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吾本为王

吾本为王小说

吾本为王

  • 作者:一梦不回
  • 分类:悬疑
  • 来源:黑岩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开始阅读
简介
吾本为王ͼ0
吾本为王ͼ1

《吾本为王》是一梦不回创作的武侠悬疑小说,小说主角是道禅。挽竹文学为您提供吾本为王道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一梦不回。道禅从小与师父生活在观里,他稀里糊涂的就做了一个道士,每天的生活很简单,但他却做着一个江湖梦。后来,师父殒命,道禅想要查清师父死因真相,于是流连于江湖,渐渐地,他发现,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精彩节选:

“半愣子,你怎么不继续装瞎子了,睁开眼睛可就破功喽?”道禅靠在树上,打着哈欠。

而远处,正有几个黑衣人将一个和尚团团围住,显然没有什么好意。和尚见自己已经没了退路,神色淡然,盘腿而坐,双手合十:“既然念禅想要贫僧性命,贫僧交出来无不妨,只可惜污了几位师兄弟的手。阿尼陀佛。”

慕容亦温见那些黑衣人就要动手,心中焦急,扯了一下坐在一旁看戏的道禅:“快去救人!”

“你说救我就要救?我可是个刺客,只管杀人,不管救人。”道禅又把眼睛闭上。

慕容亦温知道道禅不是一个冷血之人,可是道禅做事全由性子,他对道禅认真地说道:“我保证,只要你救下了他,他日对你大有裨益。”

“好处?你看那个和尚,身上破破烂烂,长得也不怎么样,我虽然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发了什么疯,对落魄的和尚下手,可要是谈到好处,我可什么都没看见。”道禅不为所动。

黑衣人已经动手,拳打脚踢之下,和尚嘴角流出鲜血,可他仍然纹丝不动。既然道禅如此说,慕容亦温也不再相劝,毕竟道禅的性子他是再了解不过,若是道禅不愿出手,自己即使嘴皮磨破,也尽是枉然。

慕容亦温索性一起身,拿着竹竿冲了过去。虽然气势不错,但是结果却差强人意。

一个黑衣人仅仅一拳,就把慕容亦温打倒在地,慕容亦温大声呵斥:“光天化日岂容你们行凶伤人?”

盘腿而坐的和尚看着慕容亦温:“施主还是莫要插手此事。这乃是贫僧的劫数,施主还是速速离去。”他又看向那几个黑衣人接着说道:“诸位师兄弟,既然你我都是出家人,切不可乱杀无辜,请放过这位施主的性命。”

道禅摇摇头:这些人一看就是来杀人灭口的,蒙面黑衣的,肯定没有留活口的打算。半愣子是憨厚耿直,道禅知道。和尚说话相比之慕容亦温也算是半斤八两。两个傻子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在救谁。

道禅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站起身:“我说你们几个,杀人也按规矩来。大白天这么明目张胆,看来不是什么行家老手。如若你们现在离开,我权当什么都没看见,若是不走,哼哼。”

看着懒散的道禅,那几个黑衣人原本还有所犹豫。他们也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山林中还能遇到两个事外之人。可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后,看着道禅腰间的木剑,又打量了一下人畜无害的道禅,打消了退却的念头。

看到几个黑衣人没有离开的意思,道禅索性也不再和这些人讲什么大道理。脚下一用力,身子迸射过去,撞飞一人。二话不说,扎马收腹,一拳又将一人捶飞。收拳,迈腿,再出一拳,等到面前的黑衣人倒地。他一把抓住最后一人的脖子,轻轻一折,骨头碎裂,那人死的不能再死。

仅仅几个眨眼之间,道禅已经将四个黑衣人了结。他拍拍手对着和尚咧嘴一笑:“不用多谢。”

谁知和尚脸上露出悲苦之色:“阿尼陀佛,我佛慈悲。”

听到和尚如此说,道禅颇有些无奈。他转过身,饶有兴趣走到尸体旁,将面罩头巾一把扯下。

“和尚?”

他又走到其他黑衣人旁,将他们的面罩全部扯下,这几人无一例外,脑袋上全都有戒疤。道禅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群和尚要啥一个和尚,并且还要乔装打扮。

慕容亦温将落魄和尚扶了起来。那和尚擦擦嘴角的鲜血,赶忙行礼:“贫僧愧对二位施主。”

和尚没有开口言谢,反而是急忙谢罪。

“大师有何愧对我二人?”慕容亦温问道。

和尚看着被道禅所杀之人,神色颓然:“若不是因为贫僧,二位施主定不会造此杀孽。背上如此恶因。”

“大师言重了,他四人欲先杀人在先,便已经种下恶因,让我二人撞见,因此殒命,是他们的恶果。这与大师无关。佛门中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等又岂能见死不救?”

“施主所言虽有道理。当年佛祖割肉喂鹰,鹰啖其肉,我等又怎可饮鹰血?适才让他四人杀了我,也就因果全尽。”

道禅听到慕容亦温与和尚你一言我一语,着实烦气。大喊道:“和尚,我已经杀了人,人也已经死了。虽我有杀人之举,但并无杀人之心。何曾说我杀人?反观视之,你虽无杀人之举,却心念杀人之事,灵台不净,善恶是非皆在胸中,你修得什么佛?”

道禅只是觉得和尚太过啰嗦,惹人气恼,大说一通只为能让和尚闭嘴。而那个和尚犹如醍醐灌顶,双眼一睁,对着道禅拜了三拜:“施主高人也,多谢施主指点迷津。”

道禅看到和尚对他大礼参拜,已经无言以对,将头扭向一边,懒得搭理这个古怪的和尚。

慕容亦温看到道禅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禁莞尔:“大师,身上伤势如何?”

“无碍。施主莫要担心。”

道禅转过头:“我说那边的和尚,这些秃驴为什么要杀你?”

和尚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和尚,说了几句:“我佛慈悲,阿弥陀佛。”走到尸体旁:“施主,请让贫僧念经超度他们,稍后再给二位解惑。”

说着整理一下破旧的僧袍,盘腿而坐,诵念佛经。

“和尚就是麻烦,人都死了,超度又有何用。”

慕容亦温附耳打趣道禅:“是不是还想杀人?”

道禅歪着头,瞪了慕容亦温一眼:“现在我连你都想杀。”

和尚终于诵念完经,站起身走到道禅与慕容亦温的面前。

“二位施主,有何疑问,尽管问,贫僧一一作答。”

道禅碰了一下准备开口的慕容亦温:“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能不能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再聊?”

说着道禅走到尸体旁,将四人的尸体犹如提小鸡一般提在手里,轻轻一跃,走进了树林。没多久从树林又窜了出来,拍拍手:“这样应该就行了,走吧。”

“在下法号菩提,乃是相国寺的烧火僧人。”菩提自报家门。

“您果然是相国寺的菩提大师。”慕容亦温虽早就猜中菩提的身份,可仍不失兴奋。

看着慕容亦温的样子,道禅不以为意,明明菩提自称是烧火僧人,怎么到了慕容亦温嘴中竟变成了大师?不过自己也懒得和菩提多说什么,乐得自在清净,背着手走在一旁也不说话。

“施主言重了,贫僧只是相国寺一打杂小僧,可不是什么大师。”

“大师过谦了,您的佛偈可是深得禅宗佛理,佛法深厚,又怎是一般人可比的。我想他日定当名扬天下。”

“皆是虚名。若不是贫僧思虑不周,人前卖弄,又怎会惹得杀身之祸?”菩提悔恨不已。

“此事错不在大师,是他人嫉贤妒能,生出歹心。况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师莫要担忧。”慕容亦温急忙宽慰菩提。

菩提摇摇头,也不作答。

慕容亦温知道菩提不想再谈此事,他转而问道:“大师接下来作何打算?”

菩提望向远处:“尚无打算,天下之大,哪里是贫僧容身之地?”

“大师若是信得过在下,我给大师指个明处。”慕容亦温笑道。

“施主请讲。”

慕容亦温指向南方:“一路向南。”

“向南?”

“对,南方一向佛风浓重,派别众多。况且离相国寺如此之远,歹人就算有害人之心,也无害人之能。大师去了那里,又何愁每个落脚之地?只要大师寻得清静之地,钻研佛法,哪日大成,名震四方,恐怕再无人可伤大师性命。”

菩提却连连摇头:“施主所言虽然有理,可南方路途遥远,山高水深,又多瘴气。怕是贫僧未曾走到,便客死他乡了。”

慕容亦温碰了一下道禅。

道禅正在一旁发呆,看向慕容亦温:“干嘛?”

“拿来。”

“拿什么?”道禅假装糊涂,一翻白眼。

“你说什么?你们阎罗殿的魂钱。”

道禅急忙捂住腰间的钱袋:“半愣子,我都已经出手救人了,你居然还敢打我魂钱的主意?这你想都别想。”

“别说那么多废话,快拿来。”慕容亦温说着就要去抢。

道禅见慕容亦温是不会罢休,心疼地从钱袋子中拿出一块魂钱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极为不舍地递给慕容亦温。

“拿来吧。”慕容亦温也怕道禅后悔,急忙夺了过去,交给菩提。

“施主,这是何物?”菩提看着手掌中的一枚黑色铜钱,不知是何物。

“大师,你将这枚铜钱收好,然后向南走。只要在山间客栈或者酒馆见到幌子上有黑色梅花图案的,就将铜钱交给店中掌柜,让他护你到南方便可。切记,拿着这枚铜钱,只能提一个要求,所以不要多问,也不要多说。”

菩提看着手中的铜钱,他抬起头,看着,慕容亦温:“贫僧受二位如此大恩,已经是感激不尽。但贫僧还有一个要求,不知施主可否答应?”

“大师请说。”

“大相国寺的慧空禅师,乃是贫僧传法恩师,不知二位可否给恩师带去口信,说贫僧已经去往北方,让师父莫要挂念。”

慕容亦温当然立刻答应,应经送出了如此大的人情,又怎会在乎替他人送个口信。

道禅看着菩提手中的铜钱,越发地心疼:“和尚,你若是不要,就拿来。”

慕容亦温按住道禅:“对了,看您身体疲乏,这头驴送给您,快快上路去吧。”

将菩提扶上毛驴,一拍驴屁股,毛驴狂奔向前。

“半愣子,小爷跟你拼啦。”道禅说着就掐住慕容亦温的脖子。

慕容亦温心情着实不错,丝毫没有反抗:“十三,感谢我吧。我替你卖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滚你娘的,要了小爷一枚魂钱,还把小爷的驴给送了出去,你当我的钱都是风吹来的?”道禅哭丧着脸,看着远去的毛驴,心痛不已。

慕容亦温早就听惯了道禅的抱怨,打从认识他起,道禅除了骨头硬,就是嘴最硬。

“那个和尚是什么人,至于让你这么帮他?”

“说了,想必你也不知道。”

“半愣子,小爷又出人力又出物力,到头来还要被蒙在鼓中?”道禅咬牙切齿。

“我保证,不出五年,你的这点付出将得到难以想象的回报。”慕容亦温说这话时极为自信。

“算了,不和你磨嘴皮子了,下次若是再遇到这种事,小爷绝对不会再管。”说着,道禅望向菩提离开的方向,挥挥手。

“驴儿啊,驴儿啊,你可要好好活着,我一定会去找你。”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