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小说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

  • 作者:二桥
  • 分类:言情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你激动什么
开始阅读
简介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ͼ0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ͼ1

《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中的主人公是时婳霍权辞,是二桥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挽竹文学为您提供与霍公子的约法三章时婳霍权辞by二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众人都说时婳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可不过对她喜爱的人执着了一点,她有什么错。

精彩节选:

霍权辞挑眉,嘴角弯起一丝笑容,“一路上你倒是睡得舒坦,都没人陪我说话。”

时婳的嘴里依旧是酸得发苦的味道,她倾身就覆上了他的唇,让他也尝尝这种味道。

哪成想一吻结束,他抹抹自己的唇瓣,有些意犹未尽,“甜的。”

时婳气得鼻子一歪,闷在一旁不说话。

霍权辞将果盘放下,倒在了她的腿上。

“时婳。”他喊道,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

时婳偏着头,拿过被他放下的果盘,给他喂了一颗进去。

霍权辞垂眼,安静的吃完,依旧盯着她看。

时婳蹙眉,将果盘放下,“霍权辞,你在害怕什么?”

她终于不打算藏着掖着,她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不安,他的复杂。

霍权辞闭上眼睛,嘴唇抿得很薄,“你感受到了么?”

“帝盛那么多事,你在这个节骨眼带我去滑雪,我怎么会感受不到,你迫切想和我独处,想制造二人世界。霍权辞,等六月一到,我们的婚约就完成一半了,我说过只要那张纸还在,我就不会离开。”

“时婳。”

他又喊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她的唇边,止住了她的话。

时婳疑惑的低头看他,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但他也只是这么喊她的名字,并没有说其他的。

时婳拨开他的手指,躺在了他的身边,毯子就这样搭在两人的身上。

到凌晨的时候,汽车总算是到了滑雪场。

霍权辞早已经订好了房间,时婳并没有醒,直接被他抱去了酒店。

她睡到了早上九点,醒来满屋子的阳光。

进入了这座山,时间似乎在缓慢倒退,明明外面已经是春暖花开,这里却还停留在冰天雪地里。

她穿过一旁准备好的服装,抱着装备就下去找霍权辞。

不远处的男人穿着一身军绿色的运动装,时婳从身后直接揽住了他的腰,“怎么都不叫我?”

被她抱着的男人转身,摘下专用雪镜,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时婳张张嘴,脸色瞬间就红了,她以为这个人是霍权辞,这背影也太像了一些。

“小婳儿?”

一个惊喜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时婳扭头,看到了拿着两杯热奶茶的南锦屏。

“锦屏?”

时婳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南锦屏,脸上满是惊讶。

南锦屏走近,目光在她和那个男人的身上扫了扫,“小婳儿,这是我新签约的艺人,他叫顾丞。”

顾丞明显对时婳没什么兴趣,一双眼睛就黏在南锦屏的身上,看到她拿着两杯奶茶,将雪镜往头上一推,脸色有着一丝不耐烦,“怎么这么慢。”

顾丞看着大概二十五岁左右,长得很高,身材很好,看到他的第一眼,只会想到两个字,白净。

和眼下最受欢迎的小奶狗长得一模一样,也难怪南锦屏会签下他。

不过看这男人的表情,估计脾气不是很好。

南锦屏白了他一眼,将奶茶递给了他。

“小婳儿,我们还有一场戏要拍,就不和你聊天了,待会儿见。”

原来是来拍戏的,时婳也不好留人,她盯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发呆。

刚刚男人回头时,她没有错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震惊,他是认得她的,可是偏偏要装作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

而且他的背影和霍权辞实在太像了,时婳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天见过的那个假的霍冥。

她蹙眉,刚想跟着去片场瞧瞧,身后就拥来一个怀抱,“怎么自己先下来了?”

是霍权辞。

时婳的脚步一僵,转身回抱着他,“我雪靴和雪板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来教我?”

“你不会?”

霍权辞以为她会滑雪的,没想到也有她不会的东西。

时婳挽着他的手臂,“不会,第一次玩。”

霍权辞有些不相信,直到看到她连摔了几个跟头,并且朝着斜坡滑了下去,他才吓了一跳,“时婳!停下!!”

时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停,被他这么一吼,更加手足无措,整个身子都向下倾去,瞬间滑得不见影子。

霍权辞连忙追了上去,着急的额头上都布了一层细细的汗水。

时婳眼看就要撞上一颗大树,吓得都闭上了眼睛。

“嘭!”

一堵厚厚的肉墙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她的前面,树上的积雪被撞得一直往下掉。

时婳睁开一条缝,看到霍权辞脸色煞白的看着她。

此时她就在他的怀里,他紧紧的揽着她,因为树上的积雪被抖下,两人的肩膀和身上全是白皑皑的雪。

“早知道你这么冒失,我就不该带你来。”

他低头将他肩膀上的雪拍飞,眉宇一直蹙着。

时婳发现他的指尖在微微发抖,估计被吓得不轻,“抱歉,我没想到这个的速度这么快。”

他们滑出来不远的距离,霍权辞牵着她,慢慢往回走。

时婳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主动揽了上去,“生气了?”

霍权辞的皮肤本来就偏白,在这样的雪色映衬下,更是没有任何颜色,他这么板着脸,模样还是蛮吓人的。

可是看到她笑意盈盈的问他是否生气时,再大的气都消了,“不要胡闹,你想学,我教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而南锦屏这边,她看到顾丞一直在发呆,碰了碰他的肩膀,“别跟我说你不在状态,这个机会可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别给我搞砸了。”

顾丞将脑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微垂下睫毛,“南屏,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他靠的这么近,说话的时候,气息全都喷洒在她的颈边。

南锦屏咬牙,“顾丞!你这祖宗能不能看看场合,这里这么多人!你想明天上头条?!”

顾丞慢悠悠的睁开一条缝,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想我演好戏也行,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南锦屏压低了声音,“你不要太得寸进尺,我不是非你不可。”

顾丞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奈何心思不在演戏上,当初要她签他,也只是心血来潮而已,现在新鲜劲儿过了,自然提不起动力。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