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小说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

  • 作者:后羽
  • 分类:言情
  • 来源:微小宝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被这个男人捧在手中
开始阅读
简介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图1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图2

《豪门重生帝少盛宠》是后羽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云想想傅司寒。豪门重生帝少盛宠主要讲述:云想想重生了,这辈子她发誓不会再被任何人欺负,可是却偏偏遇到了傅司寒这么一个残废男人。上辈子受到了无数的欺辱和折磨,这辈子却被这个男人捧在手中,如同珍宝一般。

精彩节选:

原本还有三十分钟的军姿直接解散了,他们只站了不到五分钟!

解散后,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只有云想想一个人被孤立出去,单独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仗着自己家里有钱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连累大家都被罚站,真是晦气死了!”

“本来都高高兴兴出来夏令营,都是她一个人自私连累我们,也不知道我倒了什么霉,居然和她分在一个班!”

距离她不过两米远的地方,两三个女生埋怨指责的话一字不落的传到她这里,倒像是专门说给她听的。

云想想自知理亏,没有说话,手指只是揪着地上的草坪,心里在想江晓月母女的事。

“云想想你过来一下,有人找你!”跟班老师指了指云想想,说道。

云想想起身,在一众幸灾乐祸的女生的视线下,走到老师身边。

“楚先生人带来了。”出乎意料的,跟班老师并没有指责她,反倒态度十分客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楚河?

他怎么在这……

云想想下意识的去看周围,却没有发现那个坐轮椅的男人。

跟班老师走了之后,楚河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云小姐,三爷再等您了。”

他口中的三爷应该就是傅司寒。

云想想点点头,绕过一片枝繁叶茂的树林来到湖对岸的草坪上。

在湖的边岸,一把足以容纳四五人的遮阳伞下,男人手执一本经书,偶尔翻过几页,与格外寂静的环境相称,宛若超脱世俗之外的仙人。

只不过,那日从母亲的表情来看,这个男人并不像是一个善茬。

而且与那个传说中诡秘莫测的傅家脱不了干系。

云想想谨慎的走到傅司寒身边。

他停下翻书的动作,将黑色的墨镜摘了下来,抬眸。

他的眸子深不可测,令所有企图靠近的人都害怕,仿佛所有的小心思在他面前都无处遁形。

云想想嘴角微微扬起标准化的笑容,“傅先生,是不是想起要我做的事情了。”

傅司寒脸色淡淡的,“倒是没有。”

“那你叫我来做什么。”

“听说,你与林家的小子要订婚了”,声音没有波澜起伏,却莫名有点危险的意味。

云想想算算时间,后天的确是与订婚的日子,由于她现在还没成年,婚事推迟到她大学毕业。

那时她高兴的整日整夜都睡不着,恨不得昭告天下林泽是她的男人。

想来真是讽刺!

订婚后,林泽经常说服她接受云心甜,苦口婆心毕竟是同一个父亲,姐妹之间应该相互扶持。

于是她鬼迷心窍的答应了……再到后来连江晓月也住进云家。

她和母亲沦为全帝都的笑柄!

“是,我与林泽订婚你该不会是来恭喜的吧?”云想想不动声色道。

楚河蹙眉,“云小姐,请注意你的措辞!”

楚河的话说到一半,被一道清冷的视线逼退,瞬间噤声。

傅司寒眸光沉沉的,“你喜欢他?”

“云林两家是世交,再加上我和林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就是娃娃亲,所有人都觉得我们理所应当的应该在一起。”

云想想想到林泽那张虚伪的面容只觉得恶心,只不过明明说着最浪漫的事,语气却生冷的厉害。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奇怪,云想想调整了一下心境,“傅先生,听说您与林家还有亲戚关系,如果有祝福的话,留在订婚宴上说吧。”

转身,没有丝毫拖泥带的离开。

在女孩离开的一瞬间,空气压抑到了极点。

“我……我不是故意的。”穆郁修的脸就要贴上来,温婉只好往后倾着身子,用两条手臂支撑着,双手按在桌面上,看一眼仙人球后顿时眼睛一亮,理直气壮地说:“它本来就是死的,不然怎么没有根?这是假的,只是个摆设,你被商贩骗了。”

穆郁修伸手狠力拽住温婉的手腕,把她扯到怀里,却看也不看那仙人球一眼,就笃定地说:“有根。”

“没根。”温婉和他争论着,还不忘挣扎。

穆郁修的大手猛地一扣她纤细的腰,两条强壮的手臂紧紧圈住她,“有根。”

温婉还想反驳,却听见什么声响,疑惑地低头一看,就见穆郁修雪白雪白的手指搭在黑色的皮带扣上,“我的东西怎么会没有根?我给你看看。”

温婉:“……”,她这才明白穆郁修是在开车,脸色顿时又红又烫,她是来找他要文件的,怎么就暧昧起来了?

她推着他,“你放开我,我是来拿回文件的。”

穆郁修不理会她,伸手扯住她一边耳朵上的头发,眯眼看去,果然,她并没有戴他送的钻石耳钉。

袁浅说:“你别费心了,温婉根本不稀罕,她说衣服和首饰,沈度都买给她了。”

讽刺。

就像她留下的那张字条,都是讽刺。

她既然那么喜欢沈度,怎么不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给沈度?

穆郁修转身坐回沙发上,狭长眼眸瞟她一眼,“既然你想拿回那份文件,总得拿等量价值的东西交换才行。不然我为什么给你?”

他一条手臂搭在沙发背上,西装袖口上的金属扣子被阳光折射出低调而奢靡的光芒,声调平缓低沉,“你也知道文件的重要性,就算我自己不屑用这种手段,只要我随便把文件给了盛氏的某个对手,盛氏的生意会受到重创不说,就连你也要承担法律责任。温婉,你是律师,可以算算泄露商业机密要坐几年牢。”

温婉的脸色由红转白,最终却是一点点冷下来,线条柔软的唇角一沉:“所以呢?听你话里的意思,是想让我用自己交换吗?穆郁修,我为什么会送错文件?难道不是你一早安排了人,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吗?你先是假装被用药,现在又拿文件逼我屈服。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从始自终就是一场阴谋,或许早在自己回国的那一刻,穆郁修就已经在布局了,不然为什么她来盛世说明自己是送文件的,那个人就直接把她带到了穆郁修的房间?

穆郁修始终一脸平静,直到温婉说完,他轻声笑了下,蔑视而讽刺的,“很周密的计划,但是你觉得你配吗?你配我花这么大功夫和心思得到你吗?温婉,你自己送错了文件,主动送上门来,我不过是顺水推舟。就像是我需要女人了,你恰好出现了,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温律师,我想要你,只是因为你的滋味比我用过的任何女人都要好,但也没有美妙到让我不择手段的地步。”

温婉的瞳孔一颤,“你……!”

他分明是在羞辱她,可她感到难堪之下,心却像针扎一样刺疼。

她掐着掌心,表情不卑不亢,“既然有比我更好的女人,你也不是非我不可,那你就不要提出这种无耻的要求。你把文件还给我!”

“我有多少女人,那是我自己的事,现在我就只想要你。”穆郁修两条修长劲直的腿叠放在一起,眼角斜飞,冷蔑一笑,“是你自己太蠢,送错了文件,给了我无耻的机会,所以你要么躺下,要么就去坐牢吧!”

“不就是坐牢吗?我又不是没有坐过。穆郁修,你大概不知道吧?七年前我在父亲的葬礼上捅了林惠淑一刀。”温婉身形笔直地站在那里,身后是一扇巨大透亮的落地窗,阳光落在她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却怎么也照不到她的正面,就好像这些年她一直都是处在阴影里一样。

她的声音凉凉的,轻飘飘的,“你说我人都杀过了,我还怕什么?”

穆郁修笔挺的脊背几不可觉地僵硬了下,眉眼间却依旧一派的冷漠,似乎她说的是再无关紧要的事一样。

哪怕被拘留的那三个月,她想的最多的就是他,他却还是不曾知道有人那样刻骨地想念他,那样想让他懂得自己的苦痛和无助。

温婉觉得应该是刚刚的沙土飞到了她的眼睛里,让她感到又酸又胀的,不然她怎么还会为他的无动于衷感到难受呢?

“你威胁不了我的。我宁愿去坐牢,也不会任由你摆布。”她一字一字,清晰有力地说:“文件我不要了,随便你怎么做吧。”

穆郁修闻言站起身,几个箭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打横抱起温婉,把她放在办公桌上。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他那样强壮高大的男人,温婉完全像是货物一样,轻易就被甩到桌子上。

“你做什么?!”她顿时又惊又怕,想从上面下来,却被穆郁修的大手紧扣住腰,上半身动弹不得,她只好伸脚踹他,又被他屈起的膝盖压制住两条腿。

不过短短几秒钟,温婉就没有了挣扎的余地,意识到穆郁修要做什么,她惊叫的声音里顿时带上了恐惧和淡淡的哀求,“穆郁修,你放开我,我不要文件了……”

“温婉,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的目的不是文件,也不是让你去坐牢,我只是想要你,仅此而已。”

他日思夜想,早想要她了,因此在看到她弯下身露出腰身往下美好的曲线,在看到她吸着手指,因弄死仙人球羞窘得红透了脸的时候,他就无法控制自己。

然而他不经意间所看到的,她每天都会展露在另外一个男人眼前,沈度睡她睡过的床,沈度让她丢掉他送给她的钻石耳钉,沈度搂着她的腰带她走……等等,全是她和沈度。

他想到这里,猛地紧闭起长眸,意乱情迷下低喃,“温婉,我不会放过你的……”

离开千达广场后,他就拦了一辆车子,前往宝马4S店。

他准备入手一辆宝马5系。

这是他以前的梦想。

虽然他现在可以轻松购买更好的车子。

可他还是想完成以前的梦想。

他有点期待,自己开着车子回学校拍毕业照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到了宝马4S店,立马就有漂亮的女销售员走了过来。

这些销售员都是目光老辣得很,叶城气质魅力极高,身上又是名牌,看起来就是有钱人。

“带我去看宝马5系的吧。”

叶城说道。

“好的,叶先生请跟我来。”

这漂亮妹子眼睛发光,宝马5系,最普通配置的,也有四十多万,高配要六七十万了。

很快,叶城就看到了一辆辆的宝马5系车子,原本都是他梦寐以求的,可现在他唾手可得。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很激动。

因为他很快就能够拥有人生第一辆车了。

仅仅是开始而已。

试驾过后,叶城直截了当得选了一辆白色宝马。

一个多小时后,叶城就开着车子离开了4S店。

开车的感觉就是爽。

而且还是价值九十九万的豪车。

他曾经亲眼看到自己暗恋的女神,走上了一辆豪车中,就发誓也要成为有钱人。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不过他知道,现在只是开始,距离真正的有钱人,还很远很远。

区区一千多万,对真正的有钱人而言,根本就是小钱。

没关系,他很快就能够变成真正的有钱人。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他直接开车来到了拍毕业照的地方。

.....

“叶城呢,他怎么还没有到?”

“他不是还在学校里,怎么还会迟到?”

“今天拍毕业照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能不来呢?”

“老毕,你跟叶城两个留在宿舍,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我估计应该是找工作了吧。”

“不会吧,他还没有找到工作啊,我们班上这么多人,好像就他没找到了吧。”

“老毕,你有他的手机号没,给他打个电话吧。”

一群电气1,2班的同学聚集在一起,说着话儿,连班导也来了。

很快,老毕就给叶城打了电话。

“喂,叶城,你怎么还没有来啊。都等你一个人了。”

毕成说道。

“我已经到了。”

叶城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

“哪儿啊?”

老毕四周张望,没看到叶城,只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不远处。

看到这辆宝马,他眼中有点火热,因为他琢磨着过个一两年,一定要买辆宝马。

忽然,他愣住了,因为从那宝马车上下来一个人。

有点眼熟啊。

这谁啊?

等等,怎么这么像叶城?

见鬼了吧。

不止是毕成,连其他几个看到的同学都惊愕无比。

真的是叶城啊。

虽然发型换了,身上衣服一看就是名牌,更是开着宝马车,可他们还是认出来,就是叶城。

只是,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不是说叶城家境很一般吗?

不是说他还没有找到工作吗?

在很多同学的眼里,叶城性格内向,穿着很普通,典型的农村孩子。

可现在....眼前这浑身散发出帅气自信魅力的青年,跟以前的叶城完全不搭配啊。

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叶城?”

毕成忍不住叫了一声。

“老毕,你这啥眼神啊?”

叶城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干脆利落的发型,帅气的外表,光鲜的服饰,再加上那淡定自信的笑容,立马让在场不少同学有点黯然失色。

一直以来建立起来的优越感,这一刻荡然无存。

而一切从没有把叶城放在心上的女同学们,也都开始带着惊讶与好奇。

有两个漂亮的,更是露出了些许深入探究的想法。

“卧槽,叶城,真的是你啊,你这几天做什么去了,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毕成忍不住说道。

其他人也都好奇不已。

“也没做什么,就是找了个赚钱的路子,不像你们,都已经找到工作了,我也总不能闲着吧。”

叶城淡然笑道。

“卧槽,叶城,这宝马不会是你赚钱买的吧?”

毕成瞪大眼睛。

其他人也都吃惊不已。

这可不是一般的宝马,而是5系的,至少四五十万呢。

什么样的赚钱路子,能够赚这么多钱?

他们这些找到工作的,就算是公司不错,可也毕竟才入职,月薪最高也才七八千而已。

想要赚到一辆宝马5系的钱,没有几年打拼根本是不可能的。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