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洪荒:绝世东王公

洪荒:绝世东王公小说

洪荒:绝世东王公

  • 作者:东华帝君
  • 分类:玄幻
  • 来源:飞卢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重生成为最悲催的先天神
开始阅读
简介
洪荒:绝世东王公图1
洪荒:绝世东王公图2

《洪荒绝世东王公》是东华帝君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主角是东王公。洪荒绝世东王公主要讲述:一朝重生,成为洪荒几大悲剧之一的男仙之首东王公,好好的一个先天神灵差点被自己作死,为了活下去,他开始开辟了全新的以力证道的办法,成就不朽之身。

精彩节选:

无穷雷霆在洪荒天幕上轰然作响,泼天大雨哗哗直下。

一道道强横的气息从东王公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一股股疯狂的吸扯之力席卷四海八荒。

无数灵气疯狂的朝着东王公所在的小岛上汇聚,然后被东王公吸收一空。

“我成功了!”东王公兴奋的声音传来。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和努力,东王公终于成功的开辟出了丹田神海!

现在这神海干枯无比,外界那疯狂的灵气涌动,正是东王公吸收灵气引起的天地异象!

随着灵气的不断被吸收,第一滴灵气凝结成的雨水低落下来,然后便是一场瓢泼大雨。

岁月悠悠,一滴滴的灵气之水跌落到大海之中,不知何时这灵气之海中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东王公的气势也越来越强大。

金仙初期,金仙中期,金仙后期,金仙巅峰!

开辟丹田神海之后,东王公竟然一路连续突破。

成功从金仙初期,到达金仙巅峰境界,距离太乙金仙也只是一步之遥!

要知道,目前洪荒分为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金仙巅峰,在三族争霸的现在,已经算得上是小高手了。

直到此时,东王公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修行之道。

现在神海已经开辟,接下来就是打通十二大窍穴和三百六十个周身小神藏!

只有将这一步完成,东王公的修炼之路才算是彻底的踏出了第一步!

刨除心中的一切杂念,东王公开始在自己的“身体”当中寻找窍穴。

此时他还未曾化形,应该说只是一团先天纯阳之气。

但他生而有灵,带着前世的记忆而来,因此对于人体窍穴十分清楚。

或者现在应该称之为先天道体窍穴,毕竟人族现在还未曾出世,那些仿照pan古真身所造的都应该称之为先天道体。

东王公沉思半响,他并没有从头开始,而是选择了从手指开始祭炼。

从三阳汇聚的头颅开始确实有好处,但是东王公的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谁也不敢肯定下一刻会怎样。

因此从双手开始,即便有些意外,也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一缕缕纯阳之气被调动起来,然后模拟成双手的形状,然后一个个窍穴在其中接连浮现。

中冲,关冲,少冲,商阳,一个个窍穴慢慢成型,东王公的尝试竟然一路坦途,害无阻碍!

“看来以我的修为再加上前世的记忆,推演出来的功法确实可行!”

随着东王公的不断推演和祭炼,他的双手很快成型,然后是小臂,大臂,肩胛。

“轰!”一股股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东王公在塑造肉身,祭炼窍穴的同时,他的一身法力也被打熬的更加精纯。

在不知不觉道中,东王公的实力主动向着太乙金仙境界发起了突破。

东王公不为所动,他道心坚定,一心一意开发神藏。

双手和双臂慢慢成型,然后东王公又从双脚开始,向着上部汇合起来。

在双脚也成型之时,东王公体内的法力终于达到一个临界点。

然后顺理成章的直接突破了,他的境界提升到了太乙金仙境界!

境界提升以后,东王公的祭炼也变得更加顺利起来。

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祭炼窍穴和锻造肉身都是一路顺畅。

四肢,躯干,五脏六腑,身体上的每一处窍穴神藏,东王公都是全力以赴,丝毫没有放松。

“只要头颅祭炼完成,全身十二大窍穴和三百六十五个小神藏都将全部成功!”

东王公结束短暂的休息,再次继续祭炼起来,同时他的修为一路突破,成功来到了太乙金仙巅峰境界!

“三阳汇聚,灵台清明,铸我神躯,大道永恒!立!”

东王公大喝一声,他的肉身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成型!

一位翩翩公子,剑眉入鬓,眸若星辰,面如温玉,气宇不凡。

东王公随意的站在那里,一股浩然之气横流四方,若是哪个女仙见了,必定会一顾倾心。

一化形就有大罗金仙的实力,这份资质,在洪荒之中也是少有的。

就在肉身全部成型的那一刻,东王公成功突破,成就了大罗金仙道果。

此时他的元神之中,三朵金花含苞待放,朵朵庆云化为鸟兽四处游荡嬉戏,如同真的生灵一般。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正是大罗金仙的迹象!

只不过东王公的三花还未开放,应该是境界尚未稳定,只等他温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稳固境界。

此时东王公一化形,这小岛上禅音阵阵,仙乐袅袅,无穷灵气喷涌,朵朵金莲绽放。

正是天地同庆,祝贺东王公成功化形,这般待遇也只有先天大神通者能够享受。

若是一般生灵化形,不但没有这般异象,还会引来阵阵劫雷,对那些生灵进行考验。

东王公看着自己的右手中指,那里是第一个神藏所在之处。

只要成功的炼化一个生灵,就会开启这第一处神藏之地!

虽然实力弱小的生灵也能炼化进去,但是东王公并没有打算随意选择,想要被他看中,那也是需要一定实力和资格的。

随手收起了乾坤鼎和景阳剑,这两件伴生灵宝在经历了无数年月的温样之后,已经完全被东王公炼化。

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寻找强者,炼化第一个神藏窍穴!

东王公这里刚刚一化形,那不知连绵了多少岁月的阴雨天气很快就止住了,天光大放,万里海天一片。

张夜睁开眼睛,他降生在了新手村。

整个《命运》世界,有着一片主大陆和无数异度世界。

玩家们降生时,大部分都是降生在主大陆,也就是在神域大陆上。

张夜降生的暗夜帝国,是神域大陆上的强大帝国之一。

暗夜帝国,张夜也待过很长时间!

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局了!

“斯坦村,我记得这个新手村有隐藏副本的……”

张夜喃喃自语着,他轻车熟路的走到斯坦村的小广场上。

此时不少玩家已经进入游戏。

一个个穿着麻布衣的男女站在广场上。

这是新诞生的玩家,他们充满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真是个游戏?好真实啊!拟真度真的达到了100%!”

“这到底是什么技术?天命公司发行的这款游戏,简直完爆其他任何游戏啊!”

“天命公司可是由多国联合成立的,这是共享各国技术后形成的虚拟网游!”

玩家们进入《命运》的第一个感受,就是真实!

无与伦比的真实!

这是真实存在的游戏世界!

还有玩家在感叹游戏公司的技术高超。

只有张夜在一旁暗暗摇头。

天命公司,名义上是发行了《命运》这款游戏。

实际上是他们通过一件神器打造了游戏手环,让地球上的人类可以提前进入《命运》。

这也算是为人类赢取了一丝存活的机会。

这个重大的秘密,也是到了地球和《命运》世界融合才揭晓。

张夜无视了这些好奇宝宝一般的玩家,他直奔斯坦村的铁匠铺而去。

他现在要拿到自己的‘启动资金’!

命运金钱的能力,也需要有钱才能触发。

张夜现在身上身无分文。

不过只要有一枚铜币,他就能生生不息了!

“这里的武器真吉尔贵!”

张夜走进铁匠铺,正好看到一名叫做烈焰之心的玩家对铁匠铺里的装备望而兴叹。

铁匠铺里,最便宜的武器,也需要50铜币。

那是铁匠打造的制式武器。

虽说是制式的白板武器,可也比玩家们人手一柄的木剑要好得多!

木剑:新手武器,攻击力1-2,耐久度6/6。

备注:新手用来练习劈砍的武器,据说可以砍伤兔子。

新手木剑,一人一把。

攻击力低的可怜,连白板武器都算不上。

铁匠铺里的铁剑,属性就高得多。

铁剑:白板装备,攻击力3-5,耐久度11/11。

备注:新手铁匠练手的玩意,可以轻松砍断木剑。

双方天差地别,玩家升个两三级,才能抵得上铁剑的属性。

在《命运》世界,玩家的基础属性重要,装备也重要。

一柄好武器,就足以让玩家属性大增!

“铁匠大叔,这柄木剑卖给你,三个铜币!”

张夜走进铁匠铺,二话不说就要卖新手武器。

烈焰之心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张夜。

没了木剑,难道用拳头去打怪么?

卖两个铜币,能拿来干嘛,最多买瓶非战斗状态使用的微型药剂!

张夜根本不在乎这家伙的看法。

他要的就是3枚铜币的启动资金。

一会儿,这3枚铜币就能变成无数钱!

“这种破木剑,我只能拿来当柴火烧……”

健壮的铁匠光着膀子,他边吐槽,边把3枚铜币甩给了张夜。

实际上,新手木剑应该能卖出5枚铜币左右的价格。

“年轻人,最好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卫功勋眉头微皱,显然十分不满。

“好,既然姐夫发话了,那就让这位何医生留下来一起看看吧,想必对他而言也是个宝贵的学习机会。”

郑世帆见姐夫不高兴了,也没有再坚持,赶紧圆场。

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只听说济世堂妙手仁心,却没听过济世堂眼高过人,今天算是见识了。

众人等了片刻,郑家成便从内间走了出来,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色绸缎唐装,步履稳健,鹤发童颜,精神饱满,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

“功勋,你也来了啊,坐,快坐。”

郑家成态度很是随和,但那种长期发号施令的王者之气却自然流露而出。

“哪位是济世堂宋老爷子的孙子?”

众人坐下后,郑家成扫了林羽和宋征一眼,手里不停的搓着两个黑红色的文玩核桃。

“郑老您好,我是济世堂的宋征,我爷爷让我来替您瞧病,临走前吩咐过我了,虽然您出千万诊金治病,但我们济世堂给您打八折。”

宋征笑道,神色间颇有些自豪,两百万,说让就让出去了,济世堂就是这么大气。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既然宋老爷子肯让你来,必定有过人之处,你放心,只要帮我把病治好了,钱一分都少不了。”

郑家成朗声道,这点小钱,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爸,我也给您请了一位医生,是位小神医,医术同样十分精湛。”卫功勋急忙替林羽毛遂自荐。

“好,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那一会就麻烦两位小友了。”郑家成笑道,接着吩咐管家上茶。

“郑老,不是现在开始诊治吗?”宋征见郑家成没有要看病的意思,忍不住疑惑道。

“呵呵,现在看的话,恐怕看不出什么来。”郑家成有些无奈的笑道,“以前也找医生看过,检查后各项特征都正常,丝毫诊断不出问题,只有我头疼的时候,才能看出病症。”

“哦?这么奇怪?”宋征有些疑惑,接着走到郑家成身旁,示意他能不能把把脉。

郑家成也没拒绝,亮出手腕让宋征试了下,宋征面色不由一变,脉象上果然没有问题,并且脉象反而显示,郑老的身体十分健康。

“宋兄弟不必着急,再等一个小时,郑老的病应该就会发作了。”林羽看了眼墙上的表说道。

“哦?小友,你怎么知道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会发病的?”郑家成神色微微一惊。

“卫局跟我说过您是偏头疼,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中午了,温度升高,虚火上升,导致气血灌顶,容易引发偏头疼。”林羽笑着解释道,眼神不经意扫了眼郑家成手中的那对文玩核桃。

郑家成笑眯眯的跟林羽点了点头,表示赞许,一旁的宋征冷哼了一声,有些不爽。

正如林羽所言,临近中午的时候,原本谈笑自如的郑家成脸色突然一变,神情陡然间变得异常痛苦,双手抱住头,脸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郑老,您坚持一下,我这就给您施针。”宋征伸手试了下郑家成的脉搏,接着从医疗箱里拿出一个针袋,取出数根银针,显示对准郑家成手肘三焦经上的清冷渊穴和天井穴扎了下去,随后又在头部和肩部几个穴位扎了几针。

“索神针?”林羽微微一惊,怪不得这个宋征如此傲慢,原来果真有真才实学。

听林羽叫出自己的针法,宋征也有些意外,神色倨傲道:“不错,有点见识。”

宋征这一套针法扎完,郑家成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明显缓和了下来。

“哈哈,济世堂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父亲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淡,郑世帆不由松了口气。

“举手之劳。”宋征淡然笑道。

他话音未落,原本神色缓和的郑家成,身子突然一震,双手再次抱住头,发出了痛苦的低吼,而且比先前还要严重。

满屋子的人脸色瞬间变了,宋征也不由一怔,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

说着他赶紧上前试探郑家成的脉搏,脸色瞬间惨白一片,脉搏竟然上蹿下跳,时有时无,异常古怪。

“宋老弟,你还愣着干嘛,快想办法啊。”郑世帆急道。

宋征此时也慌作一团,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羽眼见情况危急,一个箭步窜上去,迅速的把郑家成身上的银针取下,接着取了六根银针,在他脖颈肩膀处六个穴位分别扎下。

“问……问命针法?”

宋征不惊讶的张大了嘴。

“不错,有点见识。”林羽不动声色的把宋征的话抛还给了他。

只见林羽这几针扎下,郑家成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头上的疼痛感陡然间消失,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爸,您感觉怎么样?”卫功勋面色大喜,没想到,这个何家荣当真是个高人。

“好多了。”

郑家成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呼吸渐趋平稳,管家急忙过来帮他把脸上的汗擦净。

郑世帆没急着高兴,害怕还会出现刚才复发的情形,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见父亲有丝毫的异样。

他这才放下心来,冲林羽问道:“小兄弟,我父亲这病是止住了还是根治了?”

“止住了。”

“可有办法根治?”

一旁的宋征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显然他已经失去了郑世帆的信任,不过刚才他失手了,现在已然没了话语权。

“有,而且很简单。”林羽笑了笑,接着把目光放到了郑家成手上的文玩核桃上,“其实主要的问题出现在这对和核桃上。”

“问题在这对核桃上?”众人面面相觑,十分不解。

“郑老,可否把这对核桃给我看看?”

林羽伸手把核桃接过来,仔细看了一眼,在他眼中,这对核桃散发着翠绿色的光芒,显然价值不菲,但是在其中一个核桃的边缝中,夹杂着一股浓重的黑气,跟自己在那个小女孩身上看到的黑气有些相似。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对文玩核桃应该是麒麟纹狮子头,而且年代较为久远,是从清乾隆时期流传下来的。”林羽说道。

“不错,小友好眼力!”郑家成脸色一亮,有些意外的惊喜,能一眼看透他这对狮子头来历的人并不多见。

“它就是再不凡,也不过是对文玩啊,跟我爸的头疼有什么关系,何老弟,你说笑呢吧。”卫功勋有些不解。

林羽没急着回答,转头向郑家成问道:“郑老,这对核桃您是从哪得来的,带在身边有多长时间了?”

“这是我偶然从一个古玩市场淘来的,买来后就一直带在身边,大概有半年多了吧。”郑家成回忆道。

“那您想想,您这个偏头疼的毛病有多久了。”林羽笑道。

郑家成皱着眉头细细一想,随后面色一变,看了眼林羽手中的核桃,惊道:“好像是自从我买了这对核桃,就有了这个毛病!”

郑家成向来不信鬼神,自然没有往这上头想,只以为自己是多年工作劳累得下的后遗症。

“不瞒您说,这个核桃是从死人身上得来的,所以沾染了一些煞气,因为您随身携带,所以对您的气运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想必这半年多来,您的事业也不太顺利吧。”林羽说道。

“不错,我这半年投了两个项目,都严重亏损,我还以为是自己上了年纪,老糊涂了,正准备把公司的事务交接给世帆呢。”郑家成摇头苦笑。

“何老弟,你说的这些什么煞气,好像是迷信的说法吧……”卫功勋皱眉道,从事他这个行业的人,向来不相信牛鬼蛇神这一套。

“很多事不尽是迷信,有些是我们老祖宗从天地运转、自然法则中提炼出的规律,具有很大的可信度,要不然周易八卦怎么能流传至今?”林羽耐心解释道。

卫功勋无言以对,林羽确实说的在理,现在很多大学都设置了周易的公开课。

“小兄弟,那我把这核桃砸了扔了,我爸的病是不就能好了?”郑世帆急切道。

“这么好的文物,砸了多可惜。”林羽笑道,“我有办法既能治好郑老的病,还能让郑老留下这对核桃。”

“那就劳烦小友了。”郑家成语气里难掩兴奋,他对这对核桃着实喜爱,要真砸了,起码要心疼上几日。

“郑老,您这有朱砂笔吗?”

“有,有。”郑家成连忙吩咐老管家去书房取。

等朱砂笔取来后,林羽念起清明诀,往朱砂笔笔尖吐了口气,随后分别在两粒核桃尾部轻轻一点,那抹浓重的黑气顿时烟消云散,一对狮子头散发出的灵气愈发翠绿明净。

林羽将核桃交还给郑家成,郑家成接过去后只感觉一股清凉的触感从核桃上/传来,贯穿全身,浑身的经脉都似在一刹那打开了,整个人清明无比。

一旁的宋征面色阴沉,十分的不服气,觉得林羽纯粹是在故弄玄虚,但奈何林羽确实帮郑老把病治好了,他不服也不行。

“小兄弟,我爸这病当真不会再犯?”郑世帆还有些不放心。

“当真,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卫大哥可以随时去抓我,他知道我家。”林羽打趣道。

“何老弟说笑了,我们全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卫功勋笑道,接着冲郑世帆使了个眼色。

郑世帆立马领会,连忙道:“何兄弟,请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先让人给你打五百万,过两天我爸病情如果没有反复的话,我再把剩下的五百万打给你。”

“世帆!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一千万一次性给小友打过去。”郑家成有些不悦道。

“好,那就按爸的意思办,一千万,一次性给你打过去。”

“一千万?”林羽摸着鼻子笑了笑,说:“诊金能让我来定价吗?”

众人面色微微一变,一千万还不够?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

“好,就让小友来定价,你说多少,就是多少。”郑家成倒也大气,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半条命,多要一些,也无可厚非。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