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精品短虐言情推荐

精品短虐言情推荐

发表时间:2019-11-28 12:40
挽竹文学为大家带来精品短虐言情推荐。该专题包含精品短篇虐心小说排行榜,最新精品短虐现言小说,精品短虐言情推荐。专题收录了春风依旧、素年、欧耶、小蜜蜂、香香公主等多位作者的优秀作品,其中有《此情本应长相守》、《他说爱情已迟暮》、《若有来生不相见》、《余生请谁指教》、《谁爱谁痛谁伤》等小说。最近爆火的这些短虐小说,你看了其中几本?
  • 等待中的爱情小说
    作者:繁花似锦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等待中的爱情》中的主人公是霍青颜容渊,是繁花似锦创作的言情小说。挽竹文学为您提供等待中的爱情霍青颜容渊by繁花似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于一些误会,容渊恨透了霍青颜,于是他背叛她,陷害她,一切能伤害到她的事他都做了,最后她准备放手的时候,他才发现,没有她,他根本活不下去。

    精彩节选:

    霍青颜满目惊恐,下身一疼,一阵滚烫,顿时闻到了一阵血腥味,渐渐地失去了意识,眼角滚出两滴泪珠。

    ------------------------

    她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她常病,身体虚弱,胎儿本来就不稳,容渊那样对她,差点导致流产,好在及时叫来医生,保住了胎儿,可她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三月,春回大地,万物生长。

    别墅花园打理得精致,绿草如茵,繁花似锦,午后阳光明媚,景致如画,霍青颜被吸引了,来了兴致,去花园走走。

    她刚进花园里逛着,就听到门口一阵喧哗,转身一看,就看到霍嘉言向她走来。

    她已经换上了春季最新款的香奈儿连衣裙,灼目的红色,裁剪新颖,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妩媚动人,硬生生将满园春色压了下去。

    她的脸色僵了僵,这个女人,又来作什么妖?

    “姐姐,好久不见,你好些了吗?”

    霍青颜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却非要装出一脸微笑,也当真是难为她了。

    她微微一笑,笑容温软,轻轻拢了下腹部的孕妇裙,隆起了肚子显得更大了。

    “好多了,多谢妹妹关心。”

    霍嘉言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容家重长孙,容老爷子那么盼一个重孙,一旦她生下这个孩子,容太太这个位置,一定会重新落入她的手中。

    再看她,她穿着一条长及小腿的白裙,长发自然地披散着,皮肤白皙,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动人,气质从容大雅,身材依然纤瘦,如高岭之花,清雅高洁。

    看着就让人嫉妒。

    她的神色瞬间变幻,很快又露出一脸惯有的温柔笑意。

    霍青颜已经不着痕迹地将她的神色收尽眼底,嘴角弯起一丝笑意。

    让一个女人痛苦,何其的简单,只要让她嫉妒就行。

    霍嘉言年前才流产,让她看到自己怀孕,就能将她气得半死,她穿得这么时尚新潮,刻意精心打扮,却没自己好看,快要被她气死。

    没错,她天生就比她长得好看,气质更是远胜于她。

    还挺解气的。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还白白受了那么多折磨。

    “我身体沉,人也乏了,就不陪妹妹了,你随意。”

    说着,她往门内走去。

    霍嘉言怔看着她,她比以前,更收敛,更难对付了。

    她突然向她扑去。

    她背对着阳光,正好看到她扑过来的身影,心头大骇,闪避开了。

    霍嘉言一招扑空,直接拽住了她,往地上推去,两人齐齐摔在地上,她肚子一疼,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粒。

    “姐姐,你放手,你快放开我……”

    她大脑一懵。

    明明是她紧抓着自己不放,为何这么说?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沉沉的身影落在她的眼前,她抬起头来,就看到容渊。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浑身上下没有一个褶皱,梳着背头,眉目如修,正看着她,眸光发亮。

    她只觉照在身上的阳光都是冰冷的。

    开始阅读
  • 爱不知归处小说
    作者:夏小霜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公主书城
    状态:完结

    《爱不知归处》的主角是顾知兮龙霆深,是作者夏小霜的原创经典作品。挽竹文学为您提供爱不知归处在线阅读。四年,新婚生活,顾知兮尽职尽责,可龙霆深却对她无比冷漠,对她的生死毫不在意。

    精彩节选: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在明亮的客厅里响起。

    “滚!”龙老太太指着大门,“你这种贱女人,不配进我龙家门!给我滚出去!”

    顾知兮忍着脸上的疼痛,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物盒子。

    “奶奶,这是我……”

    “滚啊!”龙老太太一把打翻礼物,喘气怒道。

    顾知兮低下头:“我这就走,您别生气……”

    “快滚!”龙老太太捂着胸口倒在沙发上,又开始哭嚎,“我真是命苦,孙子为了气我,娶个这样的女人回来……”

    顾知兮咬紧牙齿,低头往外走。

    “一个做车模的下贱货,我看到都脏眼睛啊……”

    顾知兮闭上眼,走出屋子,坐进自己的破旧轿车,驱车离开龙家老宅。

    脸上一直火辣辣的疼着,顾知兮碰了一下,已经肿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从她四年前嫁给龙霆深开始,每一年龙老太太生日,她都会被龙霆深叫过来,然后挨一耳光。

    习惯了。

    开始阅读
  • 谁爱谁痛谁伤小说
    作者:香香公主
    分类:言情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未完结

    现代言情《谁爱谁痛谁伤》是香香公主的经典之作,主要围绕夏木乔霍西城之间的故事展开。小说简介:霍西城用夏木乔做那个女人的挡箭牌、甚至连他们的孩子都丢在一边不管死活,她不顾尊严跪在他的面前都不能换来半点怜悯,终于,她死心了。

    精彩节选:

    夏木乔跑到霍西城家门外,被佣人拦住。

    “霍西城呢,让我见他。”

    佣人念着夏木乔曾经是太太的情分,礼貌说:“少爷不在,你回吧。”

    “你让开!”夏木乔一把推开佣人,冲进别墅里,“霍西城,你出来!”

    “少爷真的不在……”

    “夏木乔?”披着睡袍的苏娇月从卧室里出来,拢着睡衣,一副女主人姿态,“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

    夏木乔盯着她问:“霍西城呢?”

    苏娇月一笑:“他当然在公司啊,你想见他吗?我可以帮你电话联系。”

    夏木乔攥紧手指,咬牙道:“你叫他回来。”

    开始阅读
  • 时光也曾展颜笑小说
    作者:欧耶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时光也曾展颜笑》又名《若有来生不相见》是由作者欧耶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展颜温时奕,主要讲述了:展颜没有想到温时奕同意娶她,是为了让她给他的白月光捐肾,原来他也可以用自己的感情做交易,可是她不行,她不愿意。

    精彩节选:

    当年两家商量联姻,她欣喜若狂的答应,毕竟那是自己少女时期就偷偷喜欢的温时奕啊!

    王云卿不肯回来,她还是坚持领了证。

    两年了,她小心的呵护这段婚姻,无论他怎么冷待,怎么发脾气,都甘之如饴。

    离他们的约定只剩几天了,温时奕还要活生生的将她的灵魂从内而外碾碎!

    如果这是爱他的代价,那她认了,再不回头。

    当温时奕再度出现的时候,展颜用尽一生一世的力气,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不是为了记住,而是为了一点不留的将这个镌刻进自己血肉深处的男人给剜掉!

    “把离婚协议拿来吧,我签。”

    展颜这么干脆,温时奕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或者说不敢相信。

    毕竟她一直强调这个约定。

    “为什么?”

    “我只是,不想也不能以妻子的身份,给我丈夫喜欢的女人捐肾,我还没那么伟大。”展颜自嘲一笑。

    能提前几天离婚,应该高兴才对,温时奕甩开心头莫名的不舒服,吩咐章助理马上带着离婚协议来医院。

    拿到离婚协议,展颜并没有翻开,而是有些怔然。

    “怎么,反悔了?”温时奕迅速签完字,闻言不由讥笑。

    “我还有三个要求。”展颜深吸一口气,看着对面的男人,心湖一片平静。

    那里曾因他而翻涌无尽爱意,也因他一次又一次的冷漠而冻结。

    温时奕丢开笔,倒看她还想玩什么把戏?

    “第一个要求,你对我笑笑好吗?真正的笑。”

    在展颜的印象中,温时奕不爱笑,他给自己的最多就是冷笑,带着无尽的讽意。

    温时奕略有些不耐的脸陡然僵滞,章助理也愣住了。

    开始阅读
  • 余生请谁指教小说
    作者:小蜜蜂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公主书城
    状态:完结

    《余生请谁指教》,主角:顾芷初陆慕封,作者:小蜜蜂,余生请谁指教小说简介:小三上门条形,顾芷初还不能还手,这是哪门的家规?当她终于下定决心放开婚姻,可是丈夫却变了,男人不要太贪心,妻子情人只能二选一。

    精彩节选:

    顾芷初没有回答陆慕封的话。

    离婚吗?她舍不得。

    可不离,她又咽不下这口气。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最后只是毫无意义的拖着。

    一周后,苏夏雪又来医院了。

    她来做孕检。

    再面对着她,顾芷初已经笑不出来了,只是职业道德让她依旧保持着礼貌,她解释说:“上次检查时没有怀孕,现在才过七天,就算已经怀上了,也还查不出来。”

    苏夏雪不高兴道:“怎么就查不出来了?我付你们医院这么多钱,你们连个简单的怀孕没怀孕都查不出来吗?”

    顾芷初僵硬道:“七天时间,不论你去哪个医院,都查不出来的。只能推测,你最近感觉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苏夏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下子娇羞起来:“你指哪里的异常?这几天我和我老公做得挺过的,我一直不太舒服……这个算吗?”

    顾芷初脸色一白,捏紧了钢笔。

    苏夏雪打量着顾芷初难看的表情,眼神愈发得意:“听说我愿意生孩子以后,我老公非常开心,又送我车又送我房,还特地天天晚上提前下班来陪我……”

    顾芷初白着脸,忍不住道:“你还有其他的检查要做吗?没有的话,麻烦你离开,我后面还有病人。”

    苏夏雪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心满意足的离开。

    顾芷初趴在桌子上,肚子吞咽痛苦。

    她状态不好,和院长请假后,提前下班。

    顾芷初心情烦躁,开着车在路上乱逛,不知怎么的,她把车开到了陆慕封的公司楼下。停了一会后,顾芷初自嘲一笑,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她看到陆慕封揽着苏夏雪,从公司里走出来。

    苏夏雪紧紧抱着陆慕封的腰,两人几乎贴在一起,黏黏糊糊的往门口的轿车走去。

    顾芷初咬紧了牙齿,忍无可忍,她一推车门,准备下去抓个现场,然后当面对峙。

    碰——一辆货车忽然从顾芷初的车尾后撞来,轰隆一声大响,顾芷初的车被撞得失控前滑,一头撞到陆慕封的公司外墙,墙面上以及车前窗的玻璃应声而碎。

    顾芷初被撞击的惯性用力一甩,又被安全带拽回来。

    她额头磕到了方向盘,手臂也跟着一疼。

    “出车祸了!”有人喊了一声。

    顾芷初歪在座椅上,头晕眼花,浑身刺痛。

    车窗也碎掉了,透过窗户,顾芷初与陆慕封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顾芷初心脏一缩,刹那间竟然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她喃喃喊了一声:“慕封……”

    陆慕封看了两眼浑身是血的顾芷初,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

    “诶,那个人好像是我的医生,顾芷初。”苏夏雪说,“她怎么出车祸了,慕封,你快打急救电话……”

    陆慕封拉开车门,让苏夏雪上车:“无关紧要的人,不必浪费时间。”

    “可……”

    啪——陆慕封关上车门,余光也没再看一眼还困在车里的顾芷初,径直绕在车的另一边,上车。

    引擎轰鸣,陆慕封带着苏夏雪离开了。

    把他刚出了严重车祸的妻子,扔在路边等死。

    顾芷初闭上眼睛,觉得可笑极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货车司机跑过来,看到顾芷初那满头满身的鲜血,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说,“我马上给你打120。”

    顾芷初慢慢睁开眼,她的右手被一块玻璃扎穿了,但她还是不顾疼痛,伸出右手,摸到了那个掉在杯架里的手机。

    鲜血不断从伤口里涌出来,再顺着她的指尖,流到屏幕上。

    顾芷初一边擦着屏幕上的血,一边颤抖着发短信。

    “陆慕封,我同意了,我们离婚。”

    开始阅读
  • 束情一世小说
    作者:花开点点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未完结

    现代言情《束情一世》是花开点点的经典之作,主要围绕沈却之慕晚之间的故事展开。小说简介:慕晚曾经这次的遇见不过是人生的一场途中的风景,可是不曾想过,遇见了这个人,就耽误了自己的这一生。沈却之注定是她一生中逃不过的劫难。

    精彩节选:

    “见不得你这么可怜。”

    可怜?

    好似她这样是故意演给他看一样。

    “不需要你可怜我,放我下去,沈却之,你不松手的话,我保证明天的媒体报道的是我们!”

    沈却之却丝毫不受她的威胁,将她塞进了副驾驶。

    没多会,车子启动。

    慕晚知道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改变主意的人,亦如他的爱。

    “不用去医院,我只是饿了,直接回家吧。”

    见她又面色如常,且语调冷漠。

    沈却之方向盘一转,朝家驶去。

    ……

    佣人见他们两个一同回来,很是高兴,“少爷,少奶奶。”

    沈却之嗯了一声,“晚餐好了吗?”

    “已经好了。”

    沈却之看了眼身侧未动的人,“不是饿了吗?”

    慕晚垂眸,“我去换身衣服。”

    上了楼,吞了药,换了身衣服,坐到了餐桌前,慢慢的吃起饭来。

    本以为沈却之已经走了,没想到他竟是也换了身衣服,坐到了她对面。

    两人静静的吃着饭,谁也没有说话。

    吃完饭,慕晚转身上楼。

    沈却之盯着她的背影问佣人,“她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佣人恭敬道,“嗯……没什么特别大的异常,就是饮食上似乎更清淡了些。”

    沈却之蹙眉,“除了口味的变化,还有吗?”

    佣人摇头,“没有了……”

    “你下去吧。”

    “是。”

    佣人走后,沈却之起身,去了楼上。

    卧室的门没有关,站在门口能看到里面正收拾东西的女人。

    慕晚将箱子的盖上,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看着她的沈却之。

    “有事?”

    沈却之没有回话,深邃的眸子,锁在她的脸上。

    他的眼神让慕晚不自在,“明天早上先去把离婚证领了吧。”

    “这房子归你,你不用收拾。”他终于开了口。

    慕晚垂眸笑了下,“不用了,反正也不会回来了。”

    沈却之仍旧盯着她,他似乎知道她哪里不一样了。

    现在的她,跟那时她父母去世的时候一样沉郁,好似全世界都不值得留恋。

    心底莫名一揪,话说的有点生硬,“回不回来,它都是你的。”

    说完,他转身离去。

    慕晚坐在行李箱旁边,眼眶红了起来。

    沈却之,再见了,再也不见。

    开始阅读
  • 他说爱情已迟暮小说
    作者:素年
    分类:短篇小说
    来源:万读
    状态:完结

    《他说爱情已迟暮》是素年所写的一本短篇虐恋,小说主角是唐苏陆淮左。他说爱情已迟暮主要讲述:曾经陆淮左不信自己的命,不信自己的人生会为了任何人而动摇,但是直到唐苏的骨灰被交到了他的手中他才知道什么事痛彻心扉。

    精彩节选:

    唐苏捂着肚子,细密的疼痛,如同一把刀子在那里割着,有好几次,她都疼得差点儿跌倒在地上,但她还是倔强地拍打着浅水湾别墅的大门。

    “阿左,求求你借给我五十万!小深他真的是你的亲骨肉!他要是再不动手术,他会死的!阿左,求求你救救小深!”

    疼痛,越来越剧烈,令唐苏的身体控制不住痉挛,她试图努力将背脊挺得笔直,还是疼得弓成了虾子。

    这胃癌晚期的滋味,还挺不好受的。

    唐苏咬着牙,继续拍面前紧闭的大门。

    “阿左,求求你,只要你愿意借给我钱,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阿左,求求……”

    “哐!”

    别墅大门猛地被推开,唐苏那双枯寂的眸中,瞬间燃烧起了熊熊的光。

    “阿左他愿意见我了是不是?”

    别墅管家走出来,他面无表情地将一块牌子挂在别墅大门上,又用力将大门锁死。

    当看到那块牌子上的字,唐苏猛一踉跄,眼泪倏然滚落。

    “唐苏与狗,不得入内。”

    呵!

    唐苏哭着哭着又笑了,其实这块牌子高抬她了,在陆淮左看来,她唐苏还不如一只狗!

    陆淮左认定,她唐苏是个恶毒的女人。四年前,她嫌弃他是个穷小子,为了嫁入景家豪门,毫不犹豫地打掉他的孩子,跟他分手,还雇凶撞断了他的腿。

    其实不是这样的。

    只是她的解释,他不信。

    风雪渐大,寒风带着霜雪钻入唐苏的心口,刺骨的凉,说不出究竟是这身体更冷,还是心冷。

    几片枯叶粘在她的右臂上,她下意识想要抬起左手,拂掉这几片落叶,力气用上了,她才骤然想起,她的左手,是动不了的。

    在被林念念和景灏囚禁的那四年,她的左胳膊,废了。

    陆淮左永远想象不到那四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有时候,她自己都不敢去想,一想,就是血海翻涌的暗黑地狱,心中再无光明。

    三天后,唐苏才见到了陆淮左。

    她和陆淮左是夫妻,却更像小姐与恩客。

    就连他安排她住的小公寓,也是叫柳巷。

    烟花柳巷……

    这比喻,还真贴切。

    她平时想要找陆淮左难如登天,只有他想要折磨她的时候,他才会来到柳巷,将她的尊严狠狠地践踏在脚下。

    现在,他就迫她跪在地上,他一身暴戾,恍然如魔。

    “念念……”

    云消雨歇,他粗鲁地将她甩在地上,他略微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衫,西装笔挺,矜贵无双。

    眸中浓郁的墨色褪去,只剩下了刺骨的凛寒与凉薄。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地倒在地上的唐苏,“你不是念念!滚!”

    唐苏的胃一阵阵抽痛,她用力按住自己的肚子,疼得嘴唇都在打颤。

    可这癌症晚期的疼,还是及不上心里更疼。

    林念念……

    他又把她当成了林念念。

    他说过,只有把她想象成林念念他才能跟她做,否则,他会吐。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她是他捧在掌心的小姑娘,他们第一次的时候,他怕死了她会疼,而现在,他最喜欢的,就是让她疼。

    思绪渐渐回笼,唐苏艰难地爬到陆淮左面前,用力抓住他的手。

    “阿左,我们以后好好相处行不行?阿左,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误会,我可以向你解释的。四年前,我会跟你分手,是因为林念念抓走了我奶奶,她用奶奶的命……”

    “咔!”

    唐苏脖子骤然一疼,陆淮左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掐在她的脖子上,她剩下的话都被卡了回去。

    开始阅读
  • 此情本应长相守小说
    作者:春风依旧
    分类:短篇虐恋
    来源:微小宝
    状态:未完结

    《此情本应长相守》主角是温昭阳司丞锦,是网络作者春风依旧原创作品。此情本应长相守全文简介:温昭阳最爱的男人屠她温氏皇族满门。她的爱为她带来灾难,直到生命走到尽头,司丞锦才幡然醒悟,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精彩节选:

    连玦终究还是留在了宫里,以给温昭阳治病为交易,交出了白骨丹。

    能保她一日,他就护她一日。

    从上次离别,他就在研究蚀心毒的解药,估计将毒素排出体内,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他会在一个月后再次安排温昭阳出宫。

    如果她愿意的话。

    夜间,给她治疗眼睛时,打开纱布才发现伤口被处理之粗糙,空洞洞的眼眶里什么都没了,好像是用酒精轻轻擦拭过,但手法不好,还留下了些许布渣,掺着血看上去格外瘆人。

    饶是看多了生死的连玦,也没法想象她经历了怎样的钻心之痛。

    “神医真是好兴致,晚上留在朕的爱妃房里不走。”司丞锦突然出现在身后,连玦没有看他,也没有行礼。

    他专注的包扎,终于处理好了眼睛,然后又让碧落剪掉她的外衣,打算处理胳膊和背上的伤。

    司丞锦看的火起窜腾,一把将连玦推开,学着连玦的样子,将纱布沾了酒精,往温昭阳身上擦去。

    开始阅读
  • 若有来生不相见小说
    作者:欧耶
    分类:言情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未完结

    现代言情《若有来生不相见》是欧耶的经典之作,主要围绕展蓉温甚祁之间的故事展开。小说简介:展蓉不知道之前那个对着温甚祁一往无前的自己究竟去了哪里,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爱那个男人了。

    精彩节选:

    温甚祁一瞬间像是着了魔,伸出手回抱,她却像是逃也似的退开,毫不留恋。

    他的心沉了沉,竟感到怀里有些空落。

    章助理已经退到角落,眼睛发酸,看到展蓉拿起笔,看也不看直接签了名,忍不住开口:“展小姐,你都不看的吗?”

    “无所谓了。”展蓉笑笑,对温甚祁已经别无所求。

    章助理见温甚祁没有别的指示,便收好离婚协议,退了出去。

    屋内,解除夫妻关系的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还是展蓉先打破沉默。

    “王云卿的手术定在什么时候?”

    温甚祁很不习惯展蓉这么平淡,明明昨天还那么闹腾。

    他薄唇轻掀,说道:“下午两点。”

    “可以把手机还给我吗?”

    “做什么?”

    温甚祁有些警惕的样子,让展蓉想笑。

    “我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呢,想叫闵娜来替我收尸。也不知道她肯不肯来……”

    开始阅读
  • 依依深情寄凉心小说
    作者:半糖
    分类:短篇虐恋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完结

    《依依深情寄凉心》的主角是秦涵依纪凉睿,是半糖写的一本短篇虐恋,小说讲述了:秦涵依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但是殊不知在这个兵祸年代,哪有什么所谓的爱情存在,当她将自己的一切交给纪凉睿的时候,才是彻彻底底输了这场游戏。

    精彩节选:

    秦木棉披着单薄的睡衣,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暧.昧后的痕迹。

    见到秦涵依,她似乎很是吃惊,随即,娇美的面上又浮起了一抹冷笑。

    她故意用她叫破了的嗓子说道:“哟,姐姐啊,你刚刚被少帅用家规罚了,还敢到处跑啊?”

    秦涵依擦掉嘴上的血迹,望着面前的女人,眸底都是恨意:“秦木棉,你别得意!你不是他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现在的我,就是将来的你!”

    秦木棉冷笑:“渍渍,姐姐,你可别污蔑少帅!他是真心待我的,你看,他娶别的姨太的时候,有用过八抬大轿和这么大的排场吗?”

    秦涵依脸色一僵。

    是啊,之前的四个,又有哪个是这样娶回来的?

    她在这里听了一夜、看了一夜,也该死心了。

    “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伺候少帅的!”秦木棉娇笑着:“本来少帅不让我说的,但是马上也快天明了!少帅说,今天他去南城政府拿了章,就会给你写一份离婚书!以后,你就只是少帅府里最卑贱的奴隶了!”

    秦涵依的心猛地一颤。

    “知道谁会成为他的正妻吗?”秦木棉说着,凑到秦涵依的耳边,低笑:“是我!因为啊,他说本来谁都可以,但是恰好你和我有仇,所以就是我了!姐姐,我还要感谢你呢!”

    秦涵依霎时眸色猩红。

    纪凉睿是故意的!他明知道当初要不是秦木棉的母亲进门,气得她母亲得了病,她又怎么可能三岁丧母?!

    他不是没有见过她那些年的伤,都是拜这对母女所赐,可是,却还是要给她们荣耀!

    这一刻,秦涵依清晰地感觉到,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碎掉了。

    “是吗,秦木棉,那我祝你能够坐稳现在的位置,不要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秦涵依说完,冲鸢儿道:“我们走。”

    只是,二人才刚刚转身,身后的秦木棉就猛地抬脚。

    鸢儿扶着秦涵依本就十分吃力了,这么一来,顿时没有站稳,一起摔到了地上。

    鸢儿的痛呼声似乎惊动了门内的男人,房间门再次打开,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蹙眉望着地上的主仆二人,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少帅,姐姐专门跑过来听我们洞房,听了一.夜晕倒了,我想扶她,她却骂我……”秦木棉娇滴滴地道。

    “听我们洞房?”纪凉睿眸底燃起兴味,心头涌起愉悦。

    开始阅读
  • 起风了,你还在吗小说
    作者:红喵
    分类:短篇小说
    来源:原创书橱
    状态:未完结

    《起风了你还在吗》是网络作者红喵原创短篇小说,小说主人公是丁洁宋子鸣,《起风了你还在吗》简介:丁洁和宋子鸣之间是结发夫妻,但是这对夫妻两个的关系,却比陌生人之间还要陌生。

    精彩节选:

    “丁医生!”

    李明昊盯着她被玻璃渣刺穿的手掌心,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他扶着丁洁离开了病房,宋子鸣看着一路流淌出去的血迹,胸口抽搐得越发厉害,他拒绝了林依依的触碰,绷着脸站起来,还没走出病房,就倒在门口。

    急诊室里,花了整整三个小时,医生才处理好丁洁的伤口。

    整个过程中,丁洁的泪水止也止不住,却没有喊过疼。

    说得出口的疼,都不是真正的疼。

    比起手上的伤口,心中的伤口更让她痛不欲生。

    由于她的伤口太深,影响到工作,只能暂时回家休息。

    没有人问她休息多久,因为她伤的是右手,对于一名外科医生来说,可能再也不用进手术室了。

    丁洁心知肚明,却不敢让自己去想这些,于是在家里待上一周,天天陪女儿。

    这天晚上,宋子鸣竟然回来了,而且难得的和她们坐在一起吃晚饭。

    萌萌嘴上说不喜欢爸爸,小眼神却难掩一丝惊喜。

    丁洁实在不想让女儿失望,主动对他说:“子鸣,我手不方便,可以帮我抱一下萌萌吗?”

    萌萌小小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期待,可是宋子鸣绷着脸,不看萌萌一眼,直接让佣人过来抱走孩子。

    丁洁注意到女儿离开时微微红润的眼眶,心如刀割。

    “宋子鸣,她是你女儿!”

    宋子鸣冷冷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伤,忍住心中的怒意,“别恶心我。”

    他竟然说萌萌恶心……

    丁洁的忍耐到了极限,“我和女儿让你恶心,只有那个溅人和她的野种让你觉得快活是不是?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变成了曾经最不想成为的那种泼妇,可是宋子鸣的所作所为,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离婚吧。”

    又是这句话!

    说来说去,他和林依依才是一条心!

    丁洁气愤地问道:“离婚离婚,除了离婚,你还会说什么?”

    宋子鸣默了一瞬,“你从丁家带来的一切,都可以让你带走。”

    丁洁一字一顿道:“除非我死了,否则永远不可能离婚。”

    让她成全他们,永远不可能!

    突然一阵椅子拖动的响声,宋子鸣站起来,“既然这样,希望你不要后悔。”

    一顿饭还没吃完,他又离开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是丁洁已经完全失去胃口,气都气饱了。

    几天后,丁洁正陪着孩子在客厅画画,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立即听到兰姨喊出来:“先生回来——”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连脸色都凝固了。

    丁洁和女儿坐在客厅沙发上,抬起头,就看见宋子鸣开门进来,后面还跟着……林依依。

    “终于到家了。”

    林依依审视着富丽堂皇的别墅,开心得眼睛里冒绿光。

    “不准进来!”丁洁呵斥道。

    林依依可怜巴巴望着宋子鸣,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更加让丁洁心里窝火。

    宋子鸣把她当成是空气,将林依依护在怀里,温柔得不像话,“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刚出院,让家里的佣人好好照顾你。”

    开始阅读
  • 半生荒唐都是你小说
    作者:相思
    分类:言情小说
    来源:麦子云
    状态:完结

    现代言情《半生荒唐都是你》是相思的经典之作,讲述了一个荒唐了自己半生的虐恋故事,主要围绕林溪和司东御之间的故事展开。小说简介:林溪在自己十八岁的那年爱上了一个男人,为了那个人,她几乎赔进去了自己的整个青春。

    精彩节选:

    “先生,求您买我吧,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只要二十万……”

    那一年的冬天,格外寒冷。

    十八岁的林溪跪在高档会所门口,恳求地望着出入寻欢的男人。

    侍应生嫌她碍眼,将她一脚踹到了路边。

    林溪穿得单薄,长时间得挨冻导致她脸色煞白,径直摔在了地上,手腕被擦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丝。

    眼泪快要夺眶而出,可她不能哭。

    母亲还等着她去救……

    她不可以。

    低头擦拭眼泪,不经意间,她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顺着笔直的西裤朝上望,一张轮廓冷峻的五官缓缓朝她俯身逼近,带着一丝探究的意味——

    “你要卖身?”

    林溪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匍匐在他脚边,捧着他的裤腿:“先生,求您、求您买我……”

    司东御一袭笔挺西装,粗粝的指腹挑起她的下颌:“**?”

    “……我是!”林溪艰难开口。

    “很好,跟我走吧。”

    ……

    夜里,天边炸开一颗惊雷,将梦中的林溪惊醒。

    窗外正飘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她下意识摁亮了床头的壁灯,起身要去关窗,倏忽间,惊觉一道犀利的眸光正紧锁着她。

    她朝着沙发看去,毫无征兆对上了一双寒潭般的墨眸。

    司东御修长的双指夹着根烟正在徐徐抽着,烟头明明灭灭。

    “醒了?”他凉薄地开口。

    林溪被吓了一跳:“司……司先生?”

    四年前,她被他买了回来,换取二十万支票为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

    她以为她会从此堕入深渊,却不想,他娶了她。

    他让她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司太太。

    后来,他才知道,因为他最爱的女人被司家老爷嫌弃身份卑微,更甚至被驱赶到了国外,所以他娶她这样一个用钱就可以买到的女人来恶心司父。

    对他而言,她只是一个标准的床伴。

    压下心中的酸涩,林溪恭敬地上前,给他倒了一杯水:“我不知道您今晚回来,吃过晚餐了么?还是我去替您放洗澡水?”

    司东御白衬衫袖口被挽至手肘,慵懒地将烟头碾灭:“离婚协议书我签好字了,明天你从这里搬出去。”

    突来的一句话,让林溪浑身一震。

    她有些惊愕地望向他,却正好瞅见了他衣领口很淡很淡的口红印。

    “我知道了。”

    “没有其他要问我的?”司东御黑眸紧锁着她,意味深长。

    “我是您买回来的,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其他的,我不需要知道。”林溪标准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听话。

    只是低头替他脱鞋的时候,掩饰了逐渐苍白的脸色。

    司东御扯了扯领带,语带施舍和一抹不易察觉的烦躁:“我在城南给你安排了一套房子,跟了我四年,我也不至于亏待你。”

    “谢谢司先生,不过你帮了我很多,我已经很满足……唔……”

    林溪婉拒的话音未落,司东御突然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她被迫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的大掌顺着她的衣摆摸了进去,轻轻画着圈。

    微凉的指尖,带来身体的酥麻。

    她绷紧了身子,紧张又害怕,甚至有些颤抖,因为在床上他是绝对的主导,也是绝对的凶残和野蛮。

    每一次,她都像小死一番。

    “放松。”他霸道地命令,嗓音染上沙哑。

    林溪轻咬着樱唇,为他摊开身体,然后可耻地环抱住他健硕的腰身,在心底默念着:这是最后一晚了,她应该让他尽兴的。

    开始阅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