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报告将军,娇妻种田萌萌哒

报告将军,娇妻种田萌萌哒小说

报告将军,娇妻种田萌萌哒

  • 作者:铅笔小芯
  • 分类:言情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意外重生,却险落贼手。
开始阅读
简介
报告将军,娇妻种田萌萌哒ͼ0
报告将军,娇妻种田萌萌哒ͼ1

意外重生,赵玖儿居然获得了一个神奇的系统,但是却猛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被那个男人捡回来的!不仅每天要负责家务活,还要和一群圣母斗智斗勇,最可怕的,居然还要担心这个男人对自己进行不轨的举动。

精彩节选:

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一家人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二字来形容。

赵玖儿神色尽量保持淡然,但是说不难受是假的,毕竟她已经尽力去弥补原主犯下的错了,却还是得到这种让人心寒的评价。

“怎么又是你们?”一听说耕牛出了事,村长饭都没吃完就急匆匆地跑了来,却没想到一看,又是上午那些惹事的人。

一看到村长,许二顺立马点头哈腰地打招呼,听到村长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后,他又立马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赵玖儿为了报复我们家,把耕牛给毒死了!”

看他说的像是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村长再看赵玖儿的眼神,也多了些厌恶。

毕竟这为数不多的耕牛,还有几头是从其他村里借来的,出了事不好交涉。

“许晟,这事你说怎么办吧,张叔听听你的意见。”

虽然原主的品行不端,但是嫁的相公许晟却是村里人人夸奖的存在,所以村长还是决定尊重他的想法。

这言外之意,就是打算从轻处理赵玖儿了,许二顺哪里乐意,立马不满地抢话道:“村长,这耕牛可是村里人一块出钱租来的,出了事许晟肯定是偏心自己媳妇,您不能这样啊!”

赵玖儿站在一边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原本还只是有些怀疑许二顺,但是看他一个劲儿地把祸水往自己身上引,就不免怀疑,甚至确信这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二叔,你一个劲儿地咬死是我下毒害了牛,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从来没养过牛的人,怎么就这么确信牛是中了毒?刚才养牛的老李爷分明说的是牛吃错了东西!”

因为生气,赵玖儿胸腔起伏的厉害,说话都有些急,但是句句在理。

那被无视了好久的老李头这会儿终于有了存在感,上前一步捋捋胡子道:“村长,依我的经验看,这牛确实是吃错了东西。”

许二顺瞥了一眼老李头,阴阳怪气道:“吃错东西,不就是中了毒,我哪里说错了……哎,你干什么!”

赵玖儿捏着鼻子,径直走到了牛面前,仔仔细细地查看着,忽然发现牛的呕吐物里,有些豆子似的东西残渣。

“你干什么!”许二顺怕被她看出端疑,立马心虚地冲过去把她拉开,赵玖儿冷不防被拽了个趔趄,身子当即一个不稳向一边倒去。

“小心!”还好许晟反应快,一把将人拉到了怀里,有些后怕地问道,“玖儿你没事吧?”

这是许晟第一次这么“亲昵”地喊自己,赵玖儿开心之极有些感动,眼圈就这么不争气地红了。

赶紧低头摸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晟哥,我、我没事……”

看着整日里笑呵呵的小女人先是在许二顺一家挨了打,这会儿又被冤枉,委屈到哭,许晟是真的生气了。

“二叔,你有什么不满意要推玖儿,万一她磕到了这石头上,你赔得起吗!”

不管许二顺是故意还是无意,赵玖儿险些倒下去的地方,正有一块尖锐的石头,若不是自己反应快,许晟不敢想象那后果,当下把怀里的赵玖儿抱得更紧了。

许晟不放手,赵玖儿也就不再挣扎,安静地依偎在他坚实的怀里,享受着这一丝迟来的温暖。

许二顺不敢同许晟对视,目光躲闪:“我、我是怕她……怕她会再对牛下毒!”

“胡说八道!我媳妇儿虽然被我惯的脾气不是很好,但是也不会傻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牛下手!”

能把自己媳妇脾气差解释的如此理直气壮,赵玖儿都有点懵了,但是心里却是一片暖洋洋的幸福感。

占不到理,许二顺干脆开始死皮赖脸地耍无赖:“我不管!明天就到我家用牛了,今天这牛要是死了,我们一家人怎么办?饿死了谁来负责!”

许二顺就跟长了一张乌鸦嘴似的,话音刚落,那牛蹄子突然一蹬,没气儿了。

人群顿时又是一片骚动,村长喊了好几遍安静,都镇不住场面。

趁着混乱,赵玖儿依偎在许晟怀里,低声道:“晟哥,刚才我看着那牛吐出来的东西里,除了干草,好像还有些土块色的豆子渣,你知道是什么吗?”

许晟一怔,推开人群,拉着赵玖儿抬腿走到了牛旁边,蹲下来,目光仔细地搜索着她说的那种豆子。

“你想干什么!走开!”许二顺见状又想上去阻拦,赵玖儿伸开手臂拦住他的去路,冷声道:“二叔,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我们去看牛,难道说你知道牛被喂了什么不该吃的,所以做贼心虚?!”

“你!你胡说什么!我哪里做贼心虚了!”

看着许二顺这色厉内荏的模样,赵玖儿冷冷一笑:“既然不是做贼心虚,那就一边站着去!村长还没说些什么,你倒开始指手画脚,是何居心!”

原主本就出了名的说话不留情面,这种时候不使用一下,赵玖儿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这幅身子。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砸下去,不光是许二顺,村长的脸色也瞬间难看极了,使劲咳嗽了两声,摆出村长架子大喝道:“许二顺,你到一边去!”

这下许二顺直接噤声了,灰溜溜地躲到了一边。

看着许晟似乎有什么发现,赵玖儿赶紧从一边折了两段树枝递给他。

果不其然,许晟真的弄出来了几颗没消化完的豆子。

“村长,老李爷你们看下,这是不是巴豆?”

巴豆?!

这下赵玖儿算是明白了,难怪把牛牵回来之前,就看到许二顺偷偷摸摸地给牛嘴里塞了一把什么东西,原来是能下泄的巴豆!

“二叔,你这是想去哪里?”

一看情形不对,许二顺开始偷偷地往后倒退,不料被许晟一个健步冲上去揪住了领子。

许二顺死命地挣扎着,可是哪里比得上许晟的力气,只得杀猪似的叫唤:“放开我!我是你二叔!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然而,一群人都很默契地选择了无视他,赵玖儿上前一步走到村长身边。

看到那两粒豆子后,村长和老李头立马对视一眼。

村长捋捋胡子,叹息道:“这头老牛,看着像是隔壁河东村张家的,当时借牛的时候,就看着这头牛状态不太好,没想到被一把巴豆给送到阎王爷那儿了。”

事已至此,就是找出那个喂牛吃巴豆的人了,赵玖儿扫了一眼惊慌失措的许二顺,径直走到村长面前:“村长,把那个喂巴豆的人找出来吧,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留在村里,简直是祸害。”

村长看了一眼许二顺,神色复杂问道:“晟哥儿媳妇,你确定要继续查下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