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叶堂采褚三小说

叶堂采褚三小说小说

叶堂采褚三小说

  • 作者:妖治天下
  • 分类:言情
  • 来源:落初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亲爱的,你是我喝酒来的
开始阅读
简介
叶堂采褚三小说图1
叶堂采褚三小说图2

叶堂采褚三小说叫做《家有庶夫套路深》,是妖治天下 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叶堂采嫁的老公很有意思,作为家中庶出的子弟,本来只要安分守己就算了,却不料和自己老爹喝个酒,居然把自己喝回了家。

精彩节选:

一刻钟左右,惠然和秋桔终于来了。

“姑娘!咳咳……”惠然和秋桔走屋子后便拼命地喘气。

自叶棠采上了花轿之后,花轿走得飞快,她们是叶棠采的大丫鬟,只做贴身事儿,比普通人家的小姐还要娇贵些,哪里追得上。

追到半路,连花轿的影儿都没有了!她们又不晓得定国伯府在哪里,都快急哭了。这时突然跑来一名十七八岁的小厮,说是定国伯府的,才引着她们过来。

“姑娘,你还好吧?”秋桔说着往四周看了看,见屋子简陋,竟比她一个丫鬟在侯府的房间还要差,脸色就变了。

“我很好。你们帮我把头上的东西卸下来。”叶棠采说。

惠然答应着。她想找个地方让叶棠采卸妆,但却发现这房间没有一张像样的妆台,只有窗下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把小小的手镜、一个灰色的羊角梳子,另有两支简朴的玉簪,一看就知是男子的梳洗之物。

惠然又想到这是陌生男子的房间,脸色就变了变,这些男人的私物能不碰就不碰,没得以后更说不清楚了。

“姑娘,我在这给你卸吧。”惠然说,“秋桔,来帮忙。”

二人小心冀冀地把叶棠采头上的凤冠钗环等物卸下,没有梳子,就用簪尾把她的发髻打散。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把妆给卸了,这时天也黑了。

凤冠钗环铺了满满一桌,惠然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东西,心头发堵,眼圈都红了。这些东西,原本都是精心准备的,等的是姑爷掀开头盖时一瞬间的惊艳,却不想……

现在,该如何是好?

“哎,你、你想干什么?”秋桔突然一声呼喝。

叶棠采一惊,抬起头,却见秋桔已经拦在门外,张着双臂,一脸警惕地瞪着门外,来人正是这间屋的主人——褚家三爷褚云攀!

褚云攀怔住了。他因着今天的变故很了郁闷,只好到书房看书,晚了,自然就该洗洗睡了,洗完本能地回房,倒是忘记房里有个新娘这一桩事儿。

现今又见她的丫鬟拦在他跟前横眉竖眼,褚云攀俊雅的脸不由的一沉。

“秋桔,你在干什么?”叶棠采走出来,连忙道歉:“褚公子,对不起。”

褚云攀瞟了她一眼,只见眼前美人莹白的一张素脸,却依然清艳夺目。他眸子一垂,不敢多看,只冷冷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叶棠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一叹,回头瞪了秋桔一眼,“褚公子才是主人,我们是客,哪有拦着主人不让进屋的理?”

“我也是为了姑娘的闺誉着想。”秋桔委屈地扁了扁嘴,“我不拦着,难道还放进来……那可是外男!”

惠然点头,秋桔的做法虽然无礼,但若换成她,在情急之下也会这样做。

叶棠采很是无奈,她知道,一时之间,她们不可能接受她真的下嫁褚家庶子的事实,只好等处理了家里那边的事情才能说服她们,还有她娘。

如此想着,叶棠采烦闷地揉了揉太阳穴。

“姑娘累了么?”惠然上前扶着她。

“有一点吧!”自重生到现在,也就短短两个多时辰,又经历这么多事,身体有些熬不住了。

“那姑娘快歇歇吧。”秋桔看了看床,想到那是陌生男子躺过的,决定还是扶叶棠到一边的罗汉床上。

叶棠采躺到罗汉床上,便累得眼皮直发沉,不一会就沉沉睡了过去。

……

褚云攀住的院子叫穹明轩,离着穹明轩不远,有个小小巧巧的兰竹居,因着伯府败落,人口少,西边这一片只住着褚云攀与他的两个小厮予阳、予翰。

褚云攀出了穹明院之后就来到了兰竹居,拿着抹布在打扫。

予阳呸了一声,喷出一口灰尘来:“那个叶家算什么东西,侯府侯府的叫着,外面瞧着光鲜,内里不知脏污成啥样子呢!居然把嫁不出去的女儿塞进来!占了三爷的屋子不说,三爷要回去还让人拦着不让进,真当咱三爷希罕她了!也就我家三爷大度,要换作别个男人,早把她扔出去了。”

“总比咱家强吧,没看见咱家伯爷都被欺负得不敢吱声了么!咱们还能不客气点?”予翰说着悄悄瞟了褚云攀一眼。

褚云攀面无表情,俊美的脸庞冷若清辉,一声不吭地把抹布扔在桌上。

予翰脸上讪讪:“三爷累了到外面歇着,我和予阳很快就能打扫好。”

褚云攀说:“不用擦了,就这样吧,她不会在这里呆很久,明天应该就会走了。我们在这个房间将就一晚便是。”

予阳和予翰闻言脸色更难看了,予阳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把这里当无掩鸡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她这样做,咱们不知会被如何笑话!”

褚云攀说:“在家里被笑话的还少么?至于外面的,天塌下来不是有张家和叶家顶着么,谁有空笑话我们。”

予阳和予翰一噎,竟无言以对。

定国伯府本来就灰头土脸的,就好像一个乞丐突然换了件破麻袋穿一样,谁搭理,要笑话自然笑话突然穿了麻袋的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褚云攀说:“予阳,你让乔嬷嬷到穹明轩送点吃食,再问问她们还有什么需要的。”说完,转身出了屋。

“这……”予阳有些不甘愿,看着褚云攀的背影一脸纠结。

予阳讨厌这个叶家大姑娘,嫁不出去就强嫁他家三爷,而且她还不是真心嫁的,只当三爷是临时避难所,事后必过河拆桥。

予翰推了他一把:“还不快去!说起来,叶家大姑娘也是个可怜的。只怪那个张家办事不地道,叶老侯爷更是畜牲一样,嫡亲孙女的死活也不管,只管着他那张老脸皮。那个叶家二姑娘更是……呸!幸好发生了这件事,否则真娶了她进门,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所以,我还得感谢那个叶大姑娘?”予阳瞪大双眼,“要我说,她们姐妹俩都是一路货色!”

予翰简直被气笑了:“行啦,还是少惹事生非吧,大家都不容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予阳撇了撇嘴,转身出了门。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