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九龙拉棺

九龙拉棺小说

九龙拉棺

  • 作者:舞独魂灵
  • 分类:悬疑
  • 来源:阳光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捞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开始阅读
简介
九龙拉棺图1
九龙拉棺图2

《九龙拉棺》又名《黄河诡事》,主角谢岚白老鬼慧香,作者:舞独魂灵,九龙拉棺小说简介:谢岚为了能更好的生活,决定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他父亲曾经给他算过命,说他一生的桃花运非常的多,但自从他大学毕业之后,在找工作的方面就遇见了困境,而且马上又到了春节,他没脸再回家看望父母,于是他想招个来钱快的活,就是当捞尸人。

精彩节选:

柳河愁说,鲛人泪常人服食可以凝神定眸,研碎了涂抹在脸上可以让容颜永驻,修道的人还可以用来炼丹增寿。

而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鲛人泪不仅对活人来说是至宝,对于阴灵同样也是。

阴灵本是虚无缥缈的灵体,有了道行才可以显化阴身。

在水中四宝中,龙阳涎是至阳之物,鲛人泪是至阴之物。若是给阴灵服食了鲛人泪,不用耗费道行维持,便可以阴身永固行走人间。

我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来了精神。

就问他黄河娘娘要是服用了鲛人泪,我是不是就可以正当光明的把她娶回家了?

柳河愁照头给了我一巴掌,说我能不能熬过下元节都尚未可知,还满脑子想着男女情事。

“唉,有些事一直隐瞒着你我心里也堵的慌,可要是从我嘴巴里说出来,八成和那陈秋一个下场。”柳河愁叹了口气,望着我说道。

“额……柳叔你还是别说了,我还等着明天晚上和你一块去看佛爷的慧眼呢。”

“呵呵,你小子倒是心大。”

不是我这人心大,而是这么多年在广州的浪子生涯让我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活在当下。

行路的人定不了明天的脚步,很多事多想无用。还是那句老话:逃避不一定躲得过,面对不一定最难过。

第二天晚上,我们按照约定和佛爷在河边碰头。

柳河愁的烂船很小,最多只能载上三个人,也就是我、柳河愁、佛爷。

王汉生不放心佛爷一个人跟着我们,提议让我们换乘他的快艇。

“要是什么船都能去九龙窟,你还三番五次来求我做什么?”柳河愁不满的说道。

柳河愁的烂船是祖上传下来的,不知是什么木头打造,船上的钉子锈的都看不出痕迹了,偏偏还坚固的滴水不漏,装上马达跑的贼快。

“王叔放心,我相信柳前辈会照顾好我的。”

听佛爷这样一说,王汉生也没再坚持,不过却依然安排了快艇远远的跟在后面。

今晚月圆,水中银波摇晃,给人一种祥和安宁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在我们到达九龙窟水域的时候立刻荡然无存。

月光好像照不亮前方的水域,水面黑漆漆的,就连蒸腾散发的水汽都是一团团的墨色。

这时,柳河愁做手势喊停了后面跟随的快艇,要他们停止前进,还做了个熄火的手势。

我以为王汉生会强行跟进来,谁知他这次倒是很听话,竟是一寸也不敢冒进。柳河愁也在此时关掉马达,改用船桨。

机器的轰鸣声先后消失后,空气一下子诡异的安静下来。

村里人口口相传九龙窟有死无生,尽管我自幼在黄河边上长大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听村里老人说,破四旧的时候,水利局的人组织过一支潜水队探察九龙窟,下去之后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个尸骨都没见着。

当时这事闹的很大,连地方部队都惊动了,想用深水炸弹轰炸九龙窟,后来又被上面紧急叫停。

从那之后,九龙窟的事情民间诡莫若深再也无人提及,而官方也视如不见,就当它不存在于地图上一样。

黄河万里,流域广袤,若从占地面积上来讲,九龙窟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小黑点,确实可以忽略不计。

越往九龙窟的中心水域前行,烂船行驶的越慢,柳河愁划桨的动作也越发吃力,可是这水中并没有水草阻拦。

我仔细观察水面,发现水质有异。黄河得名是因为水质浑浊呈土黄色,可是这水却是黑色的,似乎上面还有一层油脂状的东西。

我伸手想去蘸一点看个究竟,刚有动作就被柳河愁喝止,“谢岚,你小子不要命了,水上面这层油脂可是尸油!”

柳河愁的话令我吓了一跳。怪不得他划的如此吃力,尸油粘稠无比和沥青一般。

转而我又想到,这要真是尸油的话,九龙窟水下要埋葬多少尸骨才能铺就如此厚重的一片水域?

看到柳河愁很快累得出了一身的汗,我就想接过他手里的船桨替他划一会儿,哪知柳河愁碰都不让我碰一下。

他说船桨搅动的不只是尸油和黑水,同时还会惊扰水下的亡魂。

我不是柳家子孙,没有背负河眼诅咒,一旦惊扰了水下的亡魂就会被它们纠缠上,不死不休。那些死在九龙窟的人中,有一大半都是被水下的亡魂给害死的。

亡魂害人可比水猴子、河童更加可怕,会让人在无知无觉中下沉到底,甚至死了很多年腐烂的只剩下一具白骨的时候,还会以为自己还活着。

而所谓的河眼诅咒,指的就是当年道士要柳家后世子孙世世代代堵河眼的事。只要柳家还遵守约定出人堵河眼,亡魂就不会主动伤害柳家子孙。

走着走着,烂船开始走起了弧线。

明明直行就已经很费力气,柳河愁还时而不时的倒回去再折返回来。我看不懂,就问他为啥要这样做。

柳河愁指了指天上的星星说道:“当初道士盗河眼布阵走的是天上北斗九星的路子,我现在就是按照北斗九星的连线行船。”

我只知道北斗七星的说法,柳河愁偏说道士的阵法走的是北斗九星的路子,就好奇的问他:“北斗有九星么,怎么我只看到七星?”

“北斗确有九星,左辅右弼二星为隐星,寻常世道不出现。”柳河愁尚未回答倒是佛爷先开了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

“我说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九星。”我随口说道。

“九星齐出可不是什么好事,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佛爷微微一笑说道。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若是北斗出了九星,紫微星肯定会被逼迫的黯淡无光,此乃天下易主的乱世之兆。”

紫微是帝星,帝星黯淡的确是乱世之兆。

当下我痴痴的望了会天上的星辰,又偷偷的看了几眼蒙着黑带的佛爷,忍不住为她感到惋惜起来。

佛爷虽然练就了一双能看穿宝气的慧眼,却是一辈子也不能像我这样自由的观星赏月。宝气再盛,又哪里比的上星光的璀璨。

想到佛爷的可怜,我又想起了黄河娘娘。

和佛爷相比,我那未过门的鬼媳妇在黄河里水底不知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了多少年,她也是个可怜人呐。

又行驶了不知多久,柳河愁收了船桨,告诉我们目的地到了。现在烂船的正下方便是九龙窟的最恐怖的所在,也就是传说中那个由没堵上的河眼所形成的无底黑洞。

“这里是破军星位?”佛爷问柳河愁。

“不错,佛爷果然聪慧过人,仅凭方向感就能算出星位所在。当年我柳家祖先私藏的就是破军星位的黄金龙头,这才创下弥天大祸。”柳河愁说道。

既然到了目的地,佛爷就准备解开脸上的黑带,搜寻分水剑的宝气。我在她边上紧紧的盯着她的动作,非常好奇所谓的慧眼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黑带缠了一层又一层,就在佛爷即将完全解开的时候,柳河愁突然开口说道:“佛爷,等下你若是在水下看到别的东西,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及。”

“你担心我会看到什么?”佛爷问的很直白。

“天机隐晦难测,有些谜底还不适合过早解开。何况你不是应劫之人,肆意泄露天机,怕会引来天罚加身。”

“哦,多谢前辈提点。我此行只为分水剑,无论我看到什么都不会说不出去。”

说完这句话,佛爷也终于揭开了脸上的最后一层丝带……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