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养个上仙当老婆

养个上仙当老婆小说

养个上仙当老婆

  • 作者:青云直上
  • 分类:都市
  • 来源:掌中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当有一天跌落地球的仙女突然出现在身边
开始阅读
简介
养个上仙当老婆图1
养个上仙当老婆图2

《养个上仙当老婆》主角是张梁闫冷凝,是青云直上创作的经典男频小说,养个上仙当老婆讲述了:张梁是一个傻子,但是有一天,一个白衣若仙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说,自己是他的婚约者,从此之后张梁就有了一个上仙老婆。

精彩节选:

闫冷凝将那股灵力收入了体内,以“束灵阵”暂时压制住了,只等回去好好炼化便可。

她睁开了双眼,见张梁眼都不眨的呆呆地看着她,心底浮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感觉,故作嗔怒道:“喂,你个傻子,再看老娘就真挖了你双眼。”

张梁吓得不轻,立刻收回了目光。

“扑哧。”

闫冷凝见他吓得直打哆嗦,再也忍不住展颜笑道:“真是个傻子。”

张梁见她并未真的生气,不由地咧嘴直笑。

“老赵叔他……”

“他能不能挺过来,最后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

闫冷凝叹了口气,她虽收了那股暴虐的灵力,但之前造成的损伤依旧存在。

若她还是上仙,弹指间便可让老赵叔恢复如初,但现在嘛,她境界尚低,根本做不到驭气治伤。

“好了,我有点累,没其他事情的话,就先回去了。”

闫冷凝话音未落,飘然而去。

张梁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门外,才回过神来,低头检查了一番,老赵叔的面容除了苍白了一点,已经如常了,呼吸也平稳了下来,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二叔等人焦虑地走了进来,见状,也是松了口气,问了张梁一些事后,直叹闫冷凝小小年纪真是厉害了。

接着他们围在一起,又开始商量如何轮流来照顾老赵叔的事宜。

张梁见没自己什么事了,打算回家,让他没想到的是,米沛像小女人似的一步也不离地紧紧跟在他身后。

“为什么总跟着我呢?”张梁皱着眉头问道。

米沛道:“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人,不跟着你,跟着谁啊?难道,你忍心把我抛弃吗?”

张梁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心想咋还摊上个拖油瓶呢。

刚到家门口,看到二婶等在那了。

二婶见了张梁,微胖的面颊立刻浮起一抹谄笑,“梁子啊,你总算是回来了,那个饼好了吗?”

“额,我,我给忘了。”

“梁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婶儿一大把年纪了,辛辛苦苦地去后山拣石头,好不容易找了两块来换饼,你这是咋啦?不乐意了?”

二婶脸色一沉,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叉着腰,指着张梁喋喋不休地骂咧起来。

“好啊,你个张傻子,怎么?现在能挣几个小钱了,就不把长辈放眼里了?你那会儿小,还是婶儿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的……”

“你个白眼狼,婶儿真是看错了你啊。”

“婶儿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省吃俭用的就为了多给你吃点,你看看你现在,长得虎背熊,那个啥的,真是长大了忘本啊。”

“二婶,我又没说不给你饼,要不你先回去,我待会给你送来。”

张梁急忙辩解道。

“哟呵?说你几句,就不耐烦了?好啊,张傻子,真长本事了,这才几天,就嫌婶儿事多了?”

二婶目光扫了米沛一眼,眼里浮现出疯狂的嫉妒之色。

她儿子张烨在城市的女友,她见过照片,哪有眼前姑娘俊,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还气质特别好。

这要是给自己当儿媳妇,那就完美了。

不管,这么俊的姑娘,张傻子哪配得上,只有自个的儿子才配拥有,这事得好好计划一番。

想到这,她脸色一缓,对米沛说道:“姑娘,你可别被这个面憨憨的傻子给迷惑了,他其实一肚子坏水呢。”

米沛刚想反驳几句,但架不住二婶那惊人的语速。

只听二婶又道:“这个张傻子从小到大,就没干过一件好事,姑娘,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去我家坐坐,我好好跟你讲一讲。”

米沛有些无语,但对张梁以前的事,也有些好奇。

二婶那眼力,一看米沛有些意动,急忙拖着她就往自家跑去,甚至没好气地对张梁说道:“我跟姑娘拉拉家常,你赶紧做好饼给送过来。”

她心里暗喜不已,只要把姑娘带回家,凭着我的一张巧嘴,肯定有机会说服她做我的儿媳妇。

张梁摇了摇头,他对二婶的心思了若指掌,有心要提醒米沛,但毕竟是萍水之交,想想也就作罢了。

推门回了家,闫冷凝正在院里做饼,抬眼看了看他,显然屋外的响动她已经听得一清二楚,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促狭道:“还不快去追,小心媳妇都被人抢了。”

“算了吧,她也不是我媳妇。”

张梁争辩道。

他累了一天,舀了一瓢水,洗了把脸,感觉浑身都冰凉凉的,舒服极了,蓦然想起了老赵叔,忍不住又问道:“老赵叔他……会好起来的吧?”

“不知道。”

闫冷凝摇了摇头。

“希望老赵叔能挺过来吧。”

张梁叹了口气。

“对了,我把家里的白面粉都做了饼,足够三天的份了。明天你去镇上的时候,再买一两百斤回来,我这几天要闭关,一切等我出关再说吧。”

闫冷凝想了想,说道。

“好。”

张梁点了点头。

两人说话的方式,让彼此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多年的老友间的默契,又似乎是那种平淡夫妻间的对话。

总之,怪异之极。

“咦?”

闫冷凝来不及细想,她抬手示意张梁别说话,侧耳一听,不由地脸色大变,说道:“糟糕,有很多外面的人进村,很可能是那一群来抓我的人。我先避一避风头,没事不用叫我。”

话音未落,身影却已消失不见……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