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小说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

  • 作者:佚名
  • 分类:言情
  • 来源:有梦文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重生归来,她拼尽全力要离婚
开始阅读
简介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图1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图2

挽竹为您提供《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主角是颜静之席璟臣,是佚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讲述了:上一世是她颜静之瞎了眼,爱错了人,哪怕没皮没脸也没能换来席璟臣的一点回应,最后含恨而终。重活一世,她的第一件大事便是赶紧结束这段和他的婚姻。可是她丈夫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呢,怎么说也不肯和她离婚。

精彩节选:

热,一股灼热却又带着刺骨的疼痛,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一根根细针一般扎进脑仁,那种痛让颜静之不得不清醒过来。

她恍然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双倒转的黑色高跟鞋。颜静之有些艰难的睁着眼,脑袋却好像是要炸裂一般,右脚的脚踝处传来火辣的疼痛,迫使颜静之清醒过来。

她,没死?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她在哪里?又为什么……颜静雅?

她看到了倒置的一张熟悉到让她抓狂的脸,那是颜静雅的脸,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姐,你也别怪我,跟鸣泉的合作案再过几天就要正式宣布了,谁知道今天闹出这么一顿幺蛾子来,姐夫也是没有办法,必须给鸣泉那边的人一个交代!”

什么鸣泉,什么合作案?

颜静之一只脚被绳索吊着倒挂在一间废弃的工厂,她脑袋充血,难受极了,一时半会儿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死了吗?为了不让席璟臣和颜静雅得逞,她逃到邯城,最后被大货车撞死了。可为什么她又会在这儿……鸣泉?

颜静之猛然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倒着看颜静雅的那张脸。那张脸还是跟以前一样,可却又稚嫩很多。

她想起来了,她跟席璟臣结婚三年,后来又离婚。而席璟臣的确是跟鸣泉有合作,因为发生了意外,合作的商品被人提前对手发布,导致了席璟臣的公司和鸣泉损失惨重。

那一年,正是她跟席璟臣结婚的第二年。也因为这件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所以席璟臣最后让她担下罪责。

虽然最后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可她在席家的地位却大不如前,所有的人都来借机踩她一脚,身为丈夫的席璟臣非但没有相信她,反而更加冷落她,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心态越来越脆弱。

所以,她没死?而是回到了三年前,她被人诬陷出卖商业机密的时候。

现在的她还没有被人侮辱怀孕,也没有毁容,更加没有被带去实验室里做研究。

此时是她被污蔑指控的第一时间,席璟臣因为要处理跟鸣泉的关系而直接将她交给了身为秘书的颜静雅。而颜静雅在前世就是这一副嘴脸,对她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逼迫她认下这件事。

颜静之想起上辈子,她被颜静雅折磨的面目全非,而作为丈夫的席璟臣却始终都没有出现,最后还是席家老太太让人把她带回去的,可就算这样,却再也不肯相信她了。

颜静之闭了闭眼,将心中的酸涩咽下去。倒挂的状态让她难受的想吐,却也异常的清醒。

老天爷既然开眼让她再活一次,她就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变得糟糕,不会允许这群人践踏她的尊严。她要自救,一定要摆脱前世绑在她身上的污名。

“席璟臣呢?我要见席璟臣!”

“姐,你还是这么天真,要是姐夫肯见你,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不来呢!”颜静雅看着颜静之这副惨状,觉得兴奋的同时又觉得她可笑,“你还是早些承认的好!”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何要承认?你叫席璟臣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可是姐夫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了,姐你又何必自讨没趣呢!”颜静雅觉得颜静之完全就是在拖延时间,就算席璟臣来了也不会改变现状,颜静之这个罪名坐定了。

“是吗?”颜静之倒是冷静下来了,“你确定不去通知一声?毕竟我要跟他谈的可是很重要的大事!”

“姐,你这样的话每天都说,不烦吗?”颜静雅嗤笑,“把戏玩多了可不好!”

“如果我是要跟他离婚呢?”

“你说什么?”颜静雅以为自己听错了,像看傻子一样看颜静之,“你舍得离婚?还是说这也是你的把戏?”

“我要离婚,信不信随便你,如果让席璟臣知道他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觉得他会对你怎么样?”

颜静之说的斩钉截铁,一点儿也不想是开玩笑的模样,颜静雅一时之间也吃不准了颜静之到底要做什么,但是颜静之肯离婚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咬着牙,颜静雅狠狠瞪了颜静之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颜静之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你给我等着!”

对于颜静之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她不确定现在具体是什么时候,要是席璟臣真的不来,那么意味着她必须被倒挂着一直到席老太太的人来,而那个时候她已经满身伤痕了。

颜静之咬着牙强迫自己坚持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席璟臣终于来了。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整个人一丝不苟,清冷中带着煞气,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没有好脸色。可颜静之看着这样的席璟臣却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席璟臣在助理的簇拥下走过来,他凌厉如鹰隼一般的黑眸落在那个倒挂的女人身上。她看起来满身狼狈,一只脚被吊着,另一只脚依托在脚背上,咬着牙在笑,看起来有些狰狞。

他沉冷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不过那双眼却是一闪而逝的讶然和不悦,很快便掩藏了起来。

“你找我?”

他走过来,立马就有人搬来了椅子让席璟臣坐下。他们的距离不算远,两米而已。他的眼一瞬不瞬的盯着颜静之的脸,“说吧!”

颜静之收敛了笑容,“不是我泄露的,我没有做过!”

席璟臣蹙眉,“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他显然没有耐心听下去,眼见着席璟臣起身,颜静之急忙道,“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席璟臣顿住脚步,颜静之的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她却还寄希望在他的身上。哪怕他肯相信她一次,也算是了了她当年的怨恨,可现实总是残酷的。“重要吗?”

“什么?”颜静之错愕。

菲薄的唇微微抿着,似乎有些不耐,“是谁做的重要吗?”

“你什么意思?”颜静之的心很凉,哪怕重新经历一次,对于他的无情,她还是会感到疼痛。

“我要的是一个结果,是谁做的并不重要!”他上前一步,黑眸微敛,“是不是你,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把你交出去无疑是最简单的办法不是吗?”

扫一扫

手机看挽竹文学

挽竹文学

微信公众号