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除妄者

除妄者小说

除妄者

  • 作者:莫语
  • 分类:悬疑
  • 来源:绾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扭曲
开始阅读
简介
除妄者ͼ0
除妄者ͼ1

《除妄者》是莫语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孟广。挽竹文学为您提供除妄者孟广by莫语小说全文阅读。孟广一名干了半年的老刑警,他所在的这个城市悬疑离奇的案子特别多,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城市陷入了魔咒一般的境遇呢。

精彩节选:

孟广的面色依旧平静,眸子中充斥了一种被称为狂喜的情绪,和小胡对视了一眼,小胡也咧开嘴笑了。

“不过阿珂他把女朋友藏得深,我也只是偶尔见过一次而已,他女朋友具体是做啥的我就不清楚了。”陈俊飞继续说道。

“飞哥知道王珂的女朋友现在在哪里吗?毕竟王珂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作为女朋友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说到这个,陈俊飞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昨天这个小软还给我打电话,说阿珂有一些钱在我这儿,想拿回去有点急用。”

“昨天!”孟广惊讶:“昨天具体什么时候?几点钟?你给她钱了吗?”

陈俊飞老老实实道:“给了。阿珂确实有跟我说过,说小软会来我这儿拿钱。没想到小软拿到钱阿珂就出事了,一定是因为这个贱女人,是她杀了阿珂!”

陈俊飞越说越激动,脑袋中脑补出了小软为利谋财害命的剧情。

听得孟广急忙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飞哥飞哥,你冷静一点!你先看一下,那个小软给你打电话的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有手机号的话最好。”

陈俊飞调整了一下呼吸,点点头。

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拿起手机,翻出自己昨天和小软的童话记录,接着把手机递给孟广。

“5点03分?”

孟广示意小胡拍个照记录下来,然后把手机还给了陈俊飞。

“飞哥,你知道这个小软现在在哪里吗?”

陈俊飞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细问。”

见此,孟广也只好作罢,和陈俊飞互留了手机,约好有时间一起攀岩之后,带着小胡离开了苍龙。

坐在车里,孟广没急着开车,瘫出一根烟点上,烟雾缭绕中眼神逐渐涣散。

“小胡,那个小软是几点钟打电话给陈俊飞的?”

“21号早上5点03分。”

“马主管的死亡时间?”

“21号凌晨4点左右!”

“中间隔了一个小时。”孟广弹了弹手上的烟灰:“19号半夜小软点了外卖,19号到20号凌晨的监控中并未看到女生出入23层,20号全面戒严悦华公寓,21号早上小软打电话给陈俊飞要钱,21号早上马主管死亡...”

孟广的眼神依旧涣散,看向远方:“做个假设,假如小软打电话的时间是她离开悦华公寓,有机会向外打出电话,那20号一整天内,小软在哪?离开悦华公寓一个小时之后,小软又在哪儿?”

“师父?”小胡毕竟也是警校高材生,只是经验不足而跟着孟广学习,论推理能力小胡也不是小五郎。

“师父,您是说20号一整天的时间,直到21号为止,小软都一直在悦华公寓内,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王浩死亡时间点前后,我们都自己检查了悦华公寓,所有进出人员范辉都排查过,基本可以排除与案子的相关性,所以小软能够离开公寓的时间点只有一个!”

孟广扔掉烟头,将车打起火来:“监控断档的十分钟,足以离开悦华公寓了!”

半个小时之后,孟广开着车来到一家大排档门口,带着小胡下车。

“老孟,这里!”

人堆之中突然传出范辉的喊声,孟广看见了,朝那边走去。

两人刚坐下,范辉就招呼着老板又拿了一箱啤酒上来,Duang的一声砸在桌子上。

“我说老孟,人是铁饭是钢,工作重要饭还是要吃的,我们已经点好菜了,有啥不够的自己再加,反正这儿也熟悉。”范辉笑吟吟,招呼孟广和小胡喝酒。

跟两位大佬一起吃饭,小胡和另一边范辉带的实习生都战战兢兢的,赔笑着附和。

孟广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啤酒,打开和范辉碰了一下,咕噜咕噜几口一大瓶啤酒就落了肚中,打了个长长的酒嗝。

“一晃都八年快九年过去了,范辉你还是一样的脾气!”两人作为大学同窗,毕业后又在同一个局内工作,表面关系再不好也还是铁哥们。

大排档的菜很快上来了,四个人边喝边聊,摊位上的路人来来去去,不久便只剩下一两桌了。

酒足饭饱,范辉揉揉自己的肚子,伸着懒腰问道:“老孟,那工作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

“还没,总得一个个来,先看看第一个怎么说。”

孟广照常点上一根烟:“对了,还得跟局长打个电话!”

“给我姐夫打电话?为啥...”范辉不解,另一边的孟广已经找到了号码拨出去。

“喂,局长?”一和季川打电话,孟广的语气中再不见半点的吊儿郎当,语气万分的恭敬。

“说!”

“那张扬说,他要接手悦华的案子,所以您看是不是把案子还有那个赌约一并转给他啊?”孟广小心翼翼地问道,言语中不自觉流露出一丝笑意。

“嘟嘟嘟...”

季川直接挂断了电话,让孟广的一颗心瞬间沉入马里亚纳海沟之中,一丝电流从头顶瞬间传到脚心。

一旁的三人都长大了嘴,互相之间眼神传导了一会儿讯息,范辉对孟广伸出一个大拇指:“你可真牛喔...”

“滚!”

只是现在,孟广心里充满了绝望,无心和范辉开玩笑:“叫个代驾滚回家去!”

孟广一会儿还准备再去悦华公寓看看,跟季川打好了招呼,张扬那儿应该马上就能收到消息了。

“去悦华吧,季老板做事可是很效率的。”孟广招呼了一声,让小胡指引代驾来到悦华公寓。

来到悦华公寓的时候,这里仿佛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除了没有了住户之外。

很凑巧,张扬正好也从公寓中走出来,一行人看到孟广正好站在门口,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张扬走到孟广面前,咬着牙:“希望孟副队长早日破案,只不过队里的人我有其他安排,孟副队长需要人手支持的话可只能再去找一趟局长了!”

讽刺他只会找局长?

孟广兵不生气,张扬他自己不也是凭仗他副书记的爹才能做到队长职务。

孟广并不退让,反而更上前一步,凑到张扬身边:“破案可不是人多就能破的,更不是...有一个书记父亲就能破的!”

“你!”

未等他说完,孟广就收回自己的脑袋,偏头对小胡说道:“走吧,浪费了一天时间,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刑警队的人全被张扬给带走了,公寓楼道里显得格外冷清。

孟广走进大堂之中,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身后的小胡正想出声提醒他,现在的电梯是封闭状态,不能走。

孟广停了下来,扭头看了一眼楼道的位置,转身抬脚走向楼道之中,示意小胡也赶快跟上。

这古怪的行为有些熟悉,正是当天死者王浩,在送外卖的时候,监控中所表现的一样。

每一楼之间有两列楼梯,每一列楼梯均为11步,台阶高度为159.09公分。

一步、两步,孟广想象着王浩当日的行为,在楼梯上慢慢踱步。

来到22层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

还好张扬的人对现场,并没有太多的破坏,看起来和昨天的布置一模一样。

孟广盯着楼梯两旁的墙壁,一寸一寸的看过去,预料之中找到了一处疑似修补的痕迹。

“胡卫东,手套、手电和刮刀!”孟广喊道。

跟在身后的小胡急忙打开提着的工具箱,从里边拿出孟广要的几样东西递给他。

墙壁看起来和新的一样,只有在强手电的照射下,才能分清楚墙壁某一处位置上,显得有些透明,平行对照到另一边的墙壁,同样有一处痕迹。

孟广用刮刀小心的挂下一些细碎的粉末,装入证物袋中,而后用刮刀从墙壁上抠下一块蓝灰色浑浊半透明的东西。

放到鼻子前,轻轻的嗅着。

“没味道?”孟广皱眉,用手指用力碾了一下,手中的小颗东西就已经碎裂,或者说变形了。

“石蜡吗?”孟广轻声自言自语,同样也放进证物袋中,让小胡收好。

楼道中的窗户紧闭着,孟广走过去,伸手推开,一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吹进来。

早晨的太阳斜照射着,感受不到半分暖意。

十二号公寓楼是最后一幢公寓楼,所处位置也是悦华公寓的最周边,想找到其他高楼中正好看到这儿的目击者是不可能了。

凉风一吹,孟广不自觉抖了一下,感觉自己体温都低了几度。

赶紧关上窗户,看了眼一侧的暖气片,暗道悦华公寓是真的有钱,楼道之中都安置了暖气。

“暖气...体温?”孟广沉思。

小胡把东西都收好,看到孟广的神情,问道:“师父怎么了?”

“王浩的尸检报告,你还记得吗?重新描述一下...”孟广说道,陷入思考过程,不自觉的拿出烟点上。

小胡掏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之前的记录,说道:“致死原因就是因为主动、静脉,气管以及脊椎完全断裂分离,体内pH偏低、肌肉发软、水分含量相对偏少...”

“死亡时间呢?”

“预测是凌晨2点左右。”

“呵呵。”孟广突然发笑:“不走电梯反而要走楼梯,楼道里到底有什么呢?”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