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嫡女嫁到

嫡女嫁到小说

嫡女嫁到

  • 作者:雪月相宜
  • 分类:穿越
  • 来源:落尘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多少秘密在其中
开始阅读
简介
嫡女嫁到图1
嫡女嫁到图2

《嫡女嫁到》是雪月相宜所写的一本古代穿越文,小说主角是陈芷兰明允初。嫡女嫁到主要讲述:原主的她是镇国公府嫡长女,立志要嫁入皇室遭到阻止,已死相逼死亡,再次睁眼是异世出了车祸的21世纪灵魂。被逼嫁给了庄主,他们之间会有多少秘密,会有怎样的故事。

精彩节选:

“谧雪,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宁叶气急地问道。

“实话实说嘛。明庄主出身虽然不如咱家小姐显贵,但也是一庄之主,钱财肯定不少。而且,明庄主无父无母,亦无兄弟姐妹,小姐只要嫁过去,那就是当家主母。不过最最重要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外貌和气质很配啊,你不觉着吗?”谧雪并没有觉着自己的看法有什么问题,反而奇怪地问着宁叶。

“明庄主有没有父母兄弟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庄主可有克妻之名呢。”宁叶压低了声音,附在谧雪的耳边继续说道:“听说他的两任未婚妻都死于非命,就连唯一的通房丫鬟也死于难产。你说,这样的人,小姐能嫁吗?”

“也许以前的小姐会被这样的流言吓到,可你觉着现在的小姐还会在乎这些东西吗?”谧雪也附在宁叶的耳边,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也不能并肩前行啊。这传出去,你让小姐以后还怎么嫁人啊?”宁叶依然觉着自家小姐的行为不妥。

“不是说了嘛,嫁给明庄主就挺好。俩人一个明艳,一个俊朗,一个有掌家的手腕,另一个有开拓生意的野心,很般配的好吗?”谧雪自顾自的说道,丝毫没有看见宁叶无奈的眼神。

走在前面的陈芷兰不知自己的丫鬟在后面窃窃私语着什么,可明允初内力深厚,听力自然不同于常人。即便那两个丫鬟压低了声音,并且与他尚有一段距离,但他依然听到了这其中的内容。

一行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田地旁,几人就在田埂上驻足,看着农田中忙碌的身影。因为21世纪是机械化农业生产的时代,陈芷兰又是自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所以她十分新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眼见天气就要转凉,盖庄子的事也该快些了。而且,我看这村子里的孩子不少,但若想读书,他们就必须去城里的私塾。可此处离城太远,孩子们实在是辛苦,所以我打算在单家村盖一间学堂,让附近的孩子都能过来读书。明庄主意下如何?”陈芷兰的眼里折射出一股精光,似乎又在计算些什么。

明允初在商场多年,岂会听不出她的意思。看着这个像小狐狸一样的女孩,明允初忍不住笑出声,问道:“陈小姐的意思,是想让我也出一份力?”

虽然陈芷兰正有此意,但她还是说道:“此处也有天刃山庄的佃农,至于要不要出一份力,这就要看明庄主的胸襟了。”

“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不出力,就是没有胸襟了?”明允初挑眉问道。

陈芷兰没有理会明允初提出的问题,而是肯定地说道:“明庄主是有胸襟之人。”

明允初摇了摇头说道:“陈小姐错了,我是睚眦必报之人。上次小姐为阻止庄子被收购,让镇国公府中收容的除役兵士及其家眷跪在府门外喊冤,舆论一时之间全部站在贵府。我为了维护天刃山庄的名声,自然要让步。可我购买这处庄子的手续齐全,明明是镇国公府出了内鬼,但陈小姐的故意设计,却让天刃山庄承担莫名的损失。这件事情我可还没和您好好算一算呢。”

陈芷兰本也没有指望这件事情会隐瞒多久,但自己的计划就这么被明允初说出来,她还是有些许的不自在,但还是要解释道:“虽然上次收购镇国公府庄子一事,有我故意设计之处。但明庄主既然已经看出来了,又为何不直接戳穿?让镇国公府来承担损失,背负失信于人,还要陷害天刃山庄于不仁不义的骂名呢?可见,明庄主还是有胸襟的。”

经她这么一说,明允初也有些搞不懂自己当时默默地承担损失,而没有揭穿她的计划,是因为自己有胸襟,还只是因为自己想借势替天刃山庄积攒名气,抑或是因为点别的什么事。

见明允初没有说话,陈芷兰继续说道:“为表歉意,我只收取了那次合作的三成收益。虽然我还要求天刃山庄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能给予支持。不过,镇国公府愿意在学堂的建设上出资八成,您来负责剩下的两成就好。事后,对外宣布这是由两个府第共同建设的学堂即可。”

明允初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有些慌张,却要故作淡定的小姑娘,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听上去,像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陈芷兰顿时松了一口气,问道:“明庄主既然已经同意,那我们就签约吧。”

几人走到村长的家里,借来笔墨,签好了玉矿开采与学堂建设的契约。

陈芷兰刚将手中的契约收好,就见村长进来,热情地说:“明庄主与陈小姐同时光临寒舍,真的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呀。”

“村长客气了。”明允初应道。

“晚饭已经备好,还请诸位移步前厅。”村长恭敬地邀请道。

村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只是一些农家菜,比不得二位府里那些精致的吃食,还请将就些用下吧。”

“村长客气了,这已经很好了。”陈芷兰笑着回应道。

明允初本以为陈芷兰的这句话也就是句客套话,但他没想到的是,陈芷兰真的没有嫌弃这些从来都不可能端上镇国公府饭桌上的农家菜。相反,还能津津有味地吃着。

坐在一边的宁叶和谧雪倒没有感到多奇怪,毕竟小姐中午的时候,还是坐在马车上啃的干粮呢。

村长一家,怎知道国公府平时吃的会是怎样的珍馐,会和眼前的农家菜有着什么巨大的落差,所以对于陈芷兰的行为,也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陈芷兰竟然在吃过晚饭之后,主动帮忙收拾碗筷,就连宁叶和谧雪也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怎么好意思呢,陈小姐。快放下吧,民妇一个人来就好。”村长的妻子急忙上前说道。

“伯母客气了,今天您设宴款待,已经很麻烦您了,我帮您收拾一下碗筷,也没什么的。”陈芷兰温柔的笑意就像四月的春风,衬得五官越发的明艳。一时之间,竟看呆了众人。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