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庶女狂后

庶女狂后小说

庶女狂后

  • 作者:火炎儿
  • 分类:悬疑
  • 来源:掌读520
  • 状态:完结
  • 评语:化解困局,赢得真爱
开始阅读
简介
庶女狂后图1
庶女狂后图2

《庶女狂后》是火炎儿所写的一本古代穿越文,小说主角是冰烟云苍。庶女狂后主要讲述:一名跨国公司的总栽,靠着自己的双手起家的女人,却不料被亲妹妹嫉妒的心,毒害。意外在异世重生,家人的冷漠虚伪暗害,她都一一解决,加倍偿还,搅弄的天翻地覆才罢休。

精彩节选:

十日后,丞相府。

因为今天冰恒要在丞相府为冰烟举办宴会,十天前从冰恒提及此事时,方氏即使心中再不愉快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十分忙碌的张罗了起来,甚至将京城了一些相熟的贵妇都请了过来参加冰烟的接风宴。

其实以冰烟这庶女的身份,即使是丞相想要大办,也不见得别人会给她这个面子,冰烟这个庶女一直不得宠,甚至默默无闻的被提及时,某些人才得知这丞相府还有她这样一个庶女,以那些自持身份的贵族,并且这天南朝对嫡庶要求的严格,自然不愿意来参加一个小小庶女的接风宴。

不过方氏却让府中下人纷纷以她的名义游说,一时京城许多名门贵府都称赞方氏这当家祖母仁慈,将冰烟这样一个远远不如嫡女冰旋的庶女视如已出,真是难得的贵妇表率,一时间赞叹声不断。

而这一早,方氏娘家,天南国三大望族之一的方府自然更该给方氏这个面子,方府老夫人王氏,带着长房媳妇何氏以其房下两个女儿方月娟、方月娴,二房田氏以其房下两女儿方月荷、方月欢在宾客没来前,早早就到了。

王氏这行为是给方氏涨脸让冰恒看到他想办的事,方氏娘家一定会鼎立相助,方氏自然是眉开眼笑去迎接:“娘您来了,快堂上请坐。”方氏优雅的走来,接过二嫂田氏扶着王夫的手,田氏面上微僵,长房媳妇何氏向来与方氏交好,看到方氏暗自落了田氏的面子,笑意更浓。

说来这方府王氏这一辈嫡系只留下方德、方齐两兄弟,这二人也各个来头不小,现一位位居京城左门总兵从二品官职,一位则是掌管九寺之一的司农乃从三品之官职,看着方齐不如哥哥爬的高,可这司农掌管宫中各金钱货币,却是个极有油水,也能说的上话的官职,两兄弟可谓不上不上,一文一武也让方府这些年来底蕴越发深厚。

但这可不带表两房媳就得和平共处。

方氏一将王氏一众人请去,另一边冰旋已带着冰烟走过来为王氏请安:“冰旋/冰烟见过外祖母。”

王氏一看到冰旋立即眉开眼笑道:“旋儿啊,看看我这乖孙女,才多久没见,是不是长的更美了,果然是京城第一美人,连外祖母这个老婆子看着都惊艳连连,更何况是男子了。我们旋儿注定就是成为人上人的尊贵女子。”

冰旋立即面上一红,羞道:“外祖母,看你又笑话旋儿了,旋儿不依你。”

王氏立即哈哈一笑:“怎么我们旋儿这么漂亮还不让说吗,还害上羞了,你当得,你当得啊。”

“外祖母~”冰旋不依的轻轻跺着脚,她今天一身上好粉色绫锻长裙,显得身段高挑又极为秀美俏丽,腰意用银线绣蔷薇花的腰袋系上,显得腰姿不盈一握,头上两对极为耀眼的鎏金镶七彩宝石钗,随着她的走动闪着灿亮的光芒,却是难掩她此时娇羞的美丽面色,当下便将这大厅的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王氏还没让冰烟起身,她自然没有起来,只是略微打量着方府带来的四女,却见她们眼中闪动,都隐下一丝嫉妒。不过比起其它三人,二房嫡长女方月荷的表情明显不太掩示,其它三人虽然都记在方府两房媳妇名下,却都是姨娘生的庶女,唯这方月荷乃二房媳妇亲生的嫡女,这田氏本就出生在富豪之家,家里经商,这时代身份的四大排名士农工商,商排最未,可奈不住这钱在何时都是最有用的,即使人家背地里瞧不起田氏商户出身,明面上却不敢表现。

而方月荷乃二房嫡女,外祖家又是商户,平时什么东西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但在冰旋面前总被比下去,这心中如何会服气。

王氏与冰旋说了一会话,这才冷淡望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冰烟,嘴角微微挂着冷笑,声音却带着几分温和道:“噢,看我看到旋儿就高兴的把什么都忘记了,这就是烟儿吧,快抬头让外祖母看过。”

王氏从一进大厅就故意忽略冰烟,为的就是想给她个下马威,现在还玩这虚伪,冰烟眼中隐下冷意,便不是这般,前身以前经常在冰旋身边跟进跟出,去方府不知多少回,王氏又没到老糊涂,可能忘记她吗?

这老太婆是觉得自己女儿为她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费心力办宴会不高兴了,真要怪也得怪冰恒,她不敢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掉脸子,来辱她一个小庶女,看来这王氏也只是个小心眼又欺软怕硬之人罢了。

不过今天她正欲让王氏看一场好戏,自然不能表现出来,冰烟柔顺的抬起头,面上带着淡淡儒慕的表情道:“烟儿见过外祖母,祝外祖母福禄无双,长命百岁。”

王氏本只是不想掉了冰恒,才不想太过为难冰烟,却没想到这话却是令她一愣,印象中那冰烟就像是冰旋身边的丫环一般,从来低头软弱的可以,这三年离开,难道让她变的坚强了一些。想到方氏在信中说的话,王氏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不过是丞相府一个贱妾生的小贱种,能让自己女儿吃亏,这是王氏不能忍受的。

方月娟同样身为方府长房姨娘生的庶女,因为何氏膝下无女,她又惯会做小伏低看人脸色,倒是很得利,当下看出王氏的不悦,有些阴阳怪气的道:“烟儿妹妹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祖母这样心慈面善的人,就是老天爷都时刻保护着呢,烟儿妹妹这意思是祖母这等身份尊贵的人只活百岁便是喜事吗,祖母保养得宜,难道烟儿妹妹不知祖母今天已六十有五,烟儿妹妹难道不是在咒祖母只能再活三十五年了吗?这话可太不应该了。”

“就是啊,烟儿妹妹果然不会说话,庶女就是庶女,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方月荷此时也冷笑一声道。

她话一落,方月娟、方月娴以及方月欢面色都是一沉,方月荷虽说在骂冰烟,可事实上将她们全骂了。尤其同时二房的方月欢,平时她在方月荷面前就矮了一层,现在更觉得当面被打脸一样。

与方府三庶女不同,冰烟听着却只是愣了一下,疑惑道:“几位姐姐见谅,外祖母在烟儿心中当然是尊贵慈祥的,烟儿别提多希望外祖母越活越久了,可是烟儿开口之前却突然想到,若是祝外祖母长命千岁,那可是对宫中娘娘和各位主子不敬,若是再说万岁……这话若是传出去,恐怕只会给外祖母惹来祸端,所以烟儿只能象征性的意祝一下。难道两位姐姐是想烟儿说祝外祖母千岁或万岁吗?”

冰烟话一落,大厅中人面上皆是一变,心中顿时一跳。

方氏立即喝斥一声:“冰烟不许胡说!”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