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夜半惊婚

夜半惊婚小说

夜半惊婚

  • 作者:一只锦鲤
  • 分类:悬疑
  • 来源:有书阁
  • 状态:完结
  • 评语:新婚当晚暴毙
开始阅读
简介
夜半惊婚图1
夜半惊婚图2

《夜半惊婚》是一只锦鲤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主角是苏叶沈遇白。挽竹文学为您提供夜半惊婚苏叶沈遇白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一只锦鲤。苏叶被自己的婶婶嫁给了一个乡下的老光棍,只为了那一点钱,可这个老光棍却在新婚当夜突然暴毙。

精彩节选:

我整个人顿时慌了,沈遇白猛地将我的脸朝他怀里摁下,随后直接跳下一楼,迅速离开了这里。

全程,我都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透过沈遇白的身子在盯着我,我紧靠在他的怀中不敢露脸,直至跑远后,他这才松开了我。

可我早已紧张的浑身是汗,问沈遇白:“王霸诞家出事,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布好,要让我跳的局?”

沈遇白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说很有可能。

我听后,只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沈遇白却在这时,让我把那个瓶子交给他,说小鬼的胎盘要是在他们的手里迟早会出事,在没解决这个隐患之前,先不要动手。

我将东西拿给沈遇白之后,他让我跟他走,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没搞清楚楚楚的事情,怎么能放心的走?

沈遇白见我心意已决,也没办法,叹了口气让我千万要小心,别打草惊蛇后,便带着我回了楚楚家里。

说来也奇怪,我刚一回到家不久,房门就被楚楚敲了开来,问我睡了没,说是她点了外卖,问我要不要一起吃?

若是往常,我肯定会和她一起,可现在,我一听她声音,就想到她面无表情的将女孩的尸体从水箱里捞出来那一幕,哪敢出去,随即就拒绝了。

可我刚说不吃,楚楚就把我房门打开,拿着夜宵进来诱惑我了:“哟,小叶真不吃想减肥?”

我尽量压下自己脸上的异样,“嗯”了声,说不吃,她直接坐上我床,伸手就揽上我的肩膀,使劲儿的摇我,让我快和她一起发胖。

她越是这样,越让我感觉,明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却一直在背地里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最后没辙,我配合的吃了几串,还赔了几个笑脸,和心里却空荡的很,好几次都想问她为什么要在背地里做出那些事儿,最后都没能问出口。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老头儿的电话,说是钱到了,让我过去拿钱,我问他能不能不过去,把银行卡号给他。

他听后却有些生气,问我是不是生他的气了,他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才让我去当阵眼的,最后不也杀了女鬼救了我吗?

呵,他这话说的还真是搞笑,若不是沈遇白及时出现,我早特么的被怨气滔天的女鬼撕成碎片了。

可我心里生气,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强忍着解释了几次,老头儿都不信,非要我亲自过去。

最后没办法,我只得亲自去了,楚楚一听我去老头儿那,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之前没觉得奇怪,现在却有点懵了。

她干啥对老头儿这么上心?

到了老头儿店里,他对钱只字不提,拿着面特别复古的铜镜,一直照在我的脸上,我一边躲,他一边照,最后没辙我只能配合,可他这么一照,镜子里的我额头上竟然冒出了些许红光,把我吓了一跳。

还没等老头儿说话,楚楚已经瞪大了眼:“这不可能啊!”

我诧异的转过头看了眼楚楚,她这才觉得自己失态,连忙将惊愕收回,随后我问老头:“我额头上的红光是什么东西?”

“这是功德红光,只有救过阴物,超度他们带他们脱离苦海才有的,你昨天不是刺死了那小鬼吗?光应该是灰的啊……”

老头不可思议的说道,话说出口后,这才察觉自己说漏了嘴,我直接愣住了,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脖间却忽然一疼,晕了过去。

昏迷前,我见到了楚楚拿着棍子,阴着脸在那瞪着我。

我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们竟然会直接当着我的面,对我下手。

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我吓的连忙从地上站起,猛地朝着外面跑去,可我才跑没两步,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前方是一条十分宽敞的路,路的尽头是一座不宽不窄的桥,桥下发出恶臭,里面泡着人的四肢,不断冒着气泡,桥上的尽头坐着一个老婆婆,面前放了只大锅,桥上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留恋尘世不愿走,被牛头马面强行压到大锅前,喝下那碗孟婆汤,了却世间一切哀愁。

老婆婆对面的桥旁有块三生石,有人坐在三生石边哭泣,有人在上面刻下名字,却是转瞬即逝,变成了尘埃。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切,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到了阴间,我这是被他们杀了,还是过了阴?

忽然,楚楚的声音从我脑海中响起:“小叶,你快抓紧时间,你只有三个时辰可以在地府,找到那卷婚谱,撕了你和沈遇白的那页你就自由了。”

闻声,我顿时一惊,问楚楚:“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却笑的诡异,说:“这不是你的心愿吗?我看你被个男鬼纠缠,于心不忍,见你现在只字不提要解除阴亲的事,只能恳求老头儿帮了这个忙了。”

听完她的话,我是再也忍不住,气的喊道:“楚楚你别装了,要想得到什么,为什么不能直接和我说,非得要这样?”

楚楚听后,却冷笑出了声:“呵,我要的东西你没资格知道,况且你也给不了我。现在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不能怪我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对付你。”

一股凉气只在瞬间,从我的脚后跟冒起,所以从一开始,楚楚就和沈遇白口中想要对付我的人合作了是吗?

“我劝你动作快一点,婚谱不是那么好找的。”

她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将眼中的泪忍回,问道:“要是我不呢?”

“那我就先杀了你的肉身,让你马上和那鬼物去做一对亡命鸳鸯。”

说到这儿,楚楚话音忽然一转,又道:“更何况你定了阴亲一直没死,全是那鬼物的阴气在支撑着你,可他撑的了一时,撑的了一世吗?不出一个月,他的鬼气全散,你要这么自私,不撕婚谱,可别害的他魂飞魄散了。”

我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喊道:“你是在骗我!”

楚楚冷笑了声,没在理我,我的脑子瞬间一热,想马上冲进阴间,去问问里面的人,楚楚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我才跑过黄泉路,正打算踏上奈何桥的时候,却被一道十分炙热的目光惊的生生停下了脚。

我猛地回头,恰好对上一双温润,却仿佛能够望穿前世今生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长得十分柔美,三千墨发被一只白玉簪子轻轻绾起,身上穿着蟠龙朝服,看似十分温润,却在这诡异的阴司中表露出一股十分出尘的气息,竟让人有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

难以想象,就是这样不染世俗的男子,竟以等人的姿态站在三生石旁,阴风阵阵,带起他袍子的裙摆,更有种异样之美。

与他对视了几秒,我的眼睛都快被他的眼神所吸进,吓的正想收回目光,他却在这时上前,温润一笑。

“你好,我叫容恒。”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