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小说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

  • 作者:莫颜
  • 分类:穿越
  • 来源:掌中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穿越甜宠
开始阅读
简介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图1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图2

《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是莫颜所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小说主角是江舒歌上官聂。挽竹文学为您提供绝世灵妃国师来接驾小说在线阅读。江舒歌本是武艺精湛的精英女保镖,不料在一次穿越后变成了一个废柴。而上官聂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名震京华。可就是这么一个威望极高,性格孤傲的人却在见了她之后变得极其温柔。

精彩节选:

“把鸟给我。”

“喏,给你。”

说罢,蒋舒歌便一伸手,从一旁的地上把御火放在地上的死鸟拿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有些粗鲁的徒手拔着鸟毛,又在离洞口不远处的地方捡来一些尖锐的小石来,从中挑出了其中一个最大最尖锐的拿在了手上。

蒋舒歌把被拔光了毛的鸟放在地上,用另一只手压着它的身体,开始给它去除内脏。

这场面可真是血腥的很啊。

时间如同沙漏中的沙子般流逝的飞快……

这时的蒋舒歌已经把鸟的内脏给去除干净了,手上也染上了血,那精致的小脸上甚至也被溅到了一些。

“木枝。”

蒋舒歌示意御火把木枝递给她,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刚刚因为处理内脏而沾染上的血,现在已经有些粘稠了,似乎还可以拉丝儿。

顿时,她干呕了几声,皱着她那好看的眉头,心里头有些犯恶心了。

御火看着蒋舒歌这副模样,有些幸灾乐祸的弯了弯眉毛。

“木枝!”

蒋舒歌见御火久久没有动作,便抬起头来带着许些不满的情绪看着它。

“啊?给你给你。”御火愣了几秒后便反应了过来。

“做兔子要机灵一点。”蒋舒歌略微有些不耐烦了,她抿了抿嘴接过了御火递过来的树枝。

看着蒋舒歌这副模样,御火干笑了几声。

“好好好,我一定会记住的!我家聪明机智可爱勇敢优雅大方美丽动人……”

御火也就属拍蒋舒歌马屁最厉害了。

然而听见了这话的蒋舒歌却并没有搭理御火,敷衍。

虽然说她被这样夸还是很开心的。

不行不行,要高冷!蒋舒歌深呼一口气,硬是憋住了即将要展现在脸上的笑意,“喷火会吗?”蒋舒歌一把抢过御火正抱着的树枝,直接丢在了地上。

听到了这话的御火不免的嗤笑一声:“虽然我是兔子,但毕竟也是圣兽,怎么会连喷火都不会,更何况我可是御火兔呢!”

御火那两只小爪子往蒋舒歌身上一撑,歪着那棵小脑袋,一脸不满的忘着她。

“ok,不用说这些废话了,开始吧。”

“什么玩意儿?噢克是什么意思?你是正常人吗?”御火有些惊恐的从蒋舒歌的身上跳了下来:“我的天,我该不会是选了个傻子吧。”

蒋舒歌一听顿时就无语了,但是又转念一想:御火不是现代人当然也听不懂英语了。

然而这一点蒋舒歌居然现在才想起来……

“没什么没什么,ok就是知道了的意思,你不用管那么多,快点开始吧。”蒋舒歌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到底是为什么自己要嘴欠说英文呢,要是被其他人给听见了,说不准会被当成妖怪抓起来活活的给打死呢。

好不容易重生了,还没开始好好享受生活,她才不要这么快就又对世界说拜拜呢……

蒋舒歌盘着腿,心里这样想着。

御火瞧着蒋舒歌这张如变色盘一般的小脸,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唉……造孽啊。

御火用力的呼了一口气:“呼~”它两条小腿微微往后一蹬,正准备发力把这些堆起来的树枝火柴点燃时,蒋舒歌却突然叫住了它。

“等一下!”只见蒋舒歌瞪大了她那好看又不失灵动的眸子,从木堆中挑出了一根两头尖尖的树枝,经管上面还有些枝叶。

她三两下的摘下了上面多余的树叶,把在一旁躺着的已经粗略清理过的鸟儿插在了树枝上,这才吩咐御火开始喷火。

“啧,女人就是麻烦。”御火小声感叹着,两眼往上一番,却不料被蒋舒歌给听见了。

“呵,女人可不就是麻烦啊,待会儿等烤好了,可别被馋的流口水,给我丢人。”蒋舒歌也不指明是谁,但是这结果呢,却是显而易见。

蒋舒歌啧啧两声,用手掌的另一面蹭了蹭从耳畔边掉下来的几根头发。

她那无所谓却又带着些几分戏谑的眼神落在了御火的眼中。

唉……为了食物,它拼了!

“别这样嘛,主人~伦家错了还不行吗~”

哼,本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先暂且屈服一回。

御火一脸讨好的搓着它那两只肉肉的小爪子,仔细看去,这副模样竟然还显得有几分滑稽。

听了这话的蒋舒歌勾了勾红唇,心里不由得发笑几声,她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拿着树枝。

御火见蒋舒歌不说话了,还以为她生气了,一脸讨好的用脑袋蹭了蹭她正盘坐着的腿,却是换来蒋舒歌一句:“快点。”不免得心里自个儿嘀咕几句。

“噗嗤噗嗤”火焰从御火的嘴中喷了出来,点燃了他们面前的树枝。

蒋舒歌满意的往火堆前挪了挪,把鸟儿在火堆上翻转着,“渍渍渍渍”的声音很是诱人。

看的御火口水直流。

敲着御火这副丢人的模样,蒋舒歌十分嫌弃,不免得的鄙视了御火一眼。

“打住打住,别丢你主人的脸啊。”

御火听着干笑了几声,小眼珠却是在“溜溜溜儿”的打着转。

……

不一会儿,鸟儿便烤好了。

可是样子却不如想象中的那般诱人。本以为是金黄色的外皮,香气扑鼻的香味儿……可是实则却相差甚大。

黑不拉几的外皮,散发着一阵阵有些发焦的味道,这下让蒋舒歌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这啥玩意儿啊这,能吃吗?”现实不仅打破了蒋舒歌的幻想,同样也打破了御火的幻想。

它用着怪异的眼神瞧着蒋舒歌,爪子紧紧的捂住了那如葡萄般大小的鼻子,言语之中透露着满满的嫌弃与不满。

蒋舒歌听见后,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儿此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虽是这样说着,但毕竟也是事实,甚至就连她自己也嫌弃这个玩意儿。

“会不会死人啊,黑不拉几的。”御火越看越嫌弃,嘴上还啧啧几声,还十分夸张的用自己的爪子拍了拍胸脯,嫌弃之意越发浓郁。

坐在一旁的蒋舒歌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额头上也隐隐约约的冒出了些豆大般的汗珠,但尽管是这样,蒋舒歌也并没有认输。

“看什么看,快吃!你别看它色泽不好,但吃起来还是很香的,有一句古话叫做:看鸟不能看外表。”

这句话说出来就连蒋舒歌自己都不相信,但是她还是得维持住自己的形象!

御火真的是很难想象,她竟然能昧着自己的良心,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这句话给说出口。

它看着蒋舒歌这副模样,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有些无语但是也并没有表现出来,还真怕打击了蒋舒歌的自尊心。

这个女人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爱吃不吃,不吃饿死。”

“切,我才不吃呢,这玩意儿吃下去那还得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本大人可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

“那你就看着我吃吧,臭兔子。”

说罢,只见蒋舒歌一脸无所谓的从树枝上取下烤得漆黑的鸟儿,有些僵硬的递到了自己的嘴边,简直就是无从下口啊。

但是总不能自个儿砸自个儿的招牌吧。

蒋舒歌这样想着,心里虽然还是有些嫌弃,但是还是下口了。

“诶?”怎么回事?竟然比预想中的要好,味道还不错,其实也没有那么糟嘛。那带着些灰尘的小脸上溢出了笑容。

看着蒋舒歌这幅模样,御火的心里馋虫也不免的开始捣起乱来。

难道味道真的还不错吗?它咽了咽口水,目光一直追随着蒋舒歌手上的烤鸟儿。

“主人~”

它开始行动了,可是蒋舒歌却不为所动。

她可是个记仇的人儿呢,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御火呢。

“叫我做什么?某兔不是很有骨气吗?饿了?饿了就自己去找吃的,我做的东西吃了可是会死人的。”

只见她头也不太抬的说出了这句话,意思也已经很是明显了。

只见蒋舒歌拿着已经吃了一半的烤鸟往御火那儿一晃“嗯~可真香。”

这下可把御火给气的不轻,它暗自的咬了咬牙齿,那紫色的眼睛往上翻了个白眼。

但虽说是这样,它却还是不能展现出来,毕竟它现在可是有求于蒋舒歌呢。

“别这样嘛主人,伦家知道错了啦。”

御火用耳朵蹭了蹭蒋舒歌的脸颊,表情有些滑稽。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