀,双目腥红将毁掉半边脸的白蕊摁在全是火焰的房中,意图杀死她再焚烧尸体。

    白芷此时也在家中坐着,对着时间漏沙器陷入沉思。

    当年,她打算杀死白蕊后,便一同与她葬身火海,将她压去阴曹地府向父母恕罪。

    一眨眼过了这么久,徐子彦碍于徐老爷子已经向媒体公布,要与白家千金结婚,这才娶了她,却在新婚之夜让她独守空闺。

    门嘎达一声,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口踱步来到房间。

    白芷置若未闻,坐着不动。

    徐子彦站到她面前,猛地揪住她的衣领,双眼迸发出火苗:“是不是你干的?”

    白芷冷眼扫过他的脸,莞尔一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蕊家门口的血,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血?你说的是这些血吗?”白芷说着,素手拿起桌面放着的一个小玻璃瓶,瓶子里全是鲜红色的血液。

    徐子彦眼底闪过震惊,怒意更甚,揪住衣领的手也改为狠狠掐住她的脖子:“果然是你做的,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怒火!你想死吗?”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白芷昂着头,目不转睛看着他。

    徐子彦愣住,为何这样的眼神,他好像在哪个特别绝望的时刻见过?

    恍惚片刻,徐子彦回神,怒斥:“你死了,那会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的世界也会因此而变得晴朗!所以,你最好快点去死!”

    虽然知道徐子彦恨她入骨,可真的到了亲耳听见这些令人心碎的话语,还是会感到痛不欲生。

    “好,我答应你去死,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白芷嘴角嗪笑,眼眸底下带着丝丝令人看不透的情绪。

    徐子彦彻底怔住,正色看着她,心底那股不安的感觉愈发浓重:“你到底想做什么?”

    白芷挣开他揪住衣领的手,笑道:“自然是要做我想做的事情,比如……让白蕊死,或者你求我!”

    时间就此静止了好几秒,他不可置信看着她,这个女人当真狂妄,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说出这种话。

    徐子彦怒极反笑道:“从来没人敢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我给你一次收回这些话的机会,别逼我对你动手。”

    开始阅读
  • 念恋成灰,难赋深情小说
    作者:年欢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念恋成灰,难赋深情》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念恋成灰,难赋深情》主角是慕暖叶劭琛,是年欢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念恋成灰难赋深情讲述了:怀胎七月,居然生下来一个“死胎”,这个结果,慕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就连她最爱的那个男人叶劭琛都说她疯了,似的,她疯了,从爱上他叶劭琛的那一刻起。

    精彩节选:

    护士走进来时,只看到僵硬在那里的叶劭琛,看了一眼床上,道:“叶先生您找慕小姐?”

    “她人呢?”

    “不知道,慕小姐中午吃了药说睡觉,转眼这就不见了,咦?去哪儿了?上厕所吗?这病房里明明有厕所。”

    叶劭琛突然心头闪过一丝害怕,脸色苍白,苦笑着过去摸了一下她床单上的血迹,还是湿的,她并没有走多久。

    “慕暖刚刚手术没几天,伤口都没愈合,她一个人能去哪儿?能走多远?”

    护士嘟嘟嘴,说:“那不知道了,她自己要乱跑,现在所有人都照顾着那边的梵小姐,梵小姐才是将来的叶太太啊,谁还会看着这个被挖了肾又被丈夫抛弃了的女人?没人看着她好不好。”

    叶劭琛听见这句话猛地脑子一嗡,突如其来的怒火不知道是为哪般,扭头说道——

    “谁说的梵轻语才是将来的叶太太?这是谁说的!!”

    护士惊到了。

    她小心翼翼地回答:“这……梵小姐和她家人都是这么说的,大家也都这么说,而且您现在的太太慕暖也都没否认吧,我们在她面前讨论过无数次,慕暖小姐只闭着眼睛养神,从来没否认过。”

    “她没否认过就是吗?谁让你们跟她说的这些,我什么时候说要跟她离婚!!什么时候!!”

    叶劭琛突然心里头很慌很慌,过去揪紧了护士的衣领!!

    这几天梵轻语病情严重,他听说慕暖手术成功没危险之后,的确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梵轻语身上了,毕竟,如果器官出现排异反应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但是他没想到啊,这段时间慕暖的情绪也是最最敏感的,他却放着被生生挖了一个肾的她,绝望地在这里躺了这么多天,听着所有人说她即将被他叶劭琛抛弃的消息!!!

    护士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说着“你……我……”,脸色惨白。

    叶劭琛放开了护士,四处寻找着慕暖。

    理所当然他找不到。

    叶劭琛无意识地经过了梵轻语的房间,却意外发现,她人也不在!!

    “轻语呢?”

    医生正在床头记录数据,闻言一慌,说:“哦,轻语小姐有事出去了,叶先生您不要担心,轻语小姐说她马上就回来。”

    他不担心。

    叶劭琛是想要知道慕暖的下落,所以急着想找梵轻语,现在梵轻语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没什么好担心。

    反而,现在是慕暖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继承梵家的资格,没有了一个肾,她前段时间刚生下宝宝,接受了孩子死掉的事实啊,这样对她太残忍。

    慕暖呢?

    慕暖呢!!!

    一时间叶劭琛找疯了。

    医生突然在走廊尽头看见一个身影,惊喜地说:“叶先生,那不是轻语小姐吗?她回来了。”

    叶劭琛急得满头大汗地转身,看到了轮椅上的梵轻语正面露惊喜地朝他靠近了过来。

    “我就是出去了一小下,邵琛哥你找我?”梵轻语面色红润,笑得得意满面的,拉住他的手说,“我没事,根本没有排异反应,伤口也不疼,你要是担心……抱我回病房?”

    叶劭琛此刻却没空理她:“轻语,慕暖呢?”

    慕暖?

    一回想起刚刚在海边,被自己叫人绑着推下海的慕暖,梵轻语心头一刺,心跳强烈了起来,因为心虚,她一时没表现出嫉妒来,低下头,说:“这,这我不知道,暖姐姐大概有事要做吧,她不一直嚷嚷着要找孩子吗?换肾手术也没那么大,她好一点了自然就赶着去找孩子了,而至于邵琛哥,你在她心里可没有她那个孽种重要。”

    开始阅读
  • 莫待无情空余恨小说
    作者:大黑猫
    分类:现代言情小说
    来源:奇热
    状态:完结

    挽竹为您提供《莫待无情空余恨》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莫待无情空余恨》主角是许诺秦晋霖,是大黑猫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莫待无情空余恨讲述了:此生若能相爱老,莫待无情空余恨。许诺用一场婚姻捆绑了秦晋霖七年,也坚持了七年想要用爱去捂热他的心,可是到头来发现不过是一场空罢了,所以她决定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精彩节选:

    “人呢?”见到没人出声,秦晋霖再次大声的问。手里握着的离婚协议恨不得撕碎了,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了那天许诺给他的电话,难道她那个时候就想好了要走吗?如果他知道在经历了那些温情之后,她仍然抱着要离开的心思,那他绝对不会……“夫人、夫人那天回来收拾行李,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去医院照看她的母亲。因为夫人的母亲忽然病危,我们也没有多想,夫人当时还说要第二天给她送点鸡汤去医院,结果我第二天去医院,也没见到夫人,我打您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佣人小声的说,眼睛小心的看着秦晋霖生怕他会突然气到原地爆炸!“打不通?”秦晋霖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根本没有任何的未接电话,要不然他也不会认为家里一片大好。但是……“你是说……诺诺在我走之后就一直在医院?”“是……”佣人小声的答应,但秦晋霖的心里却翻腾起了汹涌的波涛。一直都在医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想到那种可能,他的脑子就不受控制的一遍遍的回想着那天她打电话时候的样子。或许那一天她有许多话想要和他说,又似乎只想确定他的话是真是假,可是那天他选择了隐瞒……“我真是该死!”秦晋霖低咒,看着手里的那份已经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的离婚协议,坚定道:“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不会签这份协议,上天入地哪怕这一辈子都是相互折磨,我也不可能放开。就当我是个自私鬼吧!”大步的离开,直奔医院。得知转院的地点后,秦晋霖飞一般的到了机场,买了最快一班的机票,去到那个医院,得到的消息却是许夫人已经去世,一刹那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觉得自己的紧张显得那么的可笑。一次又一次,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她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给他电话的?而他又是怎样一次又一次辜负了她的信任。“秦晋霖,你真是个傻瓜!”漫无目的的寻找,然而偌大的城市如果她想刻意的把自己隐藏起来,那他该如何去找?忽然想起一个人,或许他会知道。即便他不情愿去找那个人,但现在他也必须去。他不能没有诺诺,也不能让诺诺一个人在外面流浪的时间太久,他不放心。周氏,秦晋霖一脸冷锐的冲进来,秘书下意识的阻拦。“秦总,周总说了不见您。”“秦总,请您不要进去,周总正在与客人会谈!”“秦总……”秘书极力的阻拦,秦晋霖一把推开周云峰办公室的大门,“周云峰,诺诺呢?”屋子里的人因为他的出现猛地抬起头,周云峰冷冷的看着这个一脸怒火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而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

    开始阅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