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一往情深深几许

一往情深深几许小说

一往情深深几许

  • 作者:蓁蓁秋羽
  • 分类:短篇
  • 来源:掌读
  • 状态:完结
  • 评语:他们之间隔着家仇国恨,再无可能了
开始阅读
简介
一往情深深几许图1
一往情深深几许图2

挽竹为您提供《一往情深深几许》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一往情深深几许》主角是白千城赫连廷,是蓁蓁秋羽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一往情深深几许讲述了:一夕事变,白千城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沦落到了东宫太子的暖房丫头。她的心头万般悲凉,可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赫连廷给她的打击大。两年前的他们也曾海誓山盟,只是如今他们身份悬殊,再无可能了。

精彩节选:

东宫。

白千城端坐在喜床上,一身大红嫁衣掩盖不住她眸中的苍白。

昔日丞相嫡女的她一朝沦落,为奴为婢,今日更是被人推进喜房,充做太子的暖床丫头。

就连这一身红装也不过是助兴的装扮。

指甲陷进掌心良久,她下了决定,将一包药粉倒进了交杯酒中。

她宁可死......

不想房门被人一把推开,她惊慌抬眸间,手中的药包竟仓促的掉在了地上。

“赫连廷......”两年未见,赫连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来带她走的吗?

她惊喜的说不出话,险些就要冲过去,可下一瞬,她的下巴便被一把掐住。

“两年了,又想故技重施吗?”他冷笑,一把扫开了桌上被下了药的交杯酒。

白千城的脸瞬间惨白,两年前不堪的回忆再次撞进了她的脑海。

她张了张口,想问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却注意到他的玉带黄袍:“你是太子......”

“难以置信?”赫连廷笑的讥讽:“当初你为拉我下马不惜自毁声名对我下药,陷害我做出惊天丑事,怎么也不会想到如今还是我赢了。”

两年前正是九王夺嫡的关键时期,原本最具威望的赫连廷却被众人目睹,和白千城衣不蔽体滚落一处的景象,皇帝震怒,当即将赫连廷遣派边城。

而因为白千城下作的行径,白父直接辞官,与她断绝了往来,死生不问。

“我说了不是我,为何你从不信我!”

“如何信你?”地上的药包仿佛铁证,犹如两年前。

白千城想要解释,却被他抬手一推,一下子跌坐在锦被之中。

“想要恩宠,脱光了等我便是,何须麻烦用药?”

两年了,她一直想得到他的原谅,然而如今他万人之上,她却只能伏在他脚下为奴。

就连现在她的一杯毒酒,都能被他认为是求欢承宠的良药。

她早该知道,两年前床榻上他给的屈辱耳光,所有的念想便成了妄想。

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半点朱唇万人尝的贱奴罢了。

赫连廷压了上来,故意粗鲁至极,与其说是占有不如称为报复。

你不是想要吗?那我就给到你不敢要为止!

——

白千城醒来时浑身痛的像被人打过了一样,翻身摸过去身边毫无意外是空的。

她掀开帘幔看着房间中凌乱的痕迹,心中却好像打翻了五味瓶,滋味陈杂。

就在昨夜,她本想自尽,却没想到那人竟是他......

原来比死可怕的是他,最难舍弃的也是他。

“千城,太子殿下刚遭遇了刺杀,现在还躺在城郊的驿馆里,你快出来啊!”

白千城浑身一震,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便一把拉开了门:“你说什么?”

门外的是如今的丞相之女薛碧柔,当初她们还是闺中好友,就连在东宫为奴的差事都是她安排的,若不是她,白千城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是以白千城很是信任她。

薛碧柔目光迫切:“太子殿下中了毒箭,性命危急,他说当初错怪了你,想要见你最后一面......”

赫连廷就是白千城的天,天要塌下来了哪还容得她多想。

像赫连廷这般皇亲贵子,与尊荣共存的便是刀口舔血的朝局纷争,他的每一天无不是踩着刀尖度过的。

来不及叫人,白千城直接跳上了马车!

手中的鞭子抽的狠厉,她驾车的技术并不好,此刻马车却飙的薛碧柔想吐。

白千城却恍若未觉,只是用力抓着马匹的缰绳,纤细的手指很快被粗糙的缰绳磨的鲜血淋漓,然而她却后知后觉得发现去驿馆的路实在太偏僻了,路况狭窄,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翻下旁边的悬崖。

“碧柔,你确定是这条路?”

许久没听到回答,她转头,薛碧柔唇角却浮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忽然回头撕心裂肺的哭喊道:“太子哥哥,救我!千城要带我去死!”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