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爱你鲜衣怒马时

爱你鲜衣怒马时小说

爱你鲜衣怒马时

  • 作者:我叫有饭
  • 分类:短篇
  • 来源:若初
  • 状态:完结
  • 评语:大火烧去的不只是生命,还有她的满腔情深
开始阅读
简介
爱你鲜衣怒马时图1
爱你鲜衣怒马时图2

挽竹为您提供《爱你鲜衣怒马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爱你鲜衣怒马时》主角是阿夕陈馑,是我叫有饭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爱你鲜衣怒马时讲述了:十年前,陈家三千精甲踏破宫门。十年后,鲜衣怒马的少年成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陈馑是一国之主,而她阿夕只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婢女。

精彩节选:

那日大火的灼烧感再次向她袭来,从她脸上的伤处开始,蔓延至全身,她疼,疼得眼睛生疼头皮发麻,疼至骨子里血液里。

“奴婢这等容貌,怕是污了将军的眼。”

陈馑道:“阿夕,你怕是忘了,我方才那句……如同圣旨。”

阿夕呆了半晌,良久之后缓缓跪下。

“奴婢跪谢将军。”

陈馑将阿夕留在朝阳宫自己便离开了,听小梅说现在朝堂上下皆由陈氏父子把持着,想必他也不闲。

朝阳宫中的一景一物都让阿夕无所适从几次欲逃,但这宫中,她又能逃到哪里去,若非如此,当初陈渊也不会将她藏入天牢了。

晚上陈馑回朝阳宫时脸色不是太好,只是在见着阿夕时迅速敛了脸上的冷意。

阿夕猜想,大约是朝堂上有谁逆了他陈氏父子的意吧。她倒是很想知道这人是谁,若有日后,也好感谢一番。

“可用过午膳?”

眼前这状况,阿夕万不敢再惹怒于他,乖乖回道:“用过了。”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陈馑点点头,“侍侯我沐浴吧。”

阿夕垂着头,“奴婢这双手干惯了粗活,笨手笨脚的,怕侍候不好将军。”

陈馑当作没听到她的话,命人备了水,然后牵着阿夕过去了。

陈馑一挥手,整个浴间就只剩他们两人。陈馑张开双臂,“阿夕,替我宽衣。”

阿夕深吸口气,上前去替陈馑脱衣,她个头要比陈馑矮上许多,陈馑低头只能看见她的发顶,似被她轻柔的动作取悦,他轻笑一声。

“阿夕,你一定想不到,我做梦都在想这样的场景,没想到竟成真了。”

而此时阿夕想的却是,她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是他没得到的呢?

脱至里衣时阿夕的手顿了顿,但随即回过神继续往下脱。

陈馑轻声说:“你倒是轻车熟路。”

阿夕面无表情地说:“天牢那种地方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得下来的。”每天死几个牢犯又有谁会在意。

陈馑捉住她的手,拧着眉问,“什么意思?”

阿夕继续道:“陈公子曾夸过奴婢聪明,奴婢自己觉得也是,在天牢那样的地方能安然活上十年,将军您是不是也觉得奴婢很聪明?”

陈馑从小跟着他爹出入朝堂征战沙场,自然知道那些龌龊事,也知道各宫各院许多小宫女小太监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点都要做些什么事,各院封掉的枯井里不知扔了多少被玩残的死尸,有的甚至还没断气就被扔了下去。

他心头一窒,猛地提高声音。

“闭嘴,你给我闭嘴!”

十年,陈渊一次都没去看过她,也没安排什么人照顾于她,她过的什么日子陈馑根本不敢去想。似乎只要他不想,那些就不存在。

一个旋身,背部一阵生疼,阿夕便被他压在了浴池边。她咽下口中的血腥味,继续道:“将军您这样,奴婢还怎么侍侯您。”

陈馑眼底一片腥红,似猛兽发出的低吼。

“是陈渊送你进去的,不是我,你不能怪我,阿夕,你不能怪我!”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