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七层妆

七层妆小说

七层妆

  • 作者:半糖阿九
  • 分类:悬疑
  • 来源:阳光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半夜上门试妆。
开始阅读
简介
七层妆图1
七层妆图2

《七层妆》是半糖阿九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小说主角是钟九青柠。挽竹文学为您提供七层妆钟九青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半糖阿九。钟九在一家婚纱影楼做化妆助理,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客户要求半夜十二点去她那里试妆,她自告奋勇接下这个单子,却一直被同事嘲笑。

精彩节选:

我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迎面给了致命一击。做人怎么能没有一点坚定的立场,说你无情你就放他一马?

我真是欲哭无泪,她竟然要他继续。

老人家啊,你不会是没见过人家借阳寿,想亲自观赏一番吧?

既然都是死,那我还是情愿选稍微舒服一点的死法。

老人家微微一笑,颤颤巍巍的走到焚尸炉旁边的椅子上,扑通一声就坐了下去。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张顺,他得意的立刻就豁开了嘴巴,他垂涎欲滴的看着我这个猎物。

他笑着,那笑声像是从地狱发出来的一样。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朝着我走过来时,我才发现,我根本动不了了。

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我被订在了那里。我真想扇自己一百八十个耳光,刚才明明有机会跑,偏偏要留下来看什么热闹!

看热闹害死人啊!我欲哭无泪。

“给我、给我......”张顺一步步逼近我。

“还不快出来!”老人家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好像是有人藏在暗处,早已洞悉了一切一样。

我听到嘶嘶的声音从我后脑勺那里发出来。接着是抽屉拉开的声音,尖利刺耳。我的后背这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接着听到嘭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落到地上。

我想扭头去看,可这会连脖子都定住了。

完了。我叫苦不迭。看来我今天是死翘翘了。前有狼后有虎的,想逃也没处可逃了。

“嘶嘶......”

我听着这令人胆寒的声音,莫不是我身后有条大蟒蛇?

突然有个冰冷的东西搭在了我的左肩上,顺着左肩就往下滑。我的心咚咚咚的狂跳,我感觉是一把刀,大砍刀之类的。它划过我的身体,时不时的停顿一下,一直划到了腰部的位置,接着又搭到右肩上,也是这样划下去。

我紧张的呼吸都乱了,我反应过来,他在我背后画了个叉,这是要标记位置吗?

我浑身的汗毛孔都在冒冷汗。就算眼前的一切告诉我,今天就会死,无路可逃,可是我的意识,仅存的清醒的意识告诉我,我不想死。

我终于对张顺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了感同身受的感觉。我们都不想死,哪怕活的很糟糕。

这时候我才想起张顺,我抬眼看他,发现他的脸色变得愤怒而且铁青,像是有一道幽幽的蓝光从他下巴打到脸色,恐怖极了。

他的眼睛没有看我,他在看我身后的东西。

突然这时,我的后背剧烈痛疼起来,我一下子就翻滚在地,这疼痛太过剧烈,让我以为是我的后背被划开了无数道口子,我伸去左手摸摸,却并没有摸到些,衣服也都完好。

疼痛持续了一分多种,忽然就好了。我大口的喘着气,这才发现,我可以动弹了。

然而我浑身虚脱无力,这时候就算我拼尽全力的跑,也仍然会被他们给追回来,到那时,等待我的将是比此时更加严厉的酷刑吧。

我强迫自己先平复下情绪。我看向刚在我背后的——原来是个年轻男人。

现在我已经分不清楚人和那东西了。总之他长相清秀,脸色却惨白,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一只手扶着胸口,像是要咳嗽一下,时不时嘶嘶的叫两声。

我看到他并没有搭理我,而是径直走向了张顺。我这才发现,自打张顺发现了我身后有个人,他就站在那不动了。

“你是谁?你也死了?钟九是我的,你别跟我抢。”

“咳咳,你这人变态么,人家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哎!”

张顺翻了个白眼,那眼珠子着实吓人,直接上下翻了一百八十度。

我不禁向后爬了一下,然后悄无声息的坐了起来。饿了这么久,我一点东西都没吃,再加上这一而再的惊吓,我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少在这里废话,你不是也看上他的身体了吗,来啊,那就公平决斗吧,谁赢了他就是谁的!”

我吃惊的看向张顺,这家伙竟然说得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哎,我想,可能那个世界相对公平一些吧。

“不行啊,你听婆婆的话,赶紧回去吧,我又不爱杀生——哎,你虽然不是生人,但我这双手没干过自己不喜欢干的事啊!”

张顺这时冷笑了一声,嗖的就冲向了年轻男子,嘴里是他一贯的嘟嘟囔囔:“吗了个巴子的,你原来是个新手,害劳资担惊受怕了好一会!”

那东西——也会害怕吗?

我这时不禁想起了白茹,想起了她那时满是恐惧的表情,是的,那东西也会害怕。

我看着张顺肥大的身躯一下子就要压到年轻男子的身上,年轻男子轻轻一侧身子,哇的吐了一声:“卧槽,你都不知道要洗澡的吗,都被你熏了。”

我在心里乐了一下:可得了吧,那是他的狐臭,据他自己说,那是他男人的特征和魅力。

张顺没扑到人,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没等站稳就猛地回过了头,伸出了他的双手和——双脚。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顺的脖子,直接扭了将近一百八十度。我想起来时的路上我发呆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这个样子,那时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

我心里懊悔不已,我那时应该相信自己,可惜白白错失了逃走的机会。

我看向年轻男子,他的面相真的不像是坏人。可是他为什么会从那抽屉里钻出来?

他不紧不慢的伸手,手指尖好像有金色闪闪发光的东西,张顺的手一旦靠近,他的指尖就戳上去,被刺了一下的张顺嗷的就是一声惨叫。

再看张顺的手脚,几次进攻下来,已经破溃不堪,而且散发出腐烂的味道。

这时坐在焚尸炉旁椅子上的老人家突然开口说话:“小天,还跟他玩什么呢?”

“不是啊,我就是看看他是不是很脏,结果真的是很脏!”年轻男子回答,然后看着我笑了笑。

这笑其实很平和,但他看着我笑,笑的我毛骨悚然。那意思是说,下一个就是我了吗?

我绝对不可以坐以待毙。瞅准时机,我蹭的起身朝着铁门那里就跑去。

我以为他们追上我怎么也得等到我跑到大门口吧,这些脏脏的阴物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怕阳光吗,我赌这么一回——可惜的是,我的手刚碰到门,却发现门根本就没有门把手。

而且,门关的死死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一下子缠绕在我的腰上,使劲的向后拉着我。

我听到老人家幽幽的说:“你跑什么,小天都等你......好久了......”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