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愿你一世无忧

愿你一世无忧小说

愿你一世无忧

  • 作者:凤色妖娆
  • 分类:穿越
  • 来源:掌读520
  • 状态:完结
  • 评语:她活了两辈子,还是斗不过萧惊澜那只腹黑老狐狸
开始阅读
简介
愿你一世无忧图1
愿你一世无忧图2

挽竹为您提供《愿你一世无忧》又名《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愿你一世无忧》主角是凤无忧萧惊澜,是凤色妖娆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愿你一世无忧讲述了:凤无忧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再次睁眼时,她却变成了西秦丞相府的废柴三小姐。呵,原主是个好欺负的,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神医特种兵,还会怕了这一群小小古人不成。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活了两辈子,还是斗不过萧惊澜那只腹黑老狐狸。

精彩节选:

凤无忧离开之后也是心有余悸,刚才那个男子也不知是北凉的什么人,竟然如此残忍霸道,尤其是马匹吃人的画面,更是让她想起来就一阵不适。

但好在,她向来谨慎而且准备充分,早早就做了一些防身的东西带在身上,总算顺利摆脱。

到了城门之前正想进门,却发现令牌竟然不见了,她翻遍了身上也没有,肯定是掉在路上的什么地方。

那令牌可是纪家大掌柜才做出来的,才用了一次就丢了,看来只能让他想办法再做一个。

无奈,凤无忧只得在城门附近找了个地方,到天亮才跟着其他人一起进城。

一回到住的地方,就见纪青急的没头苍蝇似的,看到凤无忧,纪青立刻冲上来叫道:“小姐,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呜呜呜,大小姐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地失踪呀?不知道他会担心吗?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吓死。

看着凤无忧的一身男装,纪青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道:“小姐,难不成你真的……”

小姐该不会真的有男人了吧?就算真的这样,也可以和他说呀,为什么总是要自己跑出去?万一出危险了怎么办?

“什么真的假的!”凤无忧一见纪青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想什么好事情,在他额头重重敲了一下:“快去准备洗澡水,还有吃的。本小姐吃饱喝足要补觉。”

虽然只不过几日,不过纪青好像已经习惯了被凤无忧支使,乖乖地去把水打好,又把吃的准备妥当。

自从凤老爷签下那张欠条之后,在吃用方面再也不敢克扣凤无忧,这让她很是满意。

但,就在她想要睡觉的时候,前厅却来了一个小厮。

“大小姐,秦王府来人求见。”

凤无忧想起先前说过隔日去帮他施针,今日可不是到时间了?

“秦王府来人何事?”凤无忧明知故问,她让燕霖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让她去王府,也不知他找的是什么理由。

小厮看了凤无忧一眼,神情满是古怪,一字一字道:“燕侍卫说,秦王想大小姐了,请大小姐过去。”

……

一直到秦王府,凤无忧都被这个理由雷得缓不过神。

“凤大小姐,到了。”秦王府门前,燕霖恭敬地请她下车。

凤无忧在燕霖的肩上搭了一把,下车站稳之后,清了清嗓子道:“燕侍卫,你下次来找我的时候,理由可不可以委婉一点?”

想她了……

这种理由亏燕霖敢编,不怕萧惊澜知道了对他军法处置吗?

燕霖看了一眼凤无忧没说话,只是请她进去。

凤无忧以为燕霖是后怕,也就没在意,跟在他后面到了萧惊澜的卧房。

可就在要敲门的时候,燕霖突然道:“凤大小姐,那理由就是王爷亲口说的,王爷的原话是:本王想她了。”

什么?

凤无忧连忙要问个清楚,可是燕霖溜得比兔子还快,竟然一眨眼就跑得没影。

凤无忧站在门外更是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半天都抬不起手敲门,而门却突然在她面前打开。

“你还打算站多久?”萧惊澜坐在轮椅上,不悦问道。

他已经等她半天,可她居然一直不进来。

凤无忧神色复杂,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说道:“我帮王爷施针。”

萧惊澜点了点头,划动轮椅往后退了一点,凤无忧跟上,推着他往房间里面走。

“只是个理由而已,不必想太多。”萧惊澜忽然道。

凤无忧微微一怔,道:“王爷放心,我不会自做多情到以为王爷对我有意思的。”

萧惊澜的身体突然一僵,手在身侧紧紧握了起来。

若是可以,他真想狠狠揍一顿这个女人。

施针要趴着,凤无忧扶着萧惊澜到床上,萧惊澜赌气把全部重量都压在凤无忧身上,累得凤无忧出了一身汗。

“王爷,你怎么这么重?”她抱怨着。

萧惊澜根本不理她,凤无忧要脱他衣服的时候,他也不太配合,凤无忧只好又半抱着他,才一点一点地帮他把衣服褪下。

因为凤无忧上一次帮萧主澜脱衣服的时候就费了很多力气,还以为他本来就是这样,压根没想到萧惊澜是故意的。

等到终于把准备工作做好,凤无忧觉得手都酸了。

“王爷,你这两日可有觉得疼?”

轮到自己的专业,凤无忧一下变得严肃认真,那凝重的小脸,让萧惊澜也不敢再和她闹,哑着声音道:“有些隐痛。”

凤无忧又细细问了萧惊澜的症状,这才拿起银针,一根一根地扎下去。

这次和第一次不同,她额外要了一些艾绒,又要了制附子、柴胡、三七等药物,她把这些药物磨成细粉,揉到艾绒里,然后将艾绒搓成小团点燃,一个一个安放在针柄处。

萧惊澜只觉得一股温暖的力道沿着银针进入穴位,又顺经络走窜,微微有些胀痛,但胀痛过后,又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侧头看了一眼凤无忧,正看见她专注着小脸,一丝不苟地为自己施针,那模样,说不出的动人。

萧惊澜发现,他极喜欢凤无忧把全副精神都放在他身上时的样子。

施针是件很耗精力的事情,穴位、深浅、手法、药物,一点都不能错。

施针过程中,她也一直观察着萧惊澜的反应,随时调节行针方式。

等到终于施针结束,将针取下之后,凤无忧忍不住捂着嘴打了个呵欠。

她昨晚本就一夜没睡,现在又做了这么耗费精力的事情,是真的累了。

萧惊澜目光微微一暗,她是因为要离开京城,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才会这么累吧。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心头就说不出的发闷。可偏偏,他又不愿做出阻止她的事情。

施针之后还要观察半个时辰,看萧惊澜有无不良反应。

凤无忧困倦地支撑不住,随意坐在床边的小几上,半个身子趴在萧惊澜的床边:“王爷,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先睡一会儿,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叫醒我。”

交代了一句之后,凤无忧就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萧惊澜看着凤无忧近在咫尺的睡颜,眸色微深,忽然,他伸出长指,在凤无忧颈侧轻轻一点,然后长臂伸出,直接把凤无忧抱上了床。

他刚才点的是凤无忧的睡穴,所以就算动作大了些,凤无忧也没有醒。

萧惊澜揽着凤无忧,独属于她清新淡雅的少女香气不住地钻进鼻子,让他涌上说不出的安宁。

他闭上眼睛,慢慢地竟也一起睡着。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