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盛宠邪魅皇子妃

盛宠邪魅皇子妃小说

盛宠邪魅皇子妃

  • 作者:常溪
  • 分类:言情
  • 来源:九库
  • 状态:完结
  • 评语:这个大小姐还有两幅面孔呢
开始阅读
简介
盛宠邪魅皇子妃图1
盛宠邪魅皇子妃图2

《盛宠邪魅皇子妃》是常溪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文,小说主角是燕南晚薛延。盛宠邪魅皇子妃主要讲述:人人口中的贤良淑德第一才女的燕南晚,晚上却是个神偷,没有一次失手过。却不想在太后寿宴上赐婚给太子,刚婉拒,七皇子又来凑热闹。怎奈这七皇子还是要抓她的人,这对欢喜冤家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精彩节选:

瞥了一眼那女子,燕南晚也没问,女子对着她行了礼,便乖乖的站在一边候着。

暮书在屋里正做着女红,听见院子里的声响,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院子里:“小姐,你怎么才回来?”

“怎么了?”燕南晚走到院子里椅子上坐下,女子便走过去替她倒茶。燕南晚瞧着她白嫩的手,倒茶的动作一点都不娴熟,心下疑惑:“暮书,这位姑娘是谁?”

暮书看了一眼女子,道:“小姐,这是少爷送过来的。”

“少爷?”燕南晚一时间摸不准燕南晨是个什么意思,“少爷说什么了吗?”

“少爷说这女子是他今早出去在大街上拾来的,瞧着挺可怜便捡回来了。”

“怎么送我院子来了?”燕南晚将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女子一瞧便知是出自富贵人家,送她这里来能做个什么?

暮书将燕南晨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燕南晚听着直翻白眼,轻声问道:“你叫什么?”

女子柔声道:“奴婢还请小姐赐名。”

“叫你原来的名字便可。”

“小姐,奴婢……”

燕南晚扫了一眼女子,冷声道:“燕府从不留来路不明的人,哥哥既然将你送到了我院子里,便按说我说的办。”

“是。”女子行了一礼,“奴婢姓韩,名雨潇。”

“韩雨潇,韩雨潇。”燕南晚咂摸了两遍,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见过一般,“哪里人士?”

“奴婢凤城人士。”

燕南晚点了点头,道:“你这名字起得倒是十分有画面感,以后便唤你雨潇了。”侧过脸对着暮书道,“你先带着她做点轻松的活计,教教她府里的规矩。”

暮书挠了挠头,问道:“小姐,府里有什么规矩呀?”

燕南晚从桌上果盘里捻起一颗葡萄,砸向暮书,斜眼看着她,道:“当然少爷院子里的规矩,难不成是我院子里的规矩?”

暮书腹诽,咱们院子根本就是没有规矩吗?

暮书带着雨潇在院子里,将燕南晨平时的脾性习惯一一讲给雨潇听。燕南晚懒懒的躺在竹椅上,想着今日与陶萧北的谈话。

心中还是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快就暴露了,而且一直传言陶萧北不管朝堂之事,甚至还有意远离朝堂。难不成只是为了那一支万年人参?可凭着他的地位,若真是想要,大可向太子开口,岂有来找她帮忙的道理?

越想觉得脑子越乱,她就是有点小聪明,这些朝堂上的事真是不适合她。罢了,即便陶萧北不要,她也会去偷这万年人参。如此,便当做是还了他的人请。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燕南晚穿着一身夜行衣潜入了丞相府,站在屋顶上拿着丞相府的构图,摸到了陶萧北的院子里。

脚才刚沾到地,便听见屋里面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进来吧!”

燕南晚翻了个白眼,扯下脸上的面纱,推开门:“陶公子准备好了吗?”

陶萧北着了一身白衣,坐在桌案前,桌子上放着一张宫殿构图,烛火翩翩摇曳,他脸上明灭不定,燕南晚瞧着他脸上的神色,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将目光移到别处,瞥见桌案上的图,出声问道:“这是东宫的布局?”

陶萧北点了点头,拿起来递到燕南晚面前,道:“东宫暗卫颇多,燕姑娘小心为上。”

“多谢陶公子了。”燕南晚大概将图看了一遍,便收起来放进了怀里,闪身离开了丞相府。

一路来到了皇宫外,瞧着巍峨宫殿,她眼里流出了丝丝笑意,从来没有想过会偷到东宫里来。

瞥了一眼东宫门口的侍卫,轻点脚尖,飞身进了东宫。待她进宫后,身后一颗大树上出现了一个人。

“主子,燕姑娘往东宫的方向去了。”

薛延懒懒的躺在榻上,双眼微阖,听着凌声禀告,道:“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行动了,你暗中盯着,必要的时候助她一臂之力。”

凌声迟疑了片刻:“主子,要不要查查燕家?”

“不用。”薛延掀了掀眼皮,轻笑道,“燕城义私下不结交党派,燕南晨更是无心庙堂。那日太后寿宴之上,燕南晚也一心不愿嫁给太子,明眼人便能看出燕家是不想参与皇位之争。既然人家不愿,本皇子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可日后您与燕姑娘完婚,便算是七皇子府的人了,燕家怎么说也沾亲带故了。”凌声虽没有查燕南晚身边的暮书与丰索,但仅凭燕南晚的好身手,便可料定她身边都不是简单的人,“而且,燕姑娘的武功怕不在属下之下。”

“她的底子本皇子会慢慢探出来,不急。”薛延一脸的趣意盎然。

到了东宫,燕南晚将自己隐蔽起来,打量了四周。果然,东宫暗处竟然有如此多的影卫,甚至还有如此多的阴阳八卦阵。她若是识路不清,贸然闯入,定然会死在这阵中。

燕南晚眉头紧蹙,东宫有影卫倒不稀奇,只是如此多的阴阳八卦阵倒让人捉摸不透了。幸好她精通这些,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些阵法,按着图上的指向来到了太子书房。

将书房周围的环境仔仔细细的勘探了一遍,以及周围影卫的人数布置,还有旁边的阵法都一一熟记于心后,才飞身离开。

回到燕府她的小院时,恰好碰上了起夜的韩雨潇,雨潇看到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纱的燕南晚时,当下便以为是贼,急忙出声大喊:“来人,来人,有贼,有贼……”

燕南晚还来不及捂住她的嘴,她就喊出了声,更要命的是她死死扯住了燕南晚的衣服。

暮书与丰索听到喊声,衣服还没来得及穿上,便奔向里院子里,待两人看到雨潇拉着燕南晚这一幕的时候,两人脸上皆是露出一抹笑。

“小姐,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你今儿算是栽在自己家里了吧!”暮书恨恨的瞧着燕南晚,颇有一股无可奈何。

燕南晚听着远处传来阵阵的脚步声,颇是无语,对着还死死抓着她的雨潇道:“还不赶紧松开我,难不成等着老爷带着人来抓自家女儿?”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