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凤逆九天

凤逆九天小说

凤逆九天

  • 作者:桃花依旧
  • 分类:玄幻
  • 来源:奇热
  • 状态:完结
  • 评语:
开始阅读
简介
凤逆九天图1
凤逆九天图2

挽竹为您提供《凤逆九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凤逆九天》主角凤邪龙昊,是桃花依旧创作的玄幻小说。凤逆九天讲述了:凤邪在黄泉路上为了抓红蛇一脚踏空,成了被毒害的胎儿。出生后更是怎么嚣张怎么来,只是突然出现的大帅哥是要逆天吗。

精彩节选:

人说隐凤国内有三少,这三少的名头,就如同城郊外的隐凤山一般出名。

第一少——嚣张跋扈凤邪少!

第二少——散财童子慕容少!

第三少——翩若惊鸿凤昀少!

此刻,大名鼎鼎的凤邪少正打着酒嗝,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一双眼滴溜溜地转着,朝那些大嫂子小媳妇的身上瞟来瞟去,时不时砸吧砸吧嘴,搓一搓手指头,而后嘴角还挂着猥琐的笑容。

那副样子,十足让卫道之士想将拳头招呼到那长相还算不错的脸上。眼睛别给爷乱瞟,这些美女,咳咳,都是我的!

当然也有同道中人心领神会,只是,在看到凤邪那瘦弱的小身板上,止不住的怀疑,这丫的就这点本钱,也敢这样出来混,怕不会啥时候就倒在那啥上了!

凤邪一边得瑟地一步三摇,一边惆怅着该拿捏拿捏哪个不长眼的顺便立立威。

毕竟,这段时间为了冲梦舞神功第七层,可把自己给憋坏了,再不出来露露脸,只怕这第一少的名头,就要保不住了。后面那两位,可是追得紧哪!

咦?

凤邪的目光在落到前面不远处,赌坊门口那丧气挫败的张娃娃脸上后,纸扇一甩,张开掩面得意一笑,而后风度翩翩地摇摆着身子走上前去,一挑眉眼,歪了歪身子,往娃娃脸一靠,挑起一个手指头边掏着耳孔,边怪叫:“哟,这不是咱们的散财童子吗?怎么滴?今天又出来散财啦?输了多少银子,不够的话,小爷这里还有个百儿八十两纹银的,借给你去过一过手吧!”

慕容风才被凤邪靠的身子一斜,才稳住站好,却又差点被凤邪这一句话雷得倒过去,无奈地将凤邪的身体推正,摆好,才哭丧着脸说:“输了二十万两银子,这下完了,我爹一定会打死我的,那可是我爹今天让我出来交给玉罗坊的订金啊!这下可好,今天交不出订金,那货肯定会被别家给订走了!这可关乎到我们金羽楼的声誉啊,那么多客人定的成衣,就差这些料子了!我爹还不打死我!你身上那点银子,就算了吧,算兄弟我倒霉了!唉!”

凤邪知道,这慕容风才接管金羽楼第二个月,就碰上了这么一茬,若是将金羽楼的声誉毁了,只怕他那视财如命的爹,还真不会轻易放过他,别的不说,这屁股,只怕没有一个月,是坐不了凳子了!

就在凤邪正准备对慕容风深表同情一番,而后继续她的立威大业时,身后传来一个嚣张的叫声:“慕容风,没有钱了就滚回家问你那财神爹要去,哈哈,或者,把你那金羽楼压给皇子,本皇子再给你个百儿八十万玩玩,怎么样?”

能够在他凤邪少和慕容少面前如此嚣张之人,不做他想,来人正是京城第三少——翩若惊鸿凤昀少。

真是巧啊!凤邪暗自一笑,这下好了,不用去找乐子了,京城三少都在这里,乐子绝对不会少!

“凤昀!你别太嚣张,谁知道你们刚才做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否则我那二十万两,就是再不济,也不可能一盏茶时间就输光了,定是你们出了老千!”慕容风一见凤昀,就跳起脚来指着凤昀吼道,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涨的通红,圆圆的眼中泛起丝丝水光,如同一只受了委屈的小鹿。

凤昀一把拍开慕容风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讥道:“我可以把你今天的话当作输昏了脑袋后的口不择言,如果再有下次,我可没有这么好脾气的陪你说笑!”

说罢,不再理会慕容风,反而一睇凤邪,面上已是笑容可可,嗅到凤邪身上的脂粉气和酒气后,眼底满是不屑:“凤邪,你又从哪个美人窝里面爬出来了,秋菊那丫头,没有把你给榨干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玩几把?哥这钱也不多,就百儿八十万两的,你赢了去满春院,那些妞肯定侍候得你不错吧。”

慕容风闻言,一把抓住凤邪:“凤邪,别和他玩,他出老千?”

见凤昀闻言就要发火,凤邪一拉慕容风,满不在乎地一挥手:“唉,慕容少,你怎么能这样说大皇子呢?他堂堂一个皇子,对付你这样一个小民,怎会用这种生孩子没屁咽的缺德手段呢?他这个人虽说有那么点点无耻,带那么些些卑鄙,耍老千这种要花头脑的事情,他还是不会用的啦!”

见到凤昀的脸色随着自己的话越变越黑,凤邪很无辜的朝他笑了笑:“凤昀少,我说的对吧!”

凤昀握了握拳头,强忍着揍扁这张脸的想法,咬牙切齿到:“对,对,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呢?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赢他的!”

“对哪!”凤邪很认同的点点头,“可惜我的身上只剩下八十多两银子了,否则还真想和翔少好好领教一番啊!”

凤昀一愣,眸光暗了暗,而后脸色一整,笑眯眯一搂凤邪的肩膀:“咱俩什么关系,没有银子怕啥,我借你便是,只是,这借据……”

“这便好!还是先用我那八十两玩一玩,若是输了,你借我便是,说不定,你到时候输光了反而还要像我借呢!到时候百儿八十万的,好说!”

凤邪兴高采烈地口沫横飞,一拉身边傻了的慕容风朝赌坊内走去:“走,看小爷我怎么赢那生孩子没屁咽的!你就等着小爷把你那二十万还给你!”

凤昀才要跟上的脚步生生一顿,一张俊脸气得铁青,身旁跟着的中年护卫见此,上前一步低声说道:“爷,要不要小的回头找人……”

凤昀深吸一口气,方才强忍下心头怒火:“罢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为这么一天,我们已经蹲守了半个月了,今日,一定要让这个小子欠下我们巨额赌债,方能逼迫他将家中的军令偷出来给我们。万万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功亏一篑。”

“是!”中年护卫看向凤昀的目中带着崇敬与畏惧,这般年纪,便有这这般隐忍,如此恶毒的侮辱,也能够强行忍受下来,只为了自己的目的。

此子,将来成就定然不凡。只是,这般年纪,就没有了丝毫年轻人的血性,也未免太可怕了些。幸亏自己在三位皇子中选择了扶持他,否则……

“凤邪,你真的要和他赌?我跟你说,那小子他出……”慕容风被凤邪压得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只能再三提醒。

“嘘!”凤邪神秘兮兮地一收纸扇立于自己唇前,贼兮兮地一挑眉,轻声说道:“慕容少,你可知道我今天刚出满春院的时候遇见什么人了?”

“什么人?”慕容风被凤邪弄的有点回不过神来。

“道士!”凤邪一脚勾过一只椅子,潇洒地转身坐下,啪!一声甩开纸扇,风度翩翩地扇两下,却又立马原形毕露地一跳,蹲在椅子上趾高气扬道:“那道士说我最近鸿运当头,万事如意,财色兼收!懂不?老千,切,只要小爷我运气好,老千算得了什么?爷一个喷嚏过去,啥老千都给爷滚蛋!”

慕容风被凤邪的话噎得差点一口气背过去,道士,还算命?我的凤邪少诶,这可是关乎银两的大事啊!

呃,银两?慕容风想刚才凤邪说自己身上并无多少银两,稍稍松了口气,无奈地摆了摆手:“罢了,反正你身上也就那么点银子,输了就走人吧!”

不待凤邪回答,凤昀的声音先一步传来:“凤邪身上银两不够多也不打紧,我这里还有不少,只要凤邪愿意,拿去用便是。”

“谁说我身上钱不多,这不,还有……”凤邪伸手在怀里掏啊掏啊,终于掏出一把碎银子,加上几张尤带着几处水渍,散发着阵阵酒气的银票,放在手中点了点,“哦,九百九十九两银子!呃,咋这么逊的数字?”

说罢,当作没有发现凤昀脸上一闪而过的喜意,将银子往面前的赌桌上一拍,转头看向慕容风:“有一两碎银子么,给我凑个整数!不然到时候赢了那小无赖,咳咳,赢了钱还带个零头的,算不清他耍赖怎么办?”

慕容风看着凤邪那无赖的模样,又好笑又好气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往那堆碎银子里一丢,摸了摸被凤邪弄的纠结的胃,而后朝一旁面色狰狞的凤昀摆了摆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赌什么?”凤昀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中年护卫退后一步,站到了凤昀的身后。

“随你!”凤邪豪气云天地一甩手,似乎对自己的鸿运当头很信心十足。

“好,就玩牌9吧!”凤昀朝侯在一旁的荷官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