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不能比你再坏的你

不能比你再坏的你小说

不能比你再坏的你

  • 作者:撒椒椒
  • 分类:短篇
  • 来源:若看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如果人生没有那些过错就好了
开始阅读
简介
不能比你再坏的你图1
不能比你再坏的你图2

挽竹为您提供《不能比你再坏的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不能比你再坏的你》主角是楼小宁瞿思明,是撒椒椒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不能比你再坏的你讲述了:瞿思明恨楼小宁入骨,一手毁了她的人生。本该恨瞿思明的,可是在生死面前,楼小宁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他。

精彩节选:

楼小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先是看见高高的吊瓶,自己在输液。

然后感受到浑身跟碾过一样的疼,下身更是不能动。

“你醒了?不要乱动。”王姨小声劝道。

楼小宁起来,想拔掉针头,离开这个地方。

“哎,不可以。”王姨制止她。

“阿姨,我想离开这儿。”她要去报警!这个男人,就是在犯罪!

“姑娘,你走不了。”

“为什么?”

“唉,你母亲....”

“我母亲不是那样的人,我要出去,我要报警,法律会还我母亲一个公道的。”楼小宁说道。

“你可以叫我王姨,我在瞿家工作很多年了,照看这个房子,和照顾思明先生。你母亲和瞿老板的事,我也略听了一下,姑娘,这事你也别怪我说话直接,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瞿家都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走不了,也告不成。”

“什么意思?”楼小宁问道,瞿家?这里只有一个瞿家,就是北城的首富。有钱到不可想象。

“瞿家对外宣城是出了车祸,不会说是出了桃色新闻。你怎么告呢?你既没有钱,也没有关系,你甚至连离开这个房子,都离开不了。”

“那.....我该怎么办呢?”死掉的人是瞿天临?那个男人是他的儿子瞿思明?楼小宁一直都没怎么反应过来,母亲好端端的死了,还成了害死别人的罪魁祸首,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么了不得的人家的。

“思明先生不放你,没人能放你走,你要是想走的话,就不要惹怒了他。你身上有伤,我来给你擦药吧。”王姨心疼的说道。

楼小宁紧紧的拉着被子,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这无异于五雷轰顶一样。

王姨劝说了好半天,才给她擦了药。

回想着昨晚的一切,楼小宁绝望的哭了起来。

一切都结束在这个夏天。

母亲,她的生活,还有那个曾经无忧无虑的自己

瞿思明正要出去,就听见楼小宁房间里,传来绝望的哭声,这哭声穿透人心,让他烦躁。

“小宁,别哭了,想开点吧。”王姨劝道。

王姨摇着头出了屋子,看见瞿思明。

“先生。”

“她没事吧?”瞿思明问道,昨夜确实他太不知道克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女孩这么欲罢不能。

“给她擦过药了。”

“看着她,别让她寻死腻活的。”瞿思明叮嘱道。

“是,知道了。”

瞿思明上了车,回想起昨晚,楼小宁左胳膊上,一整条胳膊的伤疤,让他震撼,触目惊心,不明白她胳膊上怎么有那么大面积的伤,像是烧伤,之所以能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他自己胳膊上,也是左胳膊,也有一片伤疤,那是两年前,他去厂房视察,厂房着火,被烧到留下来的。

“瞿总,我们要去哪?”瞿思明的助理邓文问道。

“楼小宁的家里。”

“好。”

瞿思明揉着额头,他当然知道这场车祸出的蹊跷。

加上楼小宁这么坚决的态度,一直否认她母亲不认识他父亲,他决定亲自到楼小宁的家里去看看。

车子驶进一个很老旧的小区。

小区的路也不好,到处停满了自行车,电动车,快递车,由这些环境,可以想象出,这里住着的人群的职业。

瞿思明和邓文下车走进去,里面到处是三五成群的老人,打麻将,或者坐着晒太阳。

如果楼小宁的母亲是父亲的情妇,她们为何要住在这样的小区里?

瞿思明找到楼小宁的家,从口袋里摸出钥匙,这是他从楼小宁母亲身上拿到的。

打开门进来,这是房子确实不大,甚至有些小,但是布置的很温馨,收拾的也很干净。

一进来茶几上的东西,吸引了瞿思明。

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那是一盒已经化掉的冰激凌,还有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

回想当天,楼小宁接起电话,兴奋的说道“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有好消息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大概就是这份通知书吧。

“瞿总,这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查到任何有关瞿老的东西。”邓文用了不长的时间,就快速的在屋子里找了一遍,发现这楼小宁家,和死去的瞿老爷子,压根挨不着边儿,没什么瓜葛的样子。

瞿思明站起来,走到离阳台不远的隔断,里面摆满了书,应该是楼小宁平时学习的地方。

墙外贴了很多照片,都是楼小宁和母亲和母亲的合照,墙边挂着一个帆布袋子,他打开看了看,里面除了一些日常记的花销流水账,还有一个包的很仔细的信封。

他拆开橡皮筋,里面是一沓钱,不多,应该也就一万块钱,然后下面是医院的诊断书缴费单子。

本来也没什么,但是那日期却吸引了瞿思明的注意力。

这些诊断书和缴费单,时间是两年前,楼小宁受伤的这天,刚好是他去厂房受伤那天。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些钱和诊断书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走吧。”瞿思明收起这些东西。

两人出来上了车,邓文说道“那就奇怪了,难不成楼小宁的母亲是刚刚认识瞿老,还没来得及要到钱搬出去?要不然,实在没法解释她们过的这么苦。”

“你找个能修复和破译手机卡的人,把楼小宁母亲的手机卡查查。”瞿思明说道。

“好。”邓文点头。

“医生有没有说小李什么时候醒?”小李是瞿思明父亲,瞿天临的司机,他给父亲开车多年,这一次,怎么会出这么严重的意外。

“医生说小李现在连危险期都没度过,短时间内醒来是不可能的。”

事情显然疑点重重,楼小宁的出现,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去公司吧。”瞿思明收回思绪。

~~~~~~~~~~~~~~~~~~~~~~~~~~~~~~~~~~~~~~~~~~~~~~~~~~~~~~~~~~~

王姨端着吃的进来,想喂楼小宁吃点东西。

楼小宁闭着眼睛,不说话。

“小宁姑娘,先生他其实并不是个坏人。只是因为家里的事,这些有钱人家,不是咱们看上去那么和睦的,尤其是瞿老一死,唉,思明少爷也是个命苦的人。”王姨摇头道。这瞿家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的就能说清。

楼小宁冷笑,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

“王姨,你说我母亲死了,我现在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走也走不了,斗也斗不过,还被那个混蛋困在这里,生不如死。

“别想着寻短见,等过些日子,思明少爷气消了,就会放了你,然后你就可以过正常生活了。”

“正常生活?”她觉得以后的生活,已经不可能再正常了。

瞿思明回来的时候,看见王姨端着已经凉了的饭菜从楼小宁房间出来。

“她不吃饭?”瞿思明问道。

“不吃。”王姨摇摇头,“是个很倔强的丫头。”

“去热热。”瞿思明说完,就进了楼小宁的屋子。

楼小宁半睡半醒,有时候觉得睡着了,有时候又忽然惊醒。

她像惊悸一样哆嗦了一下,睁开眼来,看见瞿思明站在床前。

“你要干什么?”楼小宁挣扎着要坐起来,晚上发生的事,让她太害怕了。

看着这女孩苍白的脸,她已经害怕极了,但是还是一副强硬的态度。

瞿思明坐下来,淡漠的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并没有兴趣做什么。”

楼小宁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靠在床头。

“不想吃饭?打算绝食?”瞿思明语调很轻,声音充满了磁性,听不出来喜怒。

楼小宁别过头,不说话。

“我去过你家。”瞿思明突然说道。

楼小宁看着他,问道“你去我家做什么?”

“你家过的挺苦的,我父亲没给你们钱花吗?”瞿思明用云淡风轻的语气,却嘲讽的问她。

“是啊,要是我母亲是情妇,我们为什么要过这样的苦日子?”楼小宁反问道。

“是不是因为要上大学了?没钱交学费?”瞿思明拿出楼小宁的录取通知书。

楼小宁伸手想拿过录取通知书,瞿思明手往后一扬,楼小宁就扑到了他身上。

她想起来,瞿思明的却一手环过来,让她动弹不得,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要是你就想这么饿死自己,你母亲如果真的是清白的,你真是不孝,不仅帮不了她,你还把自己命也搭进去。”

楼小宁听完不解,抬眸看着他,问道“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报警?”

“警察查不出来的。”瞿思明说道,如果真是人为的,那他还得把那人找出来,让他付出代价,让警察去查,就太便宜对方了。

“借口!我看你们就是怕被查出来什么!”楼小宁自然不知道瞿家的破事,她就只知道母亲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吗?”瞿思明挑起楼小宁的下巴,眯起眼睛看着她。

楼小宁闭了嘴,不再说话,就算心里再有不甘,她现在也不想惹怒这个男人。

“想知道答案,就好好活着,不然你死了,也是白死。”瞿思明松开她,轻飘飘的说道。

死了也是白死,所以她不能死。

瞿思明出来,叫邓文开车,去白梅那里。

“瞿总,到了。”车子开进别墅,邓文提醒道。

瞿思明推开车门下车,看见了别人的车子也停在院内。

“这是谁的车?”瞿思明问道。

邓文过去看了一眼,说道“应该是白小姐父亲的车。”

“哦。”瞿思明不疑有他,上楼去。

白梅去了浴室洗完澡出来,她包裹着浴巾,露出修长的白腿。

“小妖精,又勾引我。”白金刚猥琐的把手放在她的身上。

“干爹,该回去了。”白梅发嗲的说道。

“你这么说,是要我回去,要是不要我回去?”

“当然是要你回去啊。”白梅的手点在白金刚的胸前。

瞿思明推门进来,刚好看见白金刚背对着他,白梅瞧见瞿思明进来,赶紧说道“爸!你该回去了!”然后一把推开白金刚。

白金刚被推的一转身,就看见瞿思明站在门口。

“哦,思明来了啊。”要不怎么说千年老狐狸,就是遇事临危不乱。

不管刚刚怎样沉迷欲望,但是表情能说换就换。

“思明,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白梅过来,也是波澜不惊的跨上瞿思明的胳膊。

“想你了,过来看看。”瞿思明说道。

“小梅,那我回去了。”白金刚看瞿思明未发现什么异常,所以放下心来。

瞿思明坐下,看见白梅只裹着一件浴巾,又闻见她身上如此馥郁的香味,让瞿思明很不舒服,白梅被他盯得心虚,说道“思明,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你父亲找你干什么?”据瞿思明所知,这白梅是白金刚的私生女,白梅当初说,这家人不认她,让她不得不自力更生,凭着自己的努力,开了一家公司,过着独立精致的生活。

这样的女人,无意是让人心疼又佩服的,加上,白梅又救过他,瞿思明几乎对白梅十分信任。

相处两年多来,白梅从没要求在他那里过夜,这让瞿思明觉得白梅自尊自爱,是个很好的女人。

但是今天,这个气氛实在太怪异了。

“没什么,我父亲觉得亏欠我,说是想把我认回白家,但是我觉得,没必要,没他们,我活的照样也是好的。”白梅摆出平时一贯的清高模样。

“认回去也好。”瞿思明说道。

“思明,我现在根本就不需要白家,我过的好坏与否,现在和他们没关系,以后和他们也没关系。”

“我累了,休息吧。”瞿思明忽然觉得,以前听白梅讲这些话,会更加想对她好,现在听她说这些话,充满了做作和刻意。

瞿思明来到卧室,看见凌乱的大床,只是普通休息,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思明,你看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到我这么懒散的一面,这不是刚回国不久吗?倒时差来着,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你可别嫌弃我邋遢。”说完,白梅还小女儿状的把头靠在瞿思明的肩头。

“那你一定很累吧?今晚好好休息。”瞿思明拉起白梅,往外走。

“思明,你要去哪里?你不是累了吗?不休息吗?”白梅追到客厅。

“怪我没考虑到你倒时差,你睡吧,等你休息过来,我再来找你。”瞿思明说完,拉开门出了客厅。

随着客厅的门咔嗒一声关上,白梅知道,瞿思明一定起疑心了。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