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为你执手天下

为你执手天下小说

为你执手天下

  • 作者:茶茶
  • 分类:短篇
  • 来源:萌鹿
  • 状态:完结
  • 评语:你的多情给了别人
开始阅读
简介
为你执手天下图1
为你执手天下图2

挽竹为您提供《为你执手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为你执手天下》主角是顾寒谢绾,是茶茶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为你执手天下讲述了:认识多年,谢绾将自己的一颗心系在顾寒身上。可是,顾寒不爱她,从前不爱,现在不爱。还将她囚禁在深宫之中,让她失去自己的孩子。

精彩节选:

我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只觉得脑子有些混沌,刚刚好走到那的时候,便听见了顾寒的低吼,“谢绾,朕不许你碰它!”

紧接着,在我刚刚拿起那玉佩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我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将我整个人踹蒙,最懵的是玉佩上刻着的那四个字,“吾妻洛雁”

什么叫做吾妻洛雁?我当时整个人都懵掉了,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寒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满脸阴鹫,“你给我放下,谢绾!”他对着我吼。

我冷笑了一声,眼泪顿时就顺着脸颊滑落了,拿着这块玉佩,我看着顾寒,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声嘶力竭,“这些年,你一直说我蛇蝎心肠,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过她,可是她却怀疑我其心不轨?当年的事情,你听过我半分解释么,就因为这她的一句话你就定了我的罪?顾寒,是不是在你的心里面,死人的话永远比活着的有用?”

我当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直接冲到了顾寒的面前,再接着,便是直接将那玉佩摔碎在地,“顾寒,她是骗你的!我不但没有害过她,我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挨了一脚。

他这一次的力气极大,我被他踹得整个人直接摔到了地上,那一瞬间,我似乎能感受到瓷片扎进了我的身体里,紧接着,便是疼痛,铺天盖地的疼痛……我这才想起,我还有个孩子,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跟顾寒顶撞的。

“谢绾,你如今怎么变成这样子?”他对着我低吼,上前来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面似乎还有几分我不懂的意味。”

刚刚的茶……

除了碎瓷片的痛以外,还有肚子的绞痛。

我回头,正对上萧沉鱼的笑脸。带着早已经熟知的意味。

我当时已经顾不上再跟他说些什么别的了,只觉得自己的肚子疼得要裂开,下意识的抓住了顾寒的衣角。

“跟洛雁的玉佩道歉!”

他勒住我的脖子,狠狠地瞪着我。

三重的疼痛传来。

我几乎喘不过气。

只能不停道,“顾寒,我……我……你松手好不好……”

“道歉!”他似乎执意到磨掉我的意志。

“顾寒,我的肚子……我的肚子里有……”

“你能不能别这么逼我……”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软下来脾气,血从身下汩汩地流了出来。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忽地一停滞。

“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夺眶而出的眼泪又被自己生生的咽了回去,我本来想说,顾寒,我有了你的孩子,但是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突然涌起了一种绝望的感觉,是的,以前都是失望,唯独今日是对着男人决绝。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突然倔强了起来。

那是平生第一次,我想要跟眼前这个男人一刀两断,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脑子已经不是很清明了,却仍旧是微笑着,满是泪花的对他说,“顾寒,至此,你我两不相欠了……”说完之后,我便颤颤巍巍地回了椒房殿。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样回的椒房殿了,只记得,我醒来的时候,锦绣哭红了眼,平生第一次,用大人的语气对我说,“这样也好,也好……”

孩子没有了以后,我在椒房殿里面躺了很多天,这期间顾寒倒是常来看我,他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我想,那日我身上的血迹到底是留在了沉鱼殿的,他多少也能够猜到,每次他来了这里,总是不说话,或者是直接躺在我的床上,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想,孩子没有了,他心里面多多少少是有些难过的,我说过顾寒不是个绝情的人,倘若是从前,我或许还会笑着去安慰他,可是如今我却是如何也对他笑不出来了。

有时候,我一个翻身会突然对上他深邃的眸子,我跟他仍旧是不说话,可是我却分明能够看到,他看着我的眸子里面是一种深邃的复杂,有恨却也有爱……锦绣说,当爱恨开始模糊了,很多东西或许也不那样重要了……可是我却宁可觉得自己看错了,从前的时候,我总是盼望着顾寒能够对我有一点儿的怜惜,可是当他真的有怜惜的时候,我反倒是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这怜惜是爱还是愧疚。

这些日子,宫里面似乎是忙碌的很,我失了孩子之后在宫殿里面自己个儿待了好久都不曾出来,却是不曾想,这一宫殿,望见的便是这样热闹的喜庆的场景,若不是这喜庆之中又总是隐隐的弥漫着一股子的肃杀之气,我倒是真的以为,是顾寒二婚了。

“锦绣,这些日子,怎的这样热闹忙碌?”我斜躺在竹椅之上,手里面拿着扇子轻轻地摇了摇。

“回娘娘,这是西夏来人了,说是皇上止战了,想要两国交好。”锦绣低声道。

“两国交好?”我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先前顾寒还不曾登上帝位的时候,我就是通过不断地跟他一起去攻打时常侵犯我大瑞边境的西夏才取得了先帝的信任,这些年,顾寒在位,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想要直接打下西夏的野心,如今说什么两国交好,怕不是要闹出天大的笑话来。

锦绣似乎是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在我耳边低声抱怨道,“这明日就是西夏使臣与我们大瑞的晚宴了,这按道理来说,娘娘您是应该去的,只是当年您帮助皇上外出征战的时候不知打死了他们多少的弟兄,还曾经杀死了他们的一个亲王,只怕,明日您若是去了,又是一场争端。”

她低低地叹着气,“若是皇上护着您些倒还好,只是如今这情形……”

她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便去扫地了,只留下我继续睡在这竹椅之上凌乱着,我是越来越不明白顾寒的心思了,这算是欲擒故纵么,我不知道,若是从前,我还愿意去猜猜顾寒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如今,却是懒得猜了。

第二日,顾寒便派人给我送来了一件淡绿色的广袖流仙裙,以及很是精美的刻着五彩凤凰的头钗,这人明面上的事情总是做的很漂亮,我并不惊奇,我惊奇的却是给我送这些东西的人,竟是萧沉鱼。

她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一张原本姣好的,容光焕发的脸今日显得格外的颓丧,看上去很是没有光彩的样子。

“今日送这些东西怎么是你来?”

“是我想来。”

“哦?”我不解地看着她。

转而便听见了她的一声 很是轻蔑的笑,“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一直觉着我比你可怜些,因为我得到的是皇上的宠爱,而你得到的却是这皇后的位子,而如今,我想要告诉你,今后,你我都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她说完,便发出了一阵苍凉的笑意,随即转身离去,我摇了摇头,表示并听不懂萧沉鱼在胡言乱语一些什么,便直接换上了那套广袖流仙裙。

淡绿色是我从前穿女装的时候最喜爱的颜色,难为顾寒还记得,换上之后,倒是比先前穿那一袭厚重的皇后服装的清丽不少,像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娘娘换上这一身,倒是看起来还是跟从前一样,颇有些活泼可爱的样子。”锦绣帮我扯了扯带着褶皱的衣角,眸子里面满是赞赏之色,“谢家的儿女,个个都是人中龙凤。”

我眼眶有点涨涨的,“好久都没有听见有人称我为谢家的儿女了。”自打入宫开始,我一直都在伏低做小的讨好顾寒,生怕顾寒有一丁点的不高兴,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谢家的儿女,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这样想来当真是有些辱没家门。

锦绣见我有些伤感了,便赶忙道,“还要赴宴呢,你再怎么说,也是国母,要高高兴兴的去赴宴。”

我闻言点了点头,拭去了眼角的泪,出去的时候,顾寒正在椒房殿的门口等着我,他穿着一袭月白色的长袍,像极了一个儒雅的帝王,见我出来了,他原本一直紧绷着的脸色似乎有所缓和。

“朕原先以为你不会赴宴。”

“我还不至于为些小事介怀。”我垂着眸子话语间有些苦涩,却是不动声色的掰开了顾寒紧握住我的手。

“哦,原来在皇后的心里面,失了个孩子只是个小事。”他突然看我一眼,眸子里面满是寒霜,可是面上却突然变得笑吟吟,让我心里面一阵发寒,却是并不看他,只是随着他往宴会那里走去。

宴会之上,丝竹之声悦耳而又动听,宛若山间的泠泠清泉,各色的穿着露臂衣服的歌女在顾寒专门搭建的凤凰台上面跳着舞蹈,我和顾寒两个人坐在主位之上,而一旁坐着的则是西夏的使者,以及西夏王莽敦。

“今日这杯酒,本王不敬你们大瑞的皇帝,也不敬其他人只敬皇后!”粗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看着这个已然站起来能够遮挡住两个人的灯光的莽敦,唇角不禁抽了抽,然而却还是不得不举起了酒杯。

“大瑞除了我以外,皆是该敬之人,西夏王不必敬我。”我淡淡道,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在几年前,莽敦还不曾继承前西夏王的大统的时候,我便在战场之上与他交过手,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健硕的青年,不曾想,岁月催人老,他竟是已经被酒肉豢养成了这般模样。

“不不不,这大瑞的半壁江山,可是皇后您一人打下来的,该敬。”莽敦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的停顿了一些。

而我的心便已然提到了嗓子眼,明显的,在我身边的顾寒的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

“西夏王您这话说的……打江山的自然是陛下,我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不曾做什么。”我尴尬的笑了笑,这才注意到,此时此刻,西夏的群臣正都以一种近乎恶毒的目光看着我,尤其是坐在西夏王左侧的那个青年将军。

我认得他,就在几年前,我曾经亲手用箭射死了他的父亲……也怨不得,此时此刻,这样看我。

背后开始有细细密密的冷汗往上冒。

我方才知晓,对于整个大瑞而言,或许这是一场能够让两国交好,百姓不再受战乱折磨,流离失所的宴会,而对我而言,则是一场鸿门宴。

“皇后已经很多年不曾参加这样的能够使得国家之间交好的筵席了,你们就不要再为难她。”

就在我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无措的时候,顾寒一把揽过了我的肩膀,对着西夏的使臣淡淡道。

既然顾寒已经这样开口了,西夏王这面子上的功夫自是要做足了的,便只是敬了顾寒一杯酒,随即不再开口。

而此时此刻凤凰台之上的歌舞之声却是一直没有停过,大瑞一向都是盛产美人的,因此西夏王旁边的几个使臣也都是看的迷了眼睛,那色意简直是写在了脸上,倒是西夏王,一直镇定自若,待到这一出歌舞作罢之后。

“啪啪啪”三声,西夏王立即鼓起了掌来。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