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越成皇

穿越成皇小说

穿越成皇

  • 作者:贰蛋
  • 分类:都市
  • 来源:阳光书城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开始阅读
简介
穿越成皇图1
穿越成皇图2

挽竹为您提供《穿越成皇》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穿越成皇》主角是赵洞庭颖儿,是贰蛋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穿越成皇讲述了:赵洞庭吞服过量安眠药,本应该死亡的他,却穿越成为皇上,开始了治国生涯。

精彩节选:

赵洞庭看去,只见颖儿柳眉微竖,满是不甘。她的面前,有只手呈爪形堪堪停在脖子三寸处。

这只是切磋,是以这侍卫才手下留情。如果是生死厮杀,可想而知颖儿的脖颈会在瞬间被这侍卫扭断。

“啪啪啪!”

赵洞庭鼓起掌来,笑道:“看来我们大宋亲军中还是有英雄的。”

虽然话说不以武力论英雄,但赵洞庭就是想在这些侍卫亲军心里营造以武为强的概念。军士不是绿林好汉,要做的只是上阵杀敌,不以武力论英雄?难道去以仁义论英雄?

“谢皇上!”

赢过颖儿的侍卫冲着赵洞庭拱拱手,然后捡起地上的盔甲和武器,便欲往队伍中走去。

他脸上神情淡定,好似不觉得胜过颖儿有什么了不起。

颖儿走回到赵洞庭身旁,脸上有些歉疚。她觉得自己给皇上丢脸了。

“慢!”

赵洞庭喊住侍卫,道:“朕说过胜颖儿者,朕升他的官儿。你叫什么名字?”

“岳鹏!”

侍卫答道。

赵洞庭走到他面前,“好名字,当得这身英雄气。朕封你做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你可敢当?”

岳鹏还没有说话,苏刘义、杨仪洞以及离他最近的那些侍卫步兵统帅们都已纷纷惊愕起来。

岳鹏不过是个小兵,就这般直接被封为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这不是闹着玩么?

苏刘义作揖说道:“皇上,此事是否请示太后再做定夺?”

赵洞庭闻言心里微微不爽,心想你身为臣子,竟然开口闭口用太后来压老子。当即轻声哼道:“苏大人莫非以为朕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吗?在苏大人心里,还有没有将朕当成天子?”

这话可是不轻,要是扣实了,那苏刘义最轻也是个蔑视君王的罪名。

“臣不敢!”

苏刘义噗通跪在地上,却仍是说道:“只是这侍卫无职无衔,直接晋升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此等事情我大宋开朝以来都极为罕见。臣恳请皇上暂且收回成命,要赏他,封个指挥使已是恩宠之极,能显皇恩浩荡。按照惯例,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理应从都虞候或诸班正副都指挥使中选拔。”

侍卫亲军中的统领唰唰唰跪下去十余个,“请皇上收回成命!”

他们都是侍卫亲军步兵中的高层将领。杨仪洞也同样跪在地上。

赵洞庭只是轻轻笑着,“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我大宋风雨飘摇,自然应当不拘古法,提拔有能之士。你们若是觉得朕此举不妥,大可以上来和岳鹏过过招,谁最厉害,这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的职位,朕便封给谁,如何?”

话到末尾,他的声音中已是带着不加掩饰的寒意。

众将心里微微一突,知道这小皇帝怕是来气了。当下没有人敢在直言劝谏。

至于和岳鹏过招,谁敢啊?

这些将领们常年混迹在军中,自然知道哪些人是难嚼的骨头。岳鹏虽无职衔,但本事在侍卫步军中是人人心里都有数的。他们没哪个有信心能够在拳脚上胜过岳鹏。

谁都看出来小皇帝这是执意提拔岳鹏,不上去,起码还不会惹祸烧身。若是上去却败在岳鹏手下,那在手下人面前威严大损不说,还得受皇帝不喜,那十足十是得不偿失的事。

赌不得,赌不得。

众将心里都这么想,是以也没人说要上来和岳鹏过招。

“哼!”

赵洞庭重重哼道:“既没本事,那就老老实实在你们现在的职位上呆着。”

众将的脑袋埋得更低。

苏刘义抬眼瞧瞧赵洞庭,心里突然泛起不详的预感。大宋的前些个皇帝个个重文轻武,可眼下这位小皇帝竟然因为岳鹏身手出众就直接将他提拔作为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暗示着某种信号。

难道武勋将在这小皇帝的手中重新崛起?

苏刘义位极人臣,却是不得不考虑这种可能。

赵洞庭训斥过众将,再看岳鹏,神色又忽然变得柔和,道:“岳鹏,你还没有回答朕的话呢!”

岳鹏跪倒在地,沉声答道:“我敢!”

看得出来他也是兴奋莫名,声音虽然沉闷,但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好!”

赵洞庭上前亲自将岳鹏扶起来,而后道:“从即日起,岳鹏便是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

众将瞧着被狗屎运砸中的岳鹏,心里都是五味陈杂。其中有个,双眼中甚至是闪过极为怨毒的光芒。

“同时,朕还有件事情要宣布。”

赵洞庭见众人默不作声,又接着说道:“即日起,侍卫亲军皆由朕亲自统率!”

这刻终于还是到来了,杨仪洞的脸色倏的变得煞白。心中存着的最后侥幸也宣告破灭。

他本想着小皇帝兴许只是闹着玩,并不会真要亲自接掌侍卫亲军,提拔岳鹏也只是率性而为。没想到,赵洞庭终究还是当着全军的面将这话给说出来。如此,让他这个堂堂的主管侍卫步军公事如何自处?

侍卫亲军若由皇上统帅,那主管侍卫步军公事还能有发言权吗?

但是这事昨晚已有定论,连太后都没能拦住小皇上。现在,杨仪洞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只期望着这小皇帝还能够给自己留点实权才好。若没实权,职位再高,在朝廷中也不会有多大面子。

而这时,赵洞庭已是伸手指向军中的一个个军士,“你!你!你!……”

直到点到足足两百人,赵洞庭才罢手,道:“尔等全部出列!”

这些被他点到的侍卫便都走出军阵,到旁边站着。

若是有心,定会发现,这些人多是老兵油子。

上辈子赵洞庭没有太突出的本事,唯独过目不忘这点,自认为还是没几人能够具备的。刚刚被他点出来的这些侍卫,都是他之前特意观察筛选出来的老兵油子。这些老兵油子自由散漫,心中已无多少血性,与其让他们继续在军中祸害,倒不如甩给杨仪洞的好。

走到那两百号老兵油子前面,赵洞庭道:“尔等今后跟着杨大人守卫禁宫,无需操练。”

听到这话,这两百号老兵油子中竟是绝大多数都露出欣喜之色。

赵洞庭见状,对他们更是不抱希望。他们追随至此,虽然忠心,但不适合再上战场。

那边,杨仪洞心中显然也是有数。瞧瞧这些侍卫,知晓他们都是些什么货色,顿时面如死灰。

这样的货色,别说区区两百人,就算有两千人又有什么用?

成日里好吃懒做,带着他们就是个祸害。

杨仪洞心想,“还不如依着太后的,老老实实守护太后禁宫来得痛快呢!”

但心里如此想,真要他放掉手中全部兵权,他却又仍是舍不得。于是,只能捏着鼻子咽下这口苦果。

赵洞庭又走回到大队伍前面,道:“至于你们,以后卯正时分(6点)准时到校场操练,不得有误!”

“是!”

前方的士兵轰然应诺。

岳鹏由小兵直接被晋升为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让他们也看到希望。

赵洞庭点点头,知晓他们心思,大声道:“只要你们练出真本事,那朕就让你们都有机会封侯拜相!”

侍卫们闻言都露出激动之色来。虽然封侯拜相不太可能,但能做个小将官,那也是光宗耀祖的事。

赵洞庭很满意侍卫们的表现,偏头看向岳鹏,道:“岳将军,可有信心操练好他们?”

岳鹏激动之余,单膝跪倒在地,大声嘶喊道:“末将定当竭尽全力,不负皇上所托!”

他本以为自己在军中将会永无出头之日,默默无闻度过此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够成为侍卫步军的副公事。而且,听小皇上这话,还要将侍卫步军的实权交到自己手中。

此时此刻,岳鹏心中对赵洞庭的感激之深,便是连赵洞庭也远远想象不到。

“军中可以免行跪拜之礼。”

赵洞庭在岳鹏的眼中看到浓浓的坚定之色,心中满意,又亲自将岳鹏扶起来,缓缓道:“那朕就等着你将他们个个都训练成以一当百的雄师猛将。”

岳鹏重重点头。

其后,赵洞庭让岳鹏在这里操练士卒,自己则是让苏刘义等人带着往马军校场而去。

侍卫步军的将领们看着赵洞庭离开的背影,神色个个不同。

待他前脚刚走,杨仪洞也率着他那两百个老兵油子匆匆离开校场而去。

苏刘义稍稍走在赵洞庭前面引路,几番犹豫,还是说道:“皇上真圣意已决,给岳鹏那差事?”

他显然仍是对这事耿耿于怀。

赵洞庭只当他是拘泥于那些惯例条文,有些不耐道:“朕已当着众将士封他的官,难道还是玩笑不成?”

苏刘义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当臣子的要知进退,苏刘义能够位极人臣,自然熟谙此道。

到得侍卫马军校场,四百余骑马军已经严阵以待。亮甲银盔,长矛锋利,煞是威风。

赵洞庭等人刚到,侍卫马军公事蒋存忠、副公事陆川遥等人便翻身下马,迎上前来,叩拜道:“臣等叩见圣上。”

赵洞庭初瞧这马军威风,还想着蒋存忠等治军有方。在这刹那,却又忽觉得有些不对劲。

南宋小朝廷从临安城逃离至此,中途也被元军追剿过几次,被杀得丢盔弃甲。可眼下,这些马军却是光鲜亮丽,细细想来,这有些不合常理。

他们的盔甲上怎么可能连丝划痕都没有?

这是做样子给老子看啊,赵洞庭心里嘀咕着,没想到宋朝的官员都懂这套。

当下他也不点明,只是道:“朕的侍卫马军真是光鲜啊……”

苏刘义闻言,立时瞧瞧瞪了蒋存忠等人一眼。以他的城府,自然刚来就看出来蒋存忠他们耍的什么名堂。

蒋存忠他们远远没料到小皇帝竟然这般慧眼,当下也是尴尬。解释不好,不解释,好像也不太好。

主要是赵洞庭的年龄太具欺骗性了,谁会想区区十岁的毛头小孩子会有这样的洞察力?

再联想到昨晚赵洞庭夺侍卫亲军兵权的事,蒋存忠和陆川遥是再也不敢小觑这小皇帝半分。对于自己特意整顿军营给赵洞庭看的事也是心知肚明,知晓自己是俏眉眼飞给瞎子看,白费劲,说不得反而让皇帝心里不喜。

好在赵洞庭没有和他们计较这点事情,只淡淡说道:“治军当以务实为主。”

蒋存忠等人连连应是。

赵洞庭也没再检阅侍卫马军的心思,又道:“即日起,每日卯正时分让侍卫到此操练,朕会亲自进行检阅。朕需要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雄兵,而不是让尔等训练仪仗队,可懂?”

蒋存忠等人单膝跪倒在地,“臣等谨记!”

赵洞庭摆摆手,拂袖径直带着李元秀、颖儿等离去。

苏刘义左瞧瞧、右瞧瞧,最终还是选择留在校场,没跟在赵洞庭的后头,免得再受这小皇帝的脸色。

赵洞庭等人回到禁宫内,李元秀在旁边侍奉着,颖儿帮他捏肩,一众小太监端茶倒水的殷勤伺候。

眼见时辰尚早,离着午饭还有段时间,赵洞庭对颖儿道:“颖儿,你这便教朕练武吧!”

颖儿素手仍在赵洞庭肩上轻轻揉捏,嘴里道:“皇上,奴婢觉得有人比奴婢更适合教您练武。”

赵洞庭微微愣住,随即道:“你说的是岳鹏?”

颖儿轻柔笑着,道:“皇上真是聪慧。奴婢在家时,父亲教导奴婢的多是女孩子练的功夫,岳将军练的功夫要更适合您。”

赵洞庭点点头,觉得颖儿说的有道理,“可是……岳将军他要训练军士,哪有时间教朕习武?”

在这大宋危亡的关头,赵洞庭不觉得自己的个人兴趣比将士操练更为重要。

颖儿没想到这点,沉默不答。

这时,旁边伺候着的大太监李元秀忽然说道:“皇上真有心习武?”

赵洞庭看向他道:“朕也梦想做那所向披靡的英雄,虽不知有没有机会,但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若是如此,老奴愿意教导皇上。”李元秀道。

赵洞庭有些发懵,“公公你会武?”

李元秀笑道:“老奴入宫前便修行武学,至今已有六十四年了。我大宋宫中,会武的太监,也远非老奴一人而已。”

赵洞庭这才想起,宋朝好像还有过太监领兵的事。在这个年代,太监会武貌似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立时来了精神,问李元秀道:“那不知公公武艺如何?”

李元秀没答话,只是伸手轻轻拍在身后的顶梁柱上。这柱子是采用百年老树的树干经过特殊步骤制成的,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当下也不见有什么响动,但当他撤手时,大柱上竟然有寸许深的掌印。

莫说没见过这等世面的赵洞庭,便是连颖儿也呆滞当场。

谁能想到老态龙钟的老太监竟会是个绝世高手?

颖儿暗自思量,自己怕是再有个百年时间,也无法练出李公公这般雄浑的内力。

赵洞庭更是傻眼,若不是这是宋朝,他怕是得怀疑这老太监是不是在耍魔术。

他自然不知道,练功分为内功和外功,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但凡武学强者,无一不是内外兼修之辈。

外功是为招数,只要不是傻子,通常都能练得有模有样,只是时间有长短而已,但内功却是极为考究人的天赋,有天赋者日进千里,没有天赋的,哪怕练千百年也不会有太大成就。李元秀的内功深厚到这种境界,其实力可谓高深莫测。

他显然也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露完这手,问赵洞庭道:“皇上觉得老奴功夫如何?”

赵洞庭满脸叹服,连道:“那以后就劳烦公公了。”

他这本是客套话,李元秀听到却是瞬间满脸正经道:“为皇上尽忠乃是老奴本份。”

在这刻,赵洞庭实在难以将李元秀和之前跪地求杨淑妃饶命的形象融合起来。以他的实力,若是当时暴起,便是斩杀整个房间内的人也不在话下吧?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赵洞庭看着李元秀,心里不禁感慨,古代人的思维果真和现代人不同,以君为大深入到很多人的骨子里。南宋小朝廷沦落至此,虽然大臣们仍旧勾心斗角,但他们其中许多,真的是忠心耿耿之人。

想到此处,赵洞庭对南宋朝廷也终于是生出几分信心来。

其后,他开始跟着李元秀习武。李元秀因他身子还未痊愈,便只是先教他内功修行的法门。

如此过去几日,赵洞庭每日卯时都会准时去校场检阅侍卫操练,再练练功,闲暇时便读些兵书、古籍,练习书法等等。他竭尽全力想让自己快些融合这个世界。

这日大黑早,他还未出门,却有太监在外禀道:“皇上,太后请您去早朝。”

早朝?

赵洞庭偏头看向正在给自己更衣的颖儿,问道:“太后忽然让朕去早朝做什么?”

颖儿笑道:“皇上这几日勤苦,可能太后看在眼里,觉得您长大了,想让您去共商国家大事吧!”

赵洞庭摇摇头,苦笑道:“怕莫不是如此。”

如果杨淑妃真想让自己这个小皇帝主政,那便不会等到现在,当初自己要执掌侍卫亲军时她也不该阻拦。

但总是呆在这寝宫里终归不行,赵洞庭自言自语道:“那就去看看我这个娘想要做些什么罢!”

等赵洞庭到早朝的宫殿里,里面已经站着数十个文臣武将。靠前的都是文臣,武将排在后头,见到赵洞庭过来,都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赵洞庭任由李元秀搀着,径直走到大殿最里边正中的龙榻上坐下。

太后杨淑妃在他左侧,座榻还要高出那么几分。

赵洞庭轻轻叫声娘,杨淑妃轻笑着点头,让众臣平身。

来到南宋年间几天,赵洞庭还没上过朝,是以只是坐着,并不说话。

杨淑妃带笑环视过众人,声音软软蠕蠕的很是好听,“诸卿可有事启奏?”

立时有个人站出来,作揖道:“臣有事启奏。”

赵洞庭还记得这人,是侍卫步军中的将领。

“说。”

杨淑妃道。

这将领当即大声道:“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岳鹏岳大人操练军士过于苛刻,导致众将士叫苦连天,更有人劳累成疾。臣恳请太后另选他人做这步军副公事,请太后明鉴!”

听到他这些话,赵洞庭心里瞬间就骂开了。

自己才提拔岳鹏几天,他们这就开始弹劾,不是摆明想用太后来压制自己么?

而杨淑妃早不叫自己来上朝,晚不叫自己来上朝,偏偏这个时候叫,显然心里也是知道此事。

赵洞庭心里明白,这个早朝就是针对自己来的。在杨淑妃始终都还觉得自己死而复生和失忆有蹊跷。

在古代,鬼神附体的说法并不罕见。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