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小说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

  • 作者:春雷炮
  • 分类:短篇
  • 来源:微小宝
  • 状态:完结
  • 评语:化身地狱撒旦归来,拉她入地狱,折磨不尽。
开始阅读
简介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ͼ0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ͼ1

《相思成瘾,爱疯成魔》是春雷炮创作的短篇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方沁林慕言。挽竹文学为您提供相思成瘾爱疯成魔方沁林慕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春雷炮。方沁和林慕言本来也是一对令人们羡慕情侣,可是三年前三年前,她的背叛,让他进了监狱,更让他丢了自己的命。如见他化身恶魔而来,只为拉她进地狱,疯狂地折磨她。

精彩节选:

经过严密的计划和安排,接下来的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银行不久之后查封了袁正南的家,袁正南自知没有退路,便在自己的别墅里等着林慕言,他知道林慕言肯定会过来找他的,他们之间的账,总得算清楚。

袁正南开了一瓶珍藏已久的红酒,这红酒是方沁喜欢喝的,本想在方沁生日的时候跟她一起庆祝,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人都说他无情,可又有谁知他的心曾牵挂着一人,疯狂不悔的想要独占她。

“你来了。”听到开门声,袁正南抬起酒杯轻轻的摇了摇,呷了一口红酒,朝着林慕言所在的方向遥遥举杯,嘴角微微挑起,笑容中带着点狂放桀骜的味道。

似乎面对死亡,他一点都不恐惧。

“当初你落水之后,是他救了你吧,他有没有要你帮忙解决了我?”袁正南淡淡的道。

林慕言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用清冷的声音开口道:“我只拿回你欠我的,至于你们家欠他的,他会亲自来讨回。”

说完,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袁正南胸膛的位置开了三枪,一枪是为了他自己,一枪是为了方沁,还有一枪是为了那个刚出生就被袁正南活活掐死的孩子。

他没有想过要取袁正南的性命,开枪打的都不是要害的位置,但按照这样的流血状况来看,比直接杀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直接死亡还是痛快的解脱,这种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的流血身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更能折磨人心。

“林慕言!我对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我?”袁正南捂住伤口,嘴角都溢出了鲜血,他不想这么痛苦的煎熬,如果能刺激到林慕言直接给他一个了断,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换做那个人来的话,他的死法可能会比现在更加痛苦上百倍,甚至上千倍。

林慕言被袁正南喊的一嗓子顿住了脚步,手掌紧紧的握着,手背上青筋暴起,可见他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愤怒。

他深吸一口气,微微侧头瞄了倒在血泊中的人一眼,咬着牙道:“对我用激将法没用,我答应过那个人的事一定会做到,等着吧,在你血尽而亡之前,他肯定会赶来与你见上一面。”

留下这句话,林慕言毅然的转身离去,他怕再多呆一秒,会忍不住亲自动手破坏他和他的约定。

“哈哈哈哈……”看着林慕言的背影,袁正南放声狂笑,“林慕言,我死了,你又能活多久!”

林慕言眯了眯眼,对于袁正南的话充耳不闻,等他离开后不久,袁家别墅来了两个人,悄悄的把昏迷不醒只剩下一口气的袁正南带走。

当晚在马路中心有人发现了袁正南的尸体,赶紧报了警,经警方调查得出的死亡证明,袁正南的致命伤并不是枪伤,而是身上用小刀刺的50道口子,不深,但过程极其痛苦,一点一点的凌迟弄死的。

此新闻一出,众人大骇,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不过,袁正南的死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也许是有人把后续的消息都压下去了,总之一个月不到,便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大家的注意力又被其他新鲜的事件占领了眼球。

“林慕言,我有件事要向你坦白。”纠结了好久,许婷婷还是选择了找林慕言说明,“那天方沁情绪崩溃哭晕在凉亭里,是因为我把真相告诉了她。”

林慕言一怔,手指无意识的抽了一下,黑鸦浓密的长睫毛低垂着,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许婷婷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们之间的婚约,解除了吧。”

“好。”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林慕言的回答也是十分简洁明了的,他看着许婷婷顿了片刻,道:“他已经来这里了,不打算和他见一见?”

许婷婷苦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来了,可是我……”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见他,也有点不太想见他,他那个人,心太狠,不止对别人,对他自己也是一样。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可以看清我和她之间的事,轮到自己就要龟缩不前吗?这可一点都不像你。”话点到为止,许婷婷和那个人能否再续前缘,就要看他们之间的情分到底有多深厚了。

华灯初上,林慕言整理好心情回到别墅却没有看到方沁,顿时慌张起来,这个时候她能到哪里去?

正让人四下去寻找,林慕言也驱车前往几个记忆里方沁有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个多小时,仍旧是没有半点踪影,林慕言单手按在胸口处,呼吸有些许困难,哑着声音喃喃的道:“你到底去了哪里?”

就在这时,手机里收到了方沁发来的短信,约他在清江河畔见面,林慕言眉心一跳,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二话不说立刻开车去到了当初自己死亡的地方,而方沁就迎着风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回眸看着他浅浅的笑着。

他想靠近,方沁抬手制止,“你别过来。”

“好,我不过去,沁沁,你过来好不好。”林慕言一边注意着方沁的神态,一边悄悄的移动着步伐向方沁缓缓靠近。

“我说了让你别过来!”方沁大声喊了一句,突然拿出一把枪,林慕言瞳孔骤缩,瞬间止步不敢上前,慌了神色,“沁沁,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方沁笑得有些悲凉,带着水汽的眼眸遥遥的看着他,“不是的,是我害了你,如果没有我,你会一直很好的,不会受伤,不会承受背叛的痛苦,都是我的错。”

此刻的方沁已经有点疯魔的状态,她回想起许婷婷说的话,植皮,换器官,人的身体承受能力都是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了那个度,终究会影响寿命。

那天,她从昏昏沉沉中醒来,故意支开林慕言偷偷潜入他的书房,撬开反锁的抽屉看到医院开的检查报告,恨不得当场掐死自己,她回想起许婷婷说的话,植皮,换器官,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林慕言和死神一次次擦肩而过,他挺过来了,可是,人的身体承受能力都是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了那个度,终究会影响寿命。

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为了她却还是拖着那残破不堪的身躯,熬着心血和袁正南对抗,她一个背叛者,不值得林慕言再为她付出,再来爱她。

“林慕言,是我欠你的,我现在还给你。”

她笑着说完这一句,林慕言已经察觉到不对,他抓着手机猛的朝方沁举起枪对准太阳穴的手砸去,枪声响起,却也因为林慕言的一击改变了原始轨迹没有击中要害,方沁身体向后一仰眼看就要和他当年一样坠入江海之中。

林慕言纵身一跃堪堪握住了方沁的手,但下坠的速度和地心引力的关系,他整个人也被带得往下跌,千钧一发之际,林慕言抬手乱抓一通,刚好抓到了石墩旁的铁链,得以暂时稳住身形。

然而他的身体和以前不同,根本承受不住两个人的力道,咔哒一声,肩膀似乎脱臼了,但他仍死死咬牙撑着,“沁沁,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几乎是哀求着说道。

此时的方沁意识已经逐渐模糊,感觉手心有温热的液体划过,那是林慕言匆忙跳下来拉住她擦伤的,方沁眼角流下一滴泪,声若游丝的道:“放手。”不然他又要被她所牵连。

林慕言怎肯听她的,心中又是气愤恼怒又是心疼,“你闭嘴,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块,你休想摆脱我。”

方沁哽咽了一瞬,抬起另一只手去掰开林慕言紧紧攥住她的大掌,扑通一声,水花溅起,江面被血水染红,林慕言完全没有想到方沁竟这般决绝,红了双眼,大喊嘶吼道:“囡囡,你回来!”

周围有人听到声响纷纷朝这边围了过来,见状有好心人赶紧伸手想拉林慕言上来,林慕言却松开了手,这一刻,他心里所想的是,生未同衾,死同穴,也挺好的。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