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小说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

  • 作者:淡月新凉
  • 分类:言情
  • 来源:落尘
  • 状态:完结
  • 评语:上了我陆天擎的这条贼船,黎浅你就别想着要下去了!
开始阅读
简介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图1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图2
小说《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主角是黎浅陆天擎,是淡月新凉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讲述了:拥有最艳丽精致容貌却也是人人不齿私生女身份的黎浅,用一场设计、一次放纵,喜得“龙胎”,从而将陆天擎养成宠妻无度的绝世好男人的故事。
精彩节选:


她姥爷是绝对有可能作出这样事的人啊。

“如果你没有事可说,那我先回去了。”

傅司峯发现自己真的是失了分寸,怎么能来这地,不想这般纠缠下去,他已经心烦气躁得很,再经不起这小丫头片子挑拨一分,否则真怕自己干出什么愚蠢的事来。

“诶诶诶,这多没意思啊,傅司峯,好歹我也是你要娶过门的妻子,你现在这么不待见我,什么意思呢?不想娶我?可我记得你在姥爷面前信誓旦旦地答应要娶我为妻的啊。”

唐歆橙用着乘凉的口气说,大概就像谈论天气的那种,说得不以为意。

可是傅司峯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再这么瞪下去,非得得眼病了。

“好了好了,我不开玩笑了,傅司峯,你可还记得我在海边别墅跟你说的话。”

“记得。”

两字紧跟,迫不及待之势,唐歆橙憋笑,可傅司峯不认,继续摆着脸。

“记得就好啊,那我们就来谈谈咱们的订婚之事吧。”

唐歆橙说得很自然,自然到傅司峯根本怀疑他所认知的订婚这个词的意思和他口中的不同。

“你为什么突然想要订婚?理由。”

理智还在线,漠然出声,唐歆橙嘴角的笑容一僵,低头去端着茶杯的手也因此顿住了。

当然只是短暂地一秒而已,唐歆橙再度抬起了头,用着和方才不太相同的笑容面向他,朝着他开口。

“因为我发现你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唐歆橙话刚说完就得来了一道寒光,显然傅司峯一点儿也不相信,唐歆橙噗嗤一笑,而后收起了笑容,认真十分注目着他。

这样不熟悉的表情出现在唐歆橙的脸上,真让傅司峯有所意外,不,准确的说,从她溺水救回来的那一刻起,所有的行为都很反常。

“傅司峯,什么理由我现在还真给不了你,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跟你说,只要你不负我,不会窥觑我唐家的一分一毫,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无条件的支持我,那么我愿意陪你到老,不离不弃。”

唐歆橙像说着誓词一般,慎重不已,傅司峯听得心头狂热,却也疑惑万分,陷入了冰与火的矛盾当中,明明她先前那般排斥自己,现在说这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呢。

“如果我不愿意帮你呢。”

“那我自然去找愿意帮我的人,毕竟稀罕我的人不会少,我这模样还不错,应该不难找到一个愿意为我赴汤蹈火的人吧。”

唐歆橙一点儿也怯场,正如那商场上厮杀诡辩的商人,傅司峯已经在自家企业里任职两年,心思缜密,遇事处变不惊,偏偏现在,他竟然处于了下风,乱了心绪。

“即便我现在答应了,若是我往后反悔了怎么办。”

傅司峯冷言道,唐歆橙淡淡地一笑,再度朝着他身前靠去。

“不,你不会反悔,因为……”

唐歆橙话说一半,勾动人心,傅司峯直接上当了。

“因为什么?”

他想知道她的下半句会说出怎样惊人的话语来,明明她不可能知道他的秘密。

气氛变得静谧,两人鼻息都快交融在一块,傅司峯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吻上眼前这张小嘴红唇时,唐歆橙再度退开了身子,轻盈一笑,声音洋洋盈耳。

“因为我会让你死心塌地地爱上我啊,被我勾了魂,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你说是不是?”

唐歆橙说得妩媚,眼睛就像是暗夜里动人的明珠,明艳动人,傅司峯无法否认,他已经被这个小妮子搞得丧失了全部的理智,无法正常发言。

“现在,傅司峯,你还想不想跟我好好谈订婚的事?谈得话,我可是非常欢迎哦。”

“我该信你吗?”

在思绪狂烈激动过后,傅司峯竟忍不住黯然相问。

这样的语气和问法,让唐歆橙竟心房一紧,涩涩心酸,脑中他那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再现,他一声比一声凄切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抱得那般紧,妄图从死神的手中夺回她。

唐歆橙豁然站起了身子,在傅司峯微微讶异的目光下,朝着他倾下半边身子,双手捧上他的脸,屏息地亲吻了上去。

风吹过,拂过她的发丝,唐歆橙没有闭眼睛,傅司峯更没有,四目相对,勾着各自的心魂,都试图攻进对方的心底深处,看一看对方的心底自己是何种模样。

两唇相贴,片刻后,唐歆橙缓缓地撤离,可手还没有从他刚毅的脸旁上拿下,而是稳住,就像稳住他的目光一样。

“傅司峯,我或许给不了你太多你想要的东西,比如说情爱,你知道的,我自小娇蛮无礼惯了,没心没肺的,很多时候都是自私自利,顾及不了太多人的感受,现在的我依旧还是这样,可就是这样的我,想要告诉你,既然我认定了你是我后半生的男人,我就只会有你这一个男人,只要你不背叛我,我愿以我的生命发誓,对你忠诚。”

一个吻再加上这些话,傅司峯不是圣人,他是个有欲望的男人,而且这个欲望从很多年前他就一直对这个女孩怀揣着,日子越久,欲望愈大,像只恶魔住在他的心里,他怕自己失措,所以将这只恶魔关着,一道道护栏构成了结实的监狱,可是在这一刻,全然炸裂成碎渣。

就在唐歆橙松手退开的瞬间,傅司峯手快速地一捉,将唐歆橙的身子超自己身边带,唐歆橙一个脚力不稳,整个被他拉着,扑了过去,直接扑在他的身上,另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错愕地瞪着他。

这疯狂的动作,让唐歆橙惊慌,也羞涩,明明她刚才才轻薄了这人,可是现在她却心跳漏了节拍。

“傅司峯?呜……”

就叫了一个名字,唐歆橙的唇就被堵了,长驱直入,不留一分余地。

我靠。

舌……吻?

好烫,也好热。

妈呀,她虽说是重生的,跟那渣男也接过吻,深吻也有过,但是那都是点到即止,可是现在。

唐歆橙脸吐沫星子都来不及咽,整个口腔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傅司峯的舌尖勾动着,带着她小舌游走,恨不得把她生吞入腹了一般,胸腔间的氧气都快没了,唐歆橙只好挣扎。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