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小说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

  • 作者:霁飞雪
  • 分类:言情
  • 来源:魔情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再不娶回家就醋死了
开始阅读
简介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图1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图2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的主角是顾清兮,是作者霁飞雪的原创经典作品。挽竹文学为您提供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在线阅读。顾清兮是温婉大气的南陵才女,却因挡了丈夫的路,就被活活整死,连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曾放过。重生后,顾清兮发誓,曾经的血仇,定要百倍奉还。

精彩节选:

男子双眸微敛,眸心那晕集的凌冽杀气倒因为顾清兮的这句话淡去了不少。

顾清兮一吸气,趁机拍掉他的手,然后果断而迅速的摸到了他的下巴,从底下掀起黑巾,将止血药丸塞进他口里,又见他唇色发紫,便又忙返身,在床头的包袱里翻找一番,找到一个黑色小瓶子。

“你中毒了。”她一面将雪花玉露丸塞进他嘴里,一边说,“而且过了十二个时辰,我这药只能暂时抑制毒素扩散,两个时辰内,必须找到解药,不然不死也得废。”

她说的很不客气,也没有一丝的感情,说完又帮他检查了下身上的伤口,大部分都是皮肉伤,除了左胸上那一刀深一点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大碍。

于是,她又取了点金疮药,帮他敷上再包扎好。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就那么任她为所欲为,甚至,她手重的故意弄疼他的伤口,他都没有哼一声。

顾清兮心底冷哼,果然是杀手,冷心又冷情,前世的他如此,再世的他亦如此。

等一切弄好之后,顾清兮轻轻舒了一口气,“好了,你身上的伤已无大碍,你稍作休息一下,等一会儿,会有人进来搬东西,等东西搬完了,你就走,记住,你只有两个时辰。”

说完,她没有再看他一眼,该做的也只能那么多了,前世欠他一命,这一世就当还了吧。

可是,她刚要起身,手腕便被一股力量拽住,由于惯性,她整个人跌倒他身上,也不知是不是碰到了他的那处伤口,只听他痛苦的闷哼一声。

但他依旧紧紧箍着顾清兮,微弱的嗓音里透着浓浓的杀气,“我死,你必死!”

顾清兮皱眉,杀手果然是杀手,心狠意冷,她已经救了他,他竟然还有他想。

不由得,恶从心生,她索性一手重重摁在他肩头的伤口上,沉声道,“放心,你不会死,但会生不如死。”

可是,直到那血液顺着伤口流出,浸湿了她的手掌,他依然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顾清兮不由冷笑,“你抓着我也没用,我没解药。”

“你是大夫。”他冷冷的盯着她,神色几近阴狠。

“你的伤我已经处理好了,但是,毒我却无能为力。”顾清兮冷漠的摇摇头。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李管家的声音,“小姐,在吗?”

“在,李伯伯稍等。”顾清兮对外喊了一声,然后,转过脸对男人道,“扣着我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男人眼帘半垂,似乎在思索她的话,可就这么一瞬,顾清兮身形一闪,敏捷逃开他的怀抱,眼底闪着狡黠的光,还伸出了两根手指,“两个时辰——”

……

顾清兮掏出帕子,擦拭了手心的血迹,然后,扔了帕子,又整了整衣衫,这才向门口走去。

李管家正候在门边,见她来了,方垂首行礼,“小姐,赵嬷嬷与红枝她们已经上了岸,奴才这里等着将东西卸下船。”

顾清兮站到船舱口,一抹午后的阳光斜斜打来,静静的耀在她身上,望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眼底一片湿热。

“李伯伯,这里没有外人,就不要小姐奴才的了,以后,你就跟爹一样,叫我兮儿,我还喊你李伯伯,如何?”

“小姐?”李成感动之余,不免又有一丝疑惑。

“叫我兮儿。”顾清兮倔强的纠正道,前世,因为自己不懂事,被奸人蒙蔽,致使李伯伯,这个跟了父亲一辈子又看着自己长大的男人,伤心离去,今世再见,感慨万千,也越发觉得这种失而复得的感情尤其珍贵。

李成破天荒的脸一红,纵然他从心底里将顾清兮当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爱,但真要如此叫,还有些不适应。

顾清兮深知他心,也不勉强,只要他知道自己的那份心就行了。

当下整理了思绪,便身子朝前倾了倾,压低声音问,“陈家的人现在在哪?”

“先上了岸,正安排马车接应。”李成回道。

“李伯伯。”顾清兮道,“我不想去陈家。”

李成一顿,“小姐?”难道小姐知晓了什么?

顾清兮长睫低垂,眸底那一片琉璃净地却是阴冷一片,直接道,“李伯伯,这些箱子,你先找个地方安置好,至于陈家,我自有安排。”

李成看着顾清兮,突然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在早上还娇弱的孩子样,可此刻,那浑身散发的气势,哪里像个孩子?

“李伯伯?”

“哦。”李成回过神来,当即欣慰一笑,“就照小姐吩咐。”

“嗯。”顾清兮应了一声,又停顿了一下,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朝那角落里瞟了一眼,然后,就不动声色的抬步向门外走去。

李成自安排人来安置船舱里的这些家当。

“小姐,这边。”一下船,红枝便牵着顾卿桦迎了上来。

顾清兮便跟着两人一起来到边上的茶亭。

赵氏亲自擦了凳子,又垫了块干净帕子,方请顾清兮入座。

顾清兮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坐到了另一边的凳子上。

赵氏白胖的脸立刻青白交错,好不好看。

红枝扑哧儿一声,牵着顾卿桦的手,就跟了过去。

连书咬了咬牙,走到赵氏边上,狠狠道,“热脸贴人冷屁股,娘,你可真行啊。”

“你懂什么?”赵氏剜了连书一眼,一转脸,神色如常,嘴角还堆满了笑,“小二,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们小姐上茶,记得,茶碗可都得干净……”

小二答应着,便拎着茶壶并杯子过来。

顾清兮并未喝茶,只望着不远处那拥挤的人群,好奇的问,“小二哥,那边在干什么呢?那么多人。”

“哎呀,小姐,真真像戏文里唱的呢,那边竟有个姑娘卖身葬父呢,看她的样子真是可怜。”小二还未回答,红枝便忍不住说。

心,陡然一跳,一股熟悉的记忆袭来,胸臆间立刻被痛苦与仇恨弥漫。

顾若环,是你吗?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